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542|回复: 7

【原创】禁门之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9 17: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久三年(1863)八月十八日的政变之后,长州势力是彻底在京都消声匿迹了。由于事变中会津和萨摩联手逼退长州,而会津藩主松平容保又是京都守护职、公武合体派,深得天皇信赖,这时候就被愤青们称之为“萨贼会奸”,并高喊口号“打倒松平容保,还我长州公道”等进行了一系列过激行为。6 v# E+ n% R/ W4 e
  7 K, c0 z2 a, V7 y4 j
  被流放的七卿与长州藩兵返回老家,正在养精蓄锐等待机会降临之时,池田屋事件的噩耗传来,长州藩内是群声鼎沸、愤慨激扬,虽有保守稳健派极力安慰众人情绪,但由于一夜之间失去多位攘夷精英,藩内此时已呈失控的局面,终于是好战激进派占了上风。这群愤怒的长州人对会津藩与新撰组是恨之入骨,恨不能扒其皮,抽其筋,誓要夺取松平容保项上人头,将新撰组全部斩尽杀绝。5 u3 C0 |) ^5 }5 w; B
  
, u: O- x7 ^" R" c- |  随后以益田右卫门介、福原越后、国司信浓为首,集结了来岛又兵卫、久坂玄瑞、真木和泉等诸分队指挥官,率领三千兵士秘密上洛。此时长州支藩德山的毛利就寿之子——袭承了长州七家的首席福原家的福原越后出任长州军总帅。# H9 u9 _2 Q' O+ E4 j
  . K0 b& ]  \- s" I- V
  元治元年(1864)六月二十一日,大军先从海路经由大阪,再由国司信浓率领大部队前往嵯峨天龙寺驻阵,福原越后则是率领五百军士直奔长州藩邸,以“清侧义军”——“肃清君侧奸贼之义勇军”为首的集义队、八幡队、义勇队等联合部队三百壮士,于二十四日抵达山崎天王山并于次日在天王山布阵,三方大军以包抄阵势包围了京都。与此同时,新撰组受命出阵于竹田街道先与之对峙查探敌情,二十八日随着会津藩的出动,于同日将阵营转至九条河原。2 D0 v. O  V; M$ m. y$ a$ X! J
  
6 z: ^( e. H* r; e: D4 L: d. H8 M  抵达京都之后,长州军总帅福原越后向朝廷呈上请愿书,要求恢复毛利父子官位、赦免三条实美等七卿之罪,以及长州大军入驻京都的获准。说是请愿,实则是兵临城下以武装恫喝,再说白一点,就是逼宫。可惜此一时,彼一时,眼下的朝廷已不再是长州掌权,而是在一桥庆喜、会津藩主、桑名藩主的联合管理下展开“一会桑政权”,落魄的长州想要与之抗衡简直是以卵击石。请愿书刚上表朝廷便被退了回来,并被告之长州军速速撤离,否则问罪。可这长州大军都已挺进京都市内了,目的还未达成,哪有撤离的道理。这些红了眼睛的长州人不但不服从朝廷命令,反而向京都市中进军,见此情况禁里守卫总督一桥庆喜也难得一见地态度强硬了起来,上奏天皇得了勅准,命令在京诸侯出兵,驱逐长州逆贼。会津藩与萨摩藩成为联合军主力,其下属的新撰组理所当然地出动了此次任务。
: \* S( z8 r% [4 g- h7 O  6 }0 h7 `: d% U& t7 i, ?0 R
  ( i* t8 C/ r8 s3 W: s
  这个时候的新撰组,平时的工作范围只不过是巡巡逻,逮逮非法浪士之类的,像这种被冠以大义之名、委以讨伐重任的还是头一回。新撰组首次的《军中法度》就是在这个时候拟定的。池田屋一役后,新撰组一跃成为京城的“最强战斗集团”,为了向世人展示自己作为“最强”的荣誉及自豪,开战前夕在屯所门口高高张贴了写有“军中法度”的告示牌。
4 n8 X6 c2 K0 K+ L  1 S' y# z3 z+ `9 s
    一、坚守阵营,不可无故扰乱军心,一切听从组头(队长)命令;
+ @6 z2 R4 i# `# M4 [% M+ ^, {  一、严禁公开批判敌方、己方战力强弱;
  U3 v, {* B. w8 m* t+ Z3 w  一、遇突发状况须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静候上级传令;
+ R- Z' p+ `1 d" z  一、各组头如若战死,各组员须立即当场自刃,临阵脱逃者斩立决;, o3 o$ I+ E% H$ F& I2 s: U
  一、危急时刻除组头之外禁止回收他人尸骸,各组员须尽忠职守,在原地继续战斗至终。
6 B$ W" O0 ]7 A9 g7 P) t  * u0 o7 q* T$ P/ {8 U9 Q
  
4 a/ h5 {, T: `4 ^- Y! d  
0 o" X# ^7 A5 r' U9 J  所谓“军中法度”,其实只适用于行军打仗之时,平时则是以一贯的“局中法度”为约束全体行为的准绳。
7 X) v7 ^0 g) g* u+ r4 l) X9 \. J  近藤勇自幼从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兵法等受到的影响,在这“军中法度”中展现得一览无遗。“临阵脱逃杀无赦”、“听从上级指挥严禁扰乱军心”等,都蕴含了浓郁的中国式“军法”的味道。
6 @9 Q+ B& j, M. T/ X   p6 i" `: P: G0 g1 b$ c, D5 C
6 T1 I3 S) O! T( _$ N
  长州、诸藩联合军对峙了大半个月,终于长州方首先沉不住气,开始主动发动攻势。
7 |( x& s: P9 r. x; W" k  七月十八日深夜,长州军三方攻向御所。福原越后由长州藩邸北上伏见街道,清侧义军队从东方迂回至御所南门,国司信浓队则是从西方攻入,在一条归桥分兵两路,由国司率领的本队绕至中立壳门,来岛又兵卫带领游击军四百人向蛤御门进军。8 w0 ?: h! \# {6 Z: v! n7 ~
  
' z# {" T) P2 X1 y  国司队先行到达中立壳门处,与担任守卫的筑前藩兵展开冲突,因双方兵力差异,筑前藩兵败走撤离,国司队一时突破了中立壳门,但随着守卫乾门的萨摩藩兵的增援,情势马上出现逆转,于是处于不利的国司队便暂时撤退赶往蛤御门支援来岛一方。' B! z9 l9 v6 }5 \
  ; Q; @$ e7 |8 U3 ^
  蛤御门这边,来岛又兵卫汇同儿玉率领四百游击军正式攻入,并在门前与会津大将内藤介右卫门、队长一濑传五、林权助率领的会津藩兵四队一千名进行激战。会津藩兵们一见这帮长州人的装备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们这帮虚伪的长州蛮子,口口声声说“誓将外国蛮夷赶出日本国土”、“斩尽天下外邦狗”等等,可你们手里拿着的都是荷兰的最新式武器,还美其名曰“锁国攘夷”,你们还要脸不要?相对长州的精良装备,会津藩兵这边都是刀、枪之类的冷兵器以及旧式火枪,虽占人数优势但被装备上的差异压制,一时间情势危急。八月十八日政变之际曾经合作过一次的萨摩藩,此时又来帮忙了。指挥官西乡吉之助率领二百将士从乾门赶往御门助阵,人数虽少但火力充足,抬出大炮、火枪与长州藩兵展开了现代武器的火拼。但这长州人斗志旺盛、装备精良,一时之间合会津、萨摩两藩之力也未能扭转局势。“擒贼先擒王”,西乡吉之助叫来狙击手川路利良瞄准来岛又兵卫射击,川路不辱使命,一枪将来岛击下马。来岛重伤之下见大势已去,又不愿死在敌方手下,于是拼尽残力举起刀,自己结果了自己的性命。一见大将阵亡,这帮长州藩兵慌乱之下破绽百出,连阵形都被打乱了。会津、萨摩两藩乘胜追击,两面夹击从蛤御门将长州人逼退。
( W3 x: s- Q  I) H: y! [  1 a+ ^4 H0 u# J% b5 h- h6 Q: m
  这时宫中传出消息,说是孝明天皇准备离开御所到下鸭神社暂行避难。会津侯松平容保为京都守护职,要是因内战骚动害得天皇前往别处避难,那就是守护职的失职。会津侯此时正在大病之中,听闻此消息赶忙从病塌中起身,整理仪容仪表、换上朝服准备进宫面圣。饱受病痛折磨、步伐踉跄的会津侯,由近侍搀扶着硬是骑上了马,途中有好几次差点坠马,两名侍从便从左右支撑会津桥腰部防止发生意外。
* s. ^* R+ T( ^; I# [1 h" d  消息灵通的长州藩兵得知会津侯进宫参内后,便在日野邸、鹰司邸附近设下埋伏,准备半路截杀松平容保。这时松平容保的马都已经过了公卿门,拐个弯便要到达御所的时候,那马突然停下就不走了。侍从们觉得奇怪,便牵着马原路返回,从南门前往御所,总算是平安到了御玄关处。吉人天相,松平容保不知不觉中竟然捡回了一条命。
; a$ u3 `# S& y  到了御玄关,一桥庆喜与桑名藩主松平定敬早已等在那里,两人搀扶着松平容保进了御廊下。孝明天皇正准备出发,听到病重的会津侯前来晋见,立刻下令传诏。松平容保见了陛下的面,当即平伏在地说道,“今虽有逆贼谋反引发宫中混乱,臣身为京都守护职,必定尽忠职守铲除逆党,即刻平息战乱,请陛下放心,臣誓死守卫陛下、京城安全。”
% R4 f" P4 q# g9 V) D  孝明天皇见松平容保言词恳切,心中不禁感动。于是对会津侯说道:“如此,便全权交于你处理。”
- Q6 G5 b' T  }3 s: |) f  
! Q6 L2 B5 p& p% ?6 @/ Y. R: _  
4 T! P" o- \* j; x  此时从东边突入带领清侧义军的真木和泉、久坂玄瑞等到了界町御门。本想通过鹰司辅熙邸的鹰司卿上奏朝廷,以求洗涮冤屈重震长州雄风。可此时这鹰司卿入宫参内,并不在府内。真木、久坂犹豫之下决定强行闯入先占据高点,不过被守卫在附近的会津藩兵发现,两番人马展开了激烈战斗。久坂玄瑞等指挥官的抵抗相当顽强,会津藩兵久攻不下。在一旁观战的一桥庆喜终于失去了耐心,下令炮击鹰司邸。会津藩兵山本觉马便搬出了长达2.5米的荷兰制近距离强攻型火炮,对着鹰司邸后墙就来了一发,这墙头便像豆腐一般被轻易炸毁。会津藩兵一拥而上,先抢上前将吉田松阴的得意门生之一、曾任高杉晋作奇兵队参谋一职的入江九一刺死,邸内的久坂玄瑞、寺岛忠三郎此时已到了山穷水尽之窘境,悲愤之下举刀自刃。真木和泉率领余下的少部分精锐,拼死杀出了一条血路,退回山崎天王山。. d: p" _1 A. x* b
  5 e1 R! O( ~9 H- u5 \9 L
  & t/ K  X& u. a
  随着多位指挥官前线阵亡,战斗最激烈、双方死伤者最多的蛤御门之前,长州藩士开始方寸大乱,搬出大炮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敌人就是一顿狂轰滥炸,结果一颗炮弹没放好,竟然呼啸着飞进了宫中,爆炸的巨响把皇太子都给吓得差点背过气去。这也成了日后长州作为“国敌”被两次征讨的直接原因。
3 `7 ]$ n9 N$ J* O  n! D# H+ y  
# _+ l0 k* n4 [  . u9 r# S2 k& A2 B7 n
  为防止主力军福原越后五百上士部队从伏见奇袭,近藤勇带领新撰组近二百名队士出阵,并与率领会津藩兵四队五百名的大将神保内藏之助、军事奉行林权助会合共同御敌。
  U4 N& X# k% ~  
% }1 y2 h: Q3 [$ S4 q  十九日未明,会津藩接到竹田街道大垣藩遇敌的紧急增援请求,便火速派遣藩兵二百名和新撰组前往救援。这是新撰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参与战争,高竖赤底“诚”字队旗,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的组内各队士皆磨拳擦掌,恨不得立刻逮住几个长州藩士大杀一番杀戒。
5 B' _7 R; D* [- |1 }  + D5 {8 M) z& B' E: H& y: p! k
  另一边,福原越后队从伏见出发,在藤森遭遇大垣藩兵并展开了激烈冲突。守卫关门的大垣藩的名家老小原铁心率领的军队先是假意撤退,放福原队近半数藩兵过了关门,然后突然由侧面向福原队进行炮击。这国司队率领的长州藩士虽皆为上士构成,但突遇对方使诈防不胜防,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垣藩武器精良,架起多门火炮朝着福原队狂轰,填充炮弹时产生的空隙,便利用火枪扫射完美补足。枪林弹雨之下,福原越后头部遭流弹擦伤,无奈只得向伏见方面撤退。
# ~5 U9 Q2 L! ~0 f- J  会津藩士、新撰组赶到之时战斗刚刚结束。好不容易得到出场机会的新撰组众人,本以为立功的机会来了,没想到这主力部队的福原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战斗没开始多久就结束了。大垣藩本着穷寇莫追的原则,目送福原越后逃走。新撰组各位是急惊风遇上慢郎中,扔下以“天还未亮行动不便”为借口不愿追击的大垣藩便直奔着福原部队追去,从伏见稻荷一直追到墨染,可惜这福原越后跑得太快,新撰组没能追上,眼睁睁看着这一队长州人乘上小船,逃向大阪去了。( L- M0 m5 w# ^1 }; u3 W7 }
 7 ^+ ?' v# z  J5 W% x) o7 D
  1 O( S5 D1 W$ P& ^1 K8 u" j* E
  没办法,众人只能回到九条河原继续待命。然而这回是御所那边又传来炮声,升起了狼烟。接到急报的新撰组便火速赶往御所护驾,终于在界町御门处发现长州剩余残党正在围攻担任守卫的越前藩兵。新撰组的一干队士们一连扑了几个空,这回可算是发现了敌人,一个个激动得眼睛都绿了。虽然此时是长州兵占上风,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真正的“壬生狼”,再加上会津藩、越前藩三方合攻,转眼间便抵挡不住,全面败溃。新撰组与军事奉行林权助两面夹击,将长州藩两支小队全灭在界町御门附近。
1 F% s( i6 u  I3 ^) u/ I  
8 u9 ~2 ?) p8 l/ i8 B$ e# L  另一边,蛤御门附近的日野邸、劝修寺等地潜入了五十名长州人。新撰组得到消息后,马上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清理逆党。这帮“壬生狼”们东奔西跑地忙活了一整天,除了在界町御门那里赶上一场余兴节目以外基本没有遇敌,心里早就窝了一股火,到了地方二话不说,破门而入一拥而上,这些偷偷潜入的长州人便倒了大霉。附近的会津藩兵也从另一侧强行突入,将潜伏在内的剩余长州余党统统撵了出来,“壬生狼”们便与熊本藩兵协同合作,将这些长州余党该正法的正法,该逮捕的逮捕,总算是在大局将定的情况下发挥了点作用。; H) ]) }, y; ^
  ! F5 P: [: ~/ G1 v
  但是在京都市内,四处逃窜的长州人慌不择路,竟然分头藏进了附近的民家之中。幕兵们没有办法,当务之急只想速战速决,便把炮口对准民家轰隆隆地开了炮;没有装备大炮的小队则是使用火箭、火球等方法将火种射入。七月十九这一天本就刮着强北风,风助火势,火光烛天,京都市内马上就陷入一片火海。再加上之前炮击鹰司邸后失火,长州藩邸留守居乃美织江在逃往西本愿寺之前又在长州藩邸放了一把火,转眼间火势便一发不可收拾。从北面丸太町一直烧到南面八条、西面堀川一直烧到东面的寺町,被害面积竟达到了5.25平方公里。可怜那些被卷进战争失去了安身之处的无辜百姓们,这会儿只得徘徊在河岸边、大路两旁等,无助地祈求着战争的尽早结束。
* s2 g4 ~4 H$ a5 |  
5 ?5 v9 p  c$ ]7 A& n4 F  新撰组、会津藩等本来在前一个月将池田屋事件防患于未然,将京都拯救于大火之中,没想到事隔一月,这凶猛的业火竟然以另一种方式肆虐京城,真是令人感叹世事变换无常。4 q8 k) ?) n5 Q& c  c$ H4 x( ]
  0 Q0 S# c# w" b% ~  Z! P- Q4 B
  十九日,包括之前池田屋事件的凶犯同党——古高俊太郎在内、被关在六角大狱的攘夷志士们望着冲天的大火忧心忡忡地度过了一夜。次日晨,火势仍未得到控制,反而烧向了六角狱这边,囚人们倒是相对淡定,相反狱吏们却大惊失色,以为是敌人来袭,引发了一场骚动。' l) f( P- D1 V/ o+ G
  监狱起火对于犯了重罪的犯人来说亦喜亦忧。按照当时规定,监狱遭到火灾侵袭之时需将关押犯人暂行释放,三日之内犯人们如果自行返回,便可适当进行减刑、免罪等等。但这六角监狱里关押的可不是普通的犯人,这些人是过激浪士排成行,恐怖分子一大群。要是放这帮人暂时出狱等同放虎归山,后果不堪设想。西奉行所的泷川播磨守便下令,将这狱中三十三名攘夷过激分子即刻处决。一时之间监狱之内志士互相道别、高吟辞世之句、刀剑斩首之声络绎不绝,中间夹杂着令人心惊肉跳的人头滚落地面的闷响。这三十三名志士全部处决完毕,已经是当天傍晚的事了。
( l  Y. |& c& W3 Q; R6 n: P  
. Q) j6 o0 m5 A  
$ o4 s3 C4 q3 X  战斗进行到此时已是大局已定,溃败的长州藩兵们阵亡的阵亡,被捕的被捕,能活着逃走的也都于第一时间逃回祖国。然而以久留米脱藩的真木和泉为首,各藩志士十七人皆为脱藩之身,即使侥幸回国也是死路一条,于是抱着必死决心撤至山崎天王山,等待着幕兵的追击。二十一日,会津藩率配下新撰组、桑名、彦根、郡山等联合藩军攻上天王山,先是在山脚设下重重包围,然后由新撰组先行冲锋攻至山顶。新撰组一干人等忙着冲锋陷阵,连基本的军粮都没来得及准备,只能依靠路边的泥水维持体力。这时京都的火势仍在持续,天王山如同火焰山一般炽热难耐,新撰组众先锋便脱掉盔甲、防具轻装上阵。刚上到山顶,头顶金色乌帽子的真木和泉便出现在众人眼前,堂堂正正地报上姓名。双方虽为敌对关系,但此处已是禁门之变最后的一局战局,意义重大,礼不可废。会津藩神保内藏、新撰组近藤勇在真木和泉之后也分别自报家门。
; O8 y3 ^0 C' s2 v0 _+ ~8 f  
, d3 s) g+ b  X& g+ S  双方招呼过后,早就排好阵形的十七名脱藩志士们,架起火炮对着会津、新撰组先锋就是一阵扫射。近距离攻击之下避无可避,永仓新八腰部、井上源三郎小腿中弹受伤。; s' a  S) ~1 N, O( R+ y6 N: E
  扫射完毕,弹尽粮绝的真木和泉等人丢下手中武器,全员跑向山中阵小屋并燃起一把火,转眼间小屋便被火舌吞噬。这十七名勇士一个接一个投入火海,切腹自尽。虽为敌人,但光荣战斗至最后一刻的勇武英姿,连新撰组众人都为之感动,称这些勇士为“真武士”。大火被扑灭后,众人在十七具焦黑的尸体中找到了真木和泉的尸体并厚葬,其以下众勇士也一同葬于山腰处的宝积寺。
: G* {* Y/ n& n# J, x! q5 O  ; f$ d3 y1 V+ P# U! V& S& B" n
  结束了禁门之变的最后一场战斗,新撰组众人除了伤者留守以外,剩余队员全部出动前往大阪追击长州残党,回到屯所已经是二十三日午后的事了。7 P. }2 g& H" z$ ?
  % D0 W6 q3 i) _% F' W2 n1 Q$ U
  京都市内燃起的大火烧了整整三天,此时才总算被扑灭。经调查,受灾面积竟达到了5.25平方公里,受灾町数达到811町、民房27513家、公家屋敷18间、武家屋敷51间、寺社253间,京都市内遭到烧毁2/3的毁灭性打击。
# L  F  x) |/ _' l: G6 Q$ ~  + H$ _* [4 W- X% m6 V* R5 Q
  
3 _7 ^  y- Z5 l; e+ H9 D  此次禁门之变长州折损精兵四百余,那逃回本阵的长州军总帅福原越后也没能得到好果子吃,一力承担了败战的后果,被幽禁在德山闭门思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9 19: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种评书讲坛风的历史文。另外挑个小毛病,明治当时不是皇太子,正式称号是祐宫睦仁亲王,严格意义上说他从来没当过皇太子,因为在册立之前孝明帝就挂了,他直接即位当了天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9 20: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森小雪 发表于 2014-1-19 19:38; D+ x4 X4 f2 i8 K3 j" e$ g2 `
喜欢这种评书讲坛风的历史文。另外挑个小毛病,明治当时不是皇太子,正式称号是祐宫睦仁亲王,严格意义上说 ...

/ I; }7 W  h: i2 X$ }多谢指正,这个确实疏忽了,睦仁那时候还没被立为太子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0 23: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雪之下 于 2014-1-21 20:07 编辑 ! k% K9 s# h, V6 x# M
  t; Z  H" P7 V: ?
问下容保公进宫时候马的梗是从哪来的?9 Y& _5 A4 r( O1 |  h! ~
我看到的史料是命他们进宫的使者要求他们从建礼门进去,所以才和平常的线路不一样。; ]9 i, E# C" x, f7 ^
长州的埋伏不会在鹰司邸因为鹰司邸是在南面的,应该是日野,劝修寺等等。& U3 |6 @# r* S
这次孝明帝也没有特别对容保说啥,毕竟主导的还是庆喜。$ j$ Z# E# l8 O/ ?3 M- O% \$ ^0 M
6 U( ~4 F- s0 |3 m% }; B
鼓励原创,不过带文艺的是不是还是发清颐阁比较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 05: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月雫 于 2014-1-21 07:20 编辑 % z+ V0 c! o5 T/ }
雪之下 发表于 2014-1-20 23:30; h1 E3 h" e6 C" Y/ V
问下容保公进宫时候马的梗是从哪来的?
5 Y. u! w+ L: F7 z+ m5 o3 j, l我看到的史料是命他们进宫的使者要求他们从建礼门进去,所以才和平 ...

$ l# M" Q" ]1 Z. e# i2 j1 \
6 [' H6 z% A: j* O; [看的书不同吧,路线那段是<新撰组颠末记>和浪士文久报国记里说的,孝明天皇和容保说话这段也有不少书里提过$ N  R8 G1 g1 s; h' b& G4 l
6 G/ X1 M6 b( m  w8 ?, ~
补充:主导的是庆喜,但天皇要逃,他也管不了,而且从他一贯作风来看,恐怕他还是比较赞成逃跑的,容保也只能是尽力去劝,孝明正是出于对他的信任才会选择留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月雫 发表于 2014-1-21 05:410 e+ p" s# o' [% X2 T
看的书不同吧,路线那段是<新撰组颠末记>和浪士文久报国记里说的,孝明天皇和容保说话这段也有不少书里 ...

7 K- X# K+ h) q, {嗯,看到了。不过……永仓这两本东西的各种不可靠,浪士文久报国记年代比较早稍微好点,颠末记是晚年口述的就更加添油加醋了。7 x- e+ ?3 K- g
; B" U7 g% X7 p, W. h  y. n
这段之前看中川宫的日记时候发现根本没提到过会藩,基本就是18号发现情况不对然后赶紧偷偷叫庆喜进宫来,商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听到炮响,交战情况主要提到的是萨藩。20号确实发生过孝明帝准备跑路的情况,其实就是在御所里面跑了几间殿而已Orz
& e( H+ K" Q, ~1 b看《京都守护职始末》则提到了容保带病参朝的事情,但没有马的梗,也没有什么一切都交给你了之类的话。但《始末》终归也是后来才写的,没有上头那个日记来得靠谱。但如果孝明帝会撇开庆喜为了容保而不逃了之类的……会津的家臣们肯定会感激涕零地把这事给记上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 22: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雪之下 发表于 2014-1-21 20:28
1 L/ Q- {+ R9 m. `4 C嗯,看到了。不过……永仓这两本东西的各种不可靠,浪士文久报国记年代比较早稍微好点,颠末记是晚年口述 ...

) D/ G4 I% v6 c2 M1 r马的这段确实不严谨,不过偶好像在在别的书里看过孝明跟容保说话的这个梗,偶得再查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00: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話說組頭戰死時組士須自刃甚麼的應該不能實行吧,這樣自毁實力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GMT+8, 2017-12-13 22:43 , Processed in 0.03818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