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59|回复: 12

从战国大名到近世大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1 13: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福岛正义(埼玉大学名誉教授 )原载《日本历史》454号1986年3月号- `! P: \6 `, ?5 Z: G, p# R

) Q2 D* {8 z0 t一、前言
3 ~0 }5 Y' D9 j' S战国大名在安土桃山时代被织丰政权灭亡者甚众,而延续至近世者几希。常陆的战国大名佐竹氏,可谓是近世大名化的少数事例。" V- ]. {: N3 @2 A9 c& X& m) ~
虽然说在织丰政权之下存在着各种类型的大名,决非可一概而论者,但粗分之亦可分为由织丰政权创造的大名和在天下统一过程中服属于织丰政权的战国大名。0 G' k1 j- s5 v6 d
本文便要以佐竹氏的动向为中心,研究在丰臣秀吉达成天下统一的事业,树立了丰臣政权统治全国的情况下,旧有的战国大名作了何等的应对之策而近世大名化的。另外,作为研究的视点,则以此类传统大名推行的对领国的统一支配的进展与同中央政府的政治关联为中心进行考察。$ a# D, S) O  J3 m- ?
8 U4 ?' _3 `0 O/ z7 O, V- g$ b
二、战国大名佐竹氏的动向
9 z. [! H6 R7 `( a(图1)略% c* j* ^8 p' N, _* z
佐竹氏乃“新罗三郎”源义光的子孙,自平安末年源昌义居住常陆国佐竹乡以来作为常陆的豪族而繁盛发展。据《吾妻镜》,佐竹氏之势力在治承四(1180)年时已经发展成为号称“佐竹者,权威及境外,郎党满国中”(1)的豪族领主。因此,佐竹秀义没有响应源赖朝的起兵,在金砂山(久慈郡金砂乡村)同赖朝军交战而败北,其奥七郡(指常陆国中那珂东、那珂西、佐都东、佐都西、久慈东、久慈西、多珂七郡)、太田、糟田、酒出等领地遭到没收。不过,他就在其后投降赖朝成为御家人,因在奥州之役和承久之乱中数有军功,除发还了奥七郡的旧领之外,还获封美浓国山田乡的地头职。
; l8 Z! _. s! t0 @% K在镰仓时代的常陆,八田一族的小田、穴户两氏垄断守护一职,保持了优势地位,他们主要在常陆的西南处扶植其势力。另外,多气一族(常陆大椽)以古代以来的国衙权力为背景,在常陆南部形成了稳固的势力。又因佐竹氏领有常陆北部的奥七郡,故出现了三豪族鼎立的局面。
+ l  c7 e! i5 W0 @" @* z南北朝的内乱给予常陆国这样的政治局势以很大变动。因为佐竹贞义作为足利方的有力武将而活跃,而从足利尊氏处受常陆国的守护职,子孙遂世袭此守护职。另外,佐竹家在之后为“关东八家”的一员被厚遇,作为恩赏获赐极多领地而繁荣昌盛。
! E" G9 x1 ?+ u+ [& x  V+ W从南北朝时代到室町时代,虽然说佐竹氏作为常陆守护形成了独自的权力,但支持其守护权力的乃是大规模的总领制。佐竹氏的总领制在镰仓时代分出很多庶家,以奥七郡为中心以其压倒性的势力为傲。但是,总领制的发展相反地也有带来一族的统制困难化的一面,进入十五世纪其内部矛盾便激化了。
" `0 a3 z8 |3 e$ ]那便是由于庶家山入与义反抗总领家佐竹义宪,发生了佐竹一族和国人一道参与的山入一揆之乱。这场动乱以佐竹义盛死后从上杉家作为养子被迎来的义宪的家督继承为发端,对他姓出身的义宪继承佐竹总领家一事,山入与义表示了强烈反对。因为这场山入一揆之乱至此大约横亘了一个世纪,佐竹氏的总领制便在十五世纪中叶剧烈地崩溃殆尽。(2)4 q1 l4 i+ G  E% q$ j- b4 @3 N+ ^! _
不久进入战国时代,由于佐竹义舜在永正元(1504)年平定山入一揆,复归太田城(常陆太田市),佐竹家才初为战国大名而自立化。为此义舜在后世被称为“佐竹中兴之祖”(3)。5 m/ k8 ^' h1 D+ c
佐竹氏的领地在同山入一揆的交战中被周围的诸大名和国众夺取了相当部分。首先在文明十七(1485)的佐竹之乱中,多贺郡的车(茨城县北茨城市)、龙子山(茨城县高荻市)二城被岩城常隆夺取,在延德元(1489)年又受芦名、伊达、白河结城等奥州诸将的入侵。另外佐竹氏为了讨伐山入一揆向周围大名寻求支援,作为其答谢也承诺割让领地。为此久慈郡宫河内(金砂乡村)以下五处被让渡给白河结城,对那须氏则引渡了属于山入一揆的长仓氏的旧领(4)。而且在这场内乱中以佐竹氏的直辖领“料所”为首到一家中宿老和近臣的知行地,也被江户、小野崎等常陆有力国人践踏强占(5)。江户和小野崎二氏本来是作为佐竹家宿老担任常陆守护代的豪族。特别是江户氏,很早就有独立的想法,到了战国时代就脱离了佐竹家的支配,作为战国大名而独立。以水户城为根据地形成了座拥那珂、茨城、鹿岛三郡的领国。对这样流失了的佐竹氏分国,佐竹氏自义舜的时代起便尝试进行夺回。他们首先在永正七(1510)年利用白河结城政朝和其庶家小峰义亲的内讧,夺取了依上保(久慈郡)。- U: n  t% E9 _! U. Y" D
战乱在十六世纪中叶以后开始正式化了,佐竹家的战国大名化也基本在这个阶段。当时在佐竹家分国的周围,关东的大椽、江户、小田、结城、宇都宫、那须、后北条,奥州的白河结城、岩城、相马、芦名、石川、田村、伊达等群雄割据。佐竹一边同这些周围大名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致力于逐渐地扩大其分国。
. B" q2 |7 b, [佐竹义笃乘着周围诸大名家中内耗的机会,时常出兵干涉他国。首先在天文八(1539)年那须家政资、高资父子发生争斗,义笃支持政资,两度进攻高资的乌山城(枥木县乌山町)。(6)另外同十二年伊达家稙宗、晴宗父子开衅,义笃出兵窪田城(福岛县いわき市)救援晴宗。(7)但是佐竹一族中也发生了内讧,天文八年义笃亲弟部垂义元和其义父宇留野义久一起据部垂城(大宫町)反抗义笃。这是佐竹氏的家督继承斗争,义笃在同九年进攻部垂城讨义元,镇压了内乱。(8): T( |! Y  B& I8 z( o3 Z. ~2 \
义笃之后义昭袭封,在天文二十(1551)攻降水户城主江户忠通。在永禄三(1560)年出兵陆奥寺山城(福岛县棚仓町),夺回了应永年间以来被白河结城氏夺占了陆奥南乡(9)。此时,因为上杉辉虎数征关东,义昭从辉虎攻结城城(茨城县结城市)、小山城(枥木县小山市)、小田城(茨城县筑波町),在永禄七年自辉虎处得小田城。(10)) \7 e) I* k# e, B+ b, m  I9 v2 K
佐竹家到义昭时还是以收复旧领为主,没有什么大的分国扩张行为。但是,到了其子佐竹义重继承家督时,就同周围的诸大名争战,成为一大势力。他首先和意图并吞关八州的后北条家对抗,带动宇都宫、壬生、那须、茂木、多贺谷等诸路豪族与北条敌对,而且为了抑止伊达政宗的南下而使白河结城、岩城、石川、芦名等陆奥诸豪族服属麾下,形成了横贯常陆、陆奥、下野的一大分国。
8 t5 Z, B  s! M义重为了同站在北条一边的小田氏治作战,将家臣梶原政景(原武藏岩付城主太田资正次子)配置在小田城,使对旧小田领的支配稳固。另外时常和北进的北条氏政军交战于下总和下野。其间,和后北条家交通的白河结城(小峰)义亲时常利用佐竹出兵南面的间隙,同时和芦名盛氏、田村清显、那须资胤等协同侵攻佐竹领。
0 `) t: Y0 R+ ~, v/ t  S; a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佐竹家最早向上杉辉虎寻求支援,在辉虎死后又和武田胜赖关系亲密,这是因为天正九(1579)年后北条和武田断交的缘故。义重出阵足利(枥木县足利市)、佐野(枥木县佐野市)、新田(群马县新田郡)等地,和武田胜赖一道和后北条家作战。(11)武田灭亡后,因为后北条家积极地经略下野方面,义重在天正十二年在沼尻(枥木县藤冈町)同北条进行会战,与之对抗。(12)1 n  M. N0 g8 H4 V
另外一方面,在奥州伊达政宗开始拥有了势力,义重在天正十三年和政宗在安积方面交战。佐竹家对同伊达处在敌对关系的会津芦名家进行支援,将义重次子义广(后改芦名盛重)作为养子送入芦名家。不过,因为伊达在同十六年再犯会津,义重遂出阵须贺川,但第二年政宗便侵入会津攻陷黑川城(福岛县会津若松市)。之后佐竹和伊达间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正十八年。(13)
6 H- z4 V8 E% D% h(1)《吾妻镜》治承四年十一月四日条3 d% u2 s  D3 G- ]. t5 |5 h
(2)拙稿《东国战国大名领的成立过程——常陆佐竹氏的情况》(《史潮》第71号)8 v* Q2 n3 L9 N' r, n& ?* B
(3)(4)《新编常陆国志》0 B8 `, e9 B# L' \1 Q
(5)秋田藩家藏文书(《冈本文书》)领地违乱书付
6 w( X$ K: X  e5 a/ }. a(6)《白河文书》
' |$ a, @7 ~1 v, D$ G; b(7)(8)户村本、正宗寺本佐竹系图
5 t% |7 s4 S3 a(9)《户村本佐竹系图》
$ P* J9 o) Z% ^5 A+ u0 L5 D8 H(10)《常阳四战记》
9 {6 u" u! V- J) F0 y/ q- L  N(11)《关八州古战录》
9 l. L1 y5 {' |' L# f0 x(12)《奥羽永庆军记》、《关八州古战录》、《宇都宫兴废记》: ]0 d$ L5 \  X$ r6 b$ c5 }  ~
(13)《奥羽永庆军记》、《芦名四代记》、《伊达成实记》
, Y' i7 z! p. s2 A
/ l' R, a' i% A- `$ d9 [0 C# n三、战国时代的分国支配
- a8 ?- G3 ]! x# V3 F  g' a* y于战国时代在常陆、下野、陆奥三国形成了广大的大名领国的佐竹氏,究竟是怎么来进行分国的经营的呢?关于其支配构造,来看以下考察。
6 {9 A# l* K, c; X8 q- G首先来看佐竹领国的知行制度,它可以大致分为佐竹家的直辖支配地料所(藏入地)和给人的知行地。不过,在料所中也有实际上被分予家臣的地方,也有被“预置(托管)”的地方,料所和给人知行地的区别并不是很明确(1)。给人的知行地由佐竹家安堵的本领和分封的恩给地构成。在给人的知行制中他们原有传统的领主制被整个保存下来,其本领不允许大名权力的介入。不过,恩给地的情况和本领就不同,其更代继承需要佐竹家的承认(2)。因为给人们一部分拥有土着性,他们一边经营自耕地一面进行农民统治。所以可见这一后进性:即便佐竹家取得小田领和白河领并将之分封众家臣,给人便派遣代官驱使他们支配新领。由于战国末其家臣数字增大而没收的敌领不足,也以支付“勘忍分”、“切符分”、“藏米”的形式进行临时性的扶持。下面一封佐竹义重给松野次郎右卫门的书信便说明了这一点(3):6 \9 }" t0 w' ?

- D. i* k7 e: L3 _+ A
5 e& s, S5 l9 e% X8 l0 t" v. P) ?6 R. |其方连连御忠信、就中于大里之武功于今无失念候,如此之上一所可进置候得共,相当之欠所无之候间,迟延,先以其间之事者,五贯文土贡每年速可渡进之候,恐恐谨言
$ s# F1 B% [- D! u. _
  Y8 V" X2 g2 D8 m. Y
" g* q3 h+ a7 H# g天正八年拾月廿一日                                   义重(花押)7 W& ~% {3 s) c) Q
松野次郎左卫门殿' `- H# y- X+ h4 G3 L/ O
(大意:您连年的功绩,尤其是大里的战功我今天也没有忘记,虽应封赏一处领地,但是因为没有相当的没收地,只能推迟,每年先单支付五贯年贡)

/ @: g, Z/ G4 a5 L# b3 J' {/ J) Q5 a* h: |0 _. K, E3 Q
另外,虽然佐竹的分国在这个时代开始了检地,但是因为在给人领上遭到给人们的强烈抗拒,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实施(4)。因此,对家臣的知行调查,虽然出于军事上和政治上的目的以征服地为中心实施,这也无法取到充分的成果。家臣们必须负担军役和公役来作为得到知行地的代偿。这虽然是作为对佐竹家的奉公和义务按照知行地规模课征的,但到战国末期这却也有了增大的倾向。诸役的征收是佐竹家的有力财源,特别是佐竹领久慈郡的金泽(日立市)、八沟山(大子町)、道坂(同上)有金山,佐竹便命家臣开矿并使其交纳金役。" G2 E% W3 Z0 J
接着看对家臣团的统制,佐竹的家臣团由佐竹一族、谱代、外样、牢人等构成。他们被称为“直参”,其中谱代占了压倒多数。另外虽然存在陪臣,佐竹家在室町时代称其“又家风不被召使”(5)而置于统制之外(换句话说,我的家臣的家臣,不是我的家臣)。但是到了战国时代,象以下这张《佐竹义重誓文》中所见的那样,连又者(陪臣)也能动员起来了。(6)& E! U* M9 V, m; E5 _  G

: ]% n+ N- @3 S8 N2 {' x( s今度於戰場抽忠功輩者,直參者不及申,家中又者、荒子、百姓至迄,夫夫隨而手柄之上中下不相改,所領褒美可與事。3 E. j- O9 g" x6 T
(中略)4 x. \) Z. M& {+ H
家中又者等迄,右之通可申付,忠節之討死之跡,其主、寄親於疏略致者,急度曲事可申付事
2 h/ C+ q0 f5 O, `(下略)0 S8 L* q& _7 X
(大意:(1)本次在战场立功人,直属家臣勿论,本家的陪臣、下级奉公人、百姓无论立功大小,都可褒赏领地8 X; d1 n: l5 T. p0 M% s* _
家中陪臣可如上申报,战死烈属遗领,如其主君、寄亲有忽略对待者,将从重治罪。)

; Z& y% C- G3 w: J) F( v- B% q1 O; j4 N4 w. r8 H4 ?0 M, y
军法在家臣的统制上是重要的存在,佐竹家已经在义舜的时代制订了《军法二十三条》(7)。并且佐竹义宣在天正十八年(1590)二月八日在加茂神社的神前命家臣等提交了“御军法、御下知(指令)、一点不可有违背”的誓文。(8)) R5 a: H4 @$ Q3 y( P* g8 Y9 z
佐竹家在家臣团的统制上,甚至干涉到了家臣们的家族问题。象前面说的那样家臣恩给地的继承要得到佐竹家的承认。这可以说是考虑到家臣们的军役奉仕的政策。另外,关于战死家臣的继承也有以下规定(9):
) k$ s1 O) r; t+ i( t, j* ]$ @  {+ W9 i& r: y
; Y; P9 s1 h8 X, L" r2 _& @9 V% k
讨死之辈,下下至迄,其动穿鏊,于忠节、其迹式无相违总领相立,其外子共于有之者,夫夫随而可令扶助事
( ~0 T( M' h; i/ [1 `9 d) H无子而弟欤亲类在之者,迹式弟欤亲类可相立事0 V: B+ `3 c4 d5 x8 B0 y' |1 m
子共兄弟亲类无之,妻计于在之者,其妻无疏略方付可遣事
8 A! W* i9 p7 i0 i0 Q0 Y(大意:战死者应保全其领地由嗣子继承,若有其他子女当以抚恤,无子而有兄弟亲眷,则可由其兄弟亲眷继承,无兄弟亲眷而有妻时,应优加抚恤其妻)

+ G$ p4 n- r; c6 G" Q: I1 a/ k2 s* j& d
佐竹军团的军事组织也逐渐地得到了完善,设置了奉行、番头、寄亲等衔。并且大致以地域来进行编组,负责分国内支城的警卫和出兵。佐竹军团的构成成为了以被称为“地之谱代”的在地性很强的地侍阶层为中心,在其支配下的农民也得以动员的态势。伴随着分国的扩大,客将和浪人也新加入其家臣团。佐竹家对从属或投降的诸大名及其家臣团采取尽可能安堵其领地将之编入佐竹家臣团的政策。例如白河结城家的旧臣大多都服从了佐竹家,接受佐竹一族东家的佐竹义久指挥。在陆奥南乡的十三座支城的城主,白河结城家的旧臣占了相当部分。并且佐竹义久镇守玉野砦对他们进行指挥。因为这是个叛降无常的战国乱世,佐竹家对这些新降众的统制也存在着困难,浅川城主(福岛县浅川町)朝川二郎左卫门在天正四(1576)年就纠合白河结城旧臣发动了叛乱(10)。  z5 }, M+ V( ~( s. n' G( F
(1)佐竹家士证文(抄)、秋田藩家藏文书(《石井文书》)永禄七年九月二十四日佐竹义昭书信
8 W/ }, g7 Q0 U- f(2)秋田藩家藏文书(《冈本文书》)永正十三年十二月七日佐竹义舜里书
" u5 y+ x! m" |# o, I(3)《松野文书》
+ L& M: T& ~* S' f(4)秋田藩家藏文书(《深谷文书》)八月十三日佐竹义昭书信5 u2 z2 q. d5 ?' W; T) s1 N( T
(5)《康应记录》
: H: t4 f; G% b% B! q+ }! V(6)《常州加茂神社文书》
$ m- O3 T+ p8 z. M' O(7)《户村本佐竹系图》
' `* L+ D4 O3 y  K' h0 N(8)《常州加茂神社文书》天正十八年二月八日佐竹义宣家臣起请文0 J9 o! D/ [0 s' Z
(9)《常州加茂神社文书》天正十八年二月八日佐竹义宣起请文- A% u* u7 w9 F  v
(10)《奥羽永庆军记》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60 银子 +576 收起 理由
不懂战国 + 60 + 576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21 13: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丰臣政权下大名领的形成
) M$ u2 ~, Z$ g佐竹义重从很早以前就同织田信长进行接触,信长在天正三(1575)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第一次致书义重,传达了长筱会战的胜利消息和进军甲州灭亡武田的决心,并要求义重协助。并且义重在第二年受信长奏请叙从五位下,补任常陆介。在天正八年、九年前后,因为佐竹和武田站在互相协助反北条的立场上,义重将使者旅庵派到武田处,说服胜赖和织田讲和。但是,尽管义重作出了努力,但是织田和武田两家的和议终以破裂告终。
) K) Q. P4 w$ M( Q& O% m$ L之后,羽柴秀吉稳固了作为信长的后继者的地位,义重也迅速致信秀吉请求交谊。秀吉回信中转达了他讨伐织田信雄和德川家康的决心,指示义重今后要和上杉景胜同心合力。义重又在天正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致信秀吉,另外作为赠马的代金进呈了黄金二十两。秀吉对此迅速回信,转告了小牧长久手之战的情况,激励了正同北条氏直交战中的佐竹家(2)。之后义重的嫡子义宣在天正十三年四月十九日向秀吉献上了刀一把和两只大鹰,祝贺丰臣、德川两家的和睦。对此秀吉在同年六月十八日致信义宣,在转达了近况的同时指示义宣如果有援军的需要的话可以向上杉景胜提出。秀吉在之后任命上杉景胜为关东及奥羽诸大名的取次役,命令如果后北条进攻佐竹、宇都宫、结城三氏的情况下派兵赴援。8 h% ~1 f  {" S" G& V
之后,佐竹家和丰臣秀吉的交涉,在会津的芦名家救援问题上变得更加密切了。如同前述,佐竹义重的二子义广虽然袭封了芦名家,但却苦于伊达政宗乘着芦名家中混乱搞的家臣挖角作战。丰臣秀吉虽命佐竹义重调停芦名和伊达两家,但是调停以不成功告终,伊达政宗将芦名义广逐出了黑川城。因为秀吉将伊达政宗采取的军事行动断定为“越度”,故而伊达家也派出使者说明芦名讨伐的经过,为得到秀吉的理解而努力。
3 ]# U& Z  g. P) C% v' ?/ f; R" e此时佐竹、伊达两家在寻求接触丰臣秀吉的当口,各自利用了不同的人脉。即佐竹义重向丰臣政权的官僚,对伊达和后北条持批判态度的石田三成和增田长盛送去书信,说:“义广为御介抱,越国ヘ催促被用,御念样子共实以不浅令存候,此上弥被加御下知,义广本意之义,悉御两所所凭入外无他事候,右如申义宣家督相渡候条,先代不替殿下样口切之所,御驰走尤候”。对此伊达政宗则结浅野长政、富田知信、木村清久等人为奥援,终于得免于激怒秀吉。象这里看到的那样,佐竹家和伊达家丰臣大名化的过程是相当地富有对照性的。- Z+ c9 n8 Q5 n
佐竹义宣在天正十八(1590)年小田原战役之时,尽管他在同伊达政宗交战之中,依然向小田原助阵,并且状告了伊达政宗。为此伊达家之后会津遭到没收,佐竹家得到了滑津(福岛县中岛村)、赤馆(福岛县棚仓町)、南乡等地。义宣在小田原之战结束后也协助秀吉的奥羽平定,对丰臣政权效忠。另外义宣利用常陆豪族大椽清干和江户重通等人没有参战小田原的把柄,向秀吉主张他们是佐竹家的附庸大名。为此秀吉承认义宣可任意支配常陆,并在天正十八年八月一日将下面一张朱印状颁发给了佐竹义重。(6)
! Y2 q# w5 l  F$ R) N
/ y# ?9 g- \5 N9 T% z+ T7 i+ e0 k, m8 j# f! Y# Y

$ @2 {9 I3 h+ c5 ^" }5 ?常陸国並下野国之內,所所当知行分貳拾壹万六千七百五十八万貫文之事,相添目錄別紙令扶助之訖。然上者義重、義信(宣)任覺悟,全可令領知者也。
& y+ J5 Z6 t8 Y6 O! Y; j) o8 h( R: E2 P' A! E* o. x# E' J# }
* n, K2 Y7 t0 }+ m( W$ B: a
. v9 p! H2 k+ l/ Q5 I5 o; n
天正拾八年庚寅八月朔日                                  (秀吉朱印)4 r1 ]& W/ R- w4 R: l4 k
佐竹常陸助殿
) ]' c0 i9 B, w& M) X/ i

( {/ K- T4 c) V# ^7 A0 ?: t' k0 h* p% N& [
另外,此时秀吉还任命佐竹义宣为“常州的旗头”。另外还将佐竹义重的其他子女起用为大名。次子芦名盛重(义广)被赐常陆江户崎、三子能化丸(贞隆)袭封岩城家,四子宣家继承了多贺谷家。0 o- S1 G1 J6 T/ g' ~: V( ^
义重在天正十八年九月十四日上洛,向秀吉表示了领国安堵的谢意。此时东国的乡下大名义重,象是十分惊愕于丰臣家的威光,在向本国家老佐竹义久的信中写道:“爰元樣子,兼而之積相違候,大途之儀共懸御目度候,實驚目候,如何樣追而可申間,不能具候”(大意:此地的情况和早先所想大为不同,景色实是惊人眼目,非言语能形容)。(7)义宣随后替代父亲上京,受秀吉推举叙从四位下,任侍从、右京大夫,赐羽柴姓。义宣在全国的诸大名中同德川、上杉、前田、毛利、岛津诸氏并称“六大将”。
1 N2 {' H3 ~4 E9 _  C佐竹家的根据地从平安时代以来一贯在太田城,对于现在迎来了天下一统的时代,而且成为了“常州的旗头”的佐竹家,比起太田城还是江户氏的居城水户城比较符合身份。于是义重在天正十八年十二月十九日突袭水户城并占领之。在第二年三月二十日义宣移治水户城,开始了大规模的城郭改建。另外义重已经将家督让给义宣而隐居,故留住太田城,被称为“北城大人”。
; k7 I5 q9 D' J- S: c4 W% N佐竹家一旦将江户重通逐出水户并取到了江户领,就开始清洗江户家的旧臣,他们命令旧江户领内的村吏严格地举报江户氏的残党。(8)另外在天正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佐竹军攻落府中城,(石冈市,旧常陆国衙)迫大椽清干自杀。此先佐竹家在取得了秀吉对其对大椽一族的支配的承认后,就将鹿岛一带的知行地封给了佐竹义久;另外,石田三成也持以佐竹义久为府中城主的方针,(9)在这样的情况下佐竹遂发动了对大椽清干的讨伐。而且因为佐竹家在天正十九年二月九日将大椽氏支配下号称“南方三十三馆”的土豪十五人诱害于太田城,故抗议于此事的残党乃一齐据鹿岛、烟田、玉造诸城暴动。佐竹氏将之镇压,平定了鹿岛、行方二郡。另外,佐竹家臣额田(小野崎)照通独具反骨,一直以来都和佐竹家和江户家对立,为此佐竹家在天正十八年十月虽然出兵进攻额田城(那珂町),却遭到反击而无法陷城。于是佐竹家就将此事上告丰臣家,总算将额田城拿下。
0 [( |( _+ r6 Q0 V# b/ G如上所述,佐竹义宣虽然成功讨伐了江户、大椽、额田小野崎诸氏,获得了和“常州的旗头”相应的实际权力和领国地盘,但是这实属是要在丰臣政权的背景下而方可做到的。想到佐竹家在战国时代被后北条和伊达两大势力压迫而不能在常陆国内确立绝对优势的地位时,我们完全可以说对于佐竹来说丰臣政权正才是给予其常陆制霸绝好机会的存在。更可以说,佐竹家进行的对常陆国众毫不留情的弹压和领国统一,是由丰臣政权的天下统一事业而得以推动的。
8 O8 {' S7 F% ~. W3 S7 }为此佐竹义宣对秀吉竭尽忠勤之能,在天正十九年爆发于奥州的葛西大崎之乱中,义宣被赋以二万五千人的军役动员,随石田三成出兵相马口。而且在文禄之役中带五千家臣守备名护屋,部分兵力还渡海去了朝鲜战场。另外在文禄三(1594)年还对伏见城的修建提供劳工人手。! ]1 w) U9 s# c6 V& V
另外一个方面,从文禄元年到三年,在常陆国内实施了太阁检地,佐竹家自秀吉处得到了如下五十四万五千八百石的知行。(10)
2 F6 Y9 }( y7 D' F  g* y1 @7 @, [. I( S0 e

$ _; v4 C/ k  q/ {+ {5 Z
) v& l% J) [( X$ n+ x6 ?* E佐竹知行割之事
" x+ ]& [9 k. o" M, y* E8 }/ J9 j) J一拾五万石 此内五万石御加增          义宣
) D$ w, x* n9 ]; {一拾五万石 无役此内九万石御加增      内义宣藏入2 \% ?4 ?7 @" S6 u6 t* m
一五万石   无役内四万石御加增        义重
3 w7 {' x+ x2 b一六万石   此内一万石无役,此内四万石御加增  佐竹中务大辅(义久)1 E* i+ h& ^5 A- Y& V: m# f
一十六万八千八百石                   与力家来. L' N* u$ e; W" k( d+ l
此内四万石御加增
/ w! d6 y* I' l2 ^一一万石                             太阁样御藏入
: w! D7 D2 B7 m! B一千石                               佐竹中务
5 G$ W% |$ _% j$ W" H7 Q                                     御代官德(得)分被下7 o2 f4 q. W6 t$ ?; u# Q
一参千石                             石田治部少辅(三成), `2 l% k; m! N: K8 c4 H& A
一三千石                             增田右卫门尉(长盛)" i' x0 n! @9 i0 T4 @2 m6 Z- |
都合五十四万五千八百石
$ g* P- U$ @% Q5 G右今度以检地之上,被成御支配候也
8 f2 a. j* h6 v$ B4 p文禄四年六月十九日                              御朱印
* m  I. D" x$ i+ R                                       羽柴常陆侍从とのへ   

5 z% ]$ S" u2 I% y$ `8 z3 f; l分析一下这张丰臣对佐竹家的知行分配,可以指出以下几点:
7 e9 N5 g6 z- E0 D其一、通过这张朱印状,佐竹家的知行高被定为五十四万五千八百石,可知加封了二十七万石。尤其是这张知行分配状中还包括了“太阁样御藏入”以及石田三成、增田长盛等人的采邑,佐竹家实际的给地约五十三万石前后。
0 e! r) i8 E0 C+ S其二、关于当主佐竹义宣,其知行分为所谓的“自分遣分”十五万石和藏入分十万石,尚存在着私领主的性质,作为近世大名公权尚有欠缺的一面。
) m+ P/ V( u+ a( {% q' J其三、对于佐竹义重、义宣父子知行地合计三十万石来说,家臣的知行地不过二十二万九千八百石,其比率是57对43,可以看到大名直辖地占了优势。顺便一说,岛津家的这个比是36对64 ,和佐竹家构成了鲜明的对比。1 p6 Z+ Z) K4 }4 Z* Y! M
其四、除佐竹领外,常陆国内还有“太阁样御藏入”一万石,其他还有石田三成、增田长盛的采邑各三千石,而且还包含了佐竹义久的代官得分一千石。这个“太阁样御藏入”地位于久慈郡里川东岸的真弓(位于今常陆太田市)千石,乃是佐竹分国内最为肥沃的“粮仓”地带。(11)
5 I& d; m2 J! Q其五,就义宣藏入、义重、和佐竹义久的知行分来看,对之采取了全部或一部免除军役摊派的优待措置。而与力家来分却全非如此。这可以认为是由于丰臣政权对佐竹一族的特别的政治上的考虑。
' I% A0 T5 E4 q9 V佐竹家的领地根据《庆长三年大名帐》,在全国诸侯中占了第七位。决定了其领国基础的文禄检地因为比起江户时代来说标准相当的宽,所以据言一说称佐竹领实际可当八十万石。佐竹东家的佐竹义久因为是同丰臣家政治折冲的责任者,深受秀吉信用,故也被提拔为六万石的大名待遇。另外同佐竹家拥有特殊关系的岩城家(十二万石)、多贺谷家(六万石)、相马家(六万石)、芦名家(五万石)也作为佐竹的与力受其节制。当时,佐竹家的分国横贯常陆、陆奥、下野三国,规模庞大。具体可见表1。8 e1 _" t( S: {/ _  i
(1)秋田藩家藏文书(龟田白土文书)
* ?* G7 G9 J8 w1 [(2)拙著《佐竹义重》人物往来社% j$ T! f1 l+ g% o9 z2 t* h, o
(3)大绳文书天正十三年六月十八日羽柴秀吉书状案
4 s' s! M+ v7 E(4)《大日本古文书 上杉家文书之二》天正十四年九月二十五日石田三成、增田长盛连署副状、天正十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丰臣秀吉直书(切纸)* }3 H4 ]& G1 I
(5)佐竹文书天正十七年十月二日佐竹义重书状
: B" j7 v& ]- C7 a5 i0 M(6)佐竹文书
, ^) k+ J" G4 [, i2 \(7)秋田藩家藏文书(东文书)天正十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佐竹义重书状
& D- e0 J/ {$ I1 h9 x0 ^' y(8)水府志料附录水户六4 Q( M5 v4 c. w+ W2 S4 k# a) \
(9)秋田藩家藏文书(东文书)天正十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佐竹义宣知行宛行状、同上(和田文书)天正十八年八月九日佐竹义宣书状$ y- X) W3 B- j. a; l  c9 W! ~6 l
(10)佐竹文书
1 q5 u7 N5 z8 |0 `! L' G(11)江原忠昭《中世东国大名常陆国佐竹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21 13: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领国支配的实际情况
* n8 j1 F* @& P# |0 @2 i甲、太阁检地的实施
& \; y8 g7 K% Q: z7 d$ ?7 g: M, i常陆国从文禄元年(1592)开始实行了太阁检地,最后在庆长三年(1598)告一段落。通过这一检地,农民的土地所有关系和贡租体制在根本上变质,确立了佐竹氏的封建支配体制。在佐竹领,从中央派遣下来的石田三成的家臣们最早担负了检地的实际操作。在实施检四时,佐竹家事先就预料到了检地超额和百姓隐田的问题,家老佐竹义久遂对家臣做了以下指示:(1)! ?' U) H$ v) L
( N: L3 A8 G, S
其元へ御检地众渐被打越候欤,先立安岛隼人指越候间,万谈合可然候,御检地出目之事ハ,何田前之仪候间、其分别尤候,田畠以下其外境目之仪少も不隐候样,底下百姓坚可申付候。聊も有私ハ,以来   屋形样可为御调候间,其心得专一候,恐恐谨言
, G7 J" o* Q7 c4 _! p霜月三日                                             义久(花押)
$ G, H! f: t) l6 y* T* W小田野备前守殿
3 V0 ~" |7 ~% R高根美作守殿0 V: [, j- W0 C" G1 B
(大意:检地工作人员会陆续开到,安岛隼人将来打前站,万事可同他商量。检地量检多了的话,是哪块地要弄清楚,要严格落实。要严令百姓不可谎报虚报数字和边界线,稍有弄虚作假,上峰也要查问,必须小心勤谨)
! g) ^( p( ?! _( o3 ~! E( E8 j

! n' U5 s% {( B3 W# M上面说到,战国时代在佐竹分国虽然已经实施过检地,但是在给人的知行地上,有着因为遭到给人的反对而无法充分的实施的一面。但是,太阁检地却在全领国统一且严格的实施,在这里便可以看到大名权力的确立。
1 O; G5 l, t0 A; S) ]因为在这回检地中隐田、房基地和空地都被指定为高请地,出现了相当数字的超过额也是事实,当时,从佐竹义宣在江户(茨城县美野里町)和太田料所的检地时所说的“石田殿之众を以なゎうちをさせられ可被成下候,いまの年く(贡)一ばぃに可有之候”(石田家的家臣被派来量田,现在的年贡会多个一倍罢)(2)这句话来看,可知检地检出额会有何等之多。
, w& O1 {8 B9 k% B8 T6 k
5 ?: I" f- }+ P5 H9 g' O
& H" d! K* [3 ]8 o9 c1 i7 c' M乙、藏入地的支配
2 u1 r/ N8 z. o0 W8 D& Z$ Q佐竹家的藏入地有十万石,一般被称为料所。藏入地的所在地根据《文禄五年藏纳帐》(3),广泛分布于常陆国的多珂、久慈、那珂、茨城、行方、新治、真壁、筑波诸郡和下野国的那须郡。. o3 O' G8 t, h- A! l" F* x
藏入地是充实佐竹家财源的藏米的供给地。藏米主要作为支付下层无采邑家臣的“切符分”=切米而分配的。另外藏入地也是为了分封给人知行地的供给源。藏入地的管理根据《文禄五年藏纳帐》,在实际上佐竹家采取了任命佐竹同族、客将、家臣为政所(代官),进行支配和年贡征收,作为报酬向他们支付“政所免”的制度。; y3 Y; u6 Z1 N6 b. c/ r
接着就是藏入地的贡租,年贡交纳金、代物(钱)、米诸品。佐竹家为了应付中央接踵而来的军役和力役,便在藏入地诛求其财源,对农民进行相当严酷的剥削。例如他们便命令代官:“诸乡土贡无沙汰致候者,可及成败事”(各乡不纳钱粮者,应予以制裁),(4)“诸乡中御土贡之仪,きふく可申付事”(贡租钱粮,应命诸乡中顺服交纳),(5)“鄉中百性共年貢不相澄者 ,一鄉も二鄉もめこ同前ニはた物ニあけ候て,其鄉中はう所ニいたし候てもくるしくあるましく候”。(6)
9 D% L; D" T6 X0 b2 Q, \; d另外,佐竹氏对于代官纪律的监督也是毫不放松,“领所走回者共,被越候金,为如何于金迟延候哉,迟迟之者速可申越候,左候其者可成败候间,急度可令披露候”(上缴公金为何拖延,速申报迟交拖延者,予以制裁),以上一条史料就反映了佐竹氏在追究代官征收年贡的责任。(7)
; R$ M4 Y- q* z. v" q: u2 Q& j) b! \. f; B2 j
丙:金山的开发和役金
8 J4 ~8 e  Z, P8 c, `佐竹家的财政收入除去藏入地的年贡收入以外还有栋役(栋别钱)、御役钱(力役代金)、召金、田钱、悬钱、船釜诸役等名目,不可忽视的还有金山的役金。在这个时代作为常陆金山有代表性的有金泽(日立市)、大窪(同上)、濑谷(常陆太田市)、保内(大子町)、道坂(同上)、部垂(大宫町——等,陆奥南乡地带也多金山。从安土桃山到江户初期,是全国淘金的时代,在佐竹领金山开发也特别繁荣。丰臣秀吉就金山对义宣作了如下指示:(8)
: u% T4 N. N. b( R+ O, |, f6 a1 w7 \$ F3 D6 q" ]: ^2 t% @
/ h9 X+ E8 z6 a  a  M; p0 S
其方分领中金山之事,被预置之条,令执沙汰如有样可运上候,外闻仪候间被仰付候,犹浅野弹正少弼、石田治部少辅可申候也- H# w; W+ n8 H8 s
正月廿八日                                           秀吉朱印
) m5 z4 |8 H, q" P8 f+ Y羽柴常陆侍从へ
+ ~; q5 M) E5 v' C
. G0 X/ @& ]* R' e
丰臣秀吉以这张朱印状将金山交托佐竹管理,并使其上缴运上金。文禄三(1594)年秀吉调查各国金山,从佐竹领上缴了二百二十一枚七两三铢。(9)佐竹家在当时积极地进行金山的开发。义重在天正十九(1591)年五月二十日写给家老田中隆定的书信中,(10)命令无论是从谁的领地中挖出新金山,都要征收金役。另外,根据义宣在文禄元年(1592)年五月八日在名护屋军阵中写给和田昭为的书信,(11)可知佐竹家下令为管理金山,采取在金山奉行之下于各金山设置检使,根据掘子人数征收役金,而且置横目以监视检使的严格的管理体制。
- J9 J+ {- @. _' @6 A( m; u5 E& p9 v3 T2 G6 ~

0 ^# y$ X: I4 ^- v7 t6 T/ L. C$ ~. S: M7 |, _/ F& P- U
丁:家臣团的统制! U$ T, o- v! U$ r8 j+ [
佐竹家为了家臣团的统制,首先在文禄四年(1595)统一实施了家臣团的知行颁下。因为此时颁发给给人的知行分封书中已经使用了义宣的黑印,故也称之为黑印书。其特征是知行高的表示从以前的贯高记载改成了石高记载。6 C/ a! m* L) Y$ t* C* b" D
另外佐竹家还在较大范围内实施了知行地的分配,这是伴随着领国的扩大的必要措施,也是因为产生了为执行位于分国内要地的支城的守备而大规模地移封家臣的必要性。在文禄四年佐竹氏命各部将调换了向各支城的配属,如表2那样决定了分国内的各支城主。另外在战国时代作为陆奥南乡方面重要军事据点的寺山、羽黑、赤坂诸城因为丰臣政权的城郭破除政策而被拆除了。
3 x0 l; z/ J2 z) i5 E) x% i不过在实际操作上,通过黑印书将乡村内的采地分配给数名给人之时,下达了根据当事各给人共同商议的结果分配土地的指示。(12)  c, L- o9 j# R: V* {
对给人的知行分配,在否定给人和农民之间的中世领主制,走向近世的地方支配上是有效的政策。但是,此时给予给人们的知行地的规模即便是八百到九百石的有力者也是采取全村一元知行的模式,一般大规模是其特色。这一点和后世水户藩的给知存在明显的差异。另外佐竹的给人除部分以外象其称呼“在乡给人”那样,居住本地进行地方统治的形式是其一般状态。% t/ T& S  n; x4 V2 f0 B
另外,在进行知行分配更替的结果,在反面上也产生了在新给地上给人苦于统治农民的事态发生。例如在旧江户领的茨城郡小堤村(茨城町)在存在佐竹家臣大森信浓的知行地后,农民反抗新领主,将为收租下村的大森赶了回去。佐竹家对此行使武力镇压了农民的反抗。此时小堤村被罪者二十八人,被穿刺斩首者六十三人,其他百姓皆逃散无遗,小堤村便成了无人村。(13)
* a5 u/ L# l) ~4 P! M1 Z2 {0 h其二,佐竹家对给人课以怎么样的军役呢?丰臣政权对诸大名课征军役和公役,因为不肯服从的大名将遭到转封甚至是除封的严厉制裁,各大名都将之转嫁到家臣身上,军役和公役是给人对佐竹家的奉公义务,在原则上根据知行地的规模课征。在丰臣家为了平定葛西大崎之乱向佐竹家课征军役时,佐竹义宣对家臣大山孙次郎严格地催征军役:“骑马四十四骑,步者百廿人被引连出阵尤候,比透聊到相违者,各身上之可为安危候(中略)来朔日无嫌风雨令出马候,晦日者大窪边迄被打者,同心尤候”(大意:定要率领骑兵44骑,步兵120人出兵,若数目略有差池就小心脑壳,下一个朔日不管天气如何都要出兵,晦日就要到达大窪附近,服从军令至为紧要)(14)。无法负担军役的给人,就要被没收给地,而代支以“勘忍分”(生活津贴,用今天的话讲就是取消一切福利奖金,只支给最低薪资)。. ?6 L, `* m6 Z: o8 d* L% G. d
另外,给人们平时必须完成留守城郭的义务。佐竹家指示家老田中隆定:(15)
! W$ ^: ^2 u6 ?& |6 l7 T( x% n9 d, L6 M- Q5 h1 T1 y

; ~3 P! o5 |+ q; a/ m7 l" a$ }一当地番之仪,屋敷持次第可申付事3 _2 m/ T- }+ G6 J  t
一屋敷请取候而不罢移候者,召放自余可申付事

. V$ p: F* M* \1 R  c1 e( T# M) K0 K
并通达了住在城下宅邸的给人负责守备城郭,此事必须是给人亲自承担,决不可交给代官处理的指示。(16)$ b8 \3 X' k$ h. d% v
公役的主体是城郭修筑和保养。水户城的修筑工事是在给人从事下大规模进行的。江户氏时代的水户城不过是只有本丸和少数外郭的小城,在佐竹家入住后增建了二之丸和三之丸。之后在庆长四(1599)、五年更实施了改修,改建成了正式的城郭。; m' T! G9 k) s
此外作为公役的还有在天正十八(1590)年课征的“十分一公仪钱”来充当义宣的上京费用。在文禄之役时留守本国的给人还被课征了称为“三个一”的的军费。, T- b( T+ D$ m
其三,来看家臣团的编制。在战国时代确立的寄亲寄子制度在这个时期得到了扩充和整理。寄骑被称为“铁炮五十人组”等,主要作为军事编制的足轻集团,受佐竹家任命的足轻头指挥。不必说寄骑平日也要在寄亲的管理监督下在各自的地域下结团生活。
, ]# x6 z/ H) i, O记载了久慈郡保内(太子町)的给人知行高的《地主日记》(17),网罗收览了居住保内各村的给人和足轻,其阶级构成详见表3。表中给人基本都是50石上下的下级武士,足轻头格大部分被100石以上的给人所占据。另外,足轻基本都是5到8石的小家伙,基本上御帜众(旗手)8石、御铁炮众6石,御弓众和御枪众5石,明确显示了和一般给人的身份差别。( x8 u* v2 O5 J
其四是军法的制定。佐竹家制定的军法和规章对于大名权力的确立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因为只有通过军法的制定,在战场上家臣的统率和统制才能成为可能。在关原之战迫在眉睫的庆长五(1600)年七月十五日,义宣制订了以下军法(18)。
/ N0 ?! a" Q+ Z2 a! x9 w' z
6 ]5 r( B5 S" v6 v# x* O/ [! [9 n2 \3 P& T* e( r& F! z
一喧哗口论坚令停止毕,若于违背者,不论理非双方可令成败候也,或傍辈知音之好以令荷担者,自本人可为曲事间,急度可成败,若令用舍者,纵后日虽相闻,其主人可为曲事
6 T1 _6 f- b+ g0 x(大意:坚决禁止争吵,违反者不论是非如何都要处刑,如果拉上朋友同僚造势声援者皆同罪,如果姑息置而不问,日后发现,将罪及主人)9 o$ R+ d5 f, f
一先手へ不理して,为武见被出仪停止之事4 j& |$ a5 H: `" Z+ n7 G
(大意:禁止争功擅抢头阵)+ o( K" a6 Z6 L8 J) @1 A
一背下知虽令高名,背军法上可成败事
# D* r& t0 i5 f/ `- W9 I; |( r(大意:违反军令者即便有功也要处分)
# U1 c' G% x  T一人数押之时,わき道すへからさる也,坚申付,若猥通候者可加成败事
' I0 x  m- j8 W0 Q6 n2 n1 v( }(行军队列不可阻挡道路,擅自阻挡者军法处置)
8 v* Q6 F' G9 T' c0 \5 ?! r- G  H3 i一诸事奉行人之指图をいはいせしめは,可成败事3 q, j  j& k+ l- w; J3 t
(违反奉行人命令者军法处置)% N" y5 G/ a% F6 R, e" F, Z4 l- b
一味方之地において放火乱妨狼籍仕においては,可加成败事! s# c, ?' z; }4 _! o: v) {
(在自家领地扰民者军法从事)
: D. ~/ I' S8 w一于阵取马之取放义,可为曲事
& o; F: M$ _: [* i0 ^2 R1 }(丢失军用马匹者军法从事)
, o1 |5 w! ?$ [: p/ z# |一小荷驮押之事兼日可相触候条,军势不相交样坚可申付,若猥相交者可成败候,一手各手之分相集,其手奉行可相付事" b/ {" R6 ^% ~% N# [/ `' s# K
(应提早准备民夫运输队,严禁其和军旅相杂,有随意相杂者军法处置,在集中一队辎重物资后,可置其队奉行处理)& K- P5 x8 p! u  D# D, ]7 z% {3 b
一诸商卖押买狼籍,坚可停止毕,若于违犯之族者见合可成败事
+ X0 p2 w5 Q) @2 S1 M) s8 H$ m(严禁强买强卖抢劫,违反者见者格杀勿论)
) f6 Q5 u: P  b6 A0 B2 V3 Y一他国之众寄合候事停止候,若用所候者,其主人可相断候,并于阵中见物令停止候,若于相违者见合可成败事* M/ C# L  F/ ]/ o% {, g7 H
(禁止面会别国之人,特殊情况应报请主人同意,禁止携其参观阵营,违反者见者格杀勿论)
4 G, @: k. h4 s5 O' {+ H3 D2 C7 ]一诸胜负坚停止毕,若于相违者,见合可成败事
6 G& Y( f5 l6 o8 o8 g7 U) x(禁止打赌论输赢,违反者见者格杀勿论)
7 j. ~+ Q1 E3 Y7 p右条条下下迄坚可相触者也: q& B/ \! D: Z
(以上各条精神应严格通知上下各人)9 ^$ c7 Q  O1 u& i; d2 }, Z
庆长五年3 j6 i8 K0 j- j7 w1 i( y5 S
七月十五日                                      (佐竹义宣黑印)
4 M3 K& s  T, [7 Y- V
(1)秋田藩家藏文书(《户村文书》)7 a8 W  O' C1 P: k" B1 q" y
(2)秋田藩家藏文书(《和田文书》)天正十九年九月二十日佐竹义宣书信
' D" n0 @1 ?& _) {( `(3)佐竹家藏古文书
8 S8 ]  d. @2 E# `(4)秋田藩家藏文书(《田中文书》)天正十九年五月二十日佐竹义重判物% P5 [0 f" x% d- k+ k
(5)秋田藩家藏文书(《田中文书》)文禄二年八月一日佐竹义重判物8 K. J) Y0 O- E
(6)真崎文书文禄元年七月佐竹义宣书信
0 y( v' o4 Q) a7 j/ E/ F: M(7)秋田藩家藏文书(《和田文书》)文禄二年二月三日佐竹义宣书信
2 B4 X& ?$ G$ p(8)佐竹文书
) H9 q: k* g$ l1 b) c" _* z) k6 D(9)庆长三年金山税纲目录
# ]% {, L* \: p; M% E6 t(10)秋田藩家藏文书(《田中文书》)" H/ V7 k" ~& e* ^0 L) `
(11)秋田藩家藏文书(《和田文书》)
) U; u+ I, }* Q) r(12)秋田藩家藏文书(《深谷文书》)文禄四年七月十六日佐竹义宣条目7 }/ q! h6 L8 g* A$ O$ a9 H
(13)水府志料附录茨城郡二 小堤村* k& D6 r, X$ j
(14)秋田藩家藏文书(《大山文书》)天正十九年六月十八日佐竹义宣书信
: D3 B  K7 O9 n(15)秋田藩家藏文书(《田中文书》)天正十九年五月二十日佐竹义重条目
6 l" w; H4 ~6 Y& I(16)秋田藩家藏文书(《田中文书》)文禄而年八月一日佐竹义宣条目7 O# b% R$ f3 b$ A+ k3 `
(17)水府志料附录四五佐竹氏一: V" H, j) L- S. p( n* i. y
(18)秋田藩家藏文书(《东文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21 13: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结言
) V& h# |8 @  g5 O6 q4 W9 u佐竹家在战国时代一面和后北条、伊达这样的东国巨魁对决,一面逐渐地形成了其领国体制,在天下统一后又一边加深和丰臣政权的联系而实现了急进的成长。佐竹义宣特属石田三成、增田长盛一派,受其指挥,庆长三年义宣表兄弟宇都宫国纲被除封时,拯救义宣出危机的也是石田三成。感激三成大恩的义宣,在第二年发生的加藤清正七将讨伐三成事件发生的时候,将三成从大坂护送到伏见,无事将其救出的正是义宣。
* i' [- Z8 L, H0 f# F& R" Z为此在关原之役中,义宣的态度变得相当微妙。义宣初属石田派,但接在到了德川家康出兵会津的要求后虽然一度出兵陆奥南乡,但是在投靠哪一边上依然是举棋不定。根据佐竹家家老小贯赖久七月二十日四写给伏见的大绳赞岐守的书信,其中称因为佐竹家肯定根据增田长盛的指示行动,被执作人质的妻妾们自可安心。(1)对德川家康则称要看丰臣秀赖公的指示。这不管怎么说都是亲西军的姿态。
' c$ r3 ]+ f3 z. P$ ~' N但是,隐居的义重却和家康有交情,认为参加东军才是上策,因为佐竹义久也支持德川,此二人确实起到了牵制义宣的作用。为此义宣也改变立场,在八月二十五日派遣家臣小贯赖久和人见藤道到江户向德川家发誓效忠,自己也归住水户城。另外佐竹义久也带兵三百去正在进攻上田城真田昌幸的德川秀忠处探营。- ?9 C2 R8 `- ~6 P5 i# x- C: ?
义宣虽然没有参加关原之战,但是德川家康对义宣举棋不定的态度颇觉不快。义重乃上京向家康致歉,义宣也在之后在江户城对德川家执臣礼。但是,德川家康对和江户城距离至近的佐竹家的存在定然包有警惕心理,家康在庆长六年将松平康信配置在常陆笠间城。在另外一方面佐竹家也重修水户城以备不测。2 {/ _( B6 E% v+ e
义宣在庆长七年五月八日在上京中突然从上使榊原康政和花房道兼处得到了转封的命令。当初转封地虽然未定,但不久便得知会被封到出羽秋田、砥石一带。家臣团的困惑和混乱达到了极点,焦虑于此的义宣,在当时写了这样一张愿文(2):% \+ J' A3 L' x, T0 Z
(中略)
0 \2 \  F! y# E2 O7 s8 U: p& u右,奉立愿信心者,今般大傅家康公,以时之威势,号国替某国夺取非分,剩厥替国安堵之朱本印于今无之,倩愿某依为若辈,任石田治部少辅邪见指南,咸奉落分国神领,故冥虑之加护薄,令乏家中、亲类、家风、故贵贱悲叹厚而,唯今感此配流罪也,仍今某深悔前时不信放逸,广发后日之信力慈悲,专奉归依佛神,长欲安立民者也! r# _! ?+ n! G* ^% l# c2 E
(中略): C$ ]4 y0 I+ ?1 ]! n
                                                  信心护持愿主
: y5 {, S8 ]3 k  H. {                                               清和后胤源义宣朝臣
0 X# P) L# B# d, s" ]5 i. Q庆长七年壬寅六月八日
  r: q1 A/ P4 q& A" r1 B* \
7 s+ j6 T! n) b0 `% y
关原战后的政局乃是从丰臣到德川的改朝换代,作为佐竹家来讲接受改封也是不得已的。不久在七月二十起日,改封地如下那样被决定为秋田、仙北,减封二十万石(3):
/ P6 R8 ~5 Q! o. C, v' h" W. ?
出羽国之内秋田、仙北两所进置候,全可有御知行候也
* F1 _2 ?+ k) G* c5 U庆长七年七月廿七日                               御判
, Z/ ?  ?# u( o' e9 Y) u佐竹侍从殿

1 f6 ]4 s, D" o另外,佐竹家的附庸大名也在此时被转封,芦名盛重被移往秋田,在角馆(秋田县角馆町)受封一万五千石。岩城贞隆在之后出仕德川家,多贺谷宣家成为了佐竹家家臣。
0 l5 [2 c) ^9 ^6 O" K% @义宣一旦得到转封指令,很快在五月十五日对本国家老和田昭为发出了如下书信,指示停发浪人的扶持料,让下级武士留住常陆,是要归农还是出仕他藩任听自由(4)。
5 g6 g3 x. ?- J, G. t8 n" {; ~; J* F) ]3 C
& e5 c0 L' |  m- H. V
先达大和田近江守を以如申遣,诸牢人扶持相放可申候,又谱代之者候共,扶持方引候通,一圆扶持方下候事无用候,于今取上何程高被下候仰出者无之候间,定而替地小分可出候间,五十石百石取之给人,又诸在乡手分之给人,召连候事者なるましく候间,荷物以下南乡へ相除候事无用候,如形ともをいたすへきもの计南乡へのけさせ可申候,南乡にもつののけ所自内府样被仰付候间,其分いたす可候,少つつ之给人,そのまま居候て百姓成候共,又主人を取申候共,手前之分别可申候,出羽へめしつれ候给人,知行之高ききととけ候,以书付追而可申遣候,知行之高仰出次第小贯大藏可指下候,具其时可申遣候

$ k' M2 L3 X8 C7 i9 |% W$ \8 @9 o7 a5 x; b( o0 h- O
如此,义宣一被命转封秋田,就通知本国朝秋田的供奉行列除一族和老臣外加九十三骑,从伏见出发,不在水户逗留而直抵秋田的凑城(秋田县秋田市)。在本国常陆,德川家的奉行接收了水户、太田两城为首的各支城。佐竹家臣团也取对德川的恭顺态度,协助城池交接。
* |1 D# a; U) k' K( `在这场秋田转封时佐竹家最为头大的就是家臣的待遇问题。石高的减少必然使得佐竹家极力减少随伴移住秋田的武士数量。另外因为佐竹给人中在乡给人极多,转封将给他们的生活以沉重打击,实际情况是他们并不高兴从常陆移住秋田。移居秋田的给人一般是各族的嫡系和长子。《佐竹一门一族家族庆长国替记》(5)中记载“一族家族之内嫡家一男等供奉秋田,余家离臣”,分家和老者,二子三子和下级家臣留住在家乡。另外,不仅是给人,和佐竹有故的神社寺院除了一部分以外也基本遗留下来,这样由于常陆佐竹遗臣太多,在秋田转封没多久,这些遗臣就发动了“车猛虎(斯忠,称丹波守)之乱”。( U* w3 C6 D+ ^3 {9 ]
如上,佐竹家通过同石田三成、增田长盛一派同流,确立了在常陆的霸权,实施了太阁检地和知行改替等全新的领国政策。不过,关原之战反将佐竹氏逼入苦境,而撞上转封秋田的厄运。另外,佐竹家虽然在常陆时代实现了近世大名化,但如给人知行制上看到的那样,其国制还留有相当的后进性。以秋田转封为契机,佐竹氏才成为了完全的近世大名。
2 q: e+ H' @) v& G5 \( P(1)《佐竹文书》
' v5 f9 d  h( m9 g6 R(2)《真崎文书》
. Q8 ]8 m2 }' j* X# I(3)《权现样御判物写》
0 O" _1 U2 k; N$ X6 W(4)秋田藩家藏文书(《和田文书》)5 i6 o+ @4 q9 t9 p" V
(5)《佐竹寺文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21 14: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佐竹还算幸运的,选择了胜利的一边$ S! v: |# f! t+ i# J
幕府转封改易政策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A1 F& ]& |& q/ @  d" I- j: g# A
请教战国大名与近世大名的异同
' x4 u0 d0 S0 r; }4 S2 D* W* X
5 N$ q. P' y$ a9 U2 V2 Y+ ][ 本帖最后由 平资政 于 2009-9-21 14:1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21 22: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夜爬上来膜拜下,顺便鄙视佐竹二五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22 08: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是为了家族的生存,纷乱的时代,佐竹这样的大名多了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23 20: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岛津家站稳萨摩藩,不仅没别灭掉,还成立了知名化工企业。老狐狸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24 09: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当然
" [6 ^& l& @/ u& g" U兵库头的私战而已
2 ^* {3 c) u3 ?# V" \龙伯一直在观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25 16: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配图配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25 16: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18 22: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

lz厉害啊 这些资料不错 存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21 21: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09年之后论坛就没什么回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2-5-29 04:52 , Processed in 0.10031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