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住日史 登录
日本古代史论坛 返回首页

林九郎道雪的个人空间 https://www.ribenshi.com/forum/?169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fate

已有 1032 次阅读2010-12-20 05:25 |

“弱者的命运,是强者的意志。”

大半夜不睡觉做在楼下的宿管阿姨门前蹭灯光看《上帝之城》的日子只过了两年,可是在那时写进记忆里的奥古斯丁那慷慨的几十万言,到现在还被我时时念着的,仅仅只剩下这两句话而已。


刚刚在发哥那里看完《黑客帝国》的第一部,我必须承认这是我第一次看这个系列的片子。我也知道关于这个片子在这么多年里已经被说烂了,我也不想再写些什么影评或者类似的什么——事实上我也的确不喜欢做类似的事情。对哲学、逻辑以及悖论什么的感兴趣了那么多年,像柏拉图的洞穴喻,笛卡尔第一哲学沉思录的“我思”再到唯我的缸中之脑假说这些暗喻我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得出来。可是我所在意的是..当我问起在一旁的王立为什么Zion里的人会被选中的时候,他想了几秒钟,然后只说了一句“命运”,便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或许他说得对,“命运”就是最好的解释。

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命运”这个词就像一个永远无法到达,却又无处不在的避风港,当我们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当我们无法解释生活的时候,就总是会习惯性地去拥抱这个我们从未真正见过的东西。幸运的是,这东西会让我们看起来不那么悲观,而不幸的是,这东西总是在悲观到绝望的时候才会被我们想起。

认识论总是与神秘论之间具有着无法捉摸的暧昧关系,我不敢断言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保持清醒的缸中之脑,可是我必须承认的是,我自己或许更加会相信我的所见和所闻。换句话说,我的相信也许真的只是单纯到感官认知的事情,我可以在动用我的大脑思考的时候去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处于这个世界,可是我也同样无法否认我会不时地闪出诸如这一切都是我的大脑正在控制我的思想去怀疑这样的念头。不管怎样,如果把我扔到那个语境中去,我或许还是会扔掉我所接受过的一切哲学思想,用杀死自己思考能力的方法,告别这个我所不相信的世界——简单地说,当我真的如同NEO一样发现我所一直相信的东西都是假的,而我又无能为力的时候,我至少还可以杀死这个不再相信的自己——哪怕这就是我的Smith给我设定好的,我的“命运”。

可是说实在的,我不认为这样一来就真的走向了命运安排好的归途。人生从来都不应该是目的论者的舞台,否则便辜负了我们生就为人而拥有的“选择”的权利。命运只会束缚那些想继续活下去的人,而对把死亡扔到脑后的那群人则毫无约束能力——因为大多数时候,所谓的“命运”给我们安排的最糟糕的结局也不过是死亡而已——无论着死亡属于你还是你所牵挂的其他人。

 

前一阵子在校内上看到了某篇关于短命的几种生活方式的文章,看完之后真的就暗笑自己活该就活不长。其实我也知道包括诸如熬夜啊,不按时吃饭啊,耳机开的声音大啊,失眠啊,手机放在枕下啊,长时间使用电脑什么的对身体的确不好,可是有时候真的静下心来想想,我为什么一定要违逆自己的心情而去做这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健康的事情呢..至少我相信我的幸福感绝不会来自于我的长寿,相反我还真的很害怕那种记忆里的人全部凋零却只有我还在的景象。说起来人生啊,不过是一个过程,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个过程里尽可能自由地做我想做的事情,看我想看的风景,甚至在最灿烂的时刻凋谢,却非要小心翼翼地把这份违逆本心的痛苦延长到那个我本来不该活到的年纪呢?

说真的,死亡啊,对我自己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多么严肃的话题。

我身边的好多同龄人,已经过早地告别了可以为了最初的梦想而做一些不计后果的努力的年纪。他们喜欢关心政治的黑暗,社会的不公平,弱势群体的悲惨,喜欢关注房价、工作、富二代和九零后。却已经绝少将自己高中时期曾经无比相信的那些东西挂在嘴边,那些名为爱情、梦想、信任和真诚的那些崇高的名词已经距离我的耳朵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对于生活无限的叹息、无奈、讽刺和自嘲。其实,我真的不觉得他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好,这个世界需要这样关心现世的一群人,也需要他们的声音和挥舞的手臂。只不过是我无法说服自己加入他们而已,我无意把自己架上道德的高台,以显示自己多么崇高云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个人的选择和思想都是我会帮他们誓死捍卫的珍贵所在,只不过当我在疲惫的时候,再环顾自己这个世界里的时候,还是会希望,那些一如既往活得单纯和真诚的人多一些,就像从未改变过的那样,依然相信相信,相信自己的所感和所闻,相信自己有关于美好的希望,相信曾经憧憬梦想时候的真诚的笑容。

前些日子我们卧谈的时候,发哥说他再也不相信爱情,只是觉得不需要什么感情基础,有朝一日相了亲结了婚,安安稳稳过个日子,也就够了。我又一次地觉得难过了,伴随着难过的还有为了朋友的妥协而无法压抑的一丝激动。我对他说,每个年龄段的人有适合每个年龄段的爱情,那些不计后果的纯真或许只能发生在十五六岁,是的,我承认,那是我们关于爱情最初的想象,可是当我们从初恋的伤很重走出来回望那一段废墟的时候,所留下的不应该仅仅是爱情已死的记忆,那只不过标志着我们应该去寻找下一段适合我们的旅途而已。二十岁的人有二十岁的人的爱情,三十岁的人有三十岁的人的爱情。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只会像十五六岁的孩子那样去爱一个人的话,这个世界上便没有能够走到尽头的一对。爱情也需要长大,就像我们也会长大一样。所以,当我们挥别了那段初恋,并觉得我们再也没有能力去像那时一样歇斯底里地爱一个人的时候,请不要真的觉得爱情已死,那只不过是应该属于我们的爱情长大了而已,无论如何,请相信相信...

呵..又见相信相信,这句话简直都已经成为了我的标签,我总是会把这五个字说给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也说给自己听。

说起来,就像爱情一样,二十岁的人,也有属于二十岁的人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像四十岁的人一样,每天都为了明天的安排而小心翼翼提心吊胆。谢耳朵说三十多岁的人最高的死亡率是来源于非正常死亡,也就是意外,那么戏谑一点地举个例子,如果我从现在开始,每天强迫自己规律地健康生活,早起、运动、按时吃饭、不喝碳酸饮料、不吃垃圾食品。可是当有一天我真的遭遇到了意外,却没能活到我所希望的长寿的年纪,我是否会在死前的那瞬间为这一辈子的自我约束而感到不值?

 

忽然想起谦信公的辞世句“極楽も地獄も先は有明の、月ぞ心に掛る雲なき、四十九年一夢の栄、一期栄花一盃の酒。”(极乐地狱之端必有光明,云雾皆散心中唯有明月。四十九年繁华一梦,荣花一期酒一盅),有点感慨,越后之龙不愧也是大彻大悟之人,在上洛途中英年早逝之时也能吟得出如此禅意,看来早年的和尚没白当。那现在的话说就是荣华富贵神马的都是浮云,忽然又想起麦克白里那经典的一句: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 is but a walking shadow.不禁又笑笑,在生命之火将熄之时,对于我们来说,真正宝贵的,不过就是那行走的几十年的记忆而已,当时光荏苒,那些与我一共经历过这些记忆的人也一一离去的时候,这段记忆也就随我们一样,尘归尘,土归土。

那么在这样的人生看来,命运?呵..不过是怕死者的避难所而已了..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的听力再慢慢减弱——如同王立对他的眼睛的感觉差不多,可是我从来都不担心真的到了听不到那一天我会变得惊慌失措。今天把王立口中的“十二点半”听成了“三点半”,又在暗暗地自嘲这耳朵是越来越不好用了,下意识地说了一句“趁着还听得见,就多听听吧”,可是说完这句话,我忽然发现,其实这句话说得也蛮好。

趁着还听得见,多听一些美好的乐谱;趁着还看得见,就用眼睛多锁住一些眼前的色彩;趁着还吃得下,就多吃一些满足馋虫的东西;趁自己还走得动,就多出去看看外面美丽的风景;趁着口齿还算伶俐,就多说一些让人感动的话;趁自己还有梦想,就为了那些梦想勇敢地做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情...

这么活着,多好,这么活几十年,多幸福。

因为我的感情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我,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背叛我的感情。

写着我名字的那些珍贵,也许在别人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比如那闪闪发光的关于爱情的模样,被人嘲笑为天真的敞开自己的纯真,早就被现实踩在脚下却绝不屈服的与日本史有关的梦想和那句被我挂在嘴边的业已说烂了的“要相信相信”。我早就说过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丢弃掉这些东西,我曾经怀揣过的温暖永远不会变冷,即使破了,碎成一万块残骸,我也愿意停下脚步将它们一一拾起,粘好,写下我的名字,然后骄傲地捧在胸前,带着它们一起温柔而坚强地走下去。

而我所丢掉的,或许只有那块写着命运二字的木牌了吧..

还是那句我说过很多次的话: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一些事情无论怎样也无法改变,但至少选择相信的话,会活得比较幸福。我们改变不了结局,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改变自己在那些不好的事情袭来之时的态度,因为也许,命运并不想看到那写满希望的灿烂的表情。所以,只要我们还有力气微笑,我们便不会成为那群绝望得战栗着的可怜虫,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永远不是失败者。

唔..已经五点了,这个周末因为感冒而时时头痛,于是放纵了自己过了两天没有日语的日子。想想今天已经是星期一,两天的假期也该结束了。好吧,打完最后的这几个字,我就去洗脸,睡觉。再醒来的时候,重新拥抱日语。

大葱,你丫加油。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0-27 18:24 , Processed in 0.08718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