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949|回复: 5

(原创)坂东英豪——宇都宫公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12 13: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石浦畔松涛清,破晓碧空千鸟鸣。  (明石がた 浦の松風音さえて ありあけの空に千鳥鳴くなり)”这首和歌将一幅黎明海景图展现在我们面前。乍一看还以为这定是某个风雅的公卿睹物有感之作。但是它的作者却是一名曾纵横天下、虎视四方的勇将。他便是下野宇都宫家第九代家督,宇都宫弥三郎公纲。4 j! I2 @2 k6 l* M2 O; @
  一.名门之后
) o* a+ I! [! R! c& X! p    乾元元年(1302),这是一个吉祥的年号,周易云“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然而与这个吉祥的年号相对应的是,经过元寇袭来和内乱的镰仓幕府已经开始显现出衰败的迹象。防范元朝入侵的军役使得中下级御家人叫苦不迭,经济危机也在动摇着幕府的国本。不过现在的幕府还能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稳定。就在这个貌似歌舞升平、实际暗潮汹涌的一年里,宇都宫公纲出生在下野国的宇都宫城。
5 h2 U& l3 V3 j- j  公纲出身的宇都宫家在镰仓时代是在关东乃至全国都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名门望族。宇都宫家的三代家督朝纲的时候,宇都宫一族开始效力于镰仓幕府。朝纲本人是被源赖朝称赞为“坂东第一弓取”的猛将,朝纲的弟弟八田知家是最早支持源赖朝的大将之一,妹妹寒河尼更是源赖朝的乳母。这与源氏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宇都宫家成为了幕府中的红人。建久五年(1190),朝纲就被任命为赖朝上洛的先导役。在讨伐奥州藤原的奥州合战之时,源赖朝更是两次赴朝纲主持下的二荒山神社祈求武运昌隆。
; ^0 d, V+ f7 u5 _  春风得意之时,自然要和各个权势者联姻来巩固势力。朝纲的孙子,也就是后来成为第五代家督的赖纲就娶了北条时政的女儿,成了赖朝的连襟,宇都宫家也从此开始代代与北条执权家结亲。宇都宫赖纲是有名的风雅之人,一生总共有三十九首和歌被编入敕撰和歌集中。他将女儿嫁给了著名文学家藤原定家的次子藤原为家,与定家结成了儿女亲家。后来赖纲在京都小仓山建别墅之时,定家特意创作出后来的传世名作《小仓百人一首》前来捧场。在赖纲的影响下,一向被认为是化外之地的野州也出现了宇都宫歌坛并与京都、镰仓两大歌坛并称为日本三大歌坛。从赖纲开始直到公纲,宇都宫家的家督们个个精于歌道,几乎每人都有和歌被编入敕撰和歌集之中。正是在这样风雅的家风影响下,公纲文武双全,不仅拥有坂东第一的武勇,更有不输京都公卿们的文采。% \( l2 u' A% p: s" ~

1 }0 O# q) g" {4 N, h) Q3 s5 l. W" t9 F- |
(宇都宫家第五代家督赖纲)
! l3 C* e/ R3 a/ E' Z! _  从六代泰纲开始直到公纲的父亲八代贞纲共四代家督中,有两代担任过幕府最高决策机构评定众的一员,有三代担任过负责裁断御家人领地诉讼的引付众。第七代家督景纲颁布了多达七十条的《宇都宫弘安式条》(注1)这一日本历史上第一部比较完整的武家家法。而这部家法一直使用了三百六十多年,直到宇都宫家被丰臣秀吉改易。
3 h* m$ D: X+ t  L5 E+ Z$ ]  公纲的父亲第八代家督宇都宫贞纲在16岁的时候就作为关东御家人的总大将远赴北九州前线抵抗蒙古的侵略。贞纲也因抗元的战功被被任命为引付众,正是春风得意之时,而公纲的母亲是镰仓幕府第六代执权北条长时的女儿。
; e6 o+ C8 h* L# U/ t3 p6 t4 o, L; w- w- R. F' i% i) o6 F, d
(宇都宫家第八代家督贞纲)
' H5 ^* z/ t  G- w3 N& {4 e: H  正和五年(1316)7月25日,宇都宫贞纲去世,十四岁的公纲就任宇都宫家第九代家督。成为一家之主的公纲后来就任幕府的引付众,官职累迁备前权守、左马权头、兵部少辅、治部大辅并拜领了幕府执权北条高时的“高”字,是为宇都宫高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公纲后来也会像他的先祖一样早年娶个北条家的公主并担任幕府中的要职,在晚年的时候取一个“莲”字头的法号,最后以一个著名歌人的身份终老。然而,时代的激流却打乱了他的人生,并让公纲在历史的书卷中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4 q, S, @/ c# |& r5 g8 `; H

8 l6 k/ g2 Z# c6 {; ?5 V$ j8 I  二.幕府栋梁
' d2 T7 P  e1 i  元弘元年(1331),后醍醐天皇的倒幕计划泄露,天皇本人不得不男扮女装逃往比叡山并在笠置山举兵,公开反对幕府。河内恶党楠木正成和后醍醐天皇的皇子护良亲王分别在下赤坂城以及大和吉野响应,是为元弘之乱。但是由于此次起事乃是仓促举兵,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虽然有楠木正成的苦战,但宫方最终还是战败。天皇举兵后不到四个月,畿内的宫方势力就被幕府一一镇压,大批倒幕派公卿要么被处决要么被流放。后醍醐天皇本人也被迫退位,并被流放到隐岐。不过幕府在畿内的局部胜利并不代表着天下太平,后醍醐天皇的倒幕诏书已经在日本各地播下了反抗幕府的火种,各地的武士和百姓们此刻终于有一个大义名分来反抗那个使他们生活陷入困苦境地的腐败无能的幕府了。楠木正成此时也在金刚山上筑成了千早城,成为了倒幕势力在畿内的一个楔子。+ ?, t5 }) m; X% |/ n7 ?
  面对着近畿和西国日益危急的形势,幕府派遣承袭“坂东第一弓取”勇名的宇都宫高纲率兵上洛,这一切就好像历史在重演一般。当年三代家督朝纲就是在高仓宫亲王叛乱被镇压后奉平氏之命上洛,而之前的平氏也像现在的北条家一般正在一步步地走向了历史的深渊。
# L$ S# y1 k/ ?0 a( z  元弘二年(1332)5月21日,夺回赤坂城的楠木正成在渡部桥击破以高桥宗康、隅田通治两将为首的五千幕府讨伐军并驻兵于摄津四天王寺,兵锋直指京都。北条控制下的京都朝廷为此终日惶惶不安,甚至一度有了要迁都镰仓的意向。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六波罗两探提北条仲时和北条时益想到了高纲以及他手下的野州铁骑。7月19日正午,两六波罗探题紧急将高纲召到六波罗政厅并请求他出兵讨伐楠木。仲时对高纲说:“自古以来靠运气来扭转战争胜负的事情并不是没有,但是这次渡部兵败,完全是由于我拙于军略以及士兵胆小畏敌的缘故,也因此让我们六波罗探题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脸面。之前我仲时请求阁下上洛就是为了应付如今这种棘手的情况。我觉得现在趁着敌军阵脚未稳,如果阁下前去讨伐的话定能马到成功。而且这样重大的一件事非阁下也不能胜任呀。”
  [( }: A% v" u1 m$ M8 I  然而当时的情况是,楠木正成军在与高桥宗康、隅田通治两将作战的时候便已经聚集了两千多兵力,战胜北条军后又有不少人慕名来投,实力扩充不少。高纲此次上洛却只带了不到千人的野州兵,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不过高纲对幕府交给他的这一艰巨的任务并没有辞退。“隅田、高桥两将新败,我军士气已挫。现在让我去以寡击众,这不是明智之举。但是我高纲在关东受命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这件事成功与否又岂容计较。”说完直接起身走出六波罗政厅,连家也没有回就策马直奔四天王寺前线。其他的野州兵闻讯也纷纷赶上,高纲经过东寺的时候还只有十几名亲兵跟从,等到了四冢的时候便已经聚集了五百多人。野州兵们有马的骑马,没马的则在路上逢马便抢。就这样日夜兼程,宇都宫军在当天晚上到达了摄津柱松一带扎营,每一名野州将士都抱着必死的决心迎接即将到来的恶战。
  v. M, G. S# R% @( U " {  b6 }( P2 m9 F8 X) e2 d$ g
(摄津四天王寺)
  E+ \' m6 i4 E' M9 J, h    高纲驻兵住松的情报传到楠木正成那里后,正成的部将河内住人和田孙三郎正纲来到了楠木正成面前提议:“今晚在到达住松的宇都宫军仅有六、七百人。我们原来连五千多人的高桥、隅田军都击败了,要是乘胜追击的话宇都宫这点兵马就更不在话下。纵使宇都宫高纲他武勇过人,在这种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也是不足以成事的。请您今夜就出兵,一举歼灭宇都宫军。”
& a) b0 K& D0 }    然而楠木正成就冷静的多,他最终否决了和田的提议“战争的胜败不仅在于数量上的多少,更在于全军将士是否团结一心。正所谓‘见大敌勇,见小敌怯’。这回前来的宇都宫军虽然人少,但都怀着必死的决心。何况宇都宫是号称‘坂东第一弓取’的骁将,他手下的纪清两党(注2)之兵更是在战场上把生命看的连尘芥都不如的死士。如果我军与他们作战,虽然能胜,但必然会损伤大半。我们不值得在这里无谓地损失兵力。我们先撤军避其锋芒,待坂东之兵疲惫之时,他们自然退去,这就是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于是楠木正成军便趁着夜色退出了四天王寺,同时将四周的百姓全部驱散,房屋统统点燃,以防止宇都宫军强征补给。等到第二天清晨宇都宫军涌向天王寺的时候,他们发现寺内早已空无一人,四周的民房也被大火所吞没。
# r% j) [1 @" w" R( Z4 W2 y7 B/ c" E( L! p
/ {% Y/ Y+ r& S1 a2 M0 e
(以公纲与楠木正成的天王寺对阵为背景的歌舞伎——楠昔噺)
8 }6 f# y0 c$ x' V- o  V: c    宇都宫高纲见此情况,害怕其中有诈,便命手下士兵搜查四周,在发现周围连个楠木军的影子都没有后,才放心地进入寺中参拜了圣德太子、感谢天地神佛的护佑,同时派快马将“天王寺之敌当即退却”的消息传达到了六波罗政厅。而在京都的幕府官员们见到楠木退兵、京都安全的消息后纷纷称赞“宇都宫这回真是劳苦功高”。但是高纲觉得这次夺取四天王寺没有经历战斗是一种耻辱,便继续驻守四天王寺,期待与楠木决一死战。楠木正成却偏偏不出战,与宇都宫高纲形成对峙之势。另一方面,楠木还派出手下在附近的秋筱、生驹、住吉、难波等地以及大和、河内、纪伊的山地里生火,同时日夜鼓噪,显得有几万大军包围着四天王寺一般,和高纲打起了神经战。几天下来宇都宫高纲虽然严加防守,但就算是骁勇的野州兵也经不起楠木正成这么折腾。终于,在考虑到将士疲惫、敌众我寡的现实后,宇都宫髙纲被迫于7月27日拔营归洛。长达7天的天王寺对阵就此落下帷幕。虽然这场对阵双方并无交手,而且最后不分胜负。但是宇都宫高纲能以寡击众、最后全身而退,楠木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高纲在勇上胜一筹,而正成在智上胜一筹。也正是因为两人都是深谋远虑的良将,才避免了两虎相斗必有一伤的情况出现。
5 F4 T$ f, T4 q    元弘二年11月,大塔宫护良亲王向全国发出讨幕令旨。从播磨的赤松圆心开始,天下群起响应。面对日益危急的形势,幕府不得不在元弘三年正月从关东老家派出总括一百三十二家大名三十万七千五百余骑的大军西征,号称八十万,兵分三路直扑畿内。这三十万大军很快就压制住了畿内危急的态势,宫方的据点被幕府军一一拔除,甚至连号称楠木本城的赤坂也被攻陷。面对幕府的绝对优势兵力,楠木正成现在连游击战也打不得了,只能以区区一千兵力死守河内千早城。面对被近百倍于己方的大军围困的绝境,楠木却并不是特别慌张。因为正成知道他是河内恶党出身,手里并没有什么领地。就算是有领地,也不够幕府几十万大军分的。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做,那些大名们不会尽全力来攻城。一旦自己的千早城久攻不下,幕府必然威信扫地,而全国各地的大名豪族们必然蜂起倒幕,甚至连讨伐军中会出现倒戈之人也说不定。楠木正成就打算在这一点上赌一把。
3 j" I5 \( P0 `0 a; g: c( J1 S  ^! W$ _5 `) n
(河内千早城): t1 V' v" r6 }( j: N- k4 y" D0 v) {0 ]
   不过千早城是也确实是地处险要。其自西北向东南顺着山势依次建有本丸、二之丸、三之丸、四之丸,是典型的连郭式山城。城池西、南、北三面就是妙见谷、千早谷、风吕谷的悬崖。正成还在城池四周建了许多堀、鹿垣和逆茂木。一开始,幕府军准备强攻千早城,结果在楠木军的落石、滚木和箭雨前败下阵来。幕府军又准备仿效攻陷上赤坂城的例子靠断水来瓦解城内的防守。但楠木正成早就在城内准备了被称为“五所秘水”的蓄水装置,将四周的水全引入了城中。反倒是幕府守护水源的名越军遭到城兵奇袭,连旗帜也被夺了去。幕府军又采用了断粮的策略,结果楠木在城头树立稻草人以迷惑幕军,另一方面又主动出击夺粮。幕府军在万般无奈之下,从京都定制了云梯用来攻城,结果云梯全被楠木军浇上油后烧毁了! Q1 J- q. m8 \# K; ?: b. l, k

: n  B( ^3 G9 N1 N5 K0 f) T(千早城之战)
$ [9 ?* ]% o) |' h- ^% K4 h# P六波罗探题方面在这种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再一次派出了他们的王牌——宇都宫高纲。高纲也没有辜负幕府委以他的重任。到达前线了解了战况后,高纲便将手下的纪清两党千余兵马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作战,另一部分开挖地道。宇都宫军日夜掘进,且战且挖,十余日下来,楠木正成在城周围设置的鹿寨、楼橹纷纷被摧毁。其他幕府军看到宇都宫的新战法产生了奇效,也纷纷效仿。有锄头的用锄头,有铲子的用铲子,什么都没有的就用手,不出几日,楠木正成苦心准备的防御体系就被高纲的地道战术给摧毁了。这次宇都宫高纲终于将楠木逼入了绝境,千早城的陷落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了,然而他缺少的恰恰是时间。正当高纲觉得自己即将为上回天王寺对峙而雪耻的时候,京都那里却传来了足利高氏在丹波筱山倒戈,六波罗被攻陷,两探题被杀的消息。形势比人强,高纲面对着即将陷落的千早城,不得不怅恨久之地退阵了。
4 d" P! F  F3 ^9 G, [/ m& [    之后坏消息一个又一个地传来,镰仓被新田义贞攻陷,北条一族全员在东胜寺自杀;九州探提被少贰、大友、菊池等豪族攻陷,长门探提向朝廷投降,后醍醐天皇回归京都重登大宝等等等等。这十万多原千早城围困军,在退却的时候更遭到了楠木正成的追击,再加上一路上逃的逃散的散,到奈良固守的时候只剩下五万多人了。等待他们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为镰仓幕府殉葬要么投降。而高纲等人现在的固守,只不过是为了给将来的投降增加点体面和砝码罢了。
+ _) ?5 e" W9 Q# x( D7 x    后醍醐天皇为了解决这眼皮底下的五万原北条军,一方面派出中原定平、楠木正成率七万大军征讨,另一方面又发出了纶旨,要求这五万大军立刻上洛,也就等于是向朝廷投降。驻守木户口般若寺的高纲见幕府已灭亡,而且自己也为了幕府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已经尽了做臣子的忠义,更重要的是为北条家做殉葬品根本不值得,便接了纶旨,率领手下的七百野州兵带头上洛去了。其他人见宇都宫开了这个头,也就纷纷向官军投降。全日本的北条势力就此彻底土崩瓦解。
; m& z. i4 `9 ?3 i+ O/ L" @8 _
. `  m( I3 C) C1 l) d(奈良般若寺), Q7 c! J: N, K  F$ D3 g

4 D" N: H- w5 b( y2 a+ r    三.建武重臣; c5 v" o0 G1 K
   
! {2 [/ j; r" Y" z4 N  p    倒幕运动的精神领袖后醍醐天皇终于得到了其梦寐以求的权力,天皇再一次成为了日本的主宰。1334年,后醍醐天皇下诏改元“建武”。“建武”乃是东汉光武帝即位时所使用的年号,后醍醐天皇采用它就是为了表明这次天皇重掌政权,就是如同光武中兴一般。而这次朝廷势力的复兴在历史上也被称为“建武中兴”。宇都宫高纲在投奔朝廷后,便去掉北条家给的“高”字,改名宇都宫公纲。虽然公纲原来是幕府栋梁、北条王牌,但是新政府并没有因此惩办或是刁难他。不仅其治部大辅的官位叙任如旧,本领一应安堵,还新派给了个“杂诉决断所奉行”的职位。这杂诉决断所是建武新政后新设立的机关,专门负责调解裁断武家们在领地方面的纠纷。公纲原来在幕府中的役职就是负责处理这方面事物的评定众,如今就任杂诉决断所奉行也算是专业对口。不过有趣的是,与公纲两次交手的老对手楠木正成此时也是杂诉决断所的奉行之一,不知道当两人面对面地坐在一个政厅里处理相同的案件时是一种什么感觉,会不会一同回忆起当年在天王寺和千早城的往事呢。建武朝廷不计前嫌的重用,让公纲十分感佩,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公纲才会在后来南北朝那个天下大乱、朝秦暮楚的时代里成为了一个比较坚定的南朝派。建武元年是公纲的幸运年,这一年里公纲除了获朝廷青睐之外更喜获麟儿。公纲的这个儿子元服后是为宇都宫广纲,后来广纲因战功获得了摄津三宅邑,就从此在那里扎下了根,建立了摄津三宅宇都宫家。     
, Y) c- R9 n4 `, z5 Q( _    建武中兴后,天下残破。这本应是对百姓轻徭薄赋、无为而治 ,对有功的武士加大恩赏、敛聚人心的时候。但是后醍醐天皇却开始迅速腐化,并对武士阶层大加打压。中央和地方的重要官职都被那些在建武中兴中没立下什么功劳的皇族公卿们所占据,只有楠木等被天皇信任的武士才能捞得到一官半职。天皇还大兴土木、聚敛财富,并向全国武士征收其收入二十分之一的特别税。建武元年12月,朝廷甚至不顾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开始发行纸币。建武政府的这种乱政的行为让武士和百姓们彻底地失望了并最终引起了武士阶级的反弹。0 O6 L1 C  {$ z
    建武二年十月,刚刚讨伐完北条残党叛乱的足利尊(高)氏在镰仓自立为征夷大将军,以讨伐新田义贞为名举兵叛乱。朝廷立刻下令讨伐尊氏并派出尊良亲王和新田义贞分别从北陆和东海进军。此时,宇都宫公纲以及他手下的那近千人的野州兵就被编在新田义贞的东海军里。11月25日,新田义贞军在三河矢作川大破足利军。等到宇都宫公纲、热田大宫司、仁科等人的三千兵马到达矢作川战场的时候,新田军早就已经灭此朝食。公纲等人对此深以为耻,到达战场后的他们连停都没停,直接就杀向了正在鹭坂一带整备的足利军。: t, ~! [0 B1 x  A2 r6 |! N

* _7 O8 s2 J/ D  B" ]3 z" y/ {' i鹭坂
) B* k1 H' V- N/ f. D0 h犹如惊弓之鸟的两万足利军看到这追击的三千官军顿时崩溃,一路东逃,直到骏河的手越一带才勉强重新整备好了阵势。而官军也一路尾随,等到12月5日到达手越的时候,官军已经扩充到了八万人。双方再次在手越河原展开了激战。宇都宫公纲同胁屋义助、千叶贞胤等军共六千人一同作为先锋同足利军从正午一直杀到日暮。最后新田义贞派出的别动队突然出现在足利军的后方,足利军阵势顿时一溃千里,战死投降者无数。比如足利军大将佐佐木道誉在此战中便身负多处刀伤并向朝廷投降,而他的弟弟贞满则战死了。而公纲的同族,伊豫宇都宫家出身的宇都宫贞泰也以公纲为中介归附了朝廷并被编入了宇都宫军。这场战斗过后,新田军更是实力大增,新田义贞剑指箱根,镰仓告急。" ^9 Z& r5 ?8 Q
        足利尊氏此刻再也坐不住了。尊氏亲率十八万大军由镰仓出阵,并于12月11日到达竹下,同时足利直义也率六万大军与尊氏会合。双方在竹下一带展开激战。足利军首先攻打随新田义贞出征的尊良亲王部,尊良亲王手下的军队总共才七千多人,将领除了胁屋义助这个副将外净是一群腐朽的公卿。这样的军队的战斗力可想而知,面对着足利军的强大攻势尊良军很快就败退了。而此刻的宇都宫公纲正与新田义贞一道在箱根与足利军作战,宇都宫军、千叶军等坂东猛士和菊池、松浦等镇西强兵将人数上处于优势地位的足利军杀得节节败退。可就在这个时候,后方传来了尊良部战败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官军顿时乱了阵脚,很多豪族大名趁机开了小差。新田手下将领舟田义昌晚上去巡视营地的时候,很多阵营都空无一人,只留下帐幕和旗帜了。新田义贞见大势已去,只得趁夜拔营,且战且退。等到在骏河浮岛原击破武田、小笠原联军后,义贞重新整备兵力清点人数,原先将近十万的朝廷东海方面军如今只剩下七千多人了。等越过天龙川,到达前几天刚打过胜仗的矢作川的时候,东海方面军军只剩下两千多人了。这时候公纲向新田义贞进言:“我军这样滞留在东海实在不是个事,再多留几天敌人可能就会追上来甚至截断我们的退路。我建议我军应该退到美浓的足近、墨俣一带重整态势。那里地势复杂,河道众多利于防守,同时靠近畿内便于我方求援。另一方面,如果我们长时间远离京都的话,恐怕朝廷也会对我们起疑。”新田义贞听取了公纲的意见,率兵退往尾张。但是自从新田军败绩的消息传开后,全国各地都发生了叛乱。为了防卫京都,新田带着公纲等将领退往京都。并和楠木正成等兵合一处,准备同足利尊氏在畿内一决雌雄。延元元年(1336)正月,官军与足利军展开决战。宇都宫公纲带着侄子宇都宫泰藤率领两千多野州兵与胁屋义助等人负责防守山崎大渡。正月十日,细川、赤松军突然从背后突袭山崎,官军战败。宇都宫公纲被迫向足利尊氏投降。但是实际上公纲的投降只不过是个权宜之计,因为在最后关头,公纲让侄子泰藤率领宇都宫军的大部撤离战场保护后醍醐天皇撤往比叡山去了,跟着公纲向尊氏投降的宇都宫军不过是一小部分罢了。4 z% d5 R( Y% v* U+ [$ [
        正月11日,获得胜利的足利尊氏终于进入了京城。不过尊氏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正月14日,一路尾随足利军的奥州北畠显家军团杀入畿内。这北畠军中有随军的五百多野州兵,乃是当年公纲向下野本领求援的时候派出的。等这五百人到了志那滨的时候,突然听说他们的主公投了尊氏,便开了小差跑到了神乐冈重新加入了公纲的军队。公纲军就地挖壕筑砦,静静地等待战斗的来临。而此时,官军和足利军已经在前方打的不可开交。正月28日卯刻,以山门护圣院僧徒众为主力的千余官军一部向驻守神乐冈的五百多宇都宫军发动进攻,宇都宫军奋力防守,无奈寡不敌众败下阵来。30日,实在撑不下去的足利尊氏终于下令退兵,率部撤往丹波筱村,2月3日到达摄津兵库,准备浮海逃往九州重整旗鼓。而公纲也就趁这个机会重属朝廷并转手就在丰岛河原大败足利军
/ @* F% B5 f( N+ i( _1 t" ?/ s( F$ [+ g6 ?& k
(神乐冈)5 N" C- {% w) R! ]! V8 w* ?
    虽说公纲此次投降尊氏乃是时局所迫甚至有一定程度的诈降成分在里面,但正如《楠木正成兵库记》里面所说:“投降,纵使是谋略,抑或是为了主君,皆非武士所为。”这也就成为了公纲一生中洗之不去的污点。不过在南北朝这个天下大乱朝秦暮楚,连尊氏父子都能南北朝双方两边蹦的年代里,像公纲这样的人已经是能算是忠义之士了。
/ m% l0 u/ N- W$ V: T4 z8 M
$ H$ {* u6 l9 p( B     四。南朝猛将
9 e: _% X4 ^1 r( M, X! ]    公纲重属官军后,便再一次成为了新田义贞的属下。3月,新田义贞被任命为西国管领后,领兵六万讨伐那里以赤松圆心为首的足利同党。公纲也带着弟弟城井常陆介冬纲在播磨贺古川参阵并参与了之后的白旗城进攻战和船坂山进攻战。
5 Y! P, w; @! B0 ^    延元元年4月28日,在九州站稳脚跟的足利尊氏重整旗鼓,与其弟足利直义兵分两路、水陆并进,杀向京都。得知消息的新田义贞在兵库与随后赶来的楠木正成会师。5月25日,足利军从海陆两个方向向兵库发动进攻,双方在凑川一带展开决战。由于经岛失守,楠木正成战死,新田义贞不得不面对整个足利军的攻击。
8 K, s4 K; R' ^% C5 h0 J" O4 G% B# y0 a1 u. I% f
(兵库之战)5 P$ z6 f3 P, C  [8 L, m$ X5 x
宇都宫公纲等一万余骑负责对阵足利直义为首的十多万幕府军。此战中,官军作战甚是英勇,战场上杀得是子不顾亲、仆不从主。马嘶之声、刀剑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宛如修罗之场。新田大中黑与足利二引两,宇都宫左巴与高氏轮违纹等各家之旗交相杂错,双方情势一时难解难分。但毕竟足利军处于绝对优势,官军最终战败,新田义贞率领残部六千余人退回京都。朝廷不得不在一年之中第二次流亡比叡山,公纲这次也带着手下五百兵丁以及侄子泰藤等人护驾并负责守卫东坂本。6月5日,足利军开始向比叡山发动总攻。6月6日,由僧兵和公家众负责守卫的西坂本天险面临沦陷危机,僧徒敲响大讲堂的大钟报警。得知这一消息的公纲当即停止了向横川的进军,快马加鞭向西谷口驰来,新田义贞也提兵六千奔向山上。宇都宫军在到达西坂本后,居高临下,以虎韬之势冲击足利军。足利军顿时崩溃,在溃退过程中又纷纷跌入深谷。据《太平记》记载,当时是“马上落人,人上落马,死尸将整个山谷都填成了平地。”这惨状简直是可以与当年平氏大军坠入俱梨伽罗谷的情形相比。之后,公纲所部更是擒杀了内应足利的今木隆贤。
' O+ q7 d. ^. z( X* i    在经过拼死的抵抗后,6月20日,官军终于击溃了围山的足利军。宇都宫公纲又随同义贞多次进攻京都,但都被击退。双方就这样形成了僵持之势。可就在这时,比叡山的粮草又即将用尽,士卒也疲惫不堪。后醍醐天皇被迫接受了尊氏的和谈提议,下山归京。新田义贞则带着恒良亲王和尊良亲王逃往北陆以求再起。宇都宫公纲本人则是一方面将手下兵将交与侄子泰藤、泰氏,让他们追随义贞前往北陆,另一方面自己只身追随天皇回銮。谁知天皇一行回京后,便被押解了起来,公纲也遭软禁。但不久公纲便出家,剃发易服,逃回了宇都宫老家。有好事者在门上画了只山雀,并在下面题歌一首9 b8 l4 t& T6 }5 `0 @! f
    “山雀困笼中,踟蹰不得脱。”
/ S8 d1 }* v% F2 t7 Y    (山ガラガサノミモドリヲウツノミイヤ都ニ入テ出モラヌハ)* F3 z$ t$ I& l* [3 R. v" |7 @
    用“ウツノミヤ”的谐音来讽刺公纲在京都的窘境。
; I2 M3 Y6 p# L: S! Z历经千辛万苦,公纲终于回到了阔别五年的故乡。自从元弘之乱开始,公纲就一直南征北战,野州武士的勇名也随着公纲的奋战响彻天下。但就在他离开的时间里,宇都宫家中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清党的领袖芳贺入道禅可高名通过操纵公纲年幼的嫡子加贺寿丸,成为了家中的执牛耳者,更要命的是这个芳贺禅可是个坚定的足利派,这与公纲的政策是格格不入,在日后的战事中更是屡屡扯公纲的后腿。不过此时的公纲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因为他正忙着整备宇都宫城。也正是从此开始,宇都宫城开始由馆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城。8 E6 v' o; H& k' M8 N$ w
    延元元年12月21日,后醍醐天皇再度装扮成女人,携三神器逃出京都,并在南大和吉野深山里重建朝廷,与京都尊氏控制的朝廷对峙,拉开了南北朝56年争乱的帷幕。延元二年(1337)二月,新田义贞攻陷越前府城。各国心向吉野南朝的武士们纷纷蜂起。公纲听闻天皇在吉野重祚的消息后,立即率兵五百前往吉野参谒。天皇对公纲的忠义与功劳甚是感念,便命公纲即刻还俗,并授予其左近卫少将之职,叙正四位,准升殿。这乃是宇都宫家自从先祖宗圆下向下野以来获得的最高官位,也是家中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了公卿殿上人。
, \8 L  t" ]7 T; X    在参谒天皇后,公纲即刻驰回本国,整军备战以迎接从奥州杀入关东的北畠显家。北畠军进入关东后,在利根川畔大破足利义诠军,驻阵武藏国府五日,准备一举攻陷镰仓。公纲当即率兵千余前往参阵。可谁知道公纲前脚刚走,称病留在宇都宫的芳贺高名后脚就举兵谋反了。他奉公纲十一岁的嫡子加贺寿丸氏纲为主,窃据宇都宫城笼城死守。这宇都宫城乃是连接奥州与关东的要冲,显家自然不能容忍在自己的生命线上出现这么一颗大钉子。他马上派出两万大军猛攻宇都宫城。这宇都宫本身就是一座无险可守的平城,再加上北畠军处于绝对优势,而且这次还是一次叛乱,城兵自然无心守城,三日后城便被攻破了,芳贺高名出城投降。可四五天后,高名又带着千余清党军偷偷溜走,往投镰仓足利义诠去也。
" F. m% U4 E% B. Q8 f* U
( t5 M) d  l' Q9 @. h. I(芳贺伊贺守入道禅可高名)
" y" L& h9 m) t3 ~: S/ T- F- d0 [    12月28日,北畠军向镰仓进军,足利义诠闻风弃城。延元三年(1338)正月八日,北畠显家率领号称五十万奥州关东联军挥师上洛,而聚拢败兵的足利义诠又尾随袭来。双方在美浓青野原站开激战。公纲同新田义贞之子新田义兴一起与足利军上杉宪显率领的武藏上野军对阵。双方可以说都是老熟人了,大家都互相认识对方的旗印。也正是因为如此,双方交战起来因为害怕日后被对手嘲笑,谁也不敢后退一步。一阵恶斗之后,上杉军被打得七零八落,慌忙逃离战场。而那个芳贺高名则早早地就被 奥州信夫、伊达军击溃,遁回宇都宫去了。不过正所谓“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北畠军由于实力消耗太大,在畿内连吃败仗。北畠显家虽然几番苦斗,但最终还是在和泉堺英勇战死,公纲则是再度逃回下野。而此刻的宇都宫家已经彻底成为了芳贺一党的天下。7 M. u. v  U: s8 g! `8 V
    心灰意懒的公纲此时再度出家,法名理莲,号正眼庵,从此潜心于歌道,不问世事。一年之后,公纲的老上司新田义贞战死在北陆。两年后,后醍醐天皇也在吉野驾崩。整个南朝陷入了危急的境地。宇都宫家则在芳贺高名的挟持下,由南朝的栋梁变成了北朝的爪牙。后来足利尊氏与其弟直义反目,双方对阵萨垂山。公纲之子氏纲率兵支援尊氏。尊氏派来高师亲作为大将统领下野军,可不久高师亲就十分蹊跷地发疯自杀了。氏纲的手下就趁机放话说:“此乃宇都宫大明神显灵,不让外人当我们野州兵的大将。”于是氏纲就顺势成为了野州部队的总大将并以两千人的劣势在利根川边杀得直义手下大将桃井直常的近万人部队尸横遍野。战后尊氏大大奖赏了氏纲,任命他为下野、上野、越后三国守护,芳贺高名升任越后守护代。面对这混乱的局势,公纲也没有任何作为,或者说是根本无法有任何作为。人们不禁感叹公纲这只野州雄狮是真的老了。" P0 T5 ?3 t* \$ y
    正平七年(1352),南朝后村上天皇派遣儿岛高德前往关东,召集南朝党羽。面对南朝的命令,公纲的回答是“谨遵敕命。”这过了十多年闲云野鹤生活的老狮子又来了精神。公纲积极与南朝联系,计划与新田、小山等豪族一同举兵平定关东之后上洛勤王。可就在公纲积极备战的时候时候,上方再次传来了南朝在男山城兵败的消息,公纲举兵的计划胎死腹中。这时又传来了公纲最倚重的侄子泰藤在三河病逝的噩耗。眼见南朝无法复兴,自己的儿子氏纲倒是随着北朝东征西讨屡立战功,公纲终于彻底地绝望了。四年后,正平十一年(1356)10月20日,一代坂东英豪宇都宫公纲在宇都宫城郁郁而终,享年五十五岁。死后葬在了下野神护山兴禅寺,戒名兴禅寺殿莲岸大居士。两年后,足利尊氏病逝。三十六年后,室町幕府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终于统一了南北朝,使得经历了六十多年战乱的日本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 h7 {+ |4 A' C6 z* D* l3 }- c* W
- G& j+ C8 \0 |2 t* o- L(贞纲和公纲的墓所)/ d3 Q  U6 z* C, T$ q  C
而宇都宫家则在宇都宫氏纲和芳贺高名的乱政之下由盛转衰,在整个室町时代里一步步走向了衰亡。
* W" T, {, x; t. i; y5 f$ h, R, y% `    纵观公纲的一生,真正值得一书的其实只有元弘.建武年间大约五年的时间。但这五年就犹如火流星一般在历史的天空中划下了一道短暂却明亮的痕迹。在这五年里,公纲率区区千人转战南北,屡立奇功,使得宇都宫家的威名再一次响撤天下。而公纲将其一生都奉献给南朝的这一份忠义,也使得他的大名被载入了水户黄门的《大日本史》而流芳千古。不过公纲虽说是个文武双全的勇将,但是他在政治方面的迟钝造成了他后来被芳贺一党篡权、后半生碌碌无为的这一幕悲剧。也许正是拥有这种作战勇猛却不善权谋性格的武士才能被称得上是真真正正的坂东武士。+ E: X" ~0 g" z' I8 w3 ]
    值得一提的是在江户时代,公纲的后人成为了水户德川家的家老,泰藤的后人则是幕府谱代大名小田原大久保家,而城井冬纲的后人是越前松平家的重臣。宇都宫家这些当年追随新田义贞者的后代,在几百年后继续为新田家的后人德川家效力。这也许就是冥冥中那所谓的缘分吧。
6 Z5 ?! v: e; @1 p; p
2 c' h3 i% _( {3 ?4 y1 m
3 W$ r- ~: T& t注释:1.《宇都宫弘安式条》 宇都宫家第七代家督景纲于弘安6年颁布的宇都宫家家法。其中有关寺社的有24条、有关裁决的有2条、有关诉讼的10条、与幕府关系的3条、一族郎党家臣之间关系的31条,共计70条。由于宇都宫家的出身为二荒山神主,因而使得这70条中有三分之一是与二荒山社的社务相关。( D& }( P# ?- F# w1 a
      * W3 S( _3 D, P' K! Y. B; N
      2.纪清两党:指的是纪氏出身的益子家和清原氏出身的芳贺家。两家很早就在下野繁衍生息并在宇都宫宗圆下向下野之后就成为了宇都宫家臣。而作为外来政权的宇都宫家也通过与两家的结亲和送养子继承的方法巩固了对下野的统治。两家在讨伐奥州藤原氏之时由于作战勇猛而被源赖朝赐予源氏一族的白旗,从此以后两家成为了宇都宫家的最大战斗力。纪清两党也就成为了宇都宫家家臣的代名词。
/ b+ n) K) X  x5 @
. h) J- h  B( k# E+ D& }! H
+ z1 z3 p! n6 A9 @( c0 M* |$ \( G% q+ R$ {  C
资料来源:《太平记》後藤丹治、釜田喜三郎校注
( P* b- T3 x/ p$ R4 M8 H* Y          《大日本史》# k8 {% r& h) v" ?6 e
          今出川公艺公著《私译太平记》http://www.seikenkan.com/banxianzhai/taipingji/tpjjy_c.ht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33 银子 +330 收起 理由
泰明 + 33 + 33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2 15: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s:55] 看来公纲对家名的保全还是有考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26 12: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要是书本就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27 21: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建武二年十月,刚刚讨伐完北条残党叛乱的足利尊(高)氏在镰仓自立为征夷大将军,以讨伐新田义贞为名举兵叛乱。这里应该不是讨伐新田们应该是北条残党,是中先代之乱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28 00: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楼 的帖子

尊氏是讨伐完北条残党(中先代之乱)后,耍脾气留在了镰仓拒不上京,经过“深思熟虑”自立征夷大将军,讨伐新田义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05: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學習了,
( M: h) s- u: L' ?+ W' G4 v+ ?% X四個段落,
) k# }# ?: \6 X0 i7 C5 X加上圖文並茂,* s9 A# H/ r* M2 g  l% ?
了解很多,
' V6 m! Z7 {/ t, i5 d" |; ?0 B謝謝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GMT+8, 2017-8-20 00:42 , Processed in 0.044129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