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104|回复: 2

[译文]《丹治峰均笔记》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13 22: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高田又兵卫及三本胜负

又或时、小仓之地、与宝藏院三代之十文字、高田又兵卫[法名宗白]、于忠贞卿御前进行比武①。
武州立合所使乃木刀二刀。又兵卫持十文字(十文字枪)之竹刀与武州正面相对。武州连续三回合以中段之位近身打中又兵卫。然在三本目之时、却道:“今次是我被打中了。即便只是你的枪尖掉落打到了我的脚。「今のは当たった。されども、(鎗先が)外れて足に当たったよ」” 虽说是武州亲口、在场观武之众人却无一人眼见、皆仅闻武州所言。
其后、又兵卫曾向人如此说、“武州的兵法、其境界与我全然等不同。这样说、或许你们不能理解。三本目之时武州虽言被打中、我却毫无所觉。想来只是场合下的挨拶(社交的言辞,表示对对手的尊敬)罢了。究极的达人、其言语亦为一绝啊②。”


⑴宝藏院三代之十文字、高田又兵卫

高田又兵卫,天正十八(1590)年生于伊贺国白樫村(现·三重县上野市白樫)。比武藏小了六岁,二人可说是同世代。白樫村靠近大和国境,又兵卫在奈良兴福寺别院宝藏院学习枪术,并师从于觉禅坊胤栄的弟子·中村市右卫门尚政(1583~1652)。高田又兵卫少年天才,十二岁时已会得当流奥旨,庆长八(1603)年十四岁的又兵卫获胤栄授予宝藏院流枪术印可。

如果将上述高田又兵卫的事迹与中村市右卫门的事迹相比较,其中不乏矛盾之处。中村市右卫门乃胤栄弟子中随一的名手,曾前后三次以武技供将军家光台览。市右卫门十四岁随觉禅坊胤栄入门,庆长十(1605)年得胤栄奥传。身为再传弟子的高田又兵卫竟然比胤栄的一番弟子·中村市右卫门更早获得印可,这样的记载自然是相当怪异的。不过由于二人的事迹多是出于各自流派的传说,也没有可以决定是非的根据。

高田又兵卫是胤栄秘传——巴之术的唯一相传者,除宝藏院流枪术外,还随五坪兵库介学过直枪、亦学成新阴流柳生派的剑术、穴沢流的薙刀,以及马术·弓术。与万事独学的武藏不同,又兵卫可谓说是学得诸流多艺的秀才。此后的高田又兵卫事迹不明。有说曾在江户开设过道场,门人多达四千人,不过此说尚无确实依据。直到元和九(1623)年,三十四岁的高田又兵卫以禄四百石马廻役格仕播州明石小笠原右近太夫忠政。宽永十五(1638)年,岛原役中,高田又兵卫因战功加増至七百石。

高田又兵卫还有将军台览的市集。宽永御前试合中就有彼之名出现。那是在宫本武藏没后的庆安四(1651)年四月十一日,受卧病在床的将军家光的御慰,高田又兵卫带领长男·斋(いつき)及门弟观兴寺七兵卫从小仓赶赴江户并登城于将军御前披露十文字枪之术。

晩年的高田又兵卫隐居号祟白。长男斋吉深返回高田故乡伊贺,仕藤堂家且留住于伊贺上野。次男新左卫门吉和仕筑前福冈黒田家、三男八兵卫吉通和四男弥太郎吉全留在了丰前小仓,而三男八兵卫继承家督,又名二代目高田又兵卫。

此外,武藏赠与高田又兵卫的短刀以及又兵卫长男斋吉深得到的宝藏院觉禅房胤栄的遗品被一并带回了伊贺,为伊贺的高田家世代相传,直到昭和战争末期下落不明。

《峰均笔记》的记事——“又或时、小仓之地、与宝藏院三代之十文字、高田又兵卫[法名宗白]、于忠贞卿御前进行比武”。这里的“宝藏院三代”所指应该是:初祖觉禅坊胤栄→中村市右卫门尚政→高田又兵卫吉次,这样的三代相传吧。中村市右卫门的门流为中村派,高田又兵卫则称高田派。

“十文字”当指宝藏院流的特有武具——十文字枪。异本《峰均笔记》中有“钢又”的表记亦是指的十文字枪。这种比直枪杀伤范围更广的镰枪可以割伤对手身体造成伤害,是非常有利的实战武器。

《峰均笔记》里高田又兵卫的法名为“宗白”,别之史料中记为宗伯·祟白。而“忠贞卿”照例乃是写本的误记。应为“忠真卿”即小笠原忠政。

需要注意的是《峰均笔记》提到“小仓”。在小笠原家的小仓时代,武藏曾滞留于小仓。然而根据《峰均笔记》的收录顺序,此事却被配置在肥后移住记事之后。而武藏小仓时代的事迹则在之前。若按照《峰均笔记》的记载,应解为晩年的宫本武藏逗留肥后时为与高田又兵卫进行比武而又专程来到小仓,并在小笠原忠政御前与高田又兵卫一决高下。

⑵究极的达人、其言语亦为一绝


这素没事干翻着练笔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20 21: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极好!加精加精。泥舟殿顺便多练几次笔吧~~一鼓作气的全部翻译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3-28 22: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岩流乃渡边小次郎的新说

福冈的大塚家拥有严流岛决斗的相关资料直到近期才被发现,因此长时间处于未公开状态。
严流岛决斗是武藏与小次郎之间通过高札相互交换约定从而得以进行的,其抄本内容现在还残存着。岩流之名为渡边小次郎。决斗日时是庆长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场所是舟岛。

“渡边小次郎原为筑前中纳言秀秋的家臣,不过在与武藏决斗时已经成为浪人了。小次郎于难波之津立起高札,记曰欲求对手以剑术决一雌雄。而武藏从京都而来,至难波时见此高札。可是,依照法度这里是禁止决斗而下向九州岛,往下关一行以决雌雄,谁料依然不得许可于是前往无人的舟岛才得以进行仕合。岩流拔出三尺余的青江刀,并将鞘投入海中。武藏则于船中发现折断的棹,并求之。是武藏先到达岛舟岛,座于岩间等待着岩流的到来。岩流晚来而遭到周边观战者的痛骂。岩流在随后被击倒而息绝。呜呼哀栽。”——以上是资料《木刀之记》中所书写的内容。

其次是高札的内容:
①小次郎立起高札。望求白刃之胜负,至于武藏方需要陪同者也好,需要见证人也好都没有关系。(日域无双岩流 渡辺小次郎。五月二十二日)
②武藏的回答。一如昨年大坂之时的高札相同,以白刃相对,我以木刀待君没有变化。明日二十四日,牛之刻(牛(丑)之刻已经是半夜,当为午之刻的误记)于赤间关进行仕合。如果法度涉及禁止,实在不行不如去找个荒岛以立合。(天下一宫本武蔵守。五月二十三日)
③小次郎的高札。二十四日的未明见君高札。牛之刻,明白了。
④武藏的高札。与②的内容大体相同。(庆长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

《木刀之记》与《丹治峰均笔记》相近,而高札则类似于《小仓碑文》的记叙。
《丹治峰均笔记》中武藏与津田小次郎的仕合是其十九岁的十月某日。《二天记》中与佐佐木小次郎的仕合是其二十九岁的四月十三日。这里与渡边小次郎的仕合则是武藏二十五岁时的六月二十九日。正好处于以前记载的两个时间段当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0-7-14 12:38 , Processed in 0.068347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