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住日史 登录
日本古代史论坛 返回首页

林九郎道雪的个人空间 https://www.ribenshi.com/forum/?169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已经下了注,现在该你了

已有 1156 次阅读2010-12-5 18:33 |个人分类:时光花舍

   忽然惊醒,我蓄了八个月的头发而不愿去剪,到底是为了谁呢...?
      ...是啊,既然现在已经没有理由了,那就再也没有什么舍不得了吧,头发到底是说剪掉就能够剪掉的东西,跟那些无法言状的东西不一样,没有什么牵绊,没有什么缠。
      于是,那个顶着一头长长乱发的家伙,今天,下午,不见了。

      罐子里的乐事空了,忽然发现明天又是星期一了。呵...这每一周的轮回总是无法预料的开始和似曾相识的结局,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有阳光,又有谁知道下一个日出之后能够拥有的是怎样的心情...这样也蛮好的不是么?如果预言真的存在,那么我们生活下去的希望将变得多么苍白。每一个明天每一个下一秒钟都因未知的属性而令人着迷,就像我们总是喜欢追寻求而不得的东西一样,未来永远是一个等待我们打开的盒子,如果早就知道打开之后自己将会变成所罗门或者潘多拉的话,那将是多么乏味的一件事啊...
      上一个星期一的阳光忽然唤醒了沉睡在我体内那么多年的另一个人,他脱下长外套和衬衫,换上短夹克和宽松的球衫滑雪裤,把头发甩得乱蓬蓬半挡住眼睛,耳机塞在耳朵里,两只手插在口袋在街上乱走,边走边笑,边笑边唱。那个家伙...很多年不见了,我快忘记了还有这样的一个人曾经存在过,曾经的那种能够面对从自己身边路过的每一个人时绽放的有点白痴的微笑,在那一天回来了,被我如此怀念的久远得近乎忘却的那个人,如此真实地在占用着我一直以来用以示人的这个外壳,如此真实的举手投足,如此不计后果的开心,嘴角上扬放肆得近乎无理取闹,我不知道那两个小时里我究竟被什么包围着,以至于我所熟悉的我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惜的是,那个人一下子就不见了,即使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是如此穿着,却始终无法唤回那个人格。我知道,所谓的运动健将阳光少年的时光早就死掉了,万劫不复,我只能还是这个我,刻板、冷漠、一本正经得有些可恨的混蛋,会在与那个人格迎面而立时互相感觉陌生的家伙。
       我终于脱下了松垮垮的一套衣服,把它们摆成人形安静地躺在床上,如白痴一样地盯着它们发呆,却已不再期待着那个人会在某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活起来,低头看看身上的灰色呢大衣和白色条纹衬衫,暗暗笑这才是我所熟悉的样子,我所熟悉的,让曾经的我无法想象的样子。
      瓶子里的百合和玫瑰都谢了,时间第一次在我眼中枯萎得如此赤裸裸,今天走在街上猛然瞥到力宝大厦前已经摆起了小型的圣诞树,忽然觉得一惊,立刻掏出手机翻看日期,却发现十二月已经过去了第五天...
      那么这样说起来,今年的十一月,已经彻底地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
      多好,什么都没发生,多好。

      笑着流泪,流过泪后便再也笑不出。
      《喜剧之王》
      我们都是大千世界里求生存的小卒,我们身上都背负了太重太重的回忆和梦想,虽然这一切在别人眼中微不足道,可是我们还是要背着它们继续走下去一如既往,我也知道生活真的没有我想的那样美好,被伤害被践踏各种各样的不公平我都明白,可是,那对我来说又能怎么样呢?
     谁叫我,是一个演员呢?

      “……如果再深入呢,就要问问你初恋的心态了。”
      “我没有初恋。”
      “每一个人都有初恋呐。”
      “说了没有。”
      “那也应该有一些很难忘的回忆?”
      “没有。”
      “又或是听过令你很难忘的对白?”
      “没有。”
      “那一定是有一些很难忘的遭遇?”
      “没有”
       ……
       ……

      呵...自欺欺人罢了。
      看完那一段,我走下楼,斯时已经快十点,望江东区的灯光昏暗,我只想出去走走,却不知道想走去哪里。
      手机里的号码簿从三十六个更新到了二十九个,可是除了猴子再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在那个时候有不计后果地拨出去电话聊上几个钟头的冲动。我把手机重新塞进口袋,耳朵里最大音量循环灌着《Innocence》,总是有些话会欲说还休的,总是有些感觉是难以言状的,在那样的晚上,语言总是显得多余。
      今天早晨醒来发现耳机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拿掉,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干的,在大学里总归只有那么一个家伙知道我到底怎么了。可是这次他错了,我早就不会在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什么什么而叹息,那些过去的早就已经过去,我记得不意味着我还不舍,我只是觉得,始终有那么些东西,如太阳般闪烁的幸福与纯真,我们都向往着,可是真的当另外一些与梦想为敌的东西袭来时,这种向往却总是在选择的命题中变得苍白。我不知道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现实”变成了一个让人无可奈何的词条,在什么时候“梦想”变得如此软弱可欺,在什么时候“纯真”变得与“真蠢”同义,在什么时候“爱情”真的变得童话般遥不可及。那么多次我挣扎着“可是事情本来就该就是这样的啊”,结果被无数次“可是现实就不是这样”反击得体无完肤。每一个人都有着版本迥异的故事,可殊途同归的是相信相信变成了越来越难的一件事。所谓的“有梦想撑腰便无坚不摧”的话已经被所谓“现实”狠狠地嘲笑成了低级版本的自我安慰,可是,除了这句话,我还能剩下什么?

      关于梦想,关于纯真,关于爱情。
      就算在别人面前一文不值,可是在我这儿,千金不换。
      因为我是个演员,因为我只能是一个演员。

      那,我把我那点在别人眼中迟早被所谓“现实”剥夺掉的高贵的骄傲押在这儿,就赌我能够为了梦想而拒绝“现实”的时限,如果我输了,我便不配那份生就为人的尊严和纯真。
      我已经输掉了曾经的一个自己,现在的我已经不再输得起,可就算是这样,我依然会遵守游戏规则,因为这一回,我赢定了。
      好吧,我先下注,我赌的是一辈子。
      那么,所谓的现实,该你了,敢来跟我玩一局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0-27 17:09 , Processed in 0.06817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