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82|回复: 4

【原创】剑禅一如:日本文化的精神内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8 05: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九郎道雪 于 2010-12-28 05:14 编辑
9 m8 x* X4 I# z' o0 v+ ^5 E7 h
* z' R* h1 r, e- G5 \8 R                                                            剑禅一如:日本文化的精神内核
5 X3 E8 I4 f/ l; {% b" C0 u6 E                                                 ——从菊文化到刀文化的渗透与融合
% Q3 F% q, ^) A: c# T: ]; |# t           & C+ c( ~, i: a$ ?6 k
概要:日本虽身处古代传统儒家文化圈的影响范围之中,但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与岛国角色也使其在受到古代中国文化影响的同时发展出来了具有和风特色的日本文化。而处于其代表地位的“菊文化”与“刀文化”则成为了诸多研究日本文化的入手点,本文也将从这看似矛盾的两个方面入手,以两种文化互相渗透而统一的方式,进行从整体的视角认识日本文化的努力和尝试。  F! o7 u* V/ f" \
关键词:独特性、菊花与刀、汉学、佛教、文化、武士道
% b- A' l  b1 Q3 G# i6 f/ D) k9 B: R3 a
序言% h& ^+ v% r* ]% y! g4 C3 f6 i
对于“我们是谁”这样的自我认同问题,人们总是有着极强的好奇心。亨廷顿指出在全球范围内,由于国家内部的民族多元化和“全球认同”正在慢慢取代传统的国家认同,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国家认同正陷入一场危机。因此自我认知便成为了国家进行自我定位的重要方式。可是在人论这个领域里,却往往都是以日本人为研究对象居多。这不仅仅是日本作为外部的研究对象的目标所致,更重要的方面则是日本人自古以来一直将自己的“大和魂”作为这个国家不同于世界其他文化的国民性。进行对这种独特性的分析有着不同的切入渠道,而本文将从日本文化特质的构成方式入手,对这种“独特性”进行一次简单分析的尝试。
% B; A5 W! _: I9 M) I事实上这种独特性的存在恰好以两种看似并不相容的文化特质的互相依存为前提,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1)就在其著作《菊花与刀》中将日本描述为一个具有完全对立的特性却能够凭此独立生存的社会,以菊为代表的公家社会、礼仪观念和优雅文化与以刀为代表的武家社会、暴力特质构成了对立的两极,而这种悖论式的生活状态出现在日本社会的每一个方面,这是美国人所不能够理解的,由此使“日本人特殊”的命题深入人心。
. H4 A  B# R/ L& X  a5 ^而实际上,本尼迪克特眼中的矛盾在日本社会的文化现象中统一得恰到好处。从日本古代的历史流变的角度来看,由公家社会到武家社会的演变使得上层文化艺术品味发生了具象领域内的偏转,但在这演变的过程中则出现过许多次反复与妥协。在三大幕府统治时期,武士道作为武家文化的代表不断地进行自我完善和发展,而此时的武家文化也随着武士身份的渐渐提高而与最初的公家文化在礼仪上和品位上接轨。因此两种文化虽然看起来分属菊文化(公家)与刀文化(武家)的代表,但实际上是殊途同归的。
9 B  `$ @) d; v/ p/ }因此日本文化之所以独立于世就在于不能够将两种文化特质割裂开来,单独研究菊文化或者刀文化都无法真正触及到日本文化的内核,而只有将这二者统一起来看,才有可能从整体上建构一个最接近真实日本社会的文化模型。* j) G, f4 A; `* S
菊文化的精神内核之创立
8 i# }6 ]4 D2 Z: x. S, l/ x从飞鸟白凤时代开始到奈良以及平安朝的这六百多年间,日本受唐风影响深远。白村江水战后日本进行大化改新,不仅从政治结构上沿袭唐朝建立了律令制国家,而且在文化方面处处都能够找到唐朝的影子。
/ k3 M8 z$ q8 d6 N1 s" I% L最明显的地方就是汉字及汉籍的传入,汉籍的传入有种种说法,但有文献涉及者主要有徐福赴日初传、神功皇后从新罗带回以及王仁上贡献书等三种说法(2)。但无论哪一种说法属实,汉字和汉籍的传入为日本人学习汉字、汉文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是无法回避的。日本书纪中记载七世纪圣德太子“且习内教于高丽僧慧慈,学外典于博士觉哿,兼悉达矣” (3)。证明圣德太子不仅学习佛教,而且还学习了儒学经典。并且从其制定的《冠位十二阶》的阶名使用儒家的德目“德、仁、义、礼、智、信”中也可看出汉学对于日本的影响。圣德太子派遣小野妹子出使隋朝学习的行为,在后来的奈良天平文化时代得到了发扬。大批遣唐使的努力使得中日的文化交流日趋频繁,汉诗、书法以及品茶之风的东渐为日后日本的和歌、万叶假名以及茶道的出现和发展创造了条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后来日本式的独特文化正是脱胎于这些遣唐使带回来的风尚,说汉风是和风所滋生的土壤也不为过,而日本从飞鸟时代到奈良时代这段时间里也恰好在进行从汉风到和风的转变。
$ j5 R3 s3 g9 Z同时期佛教的影响也丝毫不弱于汉学,从苏我氏与物部氏的斗争中足以见到佛教在当时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飞鸟时代建造的法隆寺就是此时代的代表性建筑。而直到迁都平城京后的白凤时代,崇佛一直是此时社会思潮的主要倾向。但是从持统天皇于697年建造的药师寺金堂三尊像的形态上来看,白凤时代的日本人对佛教世界的理解已经开始趋于理性。日本本土宗教为神道教,而佛教此时作为律令体制的支柱,使得拥护律令国家的佛教与作为信奉皇祖神的神道和表现天皇的神圣与权威的神祗对立逐渐消失,神道教与佛教之间的融合也渐渐开始,在平安朝达到顶峰和完成。佛教此时已经融入了日本式的文化轨迹,打上了和风的烙印,成为了日本文化的一个重要源头。
6 `* Z( A' g2 p8 R由此不难看出,作为日本文化的源头,汉学与佛教都经历了从纯粹的舶来品到被同化为本土传统文化的过程。实际上在武家社会来临之前,日本式的精神内核便已经几乎建构完毕。飞鸟时代的空寂与平安朝的优雅构成了传统公家菊文化的核心,由于有木曾义仲的前车之鉴(4),武家在代替公家建立幕府执掌政权之初出于巩固统治的目的不触犯旧贵族的反感,也并不敢将旧有的公家风俗全部摒弃掉,而是一直在努力地试图学习和适应,并将旧式的菊文化进行改造以符合武家的身份与精神结构。从飞鸟时期一直延续和发展下来的空寂的思想成为了后来日本所推崇的思潮,直到室町末期,界的茶人千利休依然在提倡空寂茶的思想,由此可见早在武家上台执政之前,日本文化便已经形成了雏形。而且公家文化并没有因武家上台而彻底消弭,相反,随着武家时代的到来,日本的两种文化才真正迎来了统一的机会。6 Q# h7 G$ [+ _# \) A- p* ^9 z6 J! z
刀文化的崛起与发展
' ]  O3 s, e+ \: A/ E4 c6 p随着武士阶层的崛起和执政,武士的面貌也与镰仓幕府之前的时代大为不同。平安时期的武士们还保持着“迁斩”的恶俗,就是在武士们每得到一把新刀的时候,会拿路过的贱民试刀,而滥杀的“试刀”并不会使武士们遭到律法的制裁。这在当时是一种社会默认的“正当”的风气。但是从镰仓时代开始,武士们的这种野蛮行径就开始慢慢减少,直到江户时期武士道完全确立,这种风气才被根除,武士们所遵循的信条之演化,从这一个习俗上就可见一斑。
5 R, D4 ?! L6 Q2 A4 L4 e1 s, @武士与贱民们最直观的区别便是拥有佩刀的权利。如此一来作为武士身份象征的刀剑锻冶便兴盛了起来,从镰仓时代开始武士们对于名刀的追求与崇拜便一发不可收拾,这种感情即使到了没有战事的江户年间依然存在。而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日本刀本身、制刀过程还是对刀具的保养都已经不仅仅只拥有刀具的意义,而是作为刀文化的核心上升到了一种文化行为的高度。天下五剑(5)、正宗、村正等名刀所代表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刀本身,更使得长船、小田原等制刀行业发达的地区发展成为了古代日本的重要町镇。刀匠们身上的文化符号也不仅仅代表着这一类手工业者,他们制刀的活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是受到了日本典型的自发性崇拜的支配。日本当代最优秀的制刀工匠、几百年制刀经验的传人江边三有(Akahira Miyairi)曾经如此描述他的工艺:“记住,我们的作品不是靠测量和语言传授来完成的。敲击、锻打,所有的过程都是凭直觉来完成的。什么时候把铁从炉中取出,什么时候、如何将它放入火中,什么时候、如何把它放入水里,这些都要在半秒钟内凭直觉决定。正是这种直觉使我造出这样的刀”(6)。由此看来,武士刀与铸刀工艺作为刀文化的一部分,在文化层面上确有其与其他文化的不同之处。* {' s$ O! v, H) s
然而,虽然武家文化是以武士道为代表的刀文化,但推崇刀具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刀文化等同于暴力文化。就武士刀本身来讲,其作用在发展过程中已经渐渐地符号化了,渐渐地从做战争之用的武器转型成为了武士身份的象征。而武士刀本身的纹路、雕花等装饰也正好证明了这一转型的存在。特别是在江户之后,武士刀的战争属性已经降低到若有若无的地步,而此时恰恰正是作为武家文化核心的武士道最终成型的时代。9 r1 E- _% w' x/ S# \/ l' d6 z$ }
本尼迪克特在《菊花与刀》一书中所见的刀文化更多的是在剖析日本战俘在战时的个体精神层面,而忽略了作为武士道作为一种文化对于大众的日常行为指向性。中世时期的武士们不仅在乱世执行了武士的战争职能,而在平时的生活中,其个人修养也是不能够忽视的。. I8 [4 Q& Z$ v: q3 X% I9 P/ C+ d
前面曾经提到的著名茶人千利休座下有精通茶道的“利休七哲”,虽然七哲的版本迥异(7),但根据较为权威的里千家的资料显示看来,七人中有四人具有武士身份(蒲生氏郷、细川三斋、高山右近、古田织部),当时武士的风雅之心可见一斑。而在当时与利休“空寂茶”理念向左的茶道流派便是秀吉所提倡的“黄金茶”,秀吉借助太政大臣之身份,建立了黄金茶室,并倡导开展了“北野大茶会”。虽然“黄金茶”最终在受欢迎程度上不及利休的“空寂茶”,迫使利休自尽的行为也使其的名声大减,但从这两件事中足以看出秀吉作为武士的代表对茶道的热心和支持。茶道更是因为北野茶会的开展而得以普及到民间,从这一点来说武士阶层也为日本文化的向下普及做出了推动作用。
1 ^) v- O4 k1 E武士们的风雅生活不仅仅局限于茶道,花道、能乐、相扑以及俳句等都是他们所醉心的领域。连武士的家人也因受到这种文化的浸淫而对这些领域得心应手。安土桃山时代的武田氏灭亡之际,胜赖的夫人便吟出了“黒髪の乱れたる世ぞ果てしなき 思いに消ゆる露の玉の緒”此等的绝句。可见当时即使已经是武家社会的成熟阶段,公方的文化行为与菊文化的内核依然没有改变。甚至其影响的广度和深度都要甚于镰仓之前的时代。4 v0 Y+ m4 g8 ]
武家社会时期,日本涌现了一批诸如上泉信纲、柳生宗严、吉冈宪法、宫本武藏等著名的剑术家,剑道在这个时期也上升为了一种独特文化。而剑术的领悟不仅仅只通过两人之间的练习来进行,许多剑术家通过一种宗教式的冥想来领悟剑术的深层次涵义。武士们的精神结构通过诸如此类的练习而逐渐成熟和完善,直至江户初期,山鹿素行将儒家思想、神道教思想与佛教思想加以抽炼和整合,从而发展而成了真正意义上成熟的武士道。* @% C8 b; {) o/ F
正如新渡户稻造博士在其《武士道》一书中解释道的一样,武士道的三个渊源为佛教、神道教和儒教。佛教的禅宗教会了武士们心如止水,卑生而轻死,冷静、沉着。给予了武士道平静、听命于命运、对不可避免的事情恬静服从的教导。其方法就是冥想,通过冥想来思考一切现象深处的道理,确立绝对本身,从而使自己同这个绝对宗旨一致。神道教脱胎于日本本土的对于天照等神的崇拜,他的教义中所提出的对主君的忠诚,对祖先的尊敬以及对父母的孝行几乎是其他任何宗教所没有教导过的。依靠这些对武士的傲慢性格赋予了服从性,也是武士们无条件忠君爱国的思想本源。而之所以说江户前的武士并维持有真正意义上的武士道,是因为儒教的思想才是武士道的最关键部分,从五伦之道到仁、义、礼、智、信,再到知行合一,不得不说儒家才是武士道最大的老师,在汲取了儒家教义之后,武士道才真正作为一个成熟的道德体系为统治者所利用,为武士们所信奉(8)。$ X' G3 O) h. C
我们可以将武士道的成熟和提出作为日本近代以前对外来文化本土化改造的一个巅峰,武士道的确立从某种意义上标志着日本菊文化与刀文化的最终一统。禅意与武士柔和地结合起来,最终形成了武士们樱花般的特质。在高雅情操和文化的熏陶下,秉持着空寂之心,将生死置之度外,向往那生命临终时最华美的一瞬,此之谓日本人心目中独特的大和魂。
0 |9 k, ?3 o; k: w2 Z4 v% \文化内核的建立与继承
' H1 t' y  x- Z  J+ L日本文化的特殊性在于菊文化与刀文化的矛盾与互相依存,由于本文并不涉及到日本人论范围的精神构造,因此讨论的范围只局限于文化行为上面,并不触及人的精神层面,因此本文中菊文化与刀文化之间的矛盾性远远逊于它们之间的继承性。日本的文化内核建立的基础正是武士道的三个源泉:佛教、儒教以及神道教。日本吸收汉学与佛教的教义并结合日本社会的具体情况加以改造,加之本土神道教观念的影响,使日本成为了一个身处东亚文化圈却拥有独特文化的文明。既成的传统并没有因公家社会与武家社会的变迁而断裂,反而在时代的转轨之后得到了继承和发展。菊文化与刀文化之间的矛盾只是表面上的,而其精神内核则是同一而传承的。任何割裂两者看日本文化的行为都无法从整体把握日本文化,而本文的所要讨论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 E2 z# ?" u$ {# Q" B) p, F) I+ |- C. W. O( U5 i5 x, I: V

# i$ L, w  V7 H' Q" d3 ]; ^注释:- d2 q: M. E5 n0 O" f
1 露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1887-1948),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民族学家,诗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从事对罗马尼亚、荷兰、德国、泰国等国民族性的研究,而以对日本的研究,即《菊花与刀》一书成就最大。其理论对文化人类学,特别是对文化与个性领域的研究产生了深刻影响。
, ], h" E3 |8 u) L+ w( V9 i: m0 O 2 三种传入方式的过程详见叶渭渠:《日本文化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45-47页。
% o3 J& Y& S2 I% r# H( n4 J$ J 3 见《日本书纪》卷廿二,岩波文库,第四册455页。
( U. E9 J7 M( ^6 ^ 4 木曾义仲在战胜了平氏入驻京都后,不改武士粗鄙的陋习,导致京都的公家和旧贵族的反感,失去民心,被源赖朝抓住机会赶出京都,战死在栗津松林。! {! V" n6 W- C& i; z& {* S* @& K
5 日本国宝,分别是鬼丸国纲、童子切安纲、名物太典太、三日月宗近和数珠丸恒次。
- ^# R' ]. e  i; } 6 爱德华•露西-史密斯:《世界工艺史:手工艺人在社会中的作用》,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65页。3 z5 r) r9 T" Y# Z$ r& t0 ]
7 根据里千家的记载七人为:蒲生氏郷、细川三斋、濑田扫部、芝山监物、高山右近、牧村兵部和古田织部。另一版本的利休七哲为:蒲生氏郷、高山重友、荒木村重、古田织部、细川忠兴、织田有楽斎和金森长近。其中高山重友便是高山右近,细川中兴便是细川三斋。这个版本里的七人均为武士身份。4 [( S: T: m% a0 T& p) M
8 详见新渡户稻造:《武士道》,商务印书馆,18-19页。0 a5 {6 I; b3 ]9 M
; T8 S. v4 v* O& x/ t
参考书目:
, O' }; X  \; I+ L! u2 |% J叶渭渠 著《日本文化史 》南宁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年8月版;
  ?7 F& `$ P# b【美】露丝•本尼迪克特 著 北塔 译《菊与刀》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2007年11月版;
$ }& U6 @8 l) [# Y: X【日】 新渡户稻造 著 张俊彦 译《武士道》 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3年2月版;+ b2 f' P" K1 ^
【英】爱德华•露西-史密斯 著 朱淳 译 《世界工艺史:手工艺人在社会中的作用》 杭州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2006年6月版;
* q9 T8 g$ `* z' f! v' y【日】坂本太郎、家永三郎、井上光贞、大野晋 校注 《日本书纪》 东京都 岩波书店株式会社 2009年6月版;
9 ?9 f4 O& U- e+ ~! C. L张夫也 著 《日本美术》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年10月版;
3 P6 B7 f% {1 H1 I4 ?
7 o, C( H8 B7 r- S5 u* S: M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9 银子 +90 收起 理由
酒洋山人 + 9 + 90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1 22: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今后可以找点具体的课题来写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8 20: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静如水 于 2011-2-8 20:04 编辑
' T8 V1 m) K4 h+ Z: V2 |; ~# d6 {" n" C9 R. U" Q6 f
有理有据,不过这是个好大的题目,我要再去看些相关的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2-13 21: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受益匪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31 15: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可不可以借用下,6 ~' x2 }% Y! o2 G9 ?
當作業交上去呀,
  D" A9 t4 ^; l. g3 D! ]  p! I  W/ ?O(∩_∩)O哈哈~~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子 -10 收起 理由
泰晴 -10 恶意灌水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0-17 05:05 , Processed in 0.09016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