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住日史 登录
日本古代史论坛 返回首页

林九郎道雪的个人空间 https://www.ribenshi.com/forum/?169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流光

已有 1236 次阅读2010-12-1 09:41 |个人分类:时光花舍

我忽然发现,这个学期以来,我写文字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少了,其实原因并非是无话可说,说真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也许..也仅仅是因为我所坚持的那些从来都未曾改变,就算再多写些什么文字,也只是重复着提醒自己要相信相信而已。

可是啊,用文字填充回忆早已经成为渗透进我骨骼里的刺青,停笔的日子久了,总是有一种回声时时地在我的血液中流动,提醒我去记录下这些日子的快乐与痛,让我在许多年之后回望的时候还能记起,专属于那段时光的一去不还。

昨天晚上两点钟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结果直到三点钟还没有睡着,果然啊,习惯了白天睡觉的人,反而不会觉得黑色才是梦的故乡。于是掏出手机翻看这些年存下的来自朋友们的短信,看着看着却唤醒了一种无法言状的感动,其实我从来都是一个被身边的各位所宠爱的人,今天我跟王立提起那时读起短信的感觉,却发现自己还是无力形容,那些作为文字而保存下来的话语,果然远远地超越了文字的属性。无论我怎样安排脑海中的字符,都无法与那些文字绽放出来的光芒契合,是啊..我早就承认过了的,在人的感情面前,语言永远处于崩溃的边缘,我的口舌又一次地在这无法言状的存在面前败得无地自容,却也败得如此幸福莫名。

我好像还能记起,去年的九月,在成都还很闷热的某个夏天的中午,我曾经对别人说起,这个修了四十一个学分的半年,也许是我大学生活中最为辛苦的一段时间..可是当我过完这个每一周只有三五节课的春夏,却在回望那时的时候感觉到一丝浅浅的羡慕和自嘲。好像刚刚开始发觉,以前那个只要好好上了课好好写了论文就非常心安理得的我,直到这个学期才明白到底如何才算得上懂得好好学习。日文就像是一只凶暴的怪兽,将我能够找到的所有慵懒的借口全部杀光,毫不留情地提醒着我“To be or not to be”的选择到底有多么迫切和现实。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情,每个人都会有怀疑自己的时候,令人庆幸的是我至少还拥有着面对未来的力量和勇气,说真的,当我们不断回望的时候,才会更清楚地意识到蕴藏在我们身体里的极限到底有多么强大。所以,以前的现在的和以后的辛苦,在伟大的梦想和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的面前,统统地都变得不值一提了,就算前行的路上荆棘满地,也没办法阻止拥有梦想的人继续温柔而坚强地走下去。

我必须承认,独自上自习累了的时候,我也会问自己凭什么要选择这样的路走下去,我也可以保研无忧无虑,我也可以写一篇泯然众人的学年论文应付了事,我也可以在未来的一年里不上课享受余下的大学时光,我也可以不必把自己流放到日本中世史这块学术荒原独自求索。可是我还是没办法妥协啊..因为终于发现了自己果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甚至已经可以为了这份野心而将自己一直所向往的未来的生活迟到十年甚至更久。我没有忘记三年前的我是怀着怎样的梦想来到成都,而现在,我的梦想还在闪闪发光,可是曾经所憧憬的以梦想为基石的生活,却逐渐地偏转到了梦想的彼端...我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能独立面对整个世界的人,当熄了灯的舞台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无力摆脱日复一日的自我对白,就像前些日子,每天晚上十点多钟走出自习室的时候,能够遇见心里所期待的一场夜雨,便是我那段时间里最大的慰藉所在。在成都的这些年,或者,也许是来成都之前的几年里,我便已经养成了给自己的精神寻找安放之所的习惯了吧..心里默念的人也好,路旁的栀子花也好,撞断心弦的歌也好,端午节的彩绳也好,如期而至的夜雨也好,没有署名的情书也好,只要在那段时间里有这样一个精神庄园,我这个人,便是无坚不摧的存在。

可是,花朵终究会凋谢,歌声终究会停歇,彩绳终究该挂到树枝上,夜雨也终将随夏天而去,而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去在废墟中找寻重建让我再次强大起来的神殿,说真的,对我来说,每一次的重建都是一次心力交瘁的涅槃,有的时候真的会想,就这么找个地方躺下去,安安稳稳地睡一觉再也不醒来...我不知道这样的反反复复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只是需要一个名字,用以作为我内心深处最短但是最神奇的咒语,让我再也不必担心随时会崩塌的心灵高塔,就算我需要为此而与全世界为敌,我依然九死不悔。

 

有一段我最近很喜欢的台词,最近总是萦绕在我的耳边,让我总是无法抑制住将它默默喃出来的冲动:

“米诺斯,我啊...

长久以来一直厌恶着自己的血,避开别人活着。

无论美与丑,我都是这样活过来的...

"美丽"这个词,如同你的所作所为,深深地刺伤了我的自尊。

你究竟凭什么这样评价我?

我的力量,小宇宙,还有生存方式,

还没打算完全暴露在你的面前!”

                                                   ——雅帕菲卡

送给我自己,也送给所有美丽而骄傲地生活着的人们。所有的试图以命运之名禁锢着我们这样的人的痛苦和艰难,你们听到了么?

 

                                       忽然间耳朵里回荡起来了最近一直喜欢的歌:

                                      “用多少天,用多少年的跌跌撞撞才找到终点...”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0-27 17:07 , Processed in 0.08891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