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8669|回复: 53

[翻译] 武士的纹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10 01: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译[Osprey]Samurai Heraldry      
                           武士的纹章
作者Stephen Turnbull
翻译 高寒

译者序;


古代日本作为一个军事社会,产生出了自己独特的纹章文化。昔日武士们在战场上的英姿更让人对他们所用的各种家纹,旗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也因此产生了翻译自己手头所有的这篇文章,让大家能够一起分享的念头。本人勉力为之,行文粗陋,希望诸位能够不吝指正。

在本文的创作过程中得到了日史论坛和神话论坛诸位的大力支持,尤其要感谢源良满和藤原显子两位,每每及时地提出了更改意见并帮助做了大量的资料搜寻工作。可以说,若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这篇文章是没法完成的。在此请允许我再次向为在本文写作中提供了帮助的各位表达深深的谢意!

尽管也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介绍家纹的文章,但是在中文文章中很少见到有对对日本的纹章文化所做的系统论述,对家纹及纹章道具的来源,应用,亦少有人提及。斯蒂芬-特恩布尔先生才气纵横,被喻为西方学者中研究日本历史的第一人,在本书中他将陪伴您探索神密的日本纹章文化。

简介 :(注:由于本书作者为西方人,故有时会使用"纹章"这个词,请多注意)

在世界上的各个年代和地区,人们都通过精心设计的纹章来在战场上辨认敌人或友方。这种行为从古代战士的盾牌上简单的图案发展成了豪华的连队旗帜,而最后又回到了画在坦克上的简单的师的标志。在所有的军事活动中我们都能从中找到某种纹章的存在。

除了用来区分敌我之外,纹章的可辨识性还具有凸现个人在战场上的成就的作用,其发展就是将血统的元素引入纹章之中了,而一位勇士的后裔往往会被和他英武的祖先相联系起来。这也是纹章之所以被称为“历史的记录”的原因。

和欧洲的情况相类似的,纹章的所有特点都体现在了日本的军事历史之中。几个世纪以来,日本一直作为一个军事社会而存在,所以能够迅速的分辨出一支部队所属的阵营是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而在这个崇尚个人勇武的时代,也极为需要能够彰显个人的形象的方式,这甚至在某些时候决定到了战役的成败。即使在盛行大规模作战的16世纪,人们也很看重武士个人的战力,一番枪或者讨取敌将首级一类的战功仍会和以前一样受到赞扬。

在这些荣耀的时刻,家纹及类似的标志会被用来证明武士的功绩。比如当攻城战时插在敌方城墙上面的武士的旗帜就可以证明谁是第一个登城的勇者。而在合战后的检视会(译者注:被称作首实检,用于让总大将检查首级,确定合战中所讨取的敌方身份)上,两面不同的家纹彰显了武士的功绩:一面被讨取者的家纹和其首级一起被献给主君以求得赏赐,另一面武士自己的家纹则让目击者据此证明其功绩的真实性。在这两种情况下,带家纹的旗帜或其他物品都被作为直接的证据。

纹章的使用除了为一支军队中的个人带来益处之外,旗帜和颜色的使用也是合战中所必需的元素。通过使用带有不同颜色和图案的旗帜亦被用来分辨和指挥各个部队。而大将所在地的标志,亦被称作“马标”的所在处也常被当作战场上的集结地点。
图:这套丰臣秀吉的盔甲上使用了葵纹作为装饰。而其胸甲上则有着红色的太阳图案 “日之丸”
图:早期家纹的使用可以与皇室相联系起来,在平家物语中提到“九星”纹于1160年的源平合战中出现在皇室的牛车上。而图中的武士们并无个人的标志。

图:在经过四个世纪的发展之后,日本的家纹发展形成了极为复杂的体系,而不仅仅起到做为识别标志的作用。图中为有马丰氏的全套旗帜,他作为一名武将参与了大阪之战和岛原之乱——武士时代的最后战役,而之后两百年的日本都是处于德川幕府的统治下的和平时期。图中展示的旗帜都是黑白两色的,而其旗杆是被用金色漆过的。(1)双面靠旗是有马的足轻,即低级步兵使用的(2)立体的太阳形状的指物是传令兵使用的(3)立体的新月形的指物为有马家的武士所使用.(4)有马家在普通场合下使用的小马标,精心制作的金色的三叶草(5) 在重要场合下有马家的部队使用的大马标,和(6)类似。(6)由他的侍从们和部队携带的指物。

家纹的使用

纹章在日本的主要体现形式就是家纹的使用了。其设计常为艺术化了的植物,神圣的物品或几何图形,偶尔也有来源于动物的(注:其代表图案为平氏的扬羽蝶)。虽然欧洲纹章的分块和条纹的设计可以更精确的表明个人的身份和血统,但是日本的家纹相对于欧洲的纹章系统来的容易分辨。日本的家纹颜色并不会太固定,有时是白底黑纹,有时是黑纹白底,一般都会被绘在旗帜上而出现于战场。

在欧洲与日本家纹相对应的是为了在战斗时容易识别而缝在士兵外衣上的徽章。然而在日本,家纹或其他的标志也许会出现在一个武士头盔的顶部,肩甲上方,或者纯粹作为盔甲中的装饰性元素而存在。

有一点必须要引起注意,即与欧洲骑士们会在盔甲外的罩衫上绘有自己的纹章的做法不同,日本武士不一定会在自己的无袖罩衫(即阵羽织)上绘有家纹。因为一般只有地位较高的武士才会身穿阵羽织,而在战场上他们却不一定会亲自投入战斗,所以他们的阵羽织并不需要特别的家纹图案在其上来起到分辨的作用。

这本书大部分的内容都会涉及到家纹,但是有一点极为重要,即家纹只是日本纹章文化的一部分。这在随后的章节就会体现出这一点,而且家纹不一定会出现在战旗上,因为往往单靠旗帜的颜色就可以起到足够的分辨作用了。自从十六世纪之后,无论是马标还是插在士兵们甲胄背后的靠旗都出现了堪比家纹的精心的绘制图案,这也为日本纹章研究增加了新的内容。但无需置疑的,武士及其家族是通过纹章来让人记得他们的。尽管他们也许会在数百年中都在战斗中展示其它的标志或图案。

图:1菊纹是日本皇室的专用纹章2 足利家的五三桐纹 3 太田道灌 (1432-86)的桔梗纹,他是最早的战国大名之一  4 拥有梅钵家纹的筒井顺庆,在山崎会战时直到胜负已分的时候他才加入战场。5长宗我部七叶酢浆草纹属于长宗我部元亲(1539-99),其在于1585年被秀吉击败之前席卷了整个四国。6鹤丸的家纹,为在小牧长久手合战中被杀死的諸角昌清(1558-84)所用。南部信直之子南部利直所用的与其有所不同。  
日本的皇室标记

关于出现在日本的旗帜的最早的文字记录是在一本中文的编年史之中的,讲到中国派去的使者使用代表崇高权威的黄色旗子。而在记载中日本早期的统治者也会把金色的旗帜和宝剑授予被委任一方或出征讨伐叛乱的战士们。

日本皇室传统以来都使用菊纹,其设计即为著名的十六瓣菊花。不过其来源并不明了,有说法认为其设计可能来自太阳的形状而非花朵,如同花瓣的图案其实代表太阳的光线。无论如何,这种菊纹是为皇家所专有的标志。自1871年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还专门发布了一道法令禁止使用任何类似帝室纹章的家纹,同时还确定了帝室纹章的各种规范:16瓣的菊纹只能为天皇所独有,纹章中间的小圆圈表示花蕊,即这是从正面看到的菊花。皇室的公主(即“内亲王”)可以使用十四瓣的菊纹,但是纹章中间的标志代表花萼,表明这是从底部看到的菊花。在十四世纪时因为试图夺回皇室权威而引发了“南北朝之乱”的后醍醐天皇在其被流放期间使用十七瓣的菊纹。

纹在日本最早的使用可以追溯到皇室和他们的朝廷,最早出现在在平安时代(AD710-784)描绘皇室的仪仗的画卷中就可以看到各种简单的标志出现在运送皇室成员的牛车上了。最常见的设计叫做“九星”,即一个圆盘为九个小圆所环绕。但是当时的纹饰并不具有军事上的意义。

图:八幡大神被源氏当作守护神。有“八幡太郎”之称的名将源义家使用绘有作为其象征的鸽子的帷帐。这幅图出现在描绘在后三年之战中的后三年合战绘卷。
图二:在足轻使用的木质盾牌(在日语中被称作楯)上绘有不同的家纹和黑色横条用于在战场上作为区分的标志。在12世纪的源平合战中家纹会出现在三处地方,即还有旗帜和帷帐上.由于图中的士兵属于武装僧侣(僧兵),所以他们的盾牌上出现了一些佛教经文。
图三:一名叫做千叶五郎的武将的旗帜上有着弯月和星的图案, 他希望在作战时能通过妙见大菩萨得到祖先的保佑。图四:佐佐木四郎高纲,著名的宇治川抢渡中的英雄,他的旗帜上面所书的是对神明的誓言。

   
早期的纹章


自从公元十世纪开始,日本那些占有土地的强力家族开始了对霸权的争夺,其后果就是天皇权力的丧失,变成了实际意义上的傀儡。

为这些领主效力的战士们被叫做武士。而两个强大的家族,平家和源家之间的长期争斗最终以平家的失败,源家建立了相当于政府机构的" 幕府" ,即日本第一个军事独裁的政权而告终.。

源平两家之间漫长的争斗伴随着对早期纹章使用的详细记录。在1156年的保元之乱和1180-85的源平合战中都已经使用旗帜做标识物。这段时期使用的旗帜叫做旗印,即通常所说的幡,由挂在竿头的横梁上的条幅所组成。在合战中由步兵或精选出来的骑马武士携带进入战场。

有一点是没有什么太大争议的,即当时平家使用红色旗帜,而源家对应的使用白色的旗帜。在很多当时的文学作品及讲述当时重大战役的所谓的[军记物] ( 即战争小说) 中都有提到。根据记载,在1185年的"坛之浦"之战中,连海水都因为平家武士的血和他们红旗上脱落的染料而被染红了。

源平两家对家纹的设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平家使用黑色的蝴蝶家纹(扬羽蝶)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源家则选择了龙胆纹(见图A3—A4)但是并没有证据表明在12世纪的时候他们就使用这两种家纹了,不过所有随后出现的绘画或木版画中都显示出在源平合战中双方使用红旗或白旗。在屋岛合战(1184)发生的所在地保存有一面据说当年源氏在战场上使用过的白旗。这面旗是纯粹的白旗,上面没有任何的装饰。

那么源氏和平氏曾在战旗上使用过家纹吗 ?[本朝军器考]的作者新井白石发现在[平家物语]这本书中提到了源氏用白旗,平氏用红旗,而在随后的描述中提到了在他们的帷帐上使用了家纹的图案。这些使用大块布料制成的帷帐,或是说帐幕的布起到了把首领与他的亲信同部队分隔起来的作用。这种帷帐在武士生活中占有者极为重要的地位,因此源朝赖在就任征夷大将军后把他的统治机构命名为幕府,即"在帐幕之后的政府"

虽然在16世纪的时候武将已经习惯于把自己的家纹绘于旗帜上,但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说明在源平合战时平源两方在旗帜上使用了家纹。 在描绘后三年之战的军记物语的插画中,有“八幡太郎”之称的名将源义家使用绘有作为其象征的鸽子的帷帐。不过这也许只是绘卷作者想展现故事的传奇一面的艺术化处理。

但是在特定的情况下,一些特定的团案会出现在用于某些场合的旗帜上,比如在源平合战的一个阶段中,来自日本不同地域的源氏的两个分支最终互相开战。在1184年源义经被派去镇压身在京都的,他狂躁的表兄弟源义仲(即木曾义仲)。义仲的军队在一年前打败平家进入了京都,但是其手下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在[平家物语]中提到,当京都的居民们发现一只打着白旗的军队时候,因为害怕又被义仲的军队洗劫而引起了恐慌。不过当他们发现这支军队"徽记并不相同",原来这是义经的军队的时候气氛就平静了下来。(平家物语)中还描写了一队平家的武士以身上带着"橡叶形的徽章"作为标记。以上的记录也许可以作为将标志运用在旗帜之上的佐证。根据记载,与源氏联合的儿玉氏使用了上面有着扇子图案的白旗。那么也许源氏或平氏也会在自己的旗帜上使用蝴蝶或是龙胆的家纹。

在当时另一种可能有纹章图案出现在上面的物件就是步兵在战场上用来蔽身的大型木盾了(楯)。黑色的横纹有时也同家纹一样会出现在这些盾牌上,而在红旗或白旗上也会出现这样的条纹。它的作用可能是用来分辨军队中的不同分队,也有可能用来是显示家族中的不同的分支。

在源平合战中不仅家纹被使用在旗帜,帷帐和盾牌上,还有很多例子显示出旗帜上被用墨水写上宗教箴言或是个人的座右铭。其中包括佛教中的经文,赞美勇敢的诗词,而对神明的祈祷是战士们所最为热衷的。佐佐木四郎高纲在著名的宇佐川抢渡中据说就使用了一面以黑笔写了对神明的祈祷的白旗,上面还有日期和落款.


纹章与英雄人物

源平两家使用的蝴蝶和龙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为其他家族所采用的。当一个纹章代表了名门或是某个知名的英雄的话,一个家族就可能采用这样的家纹来来彰显自己勇武的祖先,也可以显示出家族历史中的重要事件。像上文所提到过的,源义家就经常在帐幕上使用鸽子的图案。不过在实际中人们很难分辨出这些器物到底是属于一位知名的武士还是仅仅属于一个仰仗其先辈威名的人。(这样的例子在欧洲的纹章学中叫做“骗人的武器”)

图:蒙古袭来绘卷中,在武将前面的旗印上出现了两片羽毛(译者注; 即并之鹰羽)的图案.

这里还是以千叶家为例。[太平记]是一本描述14世纪的南北朝时代的物语,其中提到了千叶家使用的两种家纹:一种是以七个或九个代表星星的圆组成,另一种则是一个特别的星形和弯月的图案。这两个家纹都来源于千叶家历史上的特别事件:931年,一支千叶家的军队在战场上面临溃败时,北斗星在黑夜中闪闪发亮,于是千叶就向代表北斗的神明祈祷,神明呼应了他的祈祷,千叶的军队也因此得救了。不过他们是否在得救之后就使用了这种家纹则不得而知了。千叶常胤在源平合战中支持源頼朝,不过在文献中找不到千叶家所用家纹的描述。其相关的文字记录最早出现在14世纪中期,在1455年的时候也被提到过。

熊谷次郎直实(译者注:是他杀死了平敦盛,而敦盛死前留下了著名的“人生五十年”)是源平合战中的传奇英雄,他先侍奉平家,但随后暗中与源赖朝联络,当源赖朝在1180年于石桥山之战被打败之后,熊谷被派去追击他。虽然熊谷找到了源赖朝躲藏的树下,但是他并不准备出卖自己的新主人,于是他用弓去挥打树枝,赶出了两只鸽子。他的同伴看到鸽子从树中飞出来就放心的认为没有人会藏身其中了。这个故事带有一点辛辣的意味,因为鸽子被认为是八幡大菩萨的信使,不仅是源氏的守护神,更是日本人心中的战神。

知识介绍:八幡神的起源据说来自彦火火出见尊,一般被当作来源于应神天皇、比売神、神功皇后三神。有着镇守国家,去除灾厄,保佑生产,育儿,拥有各种各样的功德。作为日本的武神、战神来供奉,也是最早的神佛合体神,

后来熊谷次郎直实的旗帜上就绘有两只鸽子,上面还写着"八幡大明神" .另一种版本中的"八"字则是用两只鸽子的形状组成的,上面还有雪花的图案表示追逐逃跑中的源赖朝是发生在冬天的时候。在熊谷次郎直实的后半生中他也许就使用了这样的旗帜,包括一之谷合战。尽管在现存的文献中并没看到关于他在那时所使用的旗帜的描述。(奇怪的是,在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中,追逐源赖朝的主角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梶原景時)

纹章与蒙古入侵

在1219年北条氏(是为前北条,相对于北条早云所建立的后北条家)从源氏将军手中篡取了权力,在镰仓向全国发号施令。北条的家纹是三个三角形排列成鱼鳞的形状,即"北条鳞"。虽然这个图案是来源于鱼鳞的形状,但是北条家自己的传统解释认为其形状是来源于龙的鳞片。传说中12世纪的时候弁(才)天女神(代表爱情,知识,财富)曾于江之岛出现在北条時政的面前,当女神游入海中的时候北条时政注意到她有一条龙尾,并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些鳞片。

总的来说,十三世纪的日本处于相对平静的状态,只是短暂地被皇室想要恢复自己的权利的斗争和蒙古的尝试性入侵短期的打断了和平。在这一段时期家纹也仍然被绘在旗印上。在1219年一名武士被提到在他的家纹上使用了槲寄生的图案。但是一直到[蒙古袭来绘卷]出现之前都没有什么可靠的图象资料留传下来,而这幅画是反映当时武士战争的最重要的文物.

这幅著名的画卷是在竹崎季长要求下所绘制的,这是为了让自己可以以此为依据为所参加的于1274年打败蒙古的战役请赏。这幅狭长的作品不仅显示出了当时武士们的装备与特点,上面也描绘了一些十三世纪末期的家纹。在[蒙古袭来绘卷]中可以发现当时的那些绘有纹章的旗子仍是由武士们手下骑马或步行的侍从所携带的。而且图中出现的所有旗帜都是挂在旗杆顶部的横梁之上的,即幡。

大多数的旗帜上面都绘有不同家纹的白旗,家纹被明确的和武士的身份联系起来,也证明了在1270年代就已经确立了通过家纹来辨别个人身份的体制。举例说,在[蒙古袭来绘卷]中一名年轻武将的前面就有足轻举着上面有一对羽毛图案的旗印。在另一处场景中一名足轻在箭雨中携带着竹崎自己的旗帜。这面旗帜有两种颜色,上面的三分之二是白色的,下面的三分之一则是深蓝色,其家纹则由三个空心菱形和一个“吉”字组成。下条家也出现在[蒙古袭来绘卷]中,发动了以小船对蒙古军的夜袭。他们的旗帜是白色的旗印上以菱形排列的四个空心菱形(类似尼子家的四目结)。(见下图)

武士的家纹
  

家纹的全称为家族纹章,也称家徽,本是封建家族的标志,西欧、日本莫不存在着复杂多样的各种家纹。日本的家纹有其独有特色:首先,家纹的底样多为圆形,而不是西欧式样的盾形;其次,与西欧家徽纹样偏重动物不同,日本的家徽纹样以植物占绝大多数;第三,日本的家纹绝大多数都是独立的图案,很少有结合不同家纹形式的复式家纹出现。

日本最早的家纹出现在贵族家族之中,后来为了便于在战争中区分敌我,逐渐被武士家族所吸收和采用。在源平合战的时候,势力划分相对单纯,因此家纹还没有成为必不可少之物,在野的源氏使用白旗,在朝的平氏使用赤旗,仅此而已。白色象征纯洁无垢,据说神灵将会附着其上,因此源赖朝就将白旗确定为本族嫡流的专用旗帜。

传说当源赖朝远征奥州藤原氏,路过下野国宇都宫的时候,同族的佐竹四郎隆义赶来会合。佐竹并非源氏嫡流,更一度站在平家阵营中,但四郎隆义竟然也僭越使用了白色御旗,这使赖朝大为光火。然而对方为了效忠而匆匆赶来,总不好严加申饬,于是赖朝反复考虑之后,就把上绘一轮明月的军扇赐给佐竹隆义,让他绘上军旗——据说这就是最早的武士家纹的来源。

有了佐竹的例子在前,源氏一门就纷纷在白旗上绘以纹样,以与宗家的御旗相区别。最早从旗纹转化为家纹的就有佐竹氏的“五本骨扇和月丸”、武藏七党之儿玉氏的“团扇”等等。此外,还有部分幔幕纹也逐渐转化为武士的家纹——幔幕是指战斗和宿营时主将指挥所外张开的幕布——多为圆形,比如新田氏的“大中黑”、足利氏的“二引两”、三浦氏的“三引两”,等等。

到了镰仓幕府中期,家纹已在武士阶层中被广泛使用。然而家纹和家门也并非纯然的一一对应,且不说全日本大大小小数千上万个武士家族,难免出现重纹的情况,分纹和赐纹的情况也不少见。分纹是指分家间各自使用不同的家纹,或者略为修改一下本家家纹以示区别,而赐纹是指把自己的家纹赏赐给有功之臣,允许其在一定场合下使用。

比如后来建立江户幕府的松平?德川一族,本家的家纹为“丸之三叶葵”,分家有在外面的“丸”也即圆圈上动手脚的,改为“菊轮之三叶葵”、“折敷之三叶葵”、“藤轮之内三叶葵”、“隅切的铁砲角之三叶葵”的,也有全面变形,改为“花葵”的。不过象西欧的骑士纹章那样,把盾形底切成多个等分,同时并列多个主家或血源来历的家纹,从而组成新的复式家纹,这种样式在日本从来也不曾有过。(此处部分引用了赤军原文)


14-15世纪的纹

虽然打败蒙古人的入侵可以说是武士历史上光荣的一页,但是却严重动摇了北条家族的统治根基(当时的北条作为幕府执政掌控实际权力,称作前北条,相对于北条早云开创的后北条)。在1331年后醍醐天皇掀起了反抗,试图推翻北条的统治,重建皇室在源平合战前的权威。但是他的努力最终流于失败,其结果就是造成了日本分裂成南朝和北朝,它们之间的争斗没有休止,这个时代也被叫做“南北朝时代”。

后醍醐天皇得到了很多著名武士的辅佐,新田义贞即为其中之一,他在1333年占领了镰仓。但是在日本历史上很少有人声望堪与后醍醐天皇的坚定支持者楠木正成相提并论。他的忠贞之心最后让他于1336年在凑川合战奋战而死。虽然他不想打这场仗,但是后醍醐驳回了他关于防御的建议,因此他决定以死相战。

楠木正成在凑川的陨落让他成为忠于皇室的典范,这也体现在了他的家纹上。无数的文献和绘卷中都赞扬了楠木正成的忠义,他的旗幡的白布上画着著名的“菊水”家纹。这面旗帜是由他所坚定追随的天皇所赐予的,代表着皇室的菊纹被象征正成的水波所托起。虽然这是变化了的形式的菊纹,但在日本历史上不是皇族成员的武士却使用菊纹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显示出了楠木正成所受到的尊重。在19世纪末皇权重生的明治时代楠木正成代表了忠诚不二的精神,甚至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国家象征。

在保存在寺庙中的和在同时代的绘画中出现的楠木正成的旗帜有几个不同的版本,除了“菊水”家纹以外,多数的版本上都包括这五个汉字“非,理,法,权,天”."非"指错误的原则与做法,"理"代表正义,"法"即法律,"权"是权威,高贵的意思,"天"便是天道,只有遵循天道者才能最后成功。

[ 本帖最后由 武田道义 于 2007-11-11 16:02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0 01: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图一:楠木正季是为后醍醐天皇而战的武士中最杰出者之一.作为楠木家的成员,他选择了以鹰羽为图案的标志.图二:名和长年(死于1336)的个人标志是"水上之舟" ,表明他对他的主君楠木正成的忠诚如同楠木正成对天皇一样.但是画家在图中犯了个错误,因为直到十六世纪指物才被采用,而当时名和长年的纹章应该是被画在旗幡上的。(译者注:奇特的是,图中所写的名字是“那和长年”这应该是一种通假的写法)

正成的家臣,阵亡于1336年为夺回京都而进行的战斗中的名和长年的家纹体现了他与楠木正成相似的原则,即无论结果如何都要追随自己的主君。他的旗帜上的图案是一艘船,类比于楠木正成的菊水军旗,该图案的意义是:代表主君的船被象征家臣的水所托起,正如同代表正成的水托起了象征天皇的菊花。

在楠木的时代我们还可以找到更多的用墨水将口号写于在战场上使用的旗帜上的例子。足助义仁活跃在南北朝时代早期,他写在旗帜上的文字可以说是整个日本历史上最好的例子。虽然它实在是太长了,几乎可以当成一篇自传了,类似于在战场上与敌手单挑之前所做的关于自己家世的宣告。他的旗帜上的全文如下:(图片并不清楚,此处根据英文转换,见下图)

左图:“生于武士之家,喜豪勇如古时之壮士。吾之勇力亦可以剑搏虎。尝习弓箭之术,兵法之道,以侍奉主君为荣,立身于战阵之中则期盼胜负之决战,吾三十一岁时尝染病在身,亦亲赴大山而与敌相战。灌注忠义诚信之心,不为恶行,愿吾名留芳百世。持剑在手, 诸敌解甲称臣

八幡大菩萨,三河足助 义仁谨立

在另一个例子中,小岛备后三鸟高兼的旗帜是用用中文书写的,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见右图)


足利幕府

在南朝和北朝延续了半个世纪的争斗之后,其最终结果就是新一代的幕府夺取了全国的政权。足利尊氏(1305-58)于1338年成为了第一任足利将军,而他的后裔把持了将军的职位达两百年的时间。足利氏来源于源氏,这也是有野心成为将军者所必须的条件。足利氏宣告其正统性的做法之一就是在旗帜上使用源氏守护神八幡大菩萨的名号。这个图案的来源非常之久远,被第一位取苗字为足利的武士,即源吉国 (d.1155),源义家之子所采用。他居住在下野的足利地方,故以此为苗字。
对八幡神的祈祷并不仅限于足利氏,也出现在同时代的赤松氏的旗帜上。赤松氏自十四世纪中叶以来就在日本的军事政治社会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赤松円心则村 (1277-1350) 使用过一面样式简单的旗帜,上书"八幡大菩萨" ,下面有一个"松"字.在这幅图案中八幡的"八"字被画成了两只鸽子的样式,如同以前熊谷直实所用的式样。赤松氏一开始为后醍醐天皇战斗,但是当他失去了自己的权益之后就转而为足利氏服务,并参加了1336年的湊川合战。他的儿子赤松则佑(1312-71)的旗帜上也用墨写了对八幡神的祈祷,落款是" 九弘 二年 "(1332)

为足利氏所专用的桐纹原本是皇室仅次于菊纹的重要纹章,足利氏一直支持北朝的天皇,而桐纹就是由北朝的第一任天皇,光明天皇授予的。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桐纹慢慢地成为了得到皇室的认同的象征。自从足利氏没落之后,其他的武将也开始使用这个家纹了(其中最有名的是丰臣秀吉,十六世纪末期日本的统治者,因为他的出身而无法成为将军),但是在14,15世纪的这段时间内,只有足利氏可以使用桐纹,常用黑色绘在白旗上。最后一任足利将军,义昭的旗帜比较特别,他不使用桐纹,而是在上写八幡大明神的古老式样的旗帜上加了一个代表太阳的红色圆盘。
足利氏的镰仓分家来自于足利尊氏的一个小儿子,因此没有继承将军职位的资格,不过也使用了和本家相似的旗印一类的器物。关东将军足利成氏(1434-97)在关东地区与足利政知,将军义政的弟弟(1435-90)打了一场漫长的内战,成氏以古河作为根据地,因而被称为“古河公方”。他们之间的战争一直延续到更为出名的“应仁之乱”。足利成氏的旗帜是同时绘有桐纹和红日的幡形旗印。
(注:实际上应该是成氏与关东管领上杉氏之间进行的战争,政知是后来才被推出来的傀儡)
除了上文所所得将军家族外,其他家族也继续使用传自自己祖先的古老家纹。千叶家在这方面又提供了一个最好的例子。死于1455年的千叶胤直支持古河公方足利成氏.在战败之后与自己的儿子一起自杀身亡。胤直的旗帜也使用“星与弯月”的图案,与其祖先在五个世纪前所使用的相同。

图一为赤松円心则村(1277-1350)使用的一面上面写有"八幡大名神" 和"松"字的旗印,在这里"八字"是由两只鸽子组成的.
图二:赤松则佑是他的的儿子,他使用的也是带有对八幡大神的祈祷的旗帜.


作为个人标志的纹章

直到十五世纪中叶为止,绘在由侍从所举的旗幡上或是徒步士兵在战场上使用的木质大盾上的家纹及图案都是显示武士及其属下身份的唯一标识。从南北朝时代之后,战争的内涵发生了改变,大量步兵的团体作战慢慢的替代了传统的骑马武士。很多的步兵被作为弓箭手使用,象过去的蒙古入侵者一样射出大量的箭雨。而骑马武士也开始用矛来代替弓箭以对这些步兵发动近身攻击。

当武士不得不在没有侍从携带旗帜在一旁以来让自己可以被认出的情况下战斗的时候,他们开始使用一些小旗,装在自己的肩部或是头盔的顶部。前者叫做袖印,后者叫盔印。盔印也可以被挂在武士头盔的前立上。这些小旗是日本最早由武士自身所佩戴的身份标志,而非由他的侍从所携带的作为身份标志的旗帜。有证据显示这样的标志物也会由武士的部下所佩戴,故可以认为这些小旗是日本最早的“军事制服”。旗印仍被继续使用,但是在源氏或平氏的统属之下的。因为旗帜现在代表着的是武士所属的阵营,或是一整支军队,而非单独的一个战士。

图一(左):早期战国大名大内义隆所使用的两种旗帜之一,上面的名字包括妙见大菩萨,八幡大菩萨,天照皇大神官,住吉大明神和志贺大明神.在其下的则是大内家的家纹.

图二:上面为四目结是著名的有着"阴阳一太守"称号的尼子经久所使用的家纹,但是他的家族在与毛利元就及其儿子们的一系列战争中最后落败并毁灭。右为三好长庆(1523-64)使用的家纹,他是十六世纪前期日本最强大的大名之一。        


15-16世纪:大名的崛起


在十五世纪的日本,最重要的事件要算应仁之乱了。在这场灾难中京都化为废墟,足利家的威望也被严重的伤害了.虽然幕府还维持了一个世纪之久,但是将军已经变成了一件摆设,被一些强力的地方首领,即大名所控制。大名是对那些通过战争手段和政治手段或者继承而获取了财富与地位的军阀的尊称。同时日本也很快就分裂成了很多互相征战的领地。一系列曾经处于同一阵营之间的家族也因为各种矛盾而相互攻伐,持续数个世纪之久。这一血腥的历史时期被称作“战国”时代,与古代中国的战国时代交相辉映。

一些大名的家族具有悠久的历史,但是他们也必须顺应时代的潮流而改变。来自今天日本山口县地区的大内义隆 (1507-51)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统治了日本内海的西部,随后被他的首席家老陶晴贤接替了其统治(后来变成了毛利家),不过关于他保有着一份详尽的战国大名的家谱,并体现在了其家族的标志上。大内家的旗帜(plateB5)上使用了具有宗教象征意味的一系列神明名字古老家纹。一个版本的旗帜上写有“妙见大菩萨,八幡大菩萨,奈良大明神",另一个较晚的版本上则写着“妙见法菩萨,八幡大菩萨,天智(被神化了的菅原道真,学习之神)" 大内家的统治最终被曾经作为大内家的家臣的陶晴贤所取代而,陶晴贤则是另一类战国大名的代表,通过阴谋与武力摄取权力。

北条早云通过“下克上” 的方式取代了其原来的主家,夺取了关东的领地(译者注; 作者这个说法存在着问题。早云所攻击的上杉氏不应该算是他的主家)。早云以家纹显示了他的胜利,他在家纹上采用了著名但已经灭绝了的北条家的家纹,就是看中了这已经是一个消失了的武士家族的这一点。他在同时还使用了北条家的家纹"北条鳞"(plataC1)。而在战国时代的一系列战争让小田原北条氏比十四世纪的幕府执政北条家更为出名。

在战国时代拉开帷幕的时候,武士们展示自己的标志的方式与以前仍然没有太大的区别,使用旗幡或是悬挂在盔甲及头盔上的小旗。武士们的作战方式也和以前类似,还是主要使用弓箭与刀。真正的进步是马上长矛(马上枪)的出现,而不是那些主要用于装备除了弓箭手以外的步兵的薙刀。

自从应仁之乱以来的一个主要变化是很多大名招募非正式的士兵作为自己军队的主要力量,他们被称作“足轻”。当足轻受到良好的纪律约束时可以使一支有效的力量,反之就会非常容易陷入骚乱和溃逃的境地。因为足轻的招募非常容易,所以一个大名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大自己军队的数量,但是当战役结束后军队也会全部解散,而同一名足轻在下次战役中可能就在另一家族的军队中服务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大名们认识到这些招之即来的足轻应该被给与那些长期服务于其家族并为这些家族耕作土地的家臣相似的待遇,其结果就是随着军队数量的上升的同时其素质和忠诚度也都得到了提高。在这种情况下纹章标志的重要性也随之上升了,因为当时的一名普通步兵不像16世纪后期一样可以得到配发的盔甲,而必须自己承担一副甲胄,不同式样的盔甲让相互之间的分辨成了问题。这时足轻们就被要求在某一大名的旗帜下进入战场。这就引入了我们所熟悉的帜,如下文所示。

图; 小出吉亲在大阪之阵( 1615) 中为德川家康作战.右边是他的旗印,在白旗上使用了用黑色的圈围住的他的名字的第一个字母,'小"字 .中间的是他所用的)指物,为一个装饰以葵叶的十字,左边的则是金色的树叶状旗子。(下图)

纹章与军队的组织

随着足轻变成了一种长期服役并受到训练的单位,虽然军队的规模并未扩大,但其组织形式得到了改善。自1543年火枪从欧洲传入后这一趋势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在1550年之后足轻不再被编为一大队矛兵或弓兵的形式,而是作为一种同时使用长矛,火枪及弓箭的混合部队出现。这种组织形式上的发展也体现在出现在战场上的纹章的改变之上。事实上各种纹章标志的发展并不是对军队组织变化的简单回应,而是与鼓点(背负太鼓)及吹号(即法螺)一起成为了一种重要的组织形式。同时也出现了系统的不同形状和颜色的旗帜的组合,不同的分队会使用不同颜色的旗帜,所以自这个时代开始,仅仅观察家纹就已经不足以辨认一支军队使用的旗帜了。

自1550年以后旗帜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大量的士兵被征召来专门的携带旗帜(在日语中也会叫做“小幡持”,即持旗手)以在战场上营造声势。1575年时上杉谦信的军队名册就体现出了这一点。 在总数6871人中,6200名为步兵,而其中不少于402名士兵是持旗手,甚至超过了铁炮兵的数量。在军事行动中由于旗帜的排列设置与携带占有如此至关紧要的地位,以至于一些高级武士被给以"旗奉行"的称号,意即“负责让旗帜按照正确的方式布置”。

图;图中显示了在指物上书写了武士姓名的少数例子,描绘的是1570年对金崎城的围攻。

帜(nobori在日文中为‘帜’之意,即日本特色的长条形旗帜)

将家纹绘在旗帜上的做法越来越普遍,新形式的旗帜也随之产生了.之前流行的旗幡是将长条形旗帜挂在旗杆顶的横杆之上,但是这让其在大风中难以保持稳定.帜则可以通过插在固定于士兵腰间的皮环的方式来携带(当然也可以用手拿着),大型的帜则要用到士兵背上专门的装置来进行固定。帜最主要的作用是用来在军队中作为分队的识别标志,或用来在旗上展示其所属一方的家纹。在一幅描写川中岛合战的画卷中,武田军的阵中就有两排足轻为单纯的持旗手,而不承担其它任务。

图二:在图中士兵背上的旗帜是用来传递消息而不是作为身份象征的,这面旗帜告诉大家中川濑兵卫已经杀死了敌军的和田伊贺守。
图三:中显示的是指物的固定方式.旗子被插在武士盔甲背后的两个环上,为了在战斗中能紧固住还要用绳子系在胸甲上的环上。


指物

在帜和旧式的旗印提供标识作用,并让一整支足轻队的组织可视化的同时,另一种旗帜被引入来让武士长柄队或拔刀队更容易的被识别出来。这即是指物,战国时代所引入的最重要的纹章道具。大多数指物是由一面类似于帜的旗帜组成,被穿过衣服边上的环而系在武士甲胄背面的绳子所牢牢地固定住。指物替代了小型的盔印和肩印的功能,其较大的面积也让识别变得更加的容易了(在全日本都使用具有很大相似度的甲胄设计的时候这一点变得非常的重要)

指物被插在紧固于胸甲背面的一个漆过的木质插槽中,并以绳索从腋下穿过武士胸铠上的金属环来系好。指物在近身作战的时候可能会造成一些阻碍,彦根城所藏的一幅关于大阪夏之阵的屏风就显示出一名侍从在他的主人进行一骑讨的时候为他携带着指物。

指物上所用的常常为战士所属大名的家纹,而整个家族的军队也因此有了一些统一的外观。 战场上的部队之间籍着旗帜的不同的颜色来分辨,而红,蓝,黄,黑,白这五种“幸运颜色”常被采用。举例来说,由三个三角形所组成的北条鳞家纹也会出现在北条家的“五色备”所用的指物之上。但是对彦根城的井伊家而言,其旗帜所用的背景颜色红色比起所用的“井”字家纹更引人注目。其结果就是一些井伊家的武士被允许使用自己的家纹或用金色大字上书自己的名号。指物上面还可以添加黑色或其他颜色的横杠的方式来起到分辨部队的作用,好像在木盾上的做法一样。甚至也可以在上面书写文字——北条家就以此来识别他们军队的其他部分。

有时军队统一性的要求会被暂时性的忽视,比如在武士希望吸引诸人的注意力以进行复仇,或以之为自己的最后一战的时候。这种情况下武士会被允许在一面白旗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并以此为自己的指物——如23页上所显示的。

有无数的例子显示出指物才用了立体的物件而非旗帜。各种翎毛,木制葫芦,金色折扇一类的物件都曾出现在彩绘屏风上。辻彦兵卫是武田信玄的一名家臣,他使用一个金色的绘马,即那些出现在神庙中的大型木质祈祷木板。他的絵马是金色的,上面写有可能是武田信玄所手书的“善战者不死”。其他家族则使用诸如金色圆盘或可以挂入用于插放指物的环中禅杖作为指物。

各种战争编年史中的战场统计中常常提到各种指物和其上的纹章设计。对在秀吉所发动的朝鲜战争中的占领平壤的描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出现在黑田家家谱,即黒田家的编年史中:
在他们的前面抢先冲入敌阵是后藤基次,吉田六郎太夫,戸田平左卫门 三人。后藤基次戴着有着金色三尺冲天前立的兜,在马上前挥他的长杆长矛。户田则用了一面在背面环绕成鹤形,上装白熊饰物的指物。这两个人互相争夺领先的位置,在敌人阵中四面舞动长矛

一般来说只有像后藤基次他们一样的高级武士才会被通过其指物上的家纹被认出来。而如果大名可能身陷战场漩涡之中的话他也会使用指物,并选择脱掉自己的阵羽织,因为两者无法同时穿着。举例来说,平户蕃的大名松浦重信自己的指物上就是黑底的金色圆盘旗帜。大名们也可以使用马标——另一项16世纪的发明。
图:收藏在大阪城博物馆的描写贱岳合战的屏风,上面出现了大量的带有家纹的旗帜。

图: (1) 越后军神上衫谦信的家纹,"竹雀对丸"
(2)奥州大名"独眼龙" 伊达政宗,他是直到小田原之阵时才降服秀吉的少数几个大名之一。请把他的家纹与上衫的家纹作比较。
(3) 上衫谦信的"毗"字旗,上书代表谦信所虔诚信仰的守护神毗沙门天之名的“毗”字



大马标和小马标

因为在战场上出现了如此之多的旗帜,所以能一眼就显示出重要武士所在的标志就具有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这一点对大名来说更是尤为重要;而战场上最引人注目的应该就是大名的大型马标(印)了。在17世纪初的时候多数大名拥有以下两个:大马标(高规格)小马标(低规格)。这些马标有时就只是巨大的矩形或长条型的旗帜,但经常是大型的立体物件,多为轻质木料制成,采用包括钟形,伞形,铜锣形等等具象征性的形状。大名的本阵内还会陈列着一系列的旗帜和条幅。当时的记录所提到当诸多旗帜集中在大名的帷幕之后的景象常让人联想到当时意大利人所用的卡茹克瑞车。(译者注; 卡茹克瑞车,为中世纪意大利各共和国所用的插有军旗的战车)
  
举例来说,除了那面上有太阳图案的黑色旗帜外,上杉谦信还喜用两面大旗,一面上写毗字,即毗沙门天的第一个字,他是谦信所深信的神明。另一面则上书中文“龙”字, 用于向上杉家的武士们发出冲锋的信号。上杉谦信的伟大对手武田信玄两面也有两面上书“諏訪大明神”的大旗。他还是日本历史上最早使用日之丸图案的人之一,这个太阳图案后来成为了日本国旗。

很多大马标非常的出名,很容易的就可以让盟友和敌人辨别出来。武田信玄使用来自中国古代孙子兵法的四如之旗,上书“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信玄还以之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德川家康也因使用类似光线效果的金色折扇而闻名。织田信长则使用一支红色的大伞。当他的儿子织田信雄进军伊势的时候所用的金色扇子被形容为“如日升一般”。 羽柴秀吉,号称 “日本的拿破仑(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号,这真让人寒冷)”则使用了金色葫芦作为自己的马标,以纪念他在1564年攻打稻叶山城时的英勇表现——他带着一队人延一条小道而上发动奇袭,然后把装水的葫芦装在长矛上挥动以向等在城下的织田信长的部队发出信号。秀吉的马标的最终版本为所谓的“千成瓢葫”,最后由他的幼子秀赖在1615年的大阪之阵中使用,上面有着很多的金色葫芦,每个都代表着一场胜利。

另一些大名则会选择对他们有特殊意义的物件。1592年朝鲜入侵中的先锋小西行长是一名来自堺的豪商兼医师(译者注:小西行长为小西隆佐的养子,小西屋的主要业务是药材贸易)的儿子。他的马标上就是一个巨大的白色布袋,其式样一般为日本医师所用,上面还绘有红色的太阳。加藤清正是佛教日莲宗的虔诚信徒,就使用了一面白色旗印“南无妙莲法华经”,据说为日莲上人亲手所书。[译者注:日莲上人为日本最大的佛教流派之一的日莲宗的创始人。日莲认为只有《妙法莲华经》是正法。建长5年(1253),归乡访亲,4月28日登清澄山,向着海上初升的红日,高唱《南无妙法莲华经》10遍,为日莲宗创立之始。为了宣扬自己的新数义,他对其他宗派进行了剧烈的批驳,因此三度被流配。)长崎地方的小村氏使用了一个巨大的金钟,而曾作为一名僧人的安国寺惠琼就采用了一盏金色的大型提灯马标。
(译者注; 安国寺惠琼(1539年-1600年11月6日﹚是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的佛教僧侣兼武将。父亲是武田信重,后作为毛利家的外交僧而活跃,关原大战前联络西军诸将,战败后被斩首。)

各种的马标都非常沉重以致于难以携带。但是日本并没发展出类似意大利卡茹克瑞车一类的道具。相对的,在一些现存的屏风上显示持马标者会将其主人的马标插在背上特别加固过的指物座上。他还要使用两个长杆来稳定这一装置。最大型的马标还需要另两名足轻用长杆来协助稳定。而马标上类似男孩节上所使用的鲤鱼幡一种大型的长幡(译者注:为庆祝五月五日男孩节[鲤のぼり/こいのぼり,日语叫"子供之日"],家有男孩的,家家挂鲤鱼旗。此风俗始于江户时代,原是农历端午节)在大风下会被吹涨起来,更加得难以掌控。

图: 秀吉的" 千成葫芦" 马标的现代复制品:金色的马标装饰着红色的飘带,据说每获得一场新的胜利他就会在上增加一个葫芦。始于1564年的稲叶山之役,他的部下把葫芦挂在矛上作为胜利的象征。


头盔(兜)

战国时代纹章道具的最终发展结果就是武士们的那些式样奇特的头盔了。因为在实战中即使最高级的武士所穿的甲胄也和其他人相差无几,而为了引人注目并与一般的杂兵区分开来,高级武士们更喜欢在他们的头盔(兜)上加装各种各样的装饰,如牛角,面具,等等。当朝鲜水师的李舜臣在1592年赢了一场对日军的战役之后缴获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头盔,他在写给朝鲜国王的奏章中以惊奇的口吻描述了这一点。

大型的木制的牛角是当时流行的装饰,在德川家康,加藤清正,山本堪助的头盔上都有使用,让他们看起来好像是维京人。当时也非常流行各种乌帽子兜或鲶鱼尾兜。比如加藤清正就 拥有两种不同的头盔,一种是银制的,两边有太阳图案。另一种则是黑色的,上面带有金质的加藤家的家纹“蛇之眼”。前田利家则拥有一顶金色的高顶兜(熨斗乌帽子兜),他的儿子则使用银制的仿制品。上杉谦信则有一顶在盔体上环绕三张能剧面具的头盔。这些附加的部分是将附着在轻质木料框架上的成型材料添加在简单的铁制盔体之上而制成的。

大名的头盔经常会被用矛顶起来带入战场,在某种程度上也可看作是马标的延伸。但是这些特制的头盔也因此经常不能给大将们提供真正的保护。有一种形式的兜还会在盔顶添加辫子形的马尾。(译者注:此处所指的兜的代表为神原康政的兜)这样的头盔加上带胡子的面具再配上式样古怪,形如老人身体的胸甲的时候会起到最怪异的效果。(译者注:此处指仁王胴具足)

头盔也是家纹所经常出现的场所。金属薄片制成的前立或顶立之上会被漆上或加上家纹。家纹还常常出现在吹返,即头盔两边用来保护的护颊之上。
图:加藤清正(1562-1611)的银制头盔,其形状类似于公卿所戴的高帽(乌帽子形兜)
两侧还绘有红色的太阳图案。这种式样的头盔很为战国末期的高级武士所热衷,
因为可以让在战场上显得与众不同。 而在混乱的战场上当这样的头盔被卫兵用矛杆高高举起的话也可以起到标志物的作用。


精锐武士和母衣众

除了大名所用的马标之外,战场上最显眼的就要算那些身披母衣,(母衣是用竹制骨架把布撑成一个大球,战斗时披在背后起装饰作用,亦可防流箭)衣着鲜艳的精锐武士了。这是另一种具有纹章的效果的道具,当骑手独自疾驰的时候母衣会被风撑起来,这往往也可以作为大名的骑马武士侍卫(马迴众)的分辩特征。

在[細川幽斋觉书]中提到了一种对母衣和指物的特别使用方式:“当讨取了一名穿母衣的武士的首级的时候,就把首级用他的母衣包起来。如果是一名普通武士的话就用指物把首级包起来。”这样的说法进一步地验证了一名身着母衣的武士一定有所不凡之处的看法。织田信长拥有两支分别穿着黑色母衣和红色母衣的卫队(译者注:即赤母衣众和黑母衣众,很多织丰政权的重要武将即出身于此),而丰臣秀吉的近侍则身穿金色母衣(即黄母衣众)。

精选出来的使番(传令兵)在战场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也需要能被一眼就认出来。他们常使用鲜艳颜色的母衣或者非常大的指物,甚至同时使用以上两者。其所属大名的家纹可能被直接地绘在母衣背面或以涂上非常显眼的颜色。不过德川家康的使番使用上写“五”字的指物。这是象征不动明王的数字。      
图:一名穿着“母衣”的武士,他的名字叫做小山朝政。母衣是内藏轻质的竹子框架的斗篷,当人骑马时就会被风吹撑起来,起到蔽箭的作用。一般来说只有侍卫或是信使才会穿着。

图:德川家康的使番(即信使)使用上面写着汉字“五”的指物,象征不动明王。旗帜的颜色一般是蓝底白字或白底黑字。他自己的侍卫使用的指物是上面有黑色条纹的金色扇子.

[ 本帖最后由 武田道义 于 2007-11-11 19:53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0 01: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场上的持旗者


因为其外观引人注目,勇敢的持旗手们常常在战场常常吸引了大量的敌方火力。他们所承担的角色也常常出现在各种战史之中。赤松家在记录这些从属于武士大将的持旗手们的英勇事迹方面留下了最早的文字记载,在[明徳记]中对发生在14世纪80年代南北朝末期的赤松则佑的儿子赤松义范(1358-1427)与山名氏清(1345-92)之间一场战斗做了这样的描述:

上总介(赤松义范的官位)的持旗手陷入了混战之中,但他紧握旗杆,奋力挥动。随后他直奔山名氏清的持旗手,举旗大力前冲,两人同时刺中对方,双双英勇战死。

在其他关于南北朝之乱的记录中还提到了持旗手被城墙上投出的石头打到了脸并受伤
这些无可置疑的证据显示出持旗手常常身处于激战之中。

在日本历史上至少有两次持旗手和他所持的旗帜帮助其主人夺得了身为武士的最高荣誉:首先进入战场。而在对城堡的进攻中,这样的功绩被叫做一番乘り(第一个登城)。因为只要他的旗帜进入了城堡,武士就可以宣称这是自己的功勋。(译者注:一个未被作者所提到的著名的例子为渡边了在作为中村一氏家臣时,在随丰臣秀吉小田原出阵攻打支城山中城的战斗中,将主君的马标插在城上,大声宣称 “中村式部第一个登城!” 这在紫殿翻译的小说[侍大将的胸毛]中也有描写)
图:武士旁边站着一名举着他的马标的足轻。他的名字叫做神田通清,出现在1583年的贱岳之战中。

图左:山名氏清 ( 1345-92)所使用的竹纹。他的持旗手在与赤松家战斗时的勇敢事迹就出现在文中。图右:青山忠成(1551-1613),为德川家康的手下并在1601年被提升为大名。图为他所用的大马标,在青色面料上写有“山”字,暗合他的苗字“青山”。他的武士也使用类似的旗子作为指物。

最早的例子发生在对朝鲜的晋州(晋州是忠庆北道的省会城市,是忠庆北道的政治经济、教育文化、旅游观光中心,朝鲜人还宣称这是世界最早发明金属活字印刷的地方)的第二次围攻中。在围攻中诸大名组成的联军之间的矛盾爆发了出来,各自属下的武士们在攀登云梯的时候互相推掉对方以求一番乘的荣誉。加藤清正的部队以上书“南无妙莲法华经”的长幅白色旗印为标识,十名勇敢的武士轮流负责护卫保护这面宝贵的日莲宗圣物。而在晋州的时候这个荣誉落到了饭田直景头上。当他发现自己主君的竞争对手黒田长政的家臣后藤基次将要第一个登城的时候,直景直接将日莲旗扔进了城墙以声称自己的领先——见plateG  

类似的情形还发生在关原之战的前夜,进攻岐阜城的时候。在第一波进攻的时候池田照正得到了一番乘的功绩,福島正则在盛怒之下定决心让自己的手下在接下来的进攻中首先进入城中。虽然在下次冲锋中池田仍被命令首先出击,但是福岛正则引军直追,他的手下们还将旗帜扔入城堡中,以此明志。

护旗奉行在重整旗鼓溃退的部队的时候也会起到作用。[六へいよ写本]一书对这样的情形作了描述:

在大阪冬之阵的时候,当戸田和泉守的前队被击溃的时候,户田家的护旗奉行久喜シロベイ升起了交给他的三面大旗,向前移动到那些溃兵之中。他把旗帜插在显眼的地方,然后跪坐在地,而溃退的士兵们就停在了旗帜的前面。受到这样景象的鼓舞,溃兵们很快就又转回身来了,组成了队列重新进行战斗。

持旗手经常是没有苗字的低级足轻,但是他们经常有机会在护卫或者夺回其主君的马标的时候彰显勇武,也因为担任这样的危险任务而更可能得到晋升的机会。类似地,对一名武士来说,讨取持旗手的首级也是类似于讨取敌方大将的功绩。めんじゅれとら作为柴田胜家的持旗手曾拼死夺回在战斗中失去的金色御币马标。而在1597年的朝鲜战场上,宍戸备前守在蔚山战役中被中国军队夺取了其上有白色天鹅的马标,他随后在试图将其夺回的时候阵亡了。在另一场战斗中浮田的持旗手所持的大旗则被“从其手中敲掉了”。


足轻纹章   

纹章还以最简单而规章化的形式出现在地位卑微的足轻所用的装备上。自从16世纪以来,足轻们常常会被配发铠甲,一般都是简单的胴丸之类。这些胸甲是由几片扁平的铁片连接而成的胸板和背板所组成。其扁平而略带弧度的表面被漆过以保持光泽,还总是会把通用的识别标志——常为大名的家纹印在胸甲板上。一些说法认为家纹还会被印在背板上,不过还没有任何此类样品被当代人所见到过。

在大多数的时候这些设计都利用家纹作为分辨物,不过还是存在着一些有趣的例外。在1592年的满洲里战争编年史中,作者得意地提到,在朝鲜战争的时候加藤清正手下的一些士兵所穿的甲胄的胸板上写有日莲宗的真言。(译者注:作者在此的确使用了满洲这个词汇,即中国东北。原文为During the Korean campaign some of Kato Kiyomasa’s men wore armour with the Nichiren slogan lacquered on their breastplates,a design proudly noted by the chronicler of the action in Manchuria)

足轻偶尔会使用两到三面小旗作为指物以装在他们简单的“军需品(即量产,简单的)”盔甲上。一些大名则发展到让手下的所有士兵都使用有着同样颜色和设计的铠甲。其代表就是井伊家著名的赤备了。

图:寺沢広高(1563-1633),长崎大名,参加了朝鲜之役。但是其对这场战争的主要贡献是后勤方面的。他的传令兵使用的母衣(1)上有红底黑圆图案;他的足轻则带着上有黑色圆盘图案的两面白色小旗(2):他的马标是一面有着锯齿边的双面大旗(3);他的靠旗为白底带三个黑色圆盘图案(4);他的螃蟹家纹(5)是日本所罕见的以动物为图案的纹章之一。


纹章的宗教意义

各个武士家族都广泛的采用宗教象征物和图案作为自己的家纹。榊原家使用了暗喻佛教中轮回观念的“源氏车”家纹。而蜂須贺氏和津轻氏则采用了古老的佛教“万字”作为家纹。传统的“巴纹”,即天皇三神器之一的勾玉的形状,也常常成对或三个一组在家纹中出现。小早川隆景就使用了三巴图案,而一对巴纹则会组成类似阴阳的图案。成田氏的一位祖先曾经在供奉给神社的一只饭碗中吃饭,并在随后的战斗中获得了胜利。他因此使用了一个饭碗上横放一对筷子的家纹。这种图案的类似设计也被好几个武士家族所采用,其中就包括在1333年占领了镰仓的新田义贞。(译者注:他的家纹也被称作“大中黑”)鸟居氏则使用了“鸟居”,即神道教神社的大门作为家纹。继承了立花家的立花宗茂也使用了立花家的家纹“祇园守”。(译者注:立花家的军旗为在上白下黑为底的旗帜上印上杏叶纹和祇园守纹)。那些自源平合战时代以来将神道教诸神的名号,比如八幡大菩萨写在旗帜上的做法,在三四百年后的战国时代仍然非常流行。)

如前文所提到的,一些大名会在马标上使用佛教或神道教的口号及图案。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都曾剃度并遵守戒律,他们的信仰亦反映在其所用的标识物上,甚至俗家大名也经常这样做。德川家康拥有一面上书“厌离尘土,欣求净土”的旗幡,象征着他所属的佛教净土真言宗。前田利家也有一面画有捉鬼钟馗的旗帜。还有很多例子显示出伊势大明神及春日大明神的名字也会被写在旗帜上。

作为社会结构的另一极,净土真宗所发动的一向一揆的僧兵们一直在16世纪70年代对抗织田信长。他们自己也有着特别的标识方式,家纹很少在其中出现,而因为他们主要从信徒中招募人员,所有大量的使用了各式各样的带有佛教真言的旗帜。 “南无阿弥陀佛”是一向一揆的旗帜上所常用的字样,有一支一揆军队还使用了窣堵波塔,佛教中镇压魔鬼的法器的图案作为旗帜。这些狂信者所坚守的石山本愿寺受到了长达十年,日本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围攻。

一向一揆及其支持者(最主要的是毛利家)都在旗帜上使用了箴言“进者往生极乐,退者无间地狱”。在1564年小豆坂合战中,与德川家康作战的一向一揆就在他们头盔上贴上了这样的口号。一面写有这样口号的旗帜报存了下来;这面旗曾经为毛利水军所用,僧兵们所使用的应该也与之类似。
图:二引两家纹,为足利一族所用。应仁之乱的东军主帅的細川胜元,“剑豪将军”足利义辉都使用过这个家纹。
图:新田氏的大中黑家纹。注意其与二引两的区别。
图:立花宗茂所使用的祇园守纹
图:这些守在木盾后面的武士参与了一向一揆,他们背上的旗子上书佛教口号“南无不可思议光如来”
右:被供奉在奈良春日神社的春日大明神也常常被用在旗帜上。左::这面上书“八幡”的指物据说是由甲斐国的大名武田信玄授予真田信纲(真田昌幸的大哥)的。小田原北条也用过类似的旗帜。
图::最上义光(1546-1614)为日本北部出羽国的大名,出现在这幅描写大阪之阵的绘卷的显著位置上。他的旗帜上使用了类似一向一揆所用的卒塔婆塔的图案。另一面旗帜则在红底上绘有一只白兔。

图:基督徒们所用的道具,包括上面绘有十字架和圣杯,天使的旗子,飘扬在1638年的岛原之乱中的原城上。这幅绘卷来自鸟取县的渡边博物馆。
在岛原,天草之乱中坚守原城的基督教一揆也以类似的方式在旗帜上绘上了宗教图案,包括基督教十字,天使和其他的基督教图案。一面来自原城的旗帜奇迹般的被保留了下来,上面绘有两个天使围着圣杯。在德川家康于1615年围攻大阪的时候,守军也中有很多基督教徒,有人评论到在城墙上“立着好多基督十字架和圣地亚哥旗,以祈求让家康生病”。有一点非常需要指出,即日本的很多十字形图案并没有基督教含义,而是来自汉字“十”,就表示数字10或抽象化了的马嚼子,摩萨国的岛津家所用的“丸十字”家纹即为一个知名的例子。丹羽长秀所用的直違い家纹类似于“圣安德鲁十字”(译者注:圣安德鲁十字是呈「X」状的十字符号,相传耶稣门徒安德鲁就是在此十字架上殉教。苏格兰国旗、牙买加国旗、俄罗斯海军旗帜(图见右)及不少其他旗帜或纹章均以此为符号),但是也没有任何基督教的含义,而是来自于神社中的交叉木梁。
       

德川幕府与纹章

在16世纪末的时候,虽然日本的纹章体系没有形成文字形式,却在使用中形成了通用的识别方式和统一的格式。家纹已经出现在大名们所用的船帆上,武士们在日常场合,比如在守卫城堡的时候也会穿戴有家纹的服装。在这种时候武士们也许会穿着裃,由叫做袴的宽裤和叫做和服的上衣组成。而其身披的式样特别,浆硬的外衣叫做肩衣。家纹被印在肩衣胸前或背后,也会出现在和服的袖子上,平常所穿的羽织上也可以绘上家纹。纹在按比例放大之后,也会被绘在在城堡的橹上所插的大型的帜,或帷幕之上。

(译者注:裃为江戶時代武士的礼服。因上下身的衣裙同色而得名。裄:和服從背脊縫到袖口的袖長。 褄:和服下擺的兩端。)
在德川家于1600年的关原大战获胜,并在 1615年攻克大阪城,灭亡了丰臣之后,开启了和平的江户时代。也诞生了我们今日所看到的,涵盖纹与颜色的纹章体系的最终形式,并有效地把军事统一性的需求从武士服装上分离开来了。正如同德川统治下武士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样,纹的设计,外衣的颜色,旗帜的数量都被做出了严格的规,。纹也会出现在剑鞘之上,并被绘在城堡内部。

这个时代最出名的纹当然就是将军家的家纹了。其最早始于德川家康的父亲德川广忠(1526-49),传说他在一位家臣的房中休息的时候,有人用圆木盘献给他一些以三片野姜叶垫着的糕点。广忠据此在自己的纹中采用了这样的排列设计。这个纹也因此被叫做“三叶葵”,尽管它其实是来自于姜叶的。到了德川家康的时候,他允许自己的忠实家臣本多忠胜使用三叶葵纹的变体作为家纹。

在“参觐交代”的过程中常常可以看见纹被以奢华的方式显示出来了。这种制度要求大名在将军的居城江户和他们自己的居城之间轮流居住。这也意味着日本的道路经常要塞满双向流动的大队人马。在这种时候确定两方的地位高低就非常的重要了,因为这是决定谁有优先通过权的依据。因此每年会发行一本关于大名家纹的参考书叫做[大名家纹ずくし],以让大名们据此确定地位顺序。在1642年的时候三代将军德川家光还要求所有的武士家族都登记两个纹,并不许在以后做出任何形式的变动。(译者注:参觐交代是由三代将军家光创立的制度,是指各地大名都必须在江户城下町购置宅邸,把妻子儿女安置其中,作为交给幕府的人质,大名本人则一年在领地视事,一年住在江户,轮番交替(关东大名则每半年轮替一次)。大名们千里迢迢前往江户侍奉将军,于路的仪仗开销,住在江户的生活费用,全都必须自己解决,幕府毫不补贴,财政负担由此变得非常沉重。幕府正是利用这一制度来削弱各藩的经济实力,使他们再也无力与幕府相抗衡。

图:在“四国平定”的时候诸大名家的船帆上使用了家纹,以丰臣秀吉的桐纹打头。


图:本多忠胜(1548-1610)所用的立葵纹。其来源为本多所侍奉终生的德川家康所用的三叶葵纹。

普通人与纹章
  

自17世纪以来,武士阶级以外的人也开始使用家纹了。(译者注:寺院很早就有使用类似家纹的神纹)奇特的是,这一过程是由歌舞伎剧院中的人们所推进的。演员们不被容许在表演中使用他们所扮演的历史人物的家纹,所以他们就创造出了自己的纹,常常选择那些可以在舞台上达到最引人注目的效果的图案。一代代的歌舞伎演员们就选择这些纹作为自己的家族标记,而这种做法也很快的被商人和生意人们所效仿。到1790年的时候,艺术家写乐声称自己可以辨识六十四个江户一流演员的纹。

随着时间带来的财富积累鼓励了很多武士采用新奇的纹来作为自己的纹章,并花上大把的钱来把新的图案弄到各种漆器,家具和器物上。一首当时的诗讽刺了这样的做法:“为衣服选了个家纹/最终因此破产/失去了房子和店铺”
左:一幅描绘歌舞伎演员的木板画,显示出了一个江户时代为职业演员所用的家纹的例子。   来自[暂く]一剧。这个家纹来源于重叠起来的装米用的容器(可能为斗)(译者注:"暫"是有名的歌舞伎演目.是荒事的代表剧目.由初代的市川團十郎初演。)
右:青木シゲカネ是德川家康德手下,在他的所有旗帜中都采用了黑底白色富士山的设计。

图:江户时代的一次大名前往将军居城江户的朝见过程中的队列。真田家著名的红底白色六文钱图案象征着“六文钱冥河买渡”。这个立体马标红缨上的部分是金色的。


太阳图案

有一面旗帜在当时还未出现在江户城的街道上(译者注:此处指外国有在街道上挂国旗以表示爱国的习惯),这就是日之丸,现在的日本国旗。在武士时代自然没有国家的标志物,但是因为日本自诩为“日升之处”,所以太阳图案出现在一些大名的纹中就也是很自然的了。武田信玄就曾使用一面日之丸大旗作为自己的军旗之一,这面旗帜现在还被保存在靠近甲斐府中的惠林寺的武田博物馆之中。酒井忠次也使用过日之丸马标,以及绘有一列三个太阳的帜。(见plateD8)伊达政宗在一幅肖像画上也使用了一面太阳图案的旗子作为自己的指物。

关于使用日之丸的最有趣的事例,是山田长政 (1578-1633)在作为暹罗国王近卫为其服务的时候将日之丸旗作为自己的旗帜。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就可以当作一面真正的日本国旗来看待了,因为他在暹罗军队中统帅了一支规模可观的日本浪人部队。不幸的是,在山田长政献给四国浅间神社的绘画上描写了他站在一艘暹罗船的甲板上的情景,但是船上只有上绘山田家纹的旗帜。因此关于山田长政使用日之丸的说法也许只是一些爱国者在国旗于明治时代引入日本后,看到日本大使座船上飘扬国旗的景象时时所产生的的臆想而已。
图:真田家在“参觐交代”过程中所用的立体马标,现在保存在上田城,其上部为金色的。


家纹的继承规则

图:京极忠孝(1593-1637) 参加了大阪之阵,使用这面红色的帜,上面有白色的家纹。他的继承人,即其外甥京极忠和使用了上面有两个黑色的四目结纹的帜。   

在1880年出版了一本包含了五百个出名的武士家族,3040种纹的书。其中半数的纹都是源于花和植物的,四分之一为艺术化的物件,还有四分之一为几何图案。只有几个使用了鸟和动物,完全没有鱼。这与西方的纹章有很大的不同,如同狮子一类的野兽图案在西方非常的流行。其与中国或朝鲜的纹章设计所存在的差异也显示在当时的绘画之中。日本旗帜与中国所用的花纹精细而复杂,常常为三角形的旗帜存在着显著的不同,朝鲜的旗帜上也比日本使用更多的动物图案。

虽然在日本存在着无数的纹,有一些更是被数个家族所使用,但是仍然严格遵从着从父辈传到子辈的方式。在1650年一个叫久安的人出版了一本书,名为[大马印](译者注:还有说法是最早的家纹集[见闻家纹录],别名[永正纹尽]或[足利幕纹],记录室町幕府八代将军足利义政时代,从守护大名到国人的共二百六十种家纹),书中记录了很多当时最显赫的武士家族的家纹,其家族首领往往是战国时代的武将的子孙,其谱系被完好的保存着。这本书也因此为研究纹的进化过程提供了宝贵的资料。除了继承以外,纹有时也会被赐予忠诚的家臣,作为对其功劳的酬谢)  

日本的纹章继承体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欧洲纹章体制的简单版本。在大多数情况下,家纹被一代代的传了下去而不发生变化,仅有的变化只不过是绘有家纹的旗子的底色的变化而已——这也是规则所允许范围内的。作为多彩而瑰丽的武士纹章世界的精华所在,家纹长在长存。  
图:稻叶正成死于1628年,参与了从姉川合战到小田原之阵及德川战争。下为他的全套纹章道具:(1)足轻靠旗——黑底白纹。(2)传令兵的指物——底色为深蓝色,纹样为白色。(3)武士指物——金色。(4)大马标——金色。(5)小马标——金色。(6)帜——深蓝色底,白色圆盘。
图: 南部利直(?-1632)信直(1546-99)之子,继承了日本北方最大的家族之一。(1)使番的母衣——黑色(2)武士指物——九片金色叶。(3)小马标——白色毡子上装饰着一从黑色羽毛。(4)大马标——在白色旗上有黑色的毛饰。
图:戸沢昌盛在1600年的时候明智的选择站在了德川家康一边。(1)使番指物——蓝底红丸,上有白色羽毛。足轻及武士的指物与之类似,不过没有羽毛。(2)小马标——蓝色旗帜,上面挂着鹿角。(3)大马标——在黑色翎毛下三顶伞。(4)帜——黑白相间

[ 本帖最后由 武田道义 于 2007-11-11 16:1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0 02: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图:后藤基次的藤纹。他曾参加过朝鲜战役,并最终阵亡于大阪之阵。(译者注:对他感兴趣的读者可阅读司马辽太郎的[二军师]一文)
图:戸沢昌盛在1600年的时候明智的选择站在了德川家康一边。(1)使番指物——蓝底红丸,上有白色羽毛。足轻及武士的指物与之类似,不过没有羽毛。(2)小马标——蓝色旗帜,上面挂着鹿角。(3)大马标——在黑色翎毛下三顶伞。(4)帜——黑白相间


图:斋藤道三所使用的立浪纹,他同时也使用抚子纹。
图:明智光秀的马标,他在1582年叛杀了织田信长。其设计为在旗杆顶上添加了一条长幡。

PLATE(插图)

终结了源平合战的坛之浦水战是在海面上打响的。在传说中海面都因为鲜血与平家丢弃的旗帜而变成红色,而源氏的白旗则胜利的在船头飘扬。在图中我们可以看到A4 平氏的家纹“扬羽蝶”,A3 源氏的家纹“龙胆”。不过这幅图的主角是来自熊野神社的僧兵,手持绘有熊野权现,即熊野三座神社的守护神的旗帜(译者注:在此时熊野神社已经投入了源氏一方的阵营)。他的一名部下带来了一面上面带有菊纹的红色丝绸制成的旗帜,这面旗帜属于投海自尽的年幼天皇,安徳天皇。传说中几艘不同的船上都插了天皇的御旗以此来迷惑源氏。A5“三足鹰”也是熊野神社所使用的一种旗帜。
(资料:熊野三山——和歌山县东牟娄郡。熊野坐神社(本宫)、熊野那智神社(那智)、新宫市的熊野速玉神社(新宫)的总称。本宫供奉家津美御子大神,官币大社,又称熊野本宫大社。那智供奉熊野夫须美大神,官币中社,《夜叉鸦》里面的那智武流应该是在这座神社。速玉供奉熊野速玉大神,官币大社)

室町时代 1336-1568

B1 楠木正成的家纹“菊水”,象征其对皇室的忠诚。
B2 与B1相同的设计,但是在旗上写有汉字“非理法权天”
B3 古河公方足利成氏的旗帜
他的旗帜上不仅有桐纹,还出现了日之丸的图案。这是日后日本国旗上的图案的第一次出现。
B4 最后一任足利将军 义昭(1537-97)的旗帜。
B5 大内义隆(1507-51)所用的旗印,他在应仁之乱后的下克上风潮中被自己的家臣所推翻。
他的旗印把妙见大菩萨,八幡大菩萨的神名写在自己的家纹之上。

C:战国大名1467-1560

C1  北条早云仍然使用旧式的旗印,作为小田原北条氏的创始人,他不仅采用了古代镰仓北条家的姓氏,也使用了同样的北条鳞家纹
C2 北条氏康(1515-70) ,北条早云的孙子,使用了这面帜,上面是他所钟爱的五种颜色。
C3&C4 上杉谦信(1530-78) 使用过这两种马标, 一面大旗和一把装在木杆上的折扇,上面都有红色太阳的图案。(注:旗的底色是深蓝色而不是黑色)
C5今川义元,战死于1560的桶狭间之战.图为他所使用的军旗.
C6諏訪赖重是武田信玄的众多敌人之一,图为他所使用的帜。
C7 山本勘助,武田信玄的忠实家臣之一, 旗帜上面的图案是艺术化了的"本"字
C8 图中桔梗图案的军旗属于笠原清繁,他在1547年于志贺城被武田军打败.
C9斎藤道三(1495-1556)所使用的旗帜之一,另一种出现在旗帜上的波浪图案叫做" 抚子"。见57页.

D: 织田信长的时代,1560-82


D1& D2 信长的红色大伞马标及“永乐通宝 ”指物。
D3丹羽长秀(1535-85) 参与了姉川合战中对浅井和朝仓的战斗。他的帜上使用了红色的交叉图案。
D4丹羽長秀使用的指物和帜。
D5奥平信昌的马标。他在1575年的長篠之战中坚守了长篠城。在旗印上的是红色折扇家纹。
D6&d7 奥平信昌的帜和指物。
D8酒井忠次的帜,他属下的部队参加了长篠合战。
D9)酒井忠次的武士及使番使用的]指物。
D10 图中带有桔梗家纹的旗帜属于明智光秀(1526-82),他于山崎会战中被羽柴秀吉所打败.           
D11&12 属于切支丹(即基督徒)大名高山右近(1553-1615)的帜和指物。他参与过1583年的山崎合战,见证了羽柴秀吉在信长死后夺取了权力。
D13 在参加过桶狭间之战并最终战死于长久手的池田恒兴(1536-84)的帜上使用了“不动明王之剑”的图案。
D14在漫长的石山合战中抵御织田信长的善福寺的一向一揆所使用的旗帜,在红底上绘有金色的佛像。


E 丰臣秀吉的时代1582-98
丰臣秀吉作为织田信长的后继者得到了很多原本信长家臣的效忠.

图左:(1)浅野长政(1546-1610) 的违鹰羽家纹,他是丰臣秀吉的连襟,曾在朝鲜参战.
(2)堀秀政(1553-90)的钉拔(指把钉子从木材中拔出后留下的图案)家纹,他参加过山崎合战和贱岳合战。
(3)仙石秀久(1551-1614),秀吉手下武将之一,九州征伐时败于岛津家之手。他的铜钱家纹类似于出现在织田信长的旗帜上的图案
(4)榊原康政(1548-1606)所用的“源氏车”,他是德川家康最忠实的追随者之一。这个轮形图案代表了佛教中的"轮回",不过也可能只是指车轮。


图:三巴图案被很多的武士使用过,其中包括小早川隆景(1532-96),他参与了朝鲜战争中的碧蹄馆之战。

图:加藤清正于1592年在朝鲜,他的身后出现了几种不同的标志物。“南无妙莲法华经”的大旗被插在一名士兵的背上。他的小马标由另一名足轻所举着,是一面上面还有着羽毛扇装饰的,绘有著名的蓝色的“蛇之眼”家纹的帜。这个家纹也同样出现在他手下足轻所带的阵笠之上。加藤清正则带着他著名的两侧为太阳图案的银质头盔。
图:织田信长的儿子织田信孝(1558-1583)以武士大将的典型姿势坐在自己马标前面。马标上的伞饰为金色,旗印则为红色和白色。信孝在秀吉攻克岐阜城的时候自杀了。(译者注:作者似乎犯了个错误,此图上面的文字显示出这应该是另外一个叫做丹波侍从平春高的武士,为[太平记英勇传]的插图。
图:原为佛教信徒们所使用的禅杖。津轻家以一个大型的金色禅杖作为马标。
左:蜂须贺家政(1558-1638)所用的著名马标,请注意其与PLANTI上津轻家的帜的不同。      
右:小野右卫门所用的短柄斧纹(译者注:在日文中“斧”与小野发音相同),他是小野はるなげ的儿子,大阪城的守将之一。两人在1615年的大阪之役中双双阵亡。
图:图为小笠原忠真,小笠原秀政之子所用的旗帜。小马标(1)由挂起来的折纸形成了树状。大马标(2)蓝黑色旗面上印白色小笠原纹。(3)黑白相间的武士指物,相当于帜的小型版
图:松平信纲(1596-1662),德川一门众,(译者注:松平信纲官封伊豆守,号称智慧伊豆,其子松平信兴(1630-1691)是大河内第一代藩主,创作了[杂兵物语]一书)接替战死的板仓重昌担任讨伐岛原叛乱的统帅。最终攻下了岛原城。(1)武士指物——黑底白纹的双面旗帜。(2)小马标——白色的纸树。(3)大马标——白底黑纹。(4)帜——白底黑梯子。     

E 丰臣秀吉的时代1582-98

丰臣秀吉作为织田信长的后继者得到了很多原本信长家臣的效忠.
E1&E2丰臣秀吉马标和帜.他的马标后来变成了"千成瓢瓠",见24页图.
E3"贱岳七本枪"之一的片桐且元的帜,上面有紫色的图案.
E4  在朝鲜作战时的大谷吉继,使用了自己苗字的第一个字作为帜上的图案.
E5&E6&E7 图中的这些旗帜属于死于1598年的生驹亲正,他参加过朝鲜战役,E6大马标上面是" 繁星"的图案,E5是旗印,E7是帜。
E8 死于1662年的宇多喜秀家所用的帜,他于1592-93年间担任秀吉的侵朝军总指挥。
E9&E10藤堂高虎的帜以及指物。他在朝鲜战争之后转而向德川效忠。这些旗帜显示出同一大名的家纹被以不同颜色展示的例子。
E11 石田三成的帜,上书“大一大万大吉”
E12九鬼嘉隆的马标,他先后侍奉过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
E13九鬼嘉隆的帜
E14九鬼嘉隆的上写あは的靠旗

F:在末森城之战中的前田利家

1584年由前田利家的军队参与的末森城之战是这位著名的武将的重要战役之一,在贱岳之战中他最后选择了秀吉一方。这幅画是根据一幅前田家密藏的绘卷所绘制的,之前从未在日本以外发表过,向我们展示了当时前田家所使用的各种标志物。

前田利家(F1)和他的儿子利长(F2)坐在阵中的马扎上,他们的侍从在旁边将他们的头盔(F3A,F3B)支在长矛上以和旗帜一起展示。这种兜叫做金鲶尾兜,由轻质的材料制成,外形模仿公卿的高帽,并涂成金色或银色,还分别用白色和黑色的马鬃装饰。

在利家身后的旗帜上画着钟馗的图案(F5),他将其作为自己的大马印。这幅画还显示出出另外两幅旗帜,(F4)旗帜上展使有红底白纹的“三巴”图案。(F8)在蓝底的旗帜上面还写有金色的汉字“金子”,其后是一片上面绘有前田家纹的旗帜,士兵的头盔和胸甲上也用金色绘有同样的家纹图案。


G:加藤清正在晋州(朝鲜),1593。

身为武士的人生追求就是在战场上得到第一名。当目标为城堡的时候,攻进其中的标志就是将旗帜插在城墙上。特定场合下持旗手会将旗帜扔在城墙上以指引武士前进。在日军于1593年进攻朝鲜的清州城的时候,加藤清正的家臣们和后藤基次争夺首先入城的荣誉。清正的持旗手就将“日莲旗”仍过了城墙,这是一面上写“南无妙莲法华经”的古老旗印。飯田直景是加藤家三名最忠心的家臣之一,当时轮到他来携带自己主君的旗帜。飯田直景的指物为一簇白色羽毛,他的同伴森本义太夫使用类似的黑色羽毛指物,庄林一心则使用白上黑下的羽毛作为指物。

加藤清正的小马标上由另一名跟随在直景后面的旗手所持,是一面上面有着围绕金色圆环的纸条所装饰的,绘有著名的蓝色的“蛇之眼”家纹的帜。他身后的是后藤基次的持旗手(G3),没能阻止其果敢的举动:后藤基次所有的紫色的帜上印着白色的家纹,但是其小型指物是白底黑丸式样的。

H德川家康的时代,1598-1615

H1&H2德川家康所用的著名马标,折扇和野猪之眼。
H3&H4有着“赤鬼”称号的井伊直正,他也参加了关原大战。图中大马标上的图案为一个“井”字。他的所有旗帜都使用红色为底色。
H5直江兼续(1570-1619)的帜,身为上杉景胜的属下,他在长谷堂城与德川方的最上家作战。            
H6& H7家康的家臣酒井忠次 (1560-1609) 所用的帜和指物。
H8& H9佐竹义宣(1570-1633)在大阪冬之阵的时候所用的马标和帜,上面是佐竹家著名的“五本骨扇和月丸”家纹,最早的武士家纹之一。
H10-H13保科正光(1561-1631),他也参加了大阪之阵。指物(H10)和帜(H13)上面都绘有家纹,即重复排列的圆点。她的大马标(H12)是一丛孔雀羽毛,小马标(H11)则为立体的金色花形物件。     
H14向井正纲,德川家康的水军奉行。使用了上写む字的旗子作为指物。他的大马标(H15)是一个立体的金铃。
H16牧野忠成在军旗上使用三叶花纹。但是他的其他旗帜上采用的则是梯子图案。指物上的为十阶梯,他的帜上的则是黑底黄色七阶梯的图案。

I:弘前城上的津轻旗帜,1610年

津轻家作为占据了日本北部一隅的大名,其地位因为在关原的时候支持德川而更加的稳固。在这张插画中可以看到津轻信牧(1586-1631)新造的弘前城。图中最为显眼的景象就是“万”纹了,不仅出现在各种旗帜上(I2),也出现在头盔和足轻的胸甲(I4,I5)上。大马印则使用了另一种宗教象征物:一支巨大的,金色的禅杖,原为在山中修行的僧人的法器,兼具防身功能。这面沉重的马标被安在一面强壮的士兵背上,并由几个人所持的杆子来保持稳定。在头戴鹿角兜的津轻信牧之后的为津轻家的小马标(I3),一面白底金日的旗帜。


J最后的反抗: 大阪,1615
             岛原,1638


图中所绘的各种纹章道具来自大阪夏之阵和冬之阵及1638年的岛原之乱——对德川霸权的最后反抗。
J1:真田幸村非常善于守城,真田家在1600年的时候坚守上田城,让德川秀忠统帅的大军无法加入他的父亲家康在关原的部队之中。在真田家的旗帜上可以看到" 六文钱" 家纹。
J2大野治长也是大阪城的守将之一,在他的靠旗上使用了螃蟹的图案。第61页上展示了他的儿子使用的旗帜.
J3-J5小笠原贞庆之子小笠原秀政(1569-1615)为德川家服务,他的儿子忠真参与了镇压岛原之乱。他的帜(J5)和小型足轻背旗(J4)都是红底白纹的。他的大马标也使用了同样的颜色,上面只绘有一个大大的家纹。他的武士使用方形指物(J3)。他的使番的母衣为黑色,上面布满了白色小点,形成了“夜空”的效果。(译者注:在大阪冬之阵的时候大野治长指挥的后藤基次、木村重成两队向小笠原隊右侧展开攻击,毛利胜永也向小笠原隊左侧夹攻。小笠原隊总大将小笠原秀政亲自举枪奋战仍不能阻止败绩,自己也身受六处重伤,退出了战场,当晚不治而亡。他的长子小笠原忠脩当场阵亡,次子小笠原忠真失足落入水池中受了重伤,但却逃得了性命,小笠原军则因失去了大将而全面败退。)
J6土井利胜(1573-1644),率领其属下的“黄备”为德川家服务。他在帜上使用了非常容易被认出的"水轮" 图案。
J7松仓重政(1574-1630)的帜,他参与镇压了岛原起义。
J8 基督徒的旗帜,由某位原城的守城者所绘,奇迹般地保留到现在。
J9板仓重昌的帜(1588-1638),他在岛原之乱中阵亡。他的武士穿着白色母衣,使番则穿黑色的母衣。
J10板仓重昌使用了这个立体马标,在旗杆上插了一个中国式纸灯笼,上面还有黑色羽毛装饰。
J11立体的柱形大马标,属于松田茂纲 (1580-1628), 一位陆奥大名,他的父亲曾经从属于秀吉。

[ 本帖最后由 武田道义 于 2007-11-11 16:13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08: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支持。。图好多不过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09: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的帖子,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09: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LZ自己翻的?

[ 本帖最后由 房斋 于 2007-11-10 16:2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11: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0 18: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天前翻好的,不过一直放在兵卫里面,因为我打字的时候错字总是比较多,要花些时间来查缺补漏和更改粗误之处。晚上有网速的时候我会把word版传上来。(已上传到 五楼)

[ 本帖最后由 武田道义 于 2007-11-10 19:3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19: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21: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道义了。在兵卫府的第一篇文章就这么长,不过却是每天点点滴滴时间积累出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21: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很想知道,当初源赖政还效忠平家时,如果他自己领兵上战场应该打什么旗。应该是红的吧,不过他毕竟是源氏的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0 21: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良满大人过奖了。。。都是在各位的支持下完成的,对阁下和显子大人尤其表示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0 23: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的东西不容易,给个精做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1 14: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合战后的检视会——首实检

而大将所在地的标志,亦被称作“马标”的所在处也常被当作战场上的集结地点.——一般都叫“马印”,有没有叫“马标”的不清楚。

木质盾牌——直接写成“楯”就好了

在1156年的ほげん 叛乱,平将门叛乱——1156年应该是保元之乱,平将门之乱是10世纪中叶的事。

3神——写成“三神”

梶原景時——别用繁体,另外把这个译者注放到熊谷第一次出现的地方。

江ノ岛——江之岛

赤松円心则村——圆心

作者这个说法存在着问题。早云所攻击的上杉氏不应该算是他的主家——下克上可以指阶层的关系,并不一定局限于君臣。

吉田ろくろだいふ——找出中文来。。。

越后军神上衫谦信的家纹,"竹与雀" ——上杉。。。那张图和一般上杉的家纹有出入,看图应该叫“竹丸对雀”

(3) 上衫谦信——。。。。。

丰臣秀吉的近侍则身穿金色母衣——黄母衣众

本多忠胜(1548-1610)所用的蜀葵纹——立葵纹

后藤基次的柴藤纹——怎么多个柴字??

浅野长政(1546-1610) 的鹰羽家纹——违鹰羽

还有就是,翻完以后多润色一下,很多地方读起来都不通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1 16: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信之提醒!错漏之处已经更改

                      (另:
                          马标这个,我看到过的说法是标,印皆可
                      梶原景時这个,不是我注的,是特恩布尔写在后面的
                         吉田这个,实在是找不到了
                        至于柴藤这个,是字典出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1 16: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的帖子,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1 19: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武田道义 于 2007-11-11 16:13 发表
多谢信之提醒!错漏之处已经更改

                      (另:
                          马标这个,我看到过的说法是标,印皆可
                      梶原景時这个,不是我注的,是特恩布尔写在后面的 ...

把英文贴出来。。。俺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1 19: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有图版。。唔唔uw 信之欺负我。。。从空愁士那里下的http://blog.sina.com.cn/u/108020146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1 20: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两个强大的家族,平家和源家之间的长期争斗最终以平家的失败,源家建立了相当于政府机构的" 幕府" ,即日本第一个军事独裁的政权而告终.。

。。。这句话怎么读都别扭。。。

建议改成:平氏与源氏两个强大家族之间的长期争斗最终以平家的失败告终,源氏则建立了相当于政府机构的“(镰仓)幕府”,即日本第一个军事独裁政权。
虽然有可能改动原文的次序。。。但是意义不变的情况下,这样读起来舒服多了。
到12月10日前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道义自己多读几遍多改改吧

[ 本帖最后由 原信之 于 2007-11-11 20:3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1 20: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啊。。。你咋跟老外一样。。。把逗号当顿号用呢。。。汗。。。

平户蕃——平户藩

[ 本帖最后由 原信之 于 2007-11-11 20:2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1 22: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键盘没有顿号阿。。。这个平户藩是什么地方的?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信之真是勤奋,多谢了(这个,我现在说话的习惯都也变成爱把主语后置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1 23: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长崎那边。。。你不玩野望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2 00: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汗 。。。玩得阿,不过之玩11,12。野望主要都是织田时代阿,也没出现这些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3 10: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4 17: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好的贴子哦

楼主将日本纹章系统的作了介绍, 让我学到了很多. 以前一直看日本电视中那些各种旗帜,都搞不清具体的区别,原来有这么多名堂在里面呢!受益非浅啊!~~~~~~~[s: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6 09: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收藏了,本来是想让朋友给我带回来一本的,但是看不懂一直在犹豫,现在就可以看中文的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6 10: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个意见,那个九星纹其实可以翻译成“九曜巴”的
九曜就是九星的意思,翻译成九星总归有点不合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6 11: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不知道当时的早期纹章可否算到中世日本纹的体制中,而且原文是'nine star‘。(另: 好像九曜和九曜巴也不一样。。。),多谢提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17 00: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九曜。。。九曜巴是九个巴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19-11-16 10:21 , Processed in 0.085478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