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938|回复: 13

原创观后感《mother》等2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30 22: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观后感《mother》等2则
  
(本文包括《mother》、《第八日的蝉》等2部母爱题材日剧的观后感。其中《mother》观后感被百度百科收录;《第八日的蝉》观后感剔除了议论部分后,作为剧情简介也被百度百科收录。)
……
《mother》观后感
        《mother》是2010年7月的日剧学院赏的最佳作品,松雪泰子凭此作得了日剧学院赏的最佳女主角,田中裕子得了日剧学院赏的最佳女配角。
        在我2010年看的所有影视中,《mother》让我留下最多的泪水。
        制作人是田中芳树,(不是那位作家、皆杀的田中)。演员阵容有松雪泰子(饰铃原家的长女奈绪、芦田爱菜的老师、诱拐犯),田中裕子(饰铃原奈绪的生母望月叶菜、曾在监狱中长期服刑),芦田爱菜(饰一个长期被亲妈虐待的可怜孩子道木怜南),高田淳子(饰铃原家的家长、松雪泰子的养母),酒井若菜(饰铃原家的次女、未婚先孕的母亲),仓科加奈(饰铃原家的三女),山本耕史(饰记者,调查诱拐事件和虐待事件的真相),凌野刚(饰道木怜南生母的野男人),市川实和子(饰望月叶菜的主治医生)。
        ·
        第1话
        一开头就来了一场哲学思考。
        小学中饲养的鸭子死了,三浦老师以《致天堂的鸭子》为题,让孩子们写作文。芦田爱菜却没有动笔。班主任松雪泰子就询问芦田爱菜。
        松:後十分しかないけど。(只剩下十分钟了。)
        芦:うん、えっと、これ書かなきゃ駄目。(恩,那个,不写不行吗?)
        松:どうして、書けない理由でもあるの。(为什么?不写的原因是什么?)
        芦:あひるは手紙読めないからよ。死んでるから手紙読めないでしょう。あひるは字習ってないから手紙読めないでしょう。(因为鸭子不会读信啊。死了怎么能读信呢?鸭子没有尝过汉字,读不懂信吧?)
        同:あひるさんがかわいそう。道木さん意地悪。(这时同学们起哄说:小鸭子很可怜,道木冷血、没有同情心。)
        松:静かにして。(安静!安静!铃原老师喝止了吵闹。)
        芦:あとね。(还有…)
        松:何。(什么?)
        芦:天国ってある。土の中のこと。(真的有天堂吗?是入土的意思吗?)
        松:書きたくなっかたら、書かなくていいわ。住所が天国じゃ郵便屋さんも困るわね。(不想写就别写了。邮寄地址是天堂的话,也会给邮递员添麻烦吧。)
        芦田爱菜饰演的剧中人物有着天生的灵性,在同班的一群俗物中尤如鹤立鸡群。对比近期很有人气的两位小萝莉,芦田爱菜和小林星兰,都非常的萌,但我更喜欢芦田爱菜,因为她的表演很活泼,眼睛给人有灵性的感觉。
        ·
        芦田爱菜放学回到家中,就看见“亲妈”把她的书都扔到了家门口。
        芦:ママ、これ。(妈妈,这是?)
        マ:いらないでしょう。(这些你不要了吧?)
        芦:うん、いらない。(芦田爱菜犹豫了几秒,说道:恩,不要了。)
        (这时“亲妈”走出去两三步,回头望了芦田爱菜一眼,眼神中带着点点内疚。)
        芦:ママ、いってらっしゃい。(此时芦田爱菜强颜欢笑,说道:妈妈,路上小心。)
        ·
        进了屋,“亲妈”的野男人绫野刚(在酒吧打工)玩游戏玩累了就猥亵芦田爱菜,剧中表现得比较隐讳。
        ·
        一日晚上八点多,松雪泰子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正巧遇被家里赶出来在街上闲逛的芦田爱菜。
        可怜的芦田爱菜在家里没饭吃,每天“亲妈”给个500日元的硬币让她自己吃。(500日元,相当于35元人民币左右。)
        在餐馆里,芦田爱菜点了喜欢的奶油苏打(一种饮料),这就是她的晚餐。
        ·
        吃完晚餐,芦田爱菜又回到家,这里被扔到门口的是她的玩具。
        ·
        一天,芦田爱菜被发现晕倒在学校的厕所里。松雪泰子赶到医务室,三浦老师(就是那位让小学生给鸭子写信的那位)说芦田爱菜长期营养不良,身高和体重也远低于正常水平,身上还有多处淤青和伤痕,怀疑芦田爱菜正遭受家里的虐待。
        热心的三浦老师向相关机构举报了芦田爱菜被虐待的事件,并和松雪泰子次日一起去了芦田爱菜家调查情况。发现芦田爱菜的眼睛又受了伤,问她,说是被球砸到了。“亲妈”补充道是在公园被砸到的。
        就在三浦老师和松雪泰子准备离去的时候,三浦老师说了一句话。
        虐待されている子供は何があっても親を庇うものなんです。(被虐待的孩子,不论被问到什么,总是会包庇行凶的父母。)
        頼れる者が親しかいないからです。子供は媚びるしかないんです。(能够依赖的,只有父母了。孩子只能讨好虐待他们的父母。)
        ·
        芦田爱菜在家里没有东西吃,快饿昏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包零食,正要“偷”吃的时候,绫野刚洗完澡出来了。他把芦田爱菜打包,装进了垃圾袋中,放在了门口。
        “亲妈”回来后,看到门口一大袋什么东西,就问。凌野刚说那是垃圾。“亲妈”想提起来扔掉,却发现垃圾会动,吓了一跳。打开一看是芦田爱菜。
        芦田爱菜又讨好凌野刚和“亲妈”,说只是在玩捉迷藏而已。“亲妈”又拿出一个500日元的硬币,芦田爱菜于是又出去闲逛了。
        松雪泰子在街上再次看到乱晃的芦田爱菜,心疼不已,将其带到自己家中。进了屋后,芦田爱菜的眼睛一直盯着茶几上的摆放的饼干,虎视眈眈。经过松雪泰子的同意后,开始拿饼干喂养她的心爱的宠物小铃(一只仓鼠),之后再吃小铃剩下的,狼吞虎咽。
        ·
        一天,芦田爱菜放学回家,看见小铃的笼子被扔到了门口。笼子还在,只是里面的小铃没有了。
        ·
        又一天,芦田爱菜又被凌野刚猥亵,正巧被后来进家门的“亲妈”撞见,“亲妈”一边不停的大叫着“汚い。汚い。汚い。”(汚い有污秽、肮脏、下流之意)一边殴打着无助的芦田爱菜,往死里打。凌野刚吃惊的在一旁围观。
        芦田爱菜被“亲妈”再次打包,装进了垃圾袋里密封起来,遗弃到了门外的垃圾堆里。剧中,故事发生的地方是日本北海道,是和中国东北一样寒冷的地方。
        “亲妈”和凌野刚决定开车到酒店开房间HAPPY,对“亲妈”的行径,凌野刚都有一丝的不忍。
        这时,松雪泰子不知是说鬼使神差也好,心有灵犀也好,总之是突然想到要去一趟芦田爱菜家。在垃圾堆里,松雪泰子发现了在垃圾袋里的芦田爱菜。
        松雪泰子打开垃圾袋的时候,芦田爱菜的头上、身上沾满了真正的垃圾,已经差不多快要被冻僵了。
        看到这一幕,我深深的被震撼了。眼泪一直不行的流着。
        芦田爱菜被松雪泰子带回了家,在床上终于恢复了知觉。
        松:何か飲む。何か食べる。どうしよう。ねえ、どこか、どこか行きたいところある。遊園地とか、動物園とか、デパートとか。(松雪泰子问:想喝什么吗?想吃什么吗?芦田爱菜没有回应。松雪泰子又说:怎么办才发?有想去的地方吗?像游乐场、动物园、超市什么的?)
        芦:札幌に行きたいです。(想去札幌。注:札幌是北海道的最大城市,拥有百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
        松:札幌。札幌ね、いいわよ。札幌のどこ行きたい。札幌に何かあるの。(札幌?去札幌好啊。想去札幌的哪里?札幌有什么吗?)
        芦:赤ちゃんポストです。赤ちゃんポストに行きたいです。でも、七歳でも入れるかな。104cmでも入れるかな。(婴儿寄存所。我想去婴儿寄存所。不过,我七岁了可以加入那里吗?身高104公分了可以加入那里吗?)
        松雪泰子心痛得流下了很多眼泪,一直讨厌小孩子的她萌发了收养芦田爱菜的念头。
        ·
        松雪泰子和芦田爱菜两人相依偎在海滩,观赏着侯鸟。
        芦田爱菜向天空对着迁移的大雁们大声呼喊着:“怜南も連れてて。怜南も連れてて。(把我也带走吧)”
        松雪泰子深情的抱住芦田爱菜,对她说:怜南さん聞いて、私、あなたを誘拐しようと思う(怜南听着,我想诱拐你。)
        芦:先生、牢屋に入れなれない。(老师,不会坐牢吗?)
        松:そうね。入れなれるかもね。(是啊,会坐牢吧。)
        芦:牢屋は石で出来てるんだよ。冷たくて、暗くて、鼠がでるの。お風呂にも入れないの。(牢房是石头做的,又冷又黑,还有老鼠,而且不能洗澡啊。)
        松:そうね。(是的。)
        芦:駄目だよ。(不行啊!)
        松:駄目なことしかできないの。間違っ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あなたをもっと悲し目にあわせるかもしれない。でも、私はあなたの、あなたのお母さんになろうと思う。あなたと二人で生きて行こうと思う。(不行也要做了。也许这是个错误,你也许会碰到更不幸的事。但是,我想,我想成为你的妈妈。想和你俩人一起生活下去。)
        芦:先生。(老师!)
        松:先生じゃ駄目。四月一日、分かる。(老师不行吗?知道四月一日是什么日子吗?)
        芦:明後日。(是后天。)
        松:嘘をついてもいい日なの。嘘をつくの。この町を出て、誰も私とあなたを知らない場所に行くの。そこでは私はあなたのお母さんで、あなたは私の娘、絶対誰にも知られちゃいけない。一生嘘つき続けなきゃならない、言える。一生、これから先、一生誰にも知られないように。私のこと、お母さんって嘘言える。怜南、お母さんって言える。(四月一日是愚人节,是撒谎也没关系的一天。我们撒谎吧!离开这座城市,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在那里,我是你的妈妈,你是我的女儿,绝对要对别人这样说。我们来撒一个一辈子的谎,可以吗?一辈子,从现在起一辈子谁也不告诉真相。你能撒谎叫我妈妈吗?怜南,能叫我妈妈吗?)
        (芦田爱菜已经眼泪汪汪,紧紧的抱住松雪泰子。)
        芦:お母さん、怜南のお母さん。お母さん、お母さん。(妈妈!怜南的妈妈!妈妈!妈妈!)
        松:あなたは捨てられたんじゃない。あなたが捨てるの。(你没有被人抛弃,是你不要他们。)
        母女两人流着泪,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于是,芦田爱菜配合松雪泰子制造了一场落海失踪的假象,坐着火车,随松雪泰子离开了北海道,前往东京。
        在列车上,松雪泰子说出了自己一个心中的秘密。“私は拾われた子だから、ほんとのお母さんに捨てられたん子だから。(我是个被家里捡来的孩子,被亲生母亲抛弃的孩子。)
        (第一话完了,主题曲《泣き顔スマイル》配合催泪的剧情,是2010最感动我的歌曲。)
  ·
        第2话
        下车的时候,在车站,松雪泰子俩人不小心把钱包弄丢了。松雪泰子决定带芦田爱菜去桃之家(孤儿院,松雪泰子5岁被遗弃,到7岁被铃原家收养前,在那里呆过2年)。为了躲避追捕,松雪泰子让芦田爱菜舍弃道木怜南的本名,另取名为铃原继美。
        俩人来到了桃之家,桃之家的管理人熊本太太(桃子奶奶)已经得了老年痴呆症,管芦田爱菜叫姐姐。松雪泰子桃子奶奶年龄,回答是六岁。
        在桃之家松雪泰子找到了她当年小时候用过的写她名字奈绪的碗,还发现了桃子奶奶的日记。日记有一段当年松雪泰子和桃子奶奶的对话。松:私はお母さんにならないの。子供がかわいそうだから。生まれるのが、かわいそうだから。絶対にお母さんにはならないの。(我不想当妈妈。小孩子太可怜了。生下来太可怜了。我绝对不要当妈妈!)
        ·
        桃子奶奶和芦田爱菜到户外游玩的时候,发现了芦田爱菜的鞋已经太小不合脚了。
        松雪泰子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警察上门访问,告诉松雪泰子由于桃子奶奶有老年痴呆症并且没有人照顾,将会在明天被政府派人接到老人福利院去,孤儿院的地租也早已过期。桃子奶奶和芦田爱菜回家后,松雪泰子马上就要带芦田爱菜逃离桃之家,而芦田爱菜已经和桃子奶奶有了感情,死活要让妈妈松雪泰子把桃子奶奶一起诱拐走。松雪泰子当然不同意,告诉芦田爱菜她们是在逃亡,不可能将桃子奶奶一起带走。
        可这时芦田爱菜对松雪泰子说:先生。(老师。)
        松:お母さんでしょう。(应该是妈妈吧。)
        芦:私も置いて行って。(也不用管我了。)
        松:何言ってるの。(你在说什么?)
        芦:大丈夫だから、ここに来たんでしょう。大丈夫、大丈夫。先生、我慢しなくていいよ。(你说没事的我们才来这里的对吗?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老师,不要勉强自己了。)
        松雪泰子无言以对,在她带芦田爱菜来到桃之家之时,确实有暂时将芦田爱菜寄送在桃之家的念头。
        桃子奶奶对松雪泰子说:継美ちゃん足が痛いの、痛くて歩きづらいの。(继美酱脚痛,走路很辛苦。)
        松:嘘。そんなこと、一言も。桃子さん、あの子のことわかってない。あの子、言いたいことがあれば言うし。(不会吧,这事她没有说起过。桃子奶奶,那孩子你不了解。那孩子有想说的话都会说的。)
        桃:奈緒ちゃんだって、そうだったのよ。奈緒ちゃん桃の家に来た時、お菓子我慢したでしょう、テレビ我慢したでしょう、ほんとのお母さん我慢したでしょう。どうしてだった。(奈绪酱,你也是这样的不是吗?奈绪酱刚来桃之家的时候,忍着不吃糖果吧、忍着不看电视吧、忍着不想妈妈吧?为什么会这样呢?)
        松:一度捨てられたんから。またもう一度捨てられのが怖いから。(曾经被抛弃过一次,害怕再次被抛弃。)
        这个事让松雪泰子有些内疚,因为她忽视了芦田爱菜在穿小鞋这个问题。
        第二天,警察和社工把桃子奶奶带走了。芦田爱菜和妈妈躲在暗处,默默的流着泪目送桃子奶奶的离去。
        ·
        松雪泰子回到了东京。
        高田淳子(松雪泰子的养母、某公司的社长)已经得知了消息,到了北海道几年几乎未通音信的女儿回来,让她很高兴。
        此时松雪泰子的两个妹妹酒井若菜(大妹、未婚先孕、正准备奉子成婚)和仓科加奈(小妹、有个暂时没工作的男友)都不知道松雪泰子其实不是她们的亲姐姐。因为母亲高田淳子一直更偏爱姐姐松雪泰子,让酒井若菜一直很嫉妒。
        由于松雪泰子并没有回铃原家,高田淳子有些担心,怕失去松雪泰子,约田中裕子(生母)见面,确认松雪泰子是不是在她那,并约定田中裕子不能见松雪泰子,不能和松雪泰子相认。
        田中裕子却偶然邂逅了松雪泰子,立即认出了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没有相认。并且发现了大声喊松雪泰子为妈妈的芦田爱菜。
        (又见田中裕子老师,第一次在荧幕中看到她还是小时候看《阿信》的时候啊,那时她还年轻,风华正茂。神剧《阿信》的单回收视纪录至今没被打破。在《mother》一剧中,已经是饰演一个老人了,不过,演技炉火纯青、滴水不露,观众能欣赏到她的表演是一种幸福。)
        ·
        第3话
        田中裕子在超市偷偷的跟着可爱的外孙女芦田爱菜。因为怕被发现,在芦田爱菜转身的时候,躲避芦田爱菜的视线而撞翻了超市货架上的商品。在田中裕子俯下身子整理掉下的商品的时候,善良的芦田爱菜也来帮忙整理,并亲切叫田中裕子糊涂奶奶。
        ·
        松雪泰子由于经济上的困窘,决定向母亲高田淳子求助。高田淳子与久别的女儿相见,非常的激动和高兴。
        高田淳子将钱借给了松雪泰子,松雪泰子不好意思的道歉,让高田淳子对母女间的客套有些不愉快。
        ·
        田中裕子已经得了绝症,但是除了医院的主治医生市川实和子之外并没有人知道,田中裕子打算一个人承受这种生命之痛。
        ·
        松雪泰子开始住在廉价的酒店里,并以打零工为生。由于工作,也没有办法更好的照顾芦田爱菜。田中裕子有时会在偷偷的在松雪泰子不知情的情况下陪伴芦田爱菜。
        酒井若菜和仓科加奈到酒店看望松雪泰子,这才发现松雪泰子有了个女儿。
        ·
        芦田爱菜感冒生病了,松雪泰子在打工并不知情,芦田爱菜自己打电话找到了糊涂奶奶。
        松雪泰子下班后,在田中裕子家找到了芦田爱菜,并向田中裕子表示感谢。
        (在田中裕子家中,有一段松雪泰子和田中裕子的对话蕴含了丰富的哲理。)
        松:無償の愛で、どう思います。(对无偿的爱,您怎么看?)
        田:無償の愛。(无偿的爱?)
        松:よく言うじゃないですか。親は子に無償の愛をささげるって。あれ、私、逆だと思うんです。(经常听人说道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无偿的爱,这个我觉得应该反过来说。)
        田:逆。(反过来?)
        松:小さな子供が親に向ける愛が、無償の愛だと思います。子供は何があっても、たとえ殺されそうになっても、捨てられても、親のことを愛している。何があっても。だから親も絶対に子供を離しちゃいけないはずなんです。それを裏切った人には会いたいと思いません。(幼小的孩子对父母的爱才是真正的无偿的爱。孩子无论发生什么,即使被父母差点杀死、即使被父母遗弃,也仍然爱着父母。无论发生什么。所以父母也应该无论如何也不离开孩子才对。我不会想见到背叛了这份爱的人。)
        (听到了这翻话的田中裕子,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在洗手间里凄厉悲鸣的失声痛哭。)
        ·
        高田淳子偶然间看到女儿松雪泰子和一个小萝莉从田中裕子家里出来,大怒的找到田中裕子兴师问罪。高田淳子责怪田中裕子不守约定偷偷的见松雪泰子,当初遗弃松雪泰子的她没有资格再认回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
        ·
        田中裕子在看报的时候偶然的发现了芦田爱菜是被女儿松雪泰子诱拐来的孩子。
        ·
        第4话
        松雪泰子在田中裕子的建议下回到了铃原家。高田淳子、仓科加奈非常高兴。酒井若菜则感到失落。
        由于芦田爱菜是使用铃原继美的假名,所以没有户口不能正常上学,松雪泰子为此而困扰。有个记者山本耕史,在餐馆里找到了芦田爱菜,想找出被诱拐的真相,其目的是以此向松雪泰子敲诈。芦田爱菜害怕自己会被带回北海道,偷偷逃离了餐馆,并在街上偶遇了田中裕子,抱着这位糊涂奶奶哭了起来。
        ·
        酒井若菜未出世的孩子在医院检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酒井若菜不堪承受,想打掉这个孩子,但其母高田淳子坚决反对,认为孩子虽然没有出世,但仍然是一条小生命,是酒井若菜的骨肉。
        ·
        第5话
        田中裕子折纸鹤给外孙女芦田爱菜玩,松雪泰子看到纸鹤后发现与自己小时候生母折的一模一样,终于发现田中裕子就是自己的生母。于是以幽恨的眼神望着田中裕子,决然带着芦田爱菜离去。
        ·
        山本耕史向松雪泰子敲诈一千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七十万),尽管他知道松雪泰子本人并没有钱,但是其母高田淳子是一个公司的社长,拥有这种财力。但松雪泰子并不想让这种事麻烦养母。山本耕史为这笔钱纠缠着松雪泰子,芦田爱菜为妈妈的苦恼而苦恼,就去找田中裕子求助。
        田中裕子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想要帮助松雪泰子,但松雪泰子不接受她这份好意。田中裕子也不打算收回这笔钱,就把存折放到了垃圾箱里。尾随在松雪泰子身边的山本耕史把存折捡走。
        ·
        医生市川实和子找到田中裕子,希望她能够住院治疗,被拒绝。
        ·
        山本耕史发现存折是共204万日元的定期存款,相当于14万人民币,是田中裕子17年间每月存1万日元的结果。并询问田中裕子是松雪泰子的什么人。松雪泰子对着山本耕史说如果用了田中裕子的钱还不如让她去死。山本耕史一心软,把存折还给了松雪泰子,并向松雪泰子讲述了他需要一千万的原因。
        原来山本耕史也曾遇到过一个被亲生父亲虐待的孩子,他想拯救那孩子。孩子的父亲说如果有一千万,就可以把孩子卖给他。受虐待的孩子一直坚持说父亲并没有错。山本耕史一犹豫,就没有立刻救那孩子。结果那孩子有一天被亲生父亲踢中了腹部内脏,死了。留下的只有送给山本耕史的一个小形人偶。
        听完山本耕史讲述的事,松雪泰子与他消除了敌意。
        ·
        松雪泰子来到了田中裕子家,把存折归还原主。两人交谈的时候,勾起了松雪泰子被遗弃的不愉快回忆。正在此时高田淳子出现,愤怒的打了田中裕子一个耳光,激动的指责田中裕子想靠这一些钱就想做回松雪泰子的母亲,靠这一些钱就能抵消遗弃孩子的沉重罪孽,靠这一些钱来破坏自己和松雪泰子三十年的母女感情。高田淳子情绪激动得泪流不止,女儿松雪泰子在一旁劝慰,而田中裕子孤单的看着俩人。市川实和子正巧在田中裕子家里旁听到了这一幕。
        ·
        芦田爱菜的“亲妈”打电话到了铃原家,又正巧是芦田爱菜接的电话。“亲妈”从声音认出了芦田爱菜。芦田爱菜下意识的在电话里叫了句“妈妈”,却被路过的高田淳子听到。
        ·
        第6话
        高田淳子发现了松雪泰子诱拐儿童的事实,质问松雪泰子。松雪泰子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芦田爱菜为了不给妈妈松雪泰子添麻烦,流着泪写完告别信后,第二日一个人离开了铃原家出走。
        ·
        酒井若菜在即将做堕胎手术之际,母性萌发,中止了手术。
        ·
        松雪泰子拼命的寻找芦田爱菜,历经了不少时间终于在一个天桥上找到了芦田爱菜。母女两人流着泪,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随行的山本耕史用相机拍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
        高田淳子为了保护酒井若菜、仓科加奈不受到松雪泰子不法事件的牵连,忍痛决定将松雪泰子的户口迁出铃原家。仓科加奈发现了申请书上“养女”的字样,这时酒井若菜、仓科加奈才发现姐姐松雪泰子不是亲生姐姐的事实,但尤自不敢相信。
        ·
        第7话
        受到田中裕子的邀请,已经颇有些走投无路的松雪泰子、芦田爱菜母女住到了田中裕子家里。
        ·
        芦田爱菜的“亲妈”从山本耕史那里得到了消息,母性未泯,找到东京田中裕子的家里来了。芦田爱菜却想躲起来,不想见到“亲妈”。
        ·
        第8话
        “亲妈”找到了躲藏的芦田爱菜,抢过来抱住。可芦田爱菜的眼神看着的,却是松雪泰子。
        “亲妈”也曾经是个很疼爱芦田爱菜的母亲。芦田爱菜的“亲爸”首先抛弃了芦田爱菜母女,成为了别人家的丈夫和父亲。“亲妈”一个人当单身母亲,辛苦的抚养着芦田爱菜。
        但后来,在日渐被男人抛弃的痛苦中,以及追求新的情爱的需要的影响下,“亲妈”的母性日渐一日的褪色。终于把芦田爱菜视为了一个累赘。
        芦田爱菜告诉“亲妈”,道木怜南(本名)已经不存在了,去天堂了,现在只有铃原继美。“亲妈”嫉妒松雪泰子与芦田爱菜真挚的母女情感,向警察告发了松雪泰子。
        ·
        第9话
        怕警察找来,田中裕子、松雪泰子、芦田爱菜祖孙三人又开始了在外的逃亡。
        ·
        酒井若菜找到男朋友,说希望生下有先天疾病的孩子。男朋友坚持要打胎,酒井若菜于是有了做单身母亲的决心。
        ·
        在逃亡地的旅馆里,松雪泰子想起了更多的童年往事,开始体谅田中裕子。
        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天气里,警察终于找到了松雪泰子。
        松雪泰子被捕,在被警察送走之前,坚持要看芦田爱菜最后一面。
        (下面是被捕时祖孙三人的经彩对话。)
        (田中裕子和松雪泰子母女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田:奈緒。
        松:お母さん。こんなだったかな。少し小さくなった。(妈妈。就是这种感觉,小时候你握着我的手的时候。不过您的手变小了。)
        田:あなたが大きくなったのよ。(是你的手长大了。)
        松:お母さん。病院に行って。病院に行ってちゃんと検査。(妈妈,去医院吧。去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身体。)
        田:分かった。分かったから。分かったから、奈緒。(我明白,我明白的。奈绪,我明白。)
        (这时,警察要把田中裕子、松雪泰子母女分开,并把松雪泰子带走。)
        田:待ちください。この子と継美ちゃんを。待ちください、継美ちゃんとお別れを。(等一下,让这孩子和继美酱说说话。请等一下,让她和继美酱告个别。)
        芦:お母さん。(芦田爱菜在远处被警察拦住,拼命的喊:妈妈!)
        田:継美ちゃん。(继美酱。)
        芦:お母さん。(妈妈!)
        田:この子は話したがってるんです。お願いします。お願いします。(这孩子有想要说的话。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芦田爱菜从远处扑向松雪泰子,紧紧的抓住了松雪泰子衣角。)
        松:継美。
        田:どこ行くの。継美も行く。どこ行くの。継美も行くよ。お母さん。何で黙ってるの。(你要去哪里?继美也要去。要去哪里啊?继美也要去!妈妈!为什么不说话?)
        (芦田爱菜撕扯松雪泰子的衣服,呜鸣出声。松雪泰子俯下身子,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芦田爱菜的小手。)
        松:継美。さっき、電話で何言おうとしたの。(继美,刚才,在电话里你想说什么?)
        田:あのね。歯が生えてきたよ。大人の歯が生えてきたよ。(那个,牙齿长出来了,恒牙长出来了。)
        松:そう。そう。よかったね。継美。(是吗?是吗?太好了,继美。)
        芦:お母さん。(妈妈!)
        松:覚えてて。(要记住!)
        芦:うん。(嗯。)
        松:お母さんの手だよ。お母さんの手、ずっと握ってるからね。継美の手、ずっと握ってるからね。(这是妈妈的手的感觉。妈妈的手,会一直握住你不放的。继美的手,也要一直握住妈妈啊!)
        (这时,警车已发动。)
        松:車、動くよ。危ないから、離れてなさい。離れてなさい。(车子发动了,危险,快离开。快离开吧。)
        (芦田爱菜却一直不愿离去。)
        松:お母さん。(妈妈。)
        (松雪泰子只能叫母亲田中裕子帮忙拉开了芦田爱菜。芦田爱菜尤自一边紧紧的握住松雪泰子的手不放,一边悲鸣出声。松雪泰子悲伤的含着泪钻进了警车。警车开动了。)
        松:継美。
        芦:お母さん。(妈妈!)
        (松雪泰子、芦田爱菜只有一句向对方的最后的呼唤。警车已经开走,芦田爱菜幼小的身影在警车后面依依不舍的追着警车奔跑。)
        (观2010年全年日剧,以此剧最为感动。观《mother》全剧,于此话、此一场景最让人感动。多情自古伤离别,屏幕前的观众也已经肝肠寸断。)
        ·
        第10话
        开庭后,由于芦田爱菜的被虐待情节,松雪泰子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三年。算是很轻的了。
        在铃原家,高田淳子也并没有将松雪泰子户口迁出的申请寄到政府机构。高田淳子、酒井若菜,仓科加奈等一家人始终支持着松雪泰子。为此高田淳子还迫于压力辞去了公司社长的职务。
        ·
        田中裕子也终于住院治疗,高田淳子前往探望田中裕子,两人和解。
        ·
        松雪泰子离开看守所后去看望母亲田中裕子。在自己经历了一番牢狱之灾后,松雪泰子更加体谅曾坐了十几年牢,而不得已遗弃自己的母亲田中裕子。两人垂泪动情的相拥在一起。
        ·
        芦田爱菜被送到了一个叫“天鹅园”的孤儿院,一晚用食堂的电话,偷偷的拨通了松雪泰子的手机,两人通话。刚开始聊的是一些生活中的琐事,但终于芦田爱菜忍不住,开始倾诉对母亲的想念。
        芦:お母さん、いつ迎えに来るの。もう牢屋出してもらったんでしょう。継美ね、待ってるよ。何回も電話したよ。出ないから、間違って覚えてたのかなって思ったけど。合ってたね。いつ迎えに来る。ちゃんと寝る前に、お荷物用意してるの。靴下とお着替えも入れてあるの。お母さん。(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啊。已经从牢里出来了吧。继美在等你哟。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没有人接,我还以为我记错了号码。看来没有错。什么时候来接我啊?每次睡觉前我都把行李全都准备好了,袜子、替换的衣服都放进去了。妈妈!)
        (芦田爱菜悲鸣失声。)
        芦:お母さん。早く迎えにきて。継美、待ってるのに。ずっと待ってるのに。どうして来てくれないの。会いたいよ。お母さんに会いたいよ。(妈妈。早点来接我啊。继美在等你,一直在等你。为什么还不来接我?好想你,好想见妈妈!)
        松:継美。
        芦:お母さん。(妈妈。)
        松:ごめんね。(对不起。)
        芦:会いたいよ。(好想你!)
        松:ごめんね。(对不起。)
        芦:お母さん、もう一回誘拐して。もう一回誘拐して。(妈妈,再一次来诱拐我吧,请再一次来诱拐我吧!)
        (这一幕又看得我眼泪直流不已。)
        ·
        第11话
        最终话中,田中裕子透露了当初遗弃松雪泰子的原因。因为田中裕子饱受丈夫家庭暴力的摧残,还是幼童的松雪泰子看不过去,放火连房子带人全烧光了。之后田中裕子、松雪泰子开始了一系列的流亡生活。为了不让女儿松雪泰子蒙上沉重的心理阴影,田中裕子决定独自承担。而松雪泰子也因为年幼,或心里拼命想要遗忘,完全忘记了这一切。唯一记得的,只剩下母亲手掌的触摸感。在即将被警察抓捕之前,田中裕子别无选择的让松雪泰子成为了孤儿。
        ·
        芦田爱菜从孤儿院里偷跑出来,找到了田中裕子家。
        ·
        酒井若菜顺利产下孩子。
        ·
        田中裕子最终病故。但在弥留之际,有女儿松雪泰子和外孙女芦田爱菜陪伴在她身边,获得了幸福。
        ·
        尽管很舍不得,但为了不违法,松雪泰子将芦田爱菜送回了天鹅园孤儿院。
        ……
《第八日的蝉》观后感
        2010年有两部很优秀的歌颂母爱的日剧,《第八日的蝉》和《mother》。我更喜欢《mother》多一点。《mother》中的爱,更纯粹,将一个惨遭生母虐待的儿童救出苦海。《第八日的蝉》就有争议了,硬生生的把一个女婴从生母手里夺走,这本身对生母来说,不公平,对女婴本身也不公平。但总算偷婴儿的小三对婴儿是真正关爱的,这份也感动了观众,不然这种剧集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第八日的蝉》相对《mother》来说,我觉得现实感还强一点。
        檀丽的表现,我觉得比松雪泰子要好一些,不愧是宝冢的出身。但是配角们就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了。两剧中都有高田淳子,在《mother》中的角色尊重生命,令人敬佩,而《第八日的蝉》中的角色歇斯底里,让人不舒服。这是角色问题,高田淳子本身的表演都已经很到位了。小林星兰比芦田爱菜就要差远了,差在灵性上。芦田爱菜的眼睛会说话,会告诉观众很多讯息。芦田爱菜的脸蛋更萌,声音也更萌。《mother》中还有田中裕子这样的老戏骨助阵,大大增加了剧集的看点。板谷由夏在《第八日的蝉》中演的生母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影视里面,不是光主角一人好就行了,红花也得绿叶衬着。
        以下结合剧情说一下我的感悟。
        ·
        第1话
        希和子爱上一个有夫之妇秋山,甘愿做小三。不幸怀孕,在秋山的劝诱下,希和子为了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狠心的堕胎。
        对于小三的这种堕胎的行为,我是四分同情,六分谴责。没出世的孩子太可怜了。而秋山,则是一分同情,九分谴责。同情他的无知而已,不明白小生命是人类最大的宝物。
        小三在做人流之后,永久的失去生育能力,失去了母亲这项女人最大的幸福,悔恨万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不是想着小三转正,也不会去堕胎了。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哈姆雷特》
        在痛定思痛之后,小三决心上梁山,掐死秋山太太新生的女儿。手放上去之际,小三就被婴儿的纯真所征服了,心中的罪恶丢盔卸甲。小三诱拐了女婴,并取名为熏,开始四处逃亡的生活。
        就其动机而言,不能说是毫无私心的,因为失去了生育能力,不能自然的成为母亲,但是想做母亲的欲望是很强烈的。所以有了诱拐事件,但是这种罪过之美,就美在小三是想自己的满腔的爱献给孩子,这仍然是极为伟大的。
        檀丽的演技精湛,第一次看她的戏还是与木村拓哉合演的《武士的一分》,当时印象就很深刻。日剧界中,宝冢出身的都是演技的保证,如我超喜欢的天海佑希,还有黑木瞳、大地真央、真矢美纪等。檀丽极温柔,但在温柔之中的内心里却有刚强坚持的一面,《武士的一分》、《感染列岛》、《第八日的蝉》都充分的表现了这一点。
        剧中的背景音乐也深受了基督教圣乐的影响,非常的有感染力,结合剧情温暖观众的心。片尾的冲绳曲《城南海》(童神~我的宝物)也非常的好听,曲中包含母亲的无尽的、缠绵的爱,建议大家下载。
        ·
        第2话
        小三带着熏酱来到了天使之家,一个神秘的宗教组织。组织成员为纯女性,而且是受到生活中这种或那种伤害的女性。天使之家,一个边缘女性的避难所,一个实行共产主义的地方。这个地方充满着一种魔幻般的不真实感。成员的来源也复杂,像高田淳子饰演的角色敬子就是曾杀死自己亲生孩子的杀人犯,还有小三这样的诱拐犯,但绝大多数的是各种失去孩子或失去生育能力的女性。
        久美被丈夫抛弃,与宝贝儿子分离,刚开始和小三不对眼,后来成为了好朋友。
        ·
        第3话
        久美趁天使之家在外卖蔬菜等物品的时候,开车到了前夫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但儿子因几年不见久美,已经认不出妈妈了。久美悲伤欲绝。
        有一个未婚先孕的未成年少女沙绘来到了天使之家。因为家里反对她未婚生子,让她堕胎,所以逃到了天使之家生孩子。沙绘真是个伟大的母亲!
        但是不久,好多天使之家成员的家属找到了天使之家来闹事。其中就有沙绘的父亲,他指控天使之家监禁未成年人;还有其他人以家人的财产被没收为名来抗议。
        小三因为被媒体拍到了脸,带着熏酱逃离天使之家,期间得到久美的大力帮助。
        可怜的熏酱,都到了快上小学的年纪,还是第一次接触天使之家以外的世界。
        ·
        第4话
        小三和熏酱逃到了久美的故乡小豆岛,投靠了久美的母亲,一个拉面店的老板。因为久美与母亲的关系恶劣,几近断绝了往来,久美之母在思念女儿的心情下,把小三当成女儿来关爱。
        在小豆岛,小三邂逅了一个沉默寡言的渔夫文治。一晚,熏酱大概是得了肠梗阻,岛上医不了,急需到大陆的医院去,而渡船已停。此时,文治用他的渔船将熏酱送了过去。文治深深的喜欢上了小三,但是小三虽然也对文治有了好感,但最终不敢接受文治的爱。
        ·
        第5、6话
        逃匿了好几年,小三还是被捕了,只是我忘不了她被捕时望向熏酱的泪眼。
        虽然后来又做了多年的牢,但是,拥有过与熏酱在一样的几年幸福时光,应该是值得的。
        在最后,成年后的熏酱和小三偶遇,虽然都认出了对方,但没有相认。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庄子》
        即使只有短短的几年,那爱也是永恒!
        ·
        此剧是根据著名女作家角田光代老师的作品改编,书中对人性的深层次的刻画,对真爱的讨论,让我肃然起敬。
        书中秋山在决定让小三堕胎后,也多少产生了负罪感。尤其在中年时期,自己的女儿也不伦之恋,也未婚先孕后更加的懊恼、悔恨、沮丧、忧虑、伤心、无助。
        对于秋山的妻子,我是很同情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受害者。看到她拼命纠正熏酱的小豆岛口音的时候,虽然不认同她这种行为,也无法真正讨厌她。无端端的和孩子分开,这更像是命运的捉弄。关于她与熏酱的隔膜,除了心痛之外,就只有感伤了。试想想,熏酱离家出走后,她得到的回答是“想回到有海的地方,想回到真正的家。”这种情形叫人情何以堪?
        不想讨论秋山的正妻和小三哪个更爱熏酱的问题。非要说的话,我觉得是一样的。都是母亲对女儿纯纯的爱。
        有句话,“养恩大于亲恩。”我大部分认同,但这种认同是有条件的。只有在父母亲对孩子不够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亲恩输给养恩。比如《mother》剧中,怜南酱被亲妈残酷虐待的状况。
        但是,亲情绝不只于有血缘关系的亲子之间。其实这种伟大的爱,在于其感情的真挚程度,血缘是次要和从属的地位。亲情绝不仅仅是活塞运动时的授精,不仅仅是十月怀胎后的分娩。《mother》、《第八日的蝉》就很好的诠释了我的这个观点。
        ……
        (2010)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15 银子 +100 收起 理由
观神光司 + 15 + 10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30 23: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未来 于 2010-11-30 23:26 编辑

“亲情绝不只于有血缘关系的亲子之间” --- 是的,很多人爱小猫小狗也是深深的真爱。做母亲也许真的是女人最大的幸福。片中的无家可归的老太太都很羡慕地对檀丽说“你有个孩子真好。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有个孩子就好了(大约是这意思)”,当时的女主听到这话,内心一定百感交集吧。那个男人是太可恨了,因为他的懦弱和自私,毁了一个女人的幸福,也伤害了自己的妻子。

宝冢各女星都是超赞的,演技无可挑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0 23: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未来 发表于 2010-11-30 23:14
“亲情绝不只于有血缘关系的亲子之间” --- 是的,很多人爱小猫小狗也是深深的真爱。 ...

谢谢你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0 23: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未来 发表于 2010-11-30 23:14
“亲情绝不只于有血缘关系的亲子之间” --- 是的,很多人爱小猫小狗也是深深的真爱。 ...

我今天才找到组织。
第一天到“日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30 23: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松川秀樹 的帖子

欢迎欢迎~~~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0 23: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未来 发表于 2010-11-30 23:27
回复 松川秀樹 的帖子

欢迎欢迎~~~ :)

我在其他一些论坛发日史、日剧的帖子,还被一堆愤青联合起来排挤。
找到组织的感觉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 00: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松川秀樹 的帖子

这年头,受FQ排挤就跟发水痘一样,一生中总要经历的,逃不过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 10: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9494~在日史以来,从没见人因为意见不合吵架~虽然意见不合的情况是很多啦~哈哈~

对于亲情嘛 对我们这些大部分还每当父母的人来说,恐怕还是只能从理性上去理解~
父母对孩子的爱是天性,孩子对父母的爱是理性~我一直觉得是这样~
甚至孔融的 父母予子女无恩论 我也一直默默地赞成着~
可能因为自己没有当过父母的关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1: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恩论,太过了。

生恩,我觉得没有,或很淡薄。
但是养恩,是很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 11: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松川秀樹 的帖子

哈哈,生恩你当然不觉得,生你的时候你又不知道的。:)

确实,可能要等自己有了孩子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父母之恩吧。不过我觉得父母真的很伟大,为了小孩能够忘我地付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1: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未来 发表于 2010-12-1 11:18
回复 松川秀樹 的帖子

哈哈,生恩你当然不觉得,生你的时候你又不知道的。:)

这个,是父母的责任。

真要说,说不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 16: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日剧论坛发日剧的东西一般不会被人排挤啊。
不过俺总是在熊里发日剧的动动,也没啥人来排挤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7: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原与一 发表于 2010-12-1 16:13
去日剧论坛发日剧的东西一般不会被人排挤啊。
不过俺总是在熊里发日剧的动动,也没啥人来排挤啊 ...

从没去过日剧论坛。
日史,还是我第一个经历的和日本文化紧密的论坛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7: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与一殿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0-4-3 15:54 , Processed in 0.08581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