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86|回复: 3

战国大名军队成员构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26 17: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括号中所引史料后注明的战XXXX号,指该史料在东京堂出版的《战国遗文 后北条氏篇》中的编号2 V7 G6 O3 X7 X0 u! k
$ u5 l7 {7 \: d$ e. f5 w7 y7 |
就战国大名的军队构成这一课题,虽说是参考着从近世史研究角度提出的观点,一般上理解为采取了如下的人员构成模式:它由一、给人、二、奉公人、三、阵夫百姓三个阶层构成。% A( J( |, N5 V7 t* Q
其中的第一阶层乃是担负着大名家臣团的核心部分的存在,他们由大名直接支给给地(封地),对此则有勤仕一定的军役的必要。第二阶层虽说因为成分鱼龙混杂,难以一言以蔽之,但基本属于或为给人的从卒参加战斗,或在给人身边从事杂役之类的人。具体的说,乃是相当于前者的倅者、若党、足轻(“侍”等级);后者的中间、小者、荒子(“武家奉公人”等级)等的存在。第三阶层乃是以从各村被征发的百姓为中心,被称为“夫丸”(民夫),从事辎重运输的工作。虽说其中担负着军队战力核心的第一阶层是重要的存在并没有错,但是从整支军队的构成人数比来看,他们仅不过是占到了一成左右。此外的构成人员都由二、三两阶层所构成。特别是第二阶层,其存在比例占了压倒性的比重。此第二、三阶层在战场上是被看作杂兵(低级兵卒)的存在,近几年,他们的活动特别受到了学界的注目。
: V+ L+ n' `6 ^! U+ _" {属于第二阶层的士卒,在原则上并不是象第一阶层通过封建关系被编入大名军队之中的。他们乃是为谋取若干报酬和以在战场上进行掠夺为目的,而被大名所雇佣的存在。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称他们是战国时代的“雇佣兵”。“雇佣兵”这一词汇在日本中世史研究上尚不是个专业性的术语。不过在近几年关于战国时代在饥荒和战乱如走马灯一般的社会情况下,存在着一定数量以战争为谋生手段的人们,这一点正在被具体地研究解明。在研究此时代的军队和战国时代的战争之时,有必要充分地参考这一点。" @3 C' j( ?9 l5 A% K
# `, P: m  ~4 P( Q
北条氏的“着到书出”
! x( M& F& }' ^6 R北条氏通过在北条氏康时代的永禄二年(1559)编成的《小田原众所领役帐》,确定了给人的所领贯高和军役负担。根据《役帐》,给人应负担的军役由人数着到役、出钱、知行役三项构成。其中就出战时的兵力动员的负担(狭义上的“军役”)被称为人数着到役。因人数着到役是根据给人的知行高全体赋课的重要军役,其具体方法一般由大名另外发给的“着到书出”来进行指示。' j- d! {" Y3 j% Q3 K- F
显示的兵力动员的“着到”一语初见于《役帐》,之后在北条氏发给的文书中频频出现。另外显示了和知行高相应的军役人数的史料初见于弘治年间(1555—1557)。(《相州文书》战506)依之可见北条氏的军制在氏康的时代得到了整理,可以认为这一阶段建成了能够承负后来天正时期的大规模战争的军队的基础。. U8 p6 Z- @, P( }0 o$ F
6 N8 e  {1 V4 T; I
下达给冈本八郎左卫门尉的着到书出; p! `0 m6 Z0 K
此种着到书出,是考察北条军制最为基本的材料,通过此史料可以理解北条氏的所谓正规部队的形态。下面请来注意一下这一张着到书的内容。以下引用的文书,在着到书出之中也算初期的事例(《冈本家古文书写》战1497)8 x; z1 R" Z, I( @( }/ Z( X4 H2 [

, D. R8 ]; \& P! n# Y- }5 l: J9 P  [) _1 Y0 D
2 d( Q- r4 z/ m2 g% b

/ M$ Q( k1 C. `( J9 A" @, M
% r1 ?! G! k) A1 c: }2 \: M  c这是在元龟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对冈本八郎左卫门尉政秀下达的着到书出的前半部分。冈本在《役帐》中作为御马回众的一员被记载下来,并可知在这一阶段相模国东郡吉冈已被封为其知行地。首先在A部分,规定了冈本氏所知行的吉冈乡五十九贯负担的动员人数和武装。在接下来的B部分,则记载了由北条氏支给给分和扶持,在战场上受冈本氏指挥的的寄子众的内容。这些寄子由包括了武庄左卫门尉的四名“步侍”,同被记作“一本枪”的四名长枪兵构成。由于在B部分,给分和扶持被明确地分开记录,我们可以看到北条氏采取了“步侍”得到给分五贯文,长枪兵则支付其二人扶持二贯四百文的“御恩”支给形式。在C部分,则记载了冈本氏直属分和寄子分合计十五人的武装的内容。
: }) @$ }" Y* u" m! h4 q2 J$ M在本史料中要请读者注意的是,就从A、B、C的各部分看到的军事要员的性质,作某种程度的类推是可能的。
) j: X+ y9 {8 K7 u首先请注意在史料上记载的姓名,在B部分中得到给分支给的“步侍”都是有姓的正规武士。在C部分虽然记录了十人的名字,但是由他们构成的在A部分的旗持、四方指物持、枪手、步者,和在B部分由各“步侍”率领参战的“一本枪”全部都没有姓。因为在其他现存的着到书出都没有记录被动员者的姓名,故本史料是相当贵重的事例。
9 ~) i6 m! }6 b6 ~0 D! i% n在和这一点相关的A、B所显示的装饰规定中也能找到值得注意的地方。在A中骑马的冈本政秀的武装被规定为“甲大立物、具足、面防、手盖”,亦要求其准备马铠。所谓立物是装饰在头盔上的装饰品(兜前立)的一种,具足在着到书出中一般指甲胄的胴甲部分,面防、手盖各相当于防护面部和手臂的颊当、笼手。对此,大小旗持和步者等无姓之人的装备便只记载着“具足”、“皮笠”。皮笠是指牛皮所制、轻而结实的斗笠,故是适合下级兵士的装备。在B部分,相对于“步侍”作了“甲立物、具足、手盖”的规定,关于“一本枪”的装备规定却不存在。根据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看到有姓的“步侍”和无姓的枪手、小旗手、步卒等之间存在着在外观上的差距,在这里可以看到两者之间是有着一定的对应关系的。$ o  w  b& q1 e4 x% K" H
2 W1 f, t3 N2 y5 k* L
着到书中的服饰条例
# m; R2 _  |: e2 @在前近代社会,外观和穿着打扮作为身份辨识的基准,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一点广为人知。(10)想到这一点的话,就可以认为这样的装备上的有无不仅是单纯的外观不同,更存在着深层的意义。例如被推定发布于永禄死年的下发大藤式部丞、诸足轻众北条家朱印状(《桐生文书》战3818),便是为了整改动员人数不足的情况而下达的文件。其中我们就可以看到一节文字称:“备之内,不戴头盔之裹头武者,形似杂人,向来有碍观瞻,之后无论骑士步卒,皆应着皮笠”。从这里我们便可知道,“武者”本该戴头盔,在军中在头上着头盔、皮笠是判断是否属“杂人”的一个标准。
# Y$ c" P* d/ @知道这一点,再通览着到定书的其他事例,便判明了北条军的装备规定在定书中是以骑马武士穿着带着大立物的头盔及具足、手盖及准备旗指物,不骑马的武士(弓侍、铁炮侍)等要准备带立物的头盔及具足、旗指物,旗手、枪手则装备皮笠、具足的形式原则上区分开来记载的。可以认为在北条军中,头盔、手盖、面防等防具的装备与否,是起到了作为区别战斗人员是否为武士阶级的一个标志的作用。
. I  s4 L. a5 U1 ~在很多着到书中,其兵力由数量远远超越骑兵的步兵构成,步兵中大部被着皮笠者占据。因为除了在着到书出中显示的人数以外,还有担当马夫的中间、小者之类,另外还有从农民中征发的军夫同行,故这类军队是由未穿甲胄者占据了大多数的集团。可以认为,在文章开头提及的军团构成,在北条氏的军队中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形式显示出来的。3 J! h  _* M/ [! p+ g
1 J' m7 x- j, C+ f4 J8 N. `
“不可立为郎从者”的存在
( j  c4 u; t# v2 C$ w: L. P在本节作为课题的是,对占据了动员人数大半部分的着皮笠的兵员的定位。这些着皮笠的兵士,因为在身份标识上被明确的区别出来,虽说同样是动员人员,却是不能和骑马武士相提并论的。另外根据他们如同传达给冈本氏的着到书出中显示的那样,没有姓氏这点,有必要预先地考虑到:以为了“减轻家计负担”而赶赴战场的平百姓层为首的多种多样的杂兵,是作为此类着皮笠的兵员而编组成军的可能性。
& R" I* h- }* J& F和这一点相关需要注意的是从前面提到的下达给大藤氏的朱印状中推测出来的情况,即穿着“杂人”的装束的人加入军中的状况。这样的情况在之后也存在,在进入天正年间以后北条氏还进行了“不可立为郎从者”等兵卒的人数统计。这也反映了从大名宣示的身份辨别的原则中不被承认为“武者”的存在,在现实中担负着军队的一角的实际情况。$ s! O* C* u& H- {; |5 p
虽说是被统一的贯高标准所编组的军队,在现实中填补其主要构成人员的中心成分,难道不是头戴皮笠的杂兵、或是不戴皮笠的“杂人”一般的杂兵们么?即便大名方面对此表示如何的厌恶,在现实中军队的战斗力就是被这五花八门的杂牌们支撑起来的。* ~) m( ^* a! W0 x
8 l* G* A9 O/ ^! t2 M
中间、小者的战斗参加# O( x9 a( ^8 a+ \) A. C
这样,前述那样的着到书出便不可能记载军队中所有的成员。在文件中显示的只是正规的作战人员,并没有提及中间、小者及军夫。这一点虽然被理解为因为称为中间、小者的仆役都是单个的给人自行动员的,大名权力对此并没有加以留意,在这里还是请大家来看一下这些中间、小者们和战斗之间的关联。1 W6 b3 Q0 L* d# J4 {9 a
中间、小者一般被认为是从事马夫、提草鞋等杂务的杂役的存在。实际上在一张下达给江户众中的太田康宗的正月朔日北条氏康书状抄件(《古文书二》战835)中,提及了“寄子、加世者事自不必言,要仔细彻查到中间、小者,令其不得逃入葛西”。可见寄子、倅者同中间、小者存在着明显的差别。
0 L: D& n- H( X9 y但是中间、小者在战场上也不可能全然袖手旁观而不参与战斗。永禄十年一张下发给武藏国足立郡饭田乡领主百姓的禁制状中,“公仪之御中间、小者”即北条氏直属的中间、小者便被预先设定为“滥妨狼籍”的主体,从而显示了他们的活动的一个方面(《武州文书》战1038)。另外在永禄七年正月的下总国国府台之战时下达给西原、秩父氏的出兵命令书中,也能看到“已决定一战,即便是中间、小者,堪战之人都要动员无遗”的文字(《西原文书》战836)。从作了这样的指示这点来看,可知中间、小者并没有被定为战斗要员。但是在“决定一战”的情况下,他们作为战斗人员被动员起来也是可能的。在这张文书中也谈到了“阵夫一人亦不要带来”,可见他们虽然同样是战场上的辅助人员,中间、小者和阵夫之间却有着明确的区别。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点即在武力的有无上。例如在上野国新田领的寺僧所记的日记中,就记载了反北条方的古河公方重臣梁田氏的中间(“关宿中间”)喝醉了酒,拔刀欲砍贺屿某,反为其下人所杀的事件(《长乐寺永禄日记》永禄八年七月三日、五日条)。据说其时“关宿中间”便啸聚了十三号人前来报复。这样,此辈中间和下人也是有着一定武力的存在。! s( `. Q, b# |( d  k
现在中间参加战斗的事例,可以从永禄六年八月十七日下达给牛入宫内少辅的北条家朱印状中确认。在这张文件中,对牛入氏的中间杀入敌阵战死,乃下赐牛入中间之子栋别钱一贯四百文(基本相当于一人扶持),并约定以后再下赐田地。虽说无论这作为战死者的抚恤是多么地微薄,这一点显示了中间层的阶层性。但通过这些抚恤措施这位中间的儿子总算打开了出头的道路。在战时状况一直在持续的过程中,以这样的形式得以实现身份上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4 @7 H% O: e6 B6 e7 Q5 {6 E- p
根据以上的情况,在需要足量能战兵员的战场上,根据情况需要,可以认为中间、小者也作为战力起到了一定作用。并且根据动员规定人数的动员情况看,他们在北条氏的军队中占到了一定数量的比重。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18 银子 +150 收起 理由
不懂战国 + 18 + 15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26 20: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全挂了= =SB的图片貌似不能外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27 16: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21 21: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分享- -。
, |" d# I+ g+ h6 N3 @* r4 @0 L: q) S- o* o" D
时间凝固的错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2-5-29 04:41 , Processed in 0.093251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