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246|回复: 20

[原创]武藏的好敌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5 10: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国之世,代表着武道者最高境界的剑圣称号,在闻名下天的数十位剑道好手中,也只有新阴流鼻祖上泉伊势守信纲与二天圆明流宫本武藏二人得以享此殊荣。而若谈论起此二位,伊势守信纲之能,“兵法新阴、军法军配天下一”,可谓举世公认,无可厚非。然另一位的武藏,却留下了各半的称赞与骂名并存于历史长河间。但不管如何,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船岛一战始终是战国剑道史上颇具盛名的一次生死决战,为众人所知之。武藏本人更是在《五轮书》自序中傲然写下“一生周游各地,与诸流派兵法者遭遇,六十余回之试合中无任一失利”。然而,不败焉能与无敌等同?何况,在武藏生涯中,真正的对手莫非仅只有小次郎一人乎?两问的答案自然均是否定的。下文讲述的,正是在宫本武藏早期剑道修业中所遭遇的几位武道名家。


●二天开眼——宍戸八重垣流

在武藏集其一生心血所成之兵法巨著《五轮书》中,武藏亲笔记下了在他二十一岁上洛之前的两次决斗:十三岁胜新当流有马喜兵卫;十六岁再胜但马国之兵法家秋山某。其中,有马喜兵卫可能是授予德川家康有马神道流剑术印可的纪州有马满盛一族之人,因为有马神道流剑术也可以说是新当流的分支之一,因此有马满盛一族习有马神道流者自称新当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这个想法没有确实的证据。第二人但马国之兵法家秋山某,在细川家本•楠家本系统伝书有“但马国秋山と云强力の兵法者”的记载,而在关于武藏最早的历史史料小仓手向山的《宫本武蔵顕彰碑》中记曰:“十六岁之春至但马国。有大力量之兵术人,名秋山者。与之决一胜负,反掌之间将其人打杀。得芳声满街。”不过身为剑客,一个被十三岁的孩童击杀;一位特点总起来就两字:怪力。真是可怜啊,前者居然有胆自诩为剑客,不过这位剑客仁兄的剑术看来也够蹩脚的了,对手只有十三岁啊,大汗……后者想想也只能说算他倒霉了。本身引以为傲的怪力,在武藏这样的天生神力的怪物瞧来,根本是不值一提。神力对怪力,毫无花巧,势弱的一方必败无疑。结果当然是以武藏取胜,秋山某败死而告终。连一个十六岁少年的力气都不如,秋山某其人也称不上什么好手。所以,《五轮书》中所载的这两位兵法家,根本称不上是真之好手。宫本武藏此生所遇真正的高手,最神秘的莫过于是记载在《二天记》中的锁镰达人宍戸某。

宍戸某,吉川英治在其作品《宫本武藏》中称之为“宍戸梅轩”,而司马辽太郎则在其作《真说宫本武藏》中为其取名为“典膳”。但不管是《二天记》还是吉川英治、司马辽太郎,他们所共同肯定的东西是宍戸某所使用的武器乃是一种奇异的兵器——锁镰。

KOEI今年的大作太阁立志传V中,相信诸玩家已经见识过这种被称为锁镰的怪异兵器。如字面所解,锁镰锁镰,就是带有镰刀的锁链。就是镰刀刀柄上加上了一条长达三公尺的锁链,锁链尖端还连有一铜锤。由于锁链延长了镰刀的攻击范围而使得锁镰成为了一种远距离的飞击武器。镰刀,不过是农村常用的农具罢了。宍戸某竟将这一普普通通的农具改造成为了具有很高杀伤力的武器,并创出独具一格的攻击手法,使之成为与以往世面所流传的传统武器,如剑、枪、弓有着本质区别的新型作战兵刃。单就这一点,宍戸某的成就已经超越了前文中的有马喜兵卫、秋山某二人。锁镰可说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发明了。

如此怪异的武器,其使用方式自然与剑道中的任何使剑形式是完全地不一样。具体的用法变化多端,以左手握镰刀,右手操锁链与铜锤。若是距离远的,可先以铜锤飞击之;稍靠近些的,可用锁链缠敌刀,将其拉拢近身再以镰刀击杀之,是一种可近可远的新武器。莫说武藏了,就算是在当时最赋盛名的大剑术家柳生石舟斋见了也会大吃一惊的。吉川英治将宍戸梅轩与他的锁镰使用合称成了一个流派,即宍戸八重垣流。

而武藏为何会与宍戸某一战高下,我们没有任何的史料记载,已是不得而知了。吉川英治的《宫本武藏》将宍戸梅轩描写为一个身着腕立之野锻冶装,实际却是野武士集团头目的人物。乃“宍戸八重垣流”的锁镰工夫者,锁镰的使用已经入天下无敌境界的达人(太阁V里的锁镰天下一就是他了==!),因先前袭击武藏不成,隐居修行数年后重出江湖与武藏决战,不过终死在武藏剑下。而在井上雄彦的漫画《浪客行》中,宍戸梅轩成为了被宫本武藏击杀的野武士头目辻风典马的弟弟,在武藏遍寻天下高手时与之遭遇,为武道也为兄仇,两人因而决斗。

面对前所未见,或者根本说其为闻所未闻的飞行武器,即便是一向胆大包天的武藏也不得不小心应付。锁镰在宍戸梅轩操纵下,伸缩自如,而且攻击方式又是灵活多变。强若武藏一时间也找不出对敌量策,以至进退失度,宍戸梅轩则是步步进逼,锁镰有好几次几乎命中武藏,但在武藏野兽一般的自然反映下才得化险为夷。就是这紧要关头,武藏突然用左手拔出腰间的短太刀,在右手挥刀将宍戸梅轩攻来的铜锤搁开的同时,左手刀离手,正命中宍戸梅轩的胸口要害。武藏的这一举动,大概是其回想起年幼时,父亲无二斋投手里剑的一幕吧。但正是这一飞刀,一代锁镰达人就这样被另外一种与锁镰同样称得上是前所不知的怪异手法击中,轰然倒下,毙命当场。经此役中的顿悟,武藏开始了他两手双刀的修行,后得二刀流之开创,这也成为了为何此场宫本武藏与宍戸八重垣流宍戸梅轩的决战被后人称为二天开眼的原因了。此役,历史得宍戸某之名残留。

虽说宍戸某是否为真实历史人物已无资料可查,难以辩说。不过宍戸梅轩的形象在每部关于武藏的小说、动漫中到是屡见不鲜。究其原因,或者,正是他所挥舞的锁镰在作祟吧。


●剑与染物——吉冈一门

二十一岁的宫本武藏再也不甘与村野的无名武士比武。或许,在偏僻穷困的乡下,武藏已经找不到适合于他自己的对手了。以追寻剑道至境为目标的武藏终于下了决心,上洛进京。而他要挑战的目标,自然而然选定在了京都最具威名的吉冈一门。

宫本武藏与吉冈一门前后共计对决三度。在《二天记》中,第一次比武的时间是庆长九(1604)年之春。武藏于洛北莲台寺野,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京都市北区船冈山以西的地方挑战吉冈道场掌门人物吉冈直纲。

吉冈直纲者,道号宪法,也有拳法、宪房之说。通称为清十郎。父亲是同号为宪法的又三郎直坚。世代担当足利将军家师范役的剑术京八流名门吉冈家的四代目当主。据说是随祇园藤次学兵法,曾在京都今出川开设了“室町兵法所”。据说是掌握了鬼一法眼的京八流的最后一人,曾习密教的“止观”以做心胆锻炼。根据《吉冈家传》所记载,在所司代屋敷与宫本武藏试合,两人是以平局论。同书中还有其两个弟弟直重、重坚的介绍。庆长十九(1614)年,大坂之阵落城后,负责经营家传的染物业。

《二天记》中写道,武藏与吉冈清十郎直纲的这次试合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试合,最后是以武藏的胜利而告终。不过,其实在试合中,实力相当的两人其实是一起击中对方,只是因为武藏虽被清十郎打中额头,但他穿戴的涩柿子颜色的头巾使得额头上渗出的鲜血未被见证人发现而已。

井上雄彦《浪客行》漫画里,对吉冈清十郎的评价相当高。还记得清十郎那快得无与伦比的拔刀,断刀(当然,武藏用的是木刀),破额,血漠飞溅。宫本武藏除了惊人的斗志外,其他一切全处于下风。而且与清十郎弟传七郎也只是平手论。这里,井上雄彦所采用的,可能就是吉冈方史料不分胜负的记载了。但是,关于实际的对决结果,在《故老茶话》等书中却是吉冈获胜。吉冈清十郎之败,始记于武藏养子伊织修建的手向山《小仓碑文》。

武藏胜?不分胜负?吉冈胜?孰对孰错,我们不得知之。但三个完全矛盾的结局却又有一个不变的结果,吉冈清十郎在此一战后辞去了吉冈家家主一职。据说清十郎的隐居正是因为在与武藏试合中受到重创不得已而为之。吉川英治,我想他便是依此原因写下了吉冈清十郎相手武藏,被一刀击败更惨被废掉右手的故事。其实也对,单从清十郎不得不退位的这一点上看,不管试合胜声负,失去了清十郎这一顶梁柱,怎么说吉冈都是输家。也许就是因为清十郎的负伤,导致了武藏与吉冈一门第二、第三次决斗的升级。

宫本武藏与吉冈一门第二度决斗是在武藏与清十郎一战后不久,应清十郎之弟传七郎直坚的邀战,在三十三间堂发生的。不过,较兄长清十郎,传七郎的命运就可悲许多。试合间被猛若鬼神的武藏一刀(还是木刀!!)正中头颅,呜呼毙命。传七郎之死震惊了整个京都。作为享有百年盛名的室町幕府足利将军家剑术师范的剑术名门,吉冈家是输不起了。因此才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一乗寺下り松”的决斗。\n
关于“一乗寺下り松”之事,历史上曾有碑文建。现今坂上的八大神社(比在鹿威有名的诗仙堂更为上层)中就保存有“下り松”的一部祭文。另外,顺便说一下,虽然在八大神社所存之书中没写道,但武藏在试合之前曾向神灵祈祷这样的小插曲的记载,在关于武藏方面的史料还是屡见不鲜的。而对于“一乗\寺下り松”决斗,名义上虽然是清十郎十三岁的嫡子又七郎邀战武藏,但实际上是挂不住面子的吉冈一门门下策划的一次阴谋。决斗中发生了武藏被多人围攻之事是不容置疑的。比如在《小仓碑文》中,宫本伊织就这样写道:“一乗寺下り松聚集了数百名门人,携带弓箭等种种飞行武器,欲击倒武藏,却一样败北。之后,吉冈家便绝灭了。”无论是小说、电影,武藏以一抵多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数百这一数字着实是有点匪夷所思了。绝对是伊织为了颂赞武藏的武勇而作出了夸大。对一乗\寺的决斗场面描绘最精彩的听说要算内田吐梦监督的映画“宫本武蔵”中的第四作目,在同系列中是拥有最高评价的作品。可惜,我没有看过。

在《五轮书》的《地之卷》中,武藏记下的“二十一岁上都,会天下之兵法者,胜负数度,无有不胜之事”一句可理解为其与吉冈一门决斗之事的记录。现今的《五轮书》注释中也恳切地作出“与扶桑第一的兵法者吉冈一门曾三度战”这样的解释,不过,追其源头,这项注释的来源还是出于《二天记》。不过,《五轮书》中的“天下之兵法者”究竟似乎就是指吉冈,这个确实没有任何的根据。此外,《二天记》也被认为是“几乎象小说一样的东西”,可信度向来不高。虽说《吉冈记》中确有与武藏试合这样的记载,但是武藏与吉冈道场到底是谁首先招惹的谁,《吉冈记》却再没有半分的凭据可查了。

这里还要谈谈清十郎宪法末弟重坚,同样作为吉冈家四代目传人,比起他的两位兄长清十郎和传七郎,吉冈重坚的传闻就差劲许多了。在庆长十八(1613)年,丰臣秀赖在东山修建大佛殿。落成之日,秀赖于京御所会宴,尽邀京众名士参加。当时“能”已开始兴行,所以庶民也得到了观拜此次盛宴的机会。就在此间,重坚与担当警护任务的所司代板仓胜重的部下太田忠兵卫发生冲突并引发乱斗。结果重坚技不如人,身死乱斗中。也有说法是,死的不是重坚,而是清十郎宪法本人。可谓诸说搀杂,究竟哪个是真正的史实已经难以裁定了。但是根据《吉冈记》“宪法在之后入大坂城因其弟之事与京都所司代交恶”的记载,可以想象,当时死的怕是吉冈重坚了。

吉冈一门历史留名的,不止是吉冈之剑,还有“宪法染め”。甚至在近代,后者比之前者名气更盛。《近世风俗志》中关于“宪法染め”的项目下记载着,“明历·万治中、京师西洞院四条、有云吉冈宪房者、始致力于染物业。故得云为吉冈染め。其人、剑术了得。达吉冈流一流之极。门弟众多。或有房代法之号(即宪房)”。由此可确定,吉冈家在其后是从事了染物业而得以延续。虽然不知道吉冈家开始从事染物业的具体时日,不过,自从关ケ原以后,以武芸足可立身出世的时代已经终结了。与固执于剑和兵法而周游诸国,最后得成就一代剑圣的宫本武藏比较,吉冈一门放弃了代表着武士尊严的剑而选择了染物业,说不定也是吉冈一门预感到泰平时代即将到来而做出的明哲保身之法。毕竟,在百年后,武藏之剑因无传人而断绝;可吉冈一门,虽然少去了往日的辉煌,但仍然再坚强地挣扎求存,并没有随历史的波澜而最后消亡。生存,不管怎样,都是大部分人的愿望吧。有时候甚至在想,或许,吉冈一门早在武藏上洛之前已经开始舍弃了剑,转行干起了染物。昔日的道场看板仅仅只是作为了纪念物而保存在那里。将吉冈道场当成目标,挑战胜负的武藏入内一观,结果连柄木刀都找不到,失望中叹气而去……吉冈一门与武藏之争,或许真的从来就只是一个传说,根本没有真正出现过。


●小次郎谋杀指令——严流佐佐木小次郎

每当我们谈论起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时,上杉谦信的存在就如同信玄的双生子一般,是无法避开的。同样,在人们讨论武藏时,更多的联想会是集中那传说中作为武藏一生最强之敌,除严流岛决斗外一切被谜所环绕的人物——佐佐木小次郎。

佐佐木小次郎者,生国不明。近年来,有出身九州国人佐々木氏一族的见解浮上台面。流派号严流,也有称岸流。据说是师事于富田势源之流的钟卷自斋,加入独自功夫与见解创立严流一派。以擅长用一柄大太刀“物干し竿”使出虎切绝学,将之自称为秘太刀“燕返し”而得名。实际生涯不明,曾以剑术指南役仕官细川家。传与宫本武藏在小仓舟岛试合,败死的人物。可惜我们对于小次郎,除去细川家剑术师范一职确定外,其他一切皆可称谜。虽说在电视电影中是作为武藏的劲敌而存在,但事实上,仅是名二流·三流以下的剑士也是未可知之事。

江户时代,初次出现在庶民眼中的小次郎,是个被武藏之父吉冈(==!我倒!~)讨取的令人非常讨厌的反面角色。这项说法记载于《花筏严流岛》中。不过单就是上述的错误,已经足够摆明这本小说形式的《花筏严流岛》的历史可信度实在寥寥无几。

关于小次郎的生国(也就是出生地啦)究竟是何处,吉川英治的小说《宫本武藏》认为大概是在周防岩国。因为,有传闻,小次郎练习并最终修得成名绝技“燕返し”之刀的地点就是在岩国市的锦带桥附近。现在的锦带桥刻有这个意思的石碑竖立,一旁是并排立着的是使出燕返时小次郎的模样的像。锦带桥的修建架起,应该是于岩国藩主吉川広正之代的延宝元(1673)年完工。仅此一点,《二天记》中所谓的“小次郎于锦带桥上斩落飞燕而修成燕返之秘大刀”的说法完完全全是在胡编。严流岛决斗之日也是小次郎的死期是庆长十七(1612)年的四月十三日。锦带桥完工之时,小次郎早已尸骨无存了。一个死掉五十年的人,打死我也不信他当时还在锦带桥上练习他那五十多年前就该大成的绝学。当然了,也可以这样理解,小次郎的的确确是在当地练习剑术的,而在他死后才有在他练功地址附近的锦带桥架成。但是,练功地与出身地显然是不能完全挂钩的,况且再找不到其它关于小次郎出生岩国的线索。所以,这一岩国说的可信价值尚值考察。

一般认为,小次郎乃是小太刀名手富田势源的弟子,也有人认为其实是师从势源弟子钟卷自斋(其中包括了钟卷自斋代师传艺的说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小次郎在剑术方面相当有天赋,不但很快领悟了富田流的要领,还勇于改变一切的定视,将富田流的小太刀换成了有“物干し竿”之称的长大太刀。因为佩刀过长,以至于不能带于腰间,只能将太刀负于背后而站立。在其师匠与众师兄弟以小太刀稽古之际,持大太刀进入练习台,并在与势源之弟治郎右卫门的试合中轻松完胜对手,震惊在场众人。《二天记》中对小次郎出生地定位于“越前宇坂的庄浄教寺村(福井县福井市浄教寺町)”,因为当时的富田流确实是在越前和加贺一地流传。不过只靠这些资料便将其作为小次郎出生于越前的证据似乎也是太单薄了些。

由此可见,岩国说和浄教寺说都是欠妥的看法。相对起来,小次郎出身九州的见解比之前两者就稍显妥当一些。据说,佐佐木小次郎出身于是以前居住在小仓藩的国人众佐々木一族。当时,细川家新入主小仓,佐々木一族作为了当地的地方势力虽说在丰前武将一揆中实力受创,但依然不可小视。属于地头蛇一类吧。所以雇小次郎为剑术师范的举动不失为细川家拉拢本地势力的举措。可是,小次郎的成功随之带来的是佐々木一族在细川家中地位的飞涨。这,对于新近才迁至的细川家来说,佐々木一族家势的恢复与膨胀已经变成影响细川家在当地统治的阻碍。而佐佐木小次郎本人作为佐々木一族的代表人物及獠牙,更是成为了细川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先除之以后快。因此,选择招来了与幕府和诸大名亲交的,赋有盛名的剑术家武藏,用试合这一堂而皇之的方式埋葬了小次郎。

关于严流岛决斗的诸资料中,私以为细川家臣沼田延元在决斗后不久所著的《沼田家记》是最有历史价值的记载。可以想见,曾亲眼目睹了决斗全过程的沼田延元所记比之其它的,诸如《宫本武蔵顕彰碑》、《二天记》一类,数十、乃至于数百年后由后人根据传闻所写之传记、小说,两者间的可信度差距实在是难以比拟的。根据《沼田家记》所载,武藏在打倒了小次郎之后,因为害怕小次郎的弟子和佐々木一族的袭击,由细川家的藩士守护着逃往了门司。另一方面,小次郎复苏后却在苏醒的地方遭到了武藏弟子的突然围攻,虽奋力搏击,但终究是势单力薄,被围攻者击毙了。电影和小说所描述的一刀胜负宣扬的紧迫,其实根本就从未发生过,只是后人受《二天记》影响所生成的想象罢了。可是,如果我们就如此将小次郎之死定性为被武藏弟子所害,那么也未免在理解沼田延元的记录时太过囫囵吞枣了。决斗当天,按记载两人均是孤身上岛,未带任何弟子于旁。而试合当日,渡往舟岛是被严令禁止的事;何况,以舟岛这种河中沙洲的低矮地势而言,想前一日潜伏上岛暗藏却不被发现也是绝不可能之事。那这群杀死小次郎的武藏弟子哪儿冒出来的?莫非一直像海獭一般飘浮在岛旁的波浪之间,还不被远方观战的诸人注意到?这,有可能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此种可能性。但如果围杀小次郎的并非武藏的弟子,那又是谁?参考前所述之厉害关系,这谜底其实已经不难想象了。杀死佐佐木小次郎之人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在岛上做检分役的细川家藩士。他们真实任务就是在万一武藏无法取胜的情况下担当起击杀小次郎之责。可谁料结果却是武藏获胜,但致命的一击却没尽到十分之力,所以目标未死。在这样的状况下,才有了细川家藩士在几人带着武藏匆忙逃离岛后集体杀害了恢复神智的小次郎之举。

身为剑豪之一,又曾担当过一藩之剑术师范役之职。可佐佐木小次郎存在于史间的记载却是如此地少之又少。没有确切出身,甚至确切流派也是不详,舟岛之死更加扑朔迷离。没错,历史上有关剑客的记载本就不算很多,但无论声望还是职位,在达到一藩剑术师范如斯地步,生平之事却少得如此可怜者,小次郎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若要追其起因源头,当是有人在刻意抹杀小次郎存在历史之事已是不容否定。那人又是谁,武藏?还是细川家?可惜现在我们已无从查问。其后,将舟岛以败者之名取为了严流岛之事,是作为了对无念而死的小次郎的安魂曲,我想从这一理由来说也是讲得通的。

事实上,整个严流岛原本就是一个阴谋,一个为了除掉小次郎而布下的死局。佐佐木严流虽然有可能真是超一流的剑术,但再怎样,一个人的武艺终无法与细川家及两大宗师宫本武藏、松山大吉的合力所抗衡。试合的胜负在这时已经不再重要,应该无论结局如何,胜也好,败也罢,小次郎可悲的命运却是早早注定了。

另外想谈一点,关于小次郎的享年问题也向来是一个争论之处。在小仓手向山就有作家·村上元三以俳句碑“小次郎の眉涼しけれつばくらめ”来形容小次郎形象如何如何的事例。而武藏方面的资料《二天记》所记载小次郎乃是位十八岁的少年。不过,细川家会邀请这样的青年者来担任剑术师范的角色吗?这,怎么说还是个疑问。诚然,传说中也有其为超过七十的老者这般的见解。不过同样,细川家是不是能让这样的一个老头作为整个藩的代表与他人决斗?这下又产生了一项疑问。奠定了小次郎美少年形象的应该是吉川英治的小说。不过《二天记》的出现却在江户初期,可见当时便有了决斗之时十八岁的传闻。因此在后人的电视电影中,小次郎多是以此为参考,常常以少年印象的风格登场。不过受歌舞伎和净琉璃的影响,小次郎也有以老人形象出现的例子。比如五味康佑的《ふたりの武蔵》。在现实中,以邋遢肮脏印象出现的武藏,及以傲慢的青年印象出场的小次郎好象受到了普通的欢迎。


●超能力剑士——二阶堂流平法松山大吉

对于一生信仰战即必胜的宫本武藏而言,他的至强源于他的不败。而这种不败的秘密,便是武藏每次均能获胜的根本原因在于他能清楚明白地分析对手的实力究竟如何。甚至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在试合之前先了解对方的真实实力,选择有能力战胜者为对手。如此作为,或言是卑怯的表现。但却不失为一种长胜的重要秘方。就武藏个人,那种“明知道没有胜算也需一战”的作风是完全的浪漫主义,是不实用的。在这一观点上,武藏与织田信长到是颇为相似,一切从实际出发,典型的现实主义。因此得以在武藏的生涯中,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武藏斟酌对手的力量,知道自己是万万敌不过对方的。于是在试合前逃走了。而那个对手的名字正是松山主水。

松山主水,又名源丞、大吉。二阶堂流平法之道统者,出身乃是美浓国人松山氏。松山大吉继承了由其祖父主水创始的流派二阶堂流平法。其祖父有说本是竹中半兵卫母系的堂兄弟。但事实上这是错误的,其实在记载中应该是“竹内半兵卫”。称“竹中半兵卫”怕是后人误传所致的结果。而主水本人一般认为在佐佐木小次郎死后,成为了细川家的剑术师范。于是乎有人推测说,他与其主君细川忠利便是密谋杀害佐佐木小次郎的罪魁祸首。实际上了,松山大吉是以御铁炮头众的身份及五百石的俸禄加入细川家的。他的得意门生包括了其主君细川忠利,还有就是忠利的小姓头村上吉之丞。松山主水在1653年逝世,相传是被忠利父亲忠兴的心腹所谋杀的(续小次郎后的又一政治谋杀??==!)。

论起松山主水的实力,首先应该谈的是他的流派剑术二阶堂流平法。其实熟悉浪客剑心的朋友对二阶堂流平法不会很陌生的。没错,那个喜欢穿一身黑色紧身衣的猥亵杀手鹈堂刃卫所学所用的便是二阶堂流平法了。传说中二阶堂流平法称“平法”而非“兵法”,此其一怪。关于此疑,流传世间的说法是该流派乃是从一文字、八文字、十文字推出奥义,取其开头的中文数字“一”“八”“十”而变化终成一“平”字,因此而得名。二阶堂流平法的奥妙所在,以今天的观点看来,其实很有可能是催眠术与剑术的融合。或许真如漫画里的刃卫那样,可以催眠术束缚对手,使之动弹不得。如此说来,松山主水的残存记载中那些实际上已经可被称为是逸话的传奇就不难解释了。

第一则逸话是在某年某月某日,松山主水向主人细川忠利以及已成为其入室弟子的村上吉之丞传授二阶堂流平法的奥义中的“一文字”和“八文字”。当时,所有外人均被命令退出道场。整座道场只余下他们三人在内。一阵死一般的静寂,许久才有了响动。这时守在道场外的侍从只见细川忠利和村上吉之丞面色惨白,从道场中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其间究竟发生了何事?我们已不得而知了,不过从中我们却能够想象出,连算得上剑术达人的细川忠利、村上吉之丞二人单单面对“一文字”与“八文字”便已惊恐至此,二阶堂流平法是何等的可怕啊。

记载中,二阶堂流平法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超越了奥义“十文字”的终极奥义被称为“心之一方”。若可练成“心之一方”,其达者本身已足可超出世俗的剑道之论,再非以剑伤人,而是变成可以使用念动力的“超人”。这则传说源至松山主水之死。相传,细川忠兴派出刺客庄林某谋杀松山主水。由于病重而入睡的主水由于意识朦胧,没能防御住对手刺来的利刃。然而身负濒死重伤的主水却在这时发出了“心之一方“,神奇的一瞬间,对手被紧紧地捆绑住,丝毫无法动弹,终被主水一招击杀倒在了一旁。自知必死的主水面向问讯跑来的弟子说道:“这个东西(刺客)打算杀死我。怎么说,这值得钦佩。了不起的东西,你们要将他郑重其事地埋葬”。说罢,自己也死去了。也是因为如此,他的奥义“心之一方”、“十文字”最后落得无人继承而就此失传。

何等强大而怪异的剑法,于是乎,竟有了武藏在道场外遥望主水,却最终沉默地离开了。或许,是武藏清楚地认识到,他与主水若战,是必败之局又或胜算五五分帐;也有可能是认为主水不是有资格与自己一战的对手??两种情况必居其一。但是我们如果从武藏的一贯风格推算,第一类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作为松山主水道统的继承人,乃是主水的高徒村上吉之丞。有记载认为其实令得武藏不战而逃的所谓对手其实是村上吉之丞才对。在白土三平的漫画中就有以出色的美剑客形象时常登场的村上吉之丞,并且在作品中与武藏数度纠缠。不过,全都难以分出胜败。白土三平的漫画就是依据的上述观点而作。但是就本人感觉而言,自我认为,这份使得一代剑圣未战先溃的功绩还是应该归在主水的头上。

主水之后的二代目村上吉之丞原本就是忠利的近侍,外表说不定……这个,战国时代的风俗(==!)……美剑客一说或许确是事实。不过后来追随细川忠利,于岛原之乱出阵,不幸讨死了。可是,有人却认为,村上吉之丞之死其实是细川家为新选剑术师范而故意布下的局。在吉之丞之后入主细川家剑术师范役的正是宫本武藏,而武藏本人也在岛原之乱时出阵……这,真的只是巧合吗(不过武藏在这场战役中也被飞石击中,负伤下场)?在此后,继承二阶堂流的村上某,成为了武藏门人讥讽的对象却无力还击。也许,二阶堂流平法,说不定是只有超能力的剑客松山主水才能自如运用的剑法吧。

佐佐木小次郎丧命严流岛;松山主水遇刺道场;再到村上吉之丞的不幸阵亡,一次又一次的阴谋;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谋杀。三位剑术家的鲜血,换来的只是细川家两代统治的交替,如此而已罢了……

宫本武藏,在一连窜隐蔽在幕后的众多黑手的捧抬下,在一阵阵腥风血雨过后,得以一步步登上了他人生舞台的最高峰。


●未战之遗憾——柳生新阴流

其实在文坛中有许许多多古老的热门话题依旧还在被人们不断地提起。可不休地争论下,却终究得不出最后的确切答案。其间,关于剑豪的问题,以有名的文豪菊地宽与直木三十五之间关于“宫本武藏到底强不强”的讨论最具代表性。

整件事情的起因是直木三十五大谈“武藏非名手”的说法引起了这场持续多年的辩论。直木三十五认为,武藏所用,乃是不入流的乡下剑法,更兼他所挑战的对象全都是些二三流的剑客。当时的最强柳生氏,或疋田文五郎等上泉新阴流的门生,又或伊藤一刀斋和他的弟子小野忠明。武藏如果够实力,为何不去挑战他们?这般作为还胆敢自傲“一生周游各地,与诸流派兵法者遭遇,六十余回之试合中无任一失利”,岂不是十足的讽刺意味?

菊地宽则对直木三十五的观念持反对态度。菊地的看法中武藏是非常有武艺天分的剑客,此外武藏在精神方面也称得上乃第一流的人物,这同时说明了武藏的强。与菊地宽持同一态度的就是作家吉川英治。1935年,吉川英治正是以菊地宽的观点为蓝本,开始在报纸上发表《宫本武藏》这部长篇连载,创作出了与其他评书中所述之英雄武藏完全不同的全新的武藏形象。

双方争论直至今日也没有到头。武藏是强者还是虚假的达人,这个问题,已经不可能有人能得出答案了。不过,武藏在一生中的的确确未能与当时日本剑道界的至强柳生新阴流高手交手试合。这,才是真正的关键点。

我想没有人会质疑,在上泉信纲逝后,他的得意门生柳生宗严到了江户时代初已然成为了整个日本剑道界的领袖人物;恐怕也不会有人不认同,在丰臣与德川政权交替的那个纷乱年代里,柳生新阴流的日益壮大,特别是柳生宗矩创立了御家流江户柳生,柳生新阴流受万人景仰,被誉为天下第一流派,此乃绝对的当之无愧。而在宫本武藏一生之中,竟无丁点儿与天下第一交手的记载,这实在是一个遗憾。

而就柳生而言,当时的石舟斋已是年过六旬的垂暮老者,隐居于大和柳生之乡中。虽不问世事,然威望仍在。想来即便是狂傲若武藏亦不敢轻易造次。另一原因是在武藏二十七岁那年,石舟斋终与世长辞。此时的武藏虽然击败了吉冈一门及宍戸梅轩,但对阵柳生新阴流的记录却只有其门下生大濑隼人一人而已。或许连武藏本人对前往大和挑战权威柳生石舟斋也是毫无半点自信。等到他剑术大成时,这称得上是天下第一的对手却早已不在人世了。其间的无奈又有谁能了解?

这里说起石舟斋,突然想起井上雄彦的《浪客行》中武藏与石舟斋相遇的一幕,石舟斋回想当年与恩师上泉信纲的初会:年暮的老剑客终于达成了他一生的心愿,领悟到了当年无敌天下的伊势守持剑傲立于天地之间的宏大气魄……“我的剑,与天地融为一体”……这才是至强之人的宣言。

《浪客行》的内容大多改编至吉川英治的小说《宫本武藏》。这幕关于武藏与石舟斋的会面实属作者的虚构,但我们从中清晰可见的是作者吉川英治对上泉伊势守及柳生石舟斋的推崇与敬仰。在作者的世界观中,剑法与道法同样有着“神”的延续。如果说柳生石舟斋是继承了上泉伊势守的剑法之道,那么,武藏在以后朝着扬名万世的剑圣转变也是因为他对石舟斋剑道精神的一种承接吧。

上面谈起的小说与漫画,剧情虽然不是事实。但武藏圆明流在发展中的的确确受到了柳生新阴流的不小影响。作为同时代人的柳生和武藏,武藏圆明流续柳生兵库助利严之后也传到着尾张藩。这是两者相互影响和竞争意识的结果。后期,武藏的思想有了向禅境的倾向,这也许是受柳生“剑禅一如”思想的影响。我们应该知道沢庵和尚乃柳生宗矩的禅之师,而武藏和沢庵和尚之间存在的不少交往文书我想恰好可以证明上述推论在道理上是讲得通的。

柳生三代皆剑豪。除去柳生石舟斋这位柳生新阴流的一代目,二代的江户柳生建立者柳生宗矩也是柳生新阴流的达人。不过世人对之评价向来不高。探其因,多是因为了他从政胜于用剑的缘故吧。江户柳生作为御家流的地位不容挑战,甚者大目付的职务在身也使得江湖中人对柳生宗矩忌惮三分,竟至无人敢于上门挑衅。因此在柳生宗矩的一生中少有与他流派达人试合决胜负的记录。但却绝不是宗矩不强。试想能习成奥义“无刀取”,得柳生石舟斋印可,更将柳生新阴流剑道推至“剑禅一如”至境之人,又怎可能会是个弱者?不由地想起动漫《修罗之刻》中武藏与沢庵和尚的那段对话……

沢庵和尚:你见过宗矩了。

武藏:是的……

沢庵和尚:怎么,你认为他不够强大吗?

武藏:不!他很强!不过他的强不在单纯在剑上,而是政治。

这则对话这么可以讲,是刚好说出了当时的实际情况。宗矩自身陷于政治的旋涡当中,虽也是剑达人却无法真正达到同其父石舟斋一般的剑道颠峰。然而,也就因为宗矩的自陷“地狱”,才最终有了柳生家的飞黄腾达。正所谓有得必有失,果真是言之有理。

柳生宗矩虽然得到了印可,创立了江户柳生。但,真正继承了柳生石舟斋道统的却并非是他。因为石舟斋其人本身对于政治的厌恶,过多牵涉了政治的宗矩最终没得到石舟斋的认可。得以继承石舟斋衣钵的柳生新阴流二代目,却是宗矩大哥严胜的二儿子柳生兵库助利严。

柳生兵库助利严,又名忠次郎,号如云斋。因其父严胜早逝而由石舟斋亲自抚养。至少受石舟斋熏陶,醉心于剑道。开始入仕加藤清正,后辞官学流祖上泉信纲周游各国修行。修行间,习得小笠原流派军学及穴泽流棒术。成为了以后的尾张德川家剑术师范。兵库助这一道统相对于在将军家做指南役的叔父柳生宗矩所创之江户柳生,被世人称为了尾张柳生。而后,柳生兵库助利严与石田三成部将岛左近女儿之间所生的末子严包(后之连也斋)继承了尾张柳生道统。

现今在尾张一地流传有这样一则传说,逸话正是柳生兵库助利严与宫本武藏。然而故事却有好几种不同的版本。但所有说法的开始却是一致的:一日,武藏在尾张城下,与一名武士擦肩而过……

有人传,武藏在那武士远去后,突然大悟,对弟子说道:“刚才城下那人一定就是柳生兵库。”两人失去了一次交手的好机会。武藏感到甚是可惜。

也有人这样讲,武藏凝视那武士片刻,道:“来者可是柳生兵库?”

武士回道:“正是!阁下可是宫本武藏?”

得到肯定后,确认对手的两人互相承认彼此的能力,并意气投合一起到了柳生利严官邸。在柳生官邸时两人还热情地探讨了剑法之道。但两人间并无试合之事发生。

还有说法是,武藏与柳生兵库助在相视的瞬间已然确定了对方的身份。然而两人却故意各走一道,以避开对方。或许,他们二者对于战胜对方,彼此之间都没什么把握吧。

自以为,三版本中,像第一种说法那样的事情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不过如果我们从武藏的一贯脾性思考,第三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从柳生新阴流和武藏圆明流在尾张藩的传播事例来考虑的话,第二则虽是略带小说性质,但也是可以讲通的。因为从武藏后得在尾张藩仕官之事看来,柳生利严实在是位气度不凡,心胸豁达的人物。不然一山则可容二虎?发生如第二则说法的事情对这样的人来说也份属正常了。

其实,将没挑战柳生作为“武藏弱”,直木三十五的这一逻辑也有着明显的错误。柳生虽强,但有很多确实的试合记录等吗?答案当然是没有了。在后世的我看来,武藏的试合经历远比柳生诸人丰富。当然不能以试合经验的多少来定剑术的强弱。只是,除去实战经验丰富的冢原卜伝、上泉信纲这些许特别人物外,其他的知名剑豪如伊藤一刀斋、小野忠明、柳生石舟斋、柳生宗矩、柳生兵库、柳生十兵卫……他们作为剑术家的实际成绩确实是意外地缺乏。我们所知道的,最多的还是他们是如何得到了适应自己的地位(如剑术师范役)这样一类的事迹。这些地位,对于他们的剑术虽起了一定的证明作用,但对于剑术的高低分辨却鲜有什么判断功效。

此外,关于柳生与武藏间强弱问题,在司马辽太郎的《真说宫本武藏》有这样一段:一百零八岁的老者渡边幸庵在回忆起宫本武藏时曾说道:“余曾为柳生但马守宗矩之弟子,且取得秘传许可。然有竹村武藏者,自我磨练剑法之名人也。与但马相比,譬如围棋,让九个黑子亦武藏较强。”虽然我无从知道这篇文章中所谓的《渡边幸庵对话》是否是真实存在的,但有人考证说但马守宗矩门下生中确确实实有渡边幸庵这号人物。所以渡边幸庵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至于竹村这个姓好象是武藏采用的另姓,武藏在仕尾张藩时曾做过手里剑术名手竹村与右卫门的养子,因此得继承竹村这一姓也不足为奇了。

如果真是这样,连宗矩的弟子也认为武藏剑术驾凌与师范柳生宗矩之上的话,那么武藏的强便是不可置疑之事了。柳生新阴流的初期达人无过于柳生石舟斋、柳生宗矩、柳生兵库、柳生十兵卫、柳生连也斋几人。柳生宗矩在其中虽说不是最强,但至少在历史上的评价不会逊色于柳生兵库。可依然是“让九个黑子亦武藏较强”,如此说来,武藏一生修为应是超越了十兵卫、连也斋等,直追柳生石舟斋了。这样的武藏非但不会是弱者,而且可算得山强中之强。

可惜啊,无论是宫本武藏,还是柳生石舟斋、柳生宗矩、柳生兵库。历史的争论就在于他们之间少了一场武藏圆明流与柳生新阴流的完美碰撞,缺乏一战的实际来证明究竟谁才是天下独一。这,不得不说乃是历史的遗憾。而武藏的在天之灵此时若知后世之人对他产生了种种猜疑,那么,未能与柳生一决高下也必将成为其生平最大的憾事吧!


●后记——天下剑圣

剑圣的称号不是自称的,是后人送的。什么是剑圣?恐怕没人可以给我一个标准的答案吧。其实剑圣本就没有一个标准。谁是你心目中的最强者,那么,他就是你的剑圣。心想不同自然剑圣也不会相同了。

然而,就有这么四个人,在所有文献、所有典籍中,毫无例外被冠以剑圣之美誉。他们分别是:上泉信纲、宫本武藏、千叶周作、男谷精一郎。到底是何原因让他们得到了世人的公推?追其源,却是功绩各不相同。

上泉信纲者,开创新阴流一脉。弟子众,高手辈出。新阴纵横数百年而不衰。更得优秀门生,譬如柳生石舟斋、丸目长惠等等,衍生的门派不计其数。信纲功在千秋。更兼其剑技非常,得“兵法新阴、军法军配天下一”之美名。剑圣称谓信纲可说实至名归。史上历来少有异议之人。

千叶周作者,幕末剑圣。承一刀流之艺,致力于剑道广传之业。因有周作竹刀、护具首创,才有今日之现代剑道体系的形成。此点周作功不可没。剑,杀人之器;剑术,杀人之技。千古之理因周作之功而成现时健身强体之术。千叶周作虽非史上最强者,然仅有剑圣之名方得表其功勋。

男谷精一郎者,以品闻于世,技高却不以术压人。世人莫不拜服。德高者广赞之,德微者无不自惭行愧。其技本高超,有后世文豪直木三十五之言“在日本剑术史中究竟谁是最强的?这个问题,因为时代和流派的差异而难以分辩。不过,自认为,最强者因为新阴流之祖上泉伊势守。而第二者则属男谷精一郎”。然其弟子岛田虎之助为胜海舟之师;门生榊原键吉友善世称最后之剑豪。二人均是剑道界响当当的人物,却对男谷精一郎崇敬得死心塌地,非仅是仰其技,更多乃是对其德品心悦诚服。俗话说以德服人,世间闻者多,而行之者寡。男谷精一郎之举正符以德服人之法,故为后人颂。

而宫本武藏剑圣之名得流传于后世,后人争其技艺高低。殊不知其术已然失传久矣。空头之论岂非可笑。私以为武藏受人颂赞,乃其《五轮书》流传之故也。正所谓身死如灯灭。前三位虽有技艺传于后世,然亦单乃本流派之法,所授亦多亲信之人。百年之后,诸人奥义多已失传。唯武藏著书《五轮》,述剑道本源,明兵法制胜之法。观《五轮》五卷,剖析剑道之哩,视万法万般,总万变不离其宗。不求剑之长短更改,不论流派技之不同,胜战之法,千古恒定。百年后,武藏圆明流湮没于世,二刀之术再无人可用,唯有五轮之道长久不衰,后世者终可一询前辈高人之解,剑道一艺亦得绵联不败,此方武藏之大功德也。故尔武藏受万人膜拜,尊《五轮书》为千古第一兵法书,景武藏为一代剑圣。此皆其功德所至,非市井之人三言两语可蔽之。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5 10: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旧文
算是偶研究宫本武藏其人的开篇之作~~活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5 19: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有没有佐佐木小次郎的介绍呢^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6 11: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写过一篇小次郎~~不过最近发现很多地方搞错了
正准备重新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6 12: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小次郎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6 18: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则根据如今掌握的情景看~~
在下关跟武藏一战的人应该是被称为XX严流的一个家伙~~
佐佐木小次朗这个名字是江户中期净琉璃和戏剧的产物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6 18: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是引用daozuojin于2006-01-06 18:06发表的:
然则根据如今掌握的情景看~~
在下关跟武藏一战的人应该是被称为XX严流的一个家伙~~
佐佐木小次朗这个名字是江户中期净琉璃和戏剧的产物
==!!
昏死,看来光靠游戏得出的结论果然不可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7 12: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连史料亦不可信,何况小说游戏~~
正等着紫殿那儿预定的武藏研究论文,拿到了应该可以重新写一篇严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1 20: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手~~
宝藏院的胤舜算不算武藏的敌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5-2 22: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胤舜~~武藏到宝藏院时间不明白,推测为庆长十八年(二天记的说法),当时胤舜才九岁而已。
与胤舜对砍是吉川英治小说的剧情
二天记里写的对手为奥藏院
要说宝藏院枪术,武藏的对手应该是高田又兵卫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2 22: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这样啊~
但是现在也有人说《二天记》里有不尽不实的地方~
还有,想问个白痴问题:
小次郎是被武藏砍死的,还是被武藏砍成重伤然后被几名细川家藩士所杀呢?(这个是我觉得最不可能的,因为小次郎应该是细川家的武术指导吧……怎么会被自己的徒弟杀了呢?估计我看到的这个是杜撰出来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5-3 20: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二天记》的内容确实属于虚构成分居多,所以也只能说是推测。相对地说,武藏前往宝藏院似乎没有其他的证据显示曾发生过,加之二天记对这事件的记录从时间以及当事人来推敲勉强也算说得过去的
不过高田又兵卫的情况就不同了,还有《丹治峰均笔记、《鹈之真似》为佐证(特别是后者),可以说是比较可信的事件

至于小次郎的问题,主要是出自《沼田家记》,说起来比较麻烦,等我先发篇文章,千鸟你仔细看就明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 20: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搬凳子准备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5-3 20: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ribenshi.com/forum/read.php?tid=2580&page=e#a

主要看第一卷的丰前出生说,第三卷的《沼田家记》,以及第四卷的分析,你会发现,得出小次朗并非被武藏所杀是多么“正确”的结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 21: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小次郎就算是个悲情人物
现在越来越替他不值了……如果是公平较量虽死无憾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6 00: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呀````写的真全面的说`````先强烈佩服一下下``````
对了,提个建议`````偶从野史上看过一段,好像宫本还去找过柳生的师兄体舍流丸目长惠比试,但是丸目拔刀之势就震住了武藏。武藏叹息自己可能不是对手而离开。我所知有限,呵呵,希望楼主能补全这一段```````       [s: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6-6 21: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5楼岛津晴久2006-06-06 00:13发表的“”:
呀````写的真全面的说`````先强烈佩服一下下``````
对了,提个建议`````偶从野史上看过一段,好像宫本还去找过柳生的师兄体舍流丸目长惠比试,但是丸目拔刀之势就震住了武藏。武藏叹息自己可能不是对手而离开。我所知有限,呵呵,希望楼主能补全这一段```````       [s:14]
武藏对丸目其实不是野史而是小山胜清的小说中虚构的情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26 02: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真是巧在这里遇上清兴斋了 偶是以前从五木申请转过大人的文的
现在看来偶转的小次郎一文需要更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真红之战鬼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6-10-27 17: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歡以藏,武藏!
不知下次有沒有以藏的事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11-5 17: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長知識了,果然喜歡上泉為天下的劍聖~~~
至於小次郎的死確實是悲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iamsbq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6-12-4 16: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圣,好大个帽子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0-7-14 11:32 , Processed in 0.086225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