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90|回复: 0

【夏目友人帐】红叶狩(原创剧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3 10: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AST:
7 ^2 _+ [) W0 `夏目志贵:本是个善良孩子的他拥有看见妖怪的异能因而常被他人排斥。由于继承了祖母的友人帐而常常受到妖怪的骚扰,目前正在归还友人帐上妖怪的名字。
1 e' t1 \3 B# ]' `5 n) _猫咪老师:本体为妖怪斑却被封进招财猫,是拥有强大异能的妖怪,现在由于契约而保护夏目的安全。被藤原夫妇称为“猫吉”。
7 @8 O  H( _; L/ `夏目玲子:夏目志贵已逝的祖母,拥有强大的灵力,由于被人类排斥而亲近妖怪。0 T+ `/ [3 k1 v, a
名取周一:人气演员,同时也是可以看到妖怪的除妖师。
* ~6 n: G5 X- {3 a; J+ x田沼要:能够感觉到妖怪存在,夏目的同学兼朋友。
  n' v" R: G" t6 l笹田纯:夏目班的女班长。7 d; X" g! M  _6 K1 ~6 n
西村悟:夏目的同班好友。  V- N: W, q* I) n; _
北本笃史:夏目的同班好友。, x7 T4 E6 E# ]# E+ v
藤原夫妇:夏目的叔叔一家,实际上的养父母。
% m; W! E( E0 ~  m/ |0 }织田婆婆:四叶宿旅馆的主人。
; _7 ?" g# ?! w" x) w" v/ {红叶:被称作“户隐女鬼”的妖怪,相传前世为织田信长。做平安时代的打扮身着十二单衣,风华绝代。
/ S1 ], C# a6 _5 T% L丙:玲子的好友,是一个身着华贵和服的美女妖怪。极度讨厌男性。夏目的朋友。$ p0 P, b8 f" E; g% g  `
三筱:拥有巨大身形的妖怪,长得像独角兽。夏目的朋友。
3 W  x3 B( r3 U* a/ `初中女生:猫吉幻化为人的样子,语气粗鲁,外貌清秀。3 J6 X0 |: h4 ], }* J
柊:因为感激名取而与其结契的妖怪,成为他的式神。平素面上覆着带角的面具。
3 I. D9 f7 j$ Z8 ]  M& M, O碎叶:居住于四叶山的狐妖,斑的故交。% ~+ Y* y4 z; {3 r1 y
*文中各种怪谈抑或历史,在基于史实之上多有编纂。其中四叶山纯属编纂,织田氏的起源选用了平氏说是为符合红叶的身份。1 e' E6 r7 u! m+ H1 |8 q9 A' m! j

( B0 i: x8 c: \' ~3 r, M" }  {1 c% R' O1 I, h0 A: l
第一幕 藤原家&村郊小路上8 z& |; D2 E. M2 w: R
藤原家
$ Z5 L; Y# R" j! f4 `. v6 Y笹田(屋外大喊):夏目!夏目!我们到了,快点下来!!不然的话下星期罚你打扫仓库!0 A5 R$ e( v' g. g( u9 y; A% ~
夏目:啊,来了来了!还要收拾一下包裹嘛。我看看还有什么没带。咦?这是什么?
6 T! W+ w: {$ T; ^+ o" F6 k2 p(夏目从箱子里翻出来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打开,发现了一片枫叶书签)
( W( s3 K  D" F8 `6 \% K1 q猫吉:玲子的遗物吗?
4 U" Y8 S& p2 |& w7 z/ `夏目:我想是的。要不是今天翻这个箱子也不会发现啊。上面还写了字?是什么?看不清。
* @7 E; w) M* g7 U+ a( F猫吉:玲子总是这样粗心。算啦算啦。# Q1 H' N2 n4 d- \" b2 G
夏目:真的看不清!但有点像…
& V9 G" t1 i; o5 h7 y$ S) W* m/ w笹田:夏——目——
9 N8 b; B! w% z& e夏目:来了来了!猫咪老师不要再吃了!(伸手拽住猫咪的耳朵提起来)
+ f3 f' N$ u3 G猫吉(拼命挣扎):夏目夏目!快点放我下来!不然我就把你包里面的所有食物都吃干净!* S  t: C; {& m: D& n; h
夏目(瞪猫吉一眼):反正你都会那样做的。(背上包匆匆出门)塔子阿姨我先走啦!
& ]/ D* B/ J# \! \8 c8 r塔子(笑眯眯):恩。要好好和大家玩啊!' `& j- s7 t" U2 V% S( J

1 ?: Y, f; Q  a1 P9 w5 b村郊小路
; v  ^8 T+ K  i笹田:真是的!慢死了慢死了!要是去晚了人家会说我们不守信用的!  r: {. _# b& t  {2 V9 i/ g
夏目:呃,对不起啦。
. {* P4 o2 X. i2 ~* S8 e! e(笹田向夏目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 ~$ u: i" g4 S+ m1 k; S' X  A西村:啊啦,快看快看!老虎叹气了耶!夏木真有你的!7 }6 u2 F4 n' ~' g! h! S  ]
笹田:喂!你叫谁老虎啊?!太过分了!% `, s) y5 t! r7 B' F
北本:算啦算啦,难得大家一起出来合宿,就省下精力观赏红叶吧!, X- I6 S# T0 j
西村:就是说啊!可是生气的是她耶!$ u' j( n: K* A* |' {
笹田:你!我饶不了你!(冲上去要打西村)
: b& c8 M* e) Z; S) l西村(四处逃窜):救命啊救命啊!: h0 J/ w2 I: J3 H3 J
田沼:真是有精神呢。* b, {/ ~0 d5 T' C. S
夏目:是啊。不过说起来,也好久没有和大家一起合宿了呢。) h6 Z5 a* {& m* g0 F6 M+ ?
(猫吉费力地从背包里钻出来)
+ Q7 M% Y2 n( ]" i: z9 z田沼:啊?你把它也带来了啊!$ l3 R1 m* t0 f, T# ^* o
夏目:没有,是它一直吵着要过来的。
) j1 R5 F6 ^' ?; ]猫吉(伸了个懒腰):喵呜——四叶山有我的老朋友在,我要去那里喝点酒~它酿的酒真的是很好喝啊~
8 J& y3 @4 ~9 `8 Z' h(夏目与田沼相视一笑)4 u4 u) U& x$ |3 Q; X
笹田:咦?夏目你把猫咪也带来了啊?!(抱起猫咪举高高)好可爱啊~
& d( I% w: H1 k' F$ l(猫吉舒服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
. S: Z: b7 k) L2 D4 E! J) K2 {1 W西村:它真是无时无刻都跟着你呢!好像一只小跟班!6 |0 _7 b# w& h1 y
猫吉:什么——
: [6 N, H. D+ S8 ]. h& G(夏目急忙捂住猫吉的嘴)8 f3 O7 W: T! @9 {
笹田:诶?我刚刚好像听到猫咪说话了?
  C( ], f& ~  L# y7 D9 X北本:哈哈哈!你一定是幻听了!猫咪怎么可能说话呢?
* [) ?" r9 }# E, c, Z% a0 ]西村:不会是被我气傻了吧?7 x8 m; ~6 z0 P  j% U/ }( F. a8 K
笹田(狠狠跺脚):我真的听到了!还有,谁生气了啊?!
3 D# X! Z7 j9 d(夏目和田沼对视,田沼故意挡在夏目与其他人之间)) d1 c: {4 Y6 n2 u& B( M  Z2 x
夏目(揪住猫吉的耳朵):差点就露陷了!猫咪老师,你就忍忍吧!. `8 O1 N4 a, f7 }3 w5 `/ }9 {
猫吉:哼~本大人居然还要受这气!我才不是你的跟班!我——3 r. H3 ~1 P9 Q& X
夏目:好啦好啦你不是。3 V+ h. D# _. T
(路边飞来一对蝴蝶,猫吉挣脱了夏目,跑过去抓蝴蝶)/ L- Y* s; f, u& F" V8 t
笹田:夏目!田沼!你们在做什么?快一点!' L0 s  H+ v4 u! b; a' x( B
夏目&田沼:是是。! R) \* b9 B/ D; m' {% t$ O& t

: y7 A# U- [" y7 x第二幕 四叶宿&四叶山& B* F0 @  A5 a% r$ k' r* j
四叶宿门口) s- d6 g% Y  g/ P
笹田:打扰了,请问有人在吗?我们是来合宿的学生。
2 k: Z( O- g. {* l" e6 g: B(织田婆婆拄着拐杖出来迎接)
  X1 d. I/ X1 u* E4 q织田:是笹田小姐吗?
5 }! i1 s* T* L7 B/ n; y笹田:是的!打扰您了。4 _( M8 Y; Q" D& |0 h
织田:没有啦。快进来吧,大家吃完午饭还可以上四叶山赏枫呢,下午的四叶山是很漂亮的呢!
/ U# R2 I! V, G; |3 S. `全体合宿生:好的!, p+ Q7 i  m9 Y% e
6 B" q& q/ S& K; z
四叶山
8 \* i* j& X2 w西村:真是漂亮啊!只有这时才能看见阳光这样洒下来的美景啊!; z/ @9 D3 Y. q: `, u  D1 v
笹田:是啊!我刚才问了织田婆婆,她说是因为这里的树木太过茂密,只有这时候的阳光才足够穿透林间呢。; M2 z. j- ^( @$ t$ i  t; H
夏目:真的是好美啊。
  `" h9 r. b* `0 L- Q+ S7 r猫吉: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的呢。碎叶可真是挑了个好地方啊~) @$ ]2 W& _) d
夏目:碎叶?7 A, k" q! A) |2 K- q8 V6 ]$ g
猫吉:它就是我的故交。很久之前就居住在这里。但是在人类把这里当做红叶狩的景观之后,它就藏起来了,真是让我好找喵呜——8 R, z. Z9 d2 Q$ i
(猫吉伸了个懒腰然后跑开了)# W% t% H& X' i( j1 d
夏目:这样啊…真是的,又一声不吭地就走开了。  ^% _" B" z  H9 {
西村:夏目你在发什么呆啊,赶快拍几张相吧!. w  B/ _4 {+ H% n+ n1 p! |. A4 p
(北本揽过西村和田沼,又把笹田拉了过去)9 K9 o' o; c1 e7 Y$ k9 P
北本:帮我们拍一张吧,要红艳艳的枫叶做背景!
0 d5 s' R6 Y: {: ]5 i夏目:好的!* F7 V1 ^( j8 ^
(拍好照,众人围上来看)
$ o& O' m0 T' J, q8 {3 N; |5 t- H笹田:啊!西村!你干嘛挡住我了?
5 P- H$ _' x. ]* K8 f* y西村:那时候我觉得背后有阵寒风,就侧了侧身子,不好意思啦!# A7 S4 z2 c7 p: w/ i  ^
笹田:切。算了算了,夏目再帮我们照一张,然后我替你们照!
/ @  Z1 Z# n7 g( S( L1 w' N夏目:那好,你们先站好啊。
% N' r# o$ r8 v' _7 t(众人回到原位摆姿势。红叶从后面飘过。). i6 R) _1 }3 T/ D! d5 I
夏目:三,二…啊!
0 Z( i6 Z- z, D, ~4 ~; F- V5 C$ M7 v西村:怎么啦夏目?!$ U  G" {3 S  G$ i8 ~; C  G
笹田:喂喂,你又挡住我了!( L7 r2 B3 [1 ]) i* R. H
西村:可是…算了,我们换个位吧!这里真的有点冷诶。
+ V- M; R. O/ Z0 G7 o笹田:衣服没穿够吧你。
) N( E& L, k, A  g田沼(走向夏目,小声说):你看到什么了?
, H7 v" Z% `2 a# b夏目(点点头):一个穿着绿色外罩红色里衣的妖怪。
' H" F5 I/ e0 x  q  U) {田沼(抬头看看):这么快林子里面就阴了。天黑了呆在这里不大安全,我们叫他们回去吧。
; c% [" B0 s4 r% {7 f6 u夏目:也好。
+ U, \' ~0 O4 l0 Z3 s& U/ Q% v' f. `* B! h
四叶宿  E& l4 y3 h% [- \$ m
(夏目在回廊,后院里面寻找猫吉)" _$ q" x. ]: \. g/ F
夏目:猫咪老师?猫咪老师你在吗?猫咪老师?听到了就回我一声啊!
5 p& h" j9 H$ d田沼:它不见了,那只猫?* K* ^: g& q& I& E8 ^  ~# P9 `/ L
夏目:是啊!到时候没有晚餐留给它又会闹了。
& C# A0 [/ s  S3 h- u& o5 C' y  M田沼:这样看来,妖怪有时候也蛮可爱的嘛。哈哈!
7 I& ~2 F. P3 u0 I) F# ]! a: s夏目(叹一口气):要是你不说,我还真不把它当做妖怪了。, L( g5 Q" H/ R8 |
田沼:算了,我有带一点猫咪喜欢的虾味食物,找不到就先别找了,反正它那么强。- A% C) ]- B7 j" {* F' _' {- v) A
夏目:也是啊。只要有吃的就不会不高兴了。谢谢!
7 I* Y2 `7 |/ g( W' R田沼:没什么。笹田催得紧了,我都受不了了。
* l0 R) k% Y0 h' y# {8 h夏目:我这就去!
- k3 R7 J4 Z' d6 A
8 {6 V9 e+ z5 m/ M第三幕 四叶宿2 i7 V& m9 g+ T+ ^4 T6 ~
夏目的房间: u! j, ]; g6 L$ V2 M8 t
夏目(看看窗外,喃喃自语):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算了,我还是先睡吧。
) x0 A, }1 d6 J( l) \3 I* _' p(从背包里拿出食物放在窗户旁边,整理好床榻,钻进被子睡觉)9 T  l  U2 X# T5 u
(窗户被推开,红叶爬了进来,坐在夏目旁边看着他)
; t- [2 i5 j, c4 \% L6 Y(夏目睁开眼睛,看到了红叶后突然坐起来)( p. @6 ?- d, l" d
夏目:你是下午的那个妖怪!: O0 c* A" r2 ^( {4 t% I# p
红叶:愚昧的人类,汝既然认出了咱的身份,居然直呼咱为妖!也罢,快快将友人帐交出便饶你之罪!' M( k# H0 P0 t& s9 n6 Q
夏目:又是一个冲着友人帐来的妖怪吗?我是不会给你的!( t2 D$ k* Y+ M! S) V
红叶:既如此,便莫怪咱!
" K5 L0 `  b' @: k1 Z+ f(红叶扑上去掐住夏目的脖子)! l' S* H9 E( @7 w2 s' ?# A
红叶:只要交出友人帐便饶汝不死!" O3 j% [% a) Q2 l$ }: t3 m9 a
夏目:咳…咳,你别…咳…费…力气…咳…了…4 Y' s) F+ x! S9 ~% h
红叶:既如此…
) [$ [0 A3 W1 e& Z. t& p2 `(猫吉从窗子外面摇摇晃晃地爬进房间)' O' ^+ U8 U; X+ f1 n
猫吉:夏目~我~回来啦~嗝!酒真是~嗝!不赖啊~夏目~夏目?!* f3 G% O. d: P4 A' `2 C8 [# n1 C
夏目:“猫咪..老…师…”
) S' k  N0 Q) d: w# `5 H(猫吉身上发出一道白光,原来站着猫吉的地方站着恢复原形的斑。斑扑向红叶,红叶急忙闪身,化作一道红光从窗户消失)
& P6 e* L- A+ j( `4 c6 ]夏目:咳咳咳…猫咪老师,你回来了。! J2 v/ b7 g: J/ Z4 W2 L
(斑变回猫吉的样子)5 Q0 f8 z  a4 z7 J0 O- u3 s3 H0 V. V
猫吉:真是的~我才不见一会会你就搞成这个样子!它是谁啊?
4 T& B' K. u3 W% s- m夏目:今天下午在四叶山的时候好像也见过它,虽然只有一瞬间。
7 g  ~. A9 o8 c$ v, n猫吉:嗝!不过它好凶猛啊~夏目~下次出去的时候要小心。
4 d3 i9 F1 C8 r& X3 E夏目:知道啦!) T- k! p3 I$ X/ c. W" H. _
猫吉:不过夏目,我的晚餐呢?* w* ~4 a( o: P( ?
夏目:你那么久都没有回来,我就把它吃了。
7 q+ k+ P+ e& x  W: g  T2 @猫吉(扑到夏目身上撕扯):嗷呜?吃了?!夏目你这个混蛋!: i( J: c6 O  x! w
夏目(推开猫吉):开玩笑的啦!(用手一指墙角)喏,在那里。+ {" m5 y3 t: S
猫吉:这还差不多。9 w" I$ w' h% e
(猫吉大摇大摆地走到角落开始吃)
! T$ Y; l+ `( w+ E$ U% A夏目:猫咪老师,你是和碎叶喝的酒吗?/ L$ p+ k+ Z0 M9 N* Z( p
猫吉:吧唧吧唧…唔?是啊?…吧唧吧唧…有什么事?
2 Z9 B! K; G& J夏目:你可以问问它关于这个妖怪的事情吗?0 `% [' N: |  `' ?. g+ ]+ H
猫吉:你问这个有什么用?
# U$ N9 ?) E  a5 I; P9 ^夏目:直觉。它好像很憎恶自己妖怪的身份…这点真的很奇怪。再说了,四叶山不是一向很平静的吗?这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凶险的妖怪在呢?
0 c$ ]8 |" v0 X猫吉(翻个白眼):说不定是你容易吸引难缠家伙的体质引起的呐~
% z/ B; Y2 X% X) k, c夏目:…有可能。) P. X2 d& i6 ]0 h9 l/ J
猫吉:嘛嘛,不理你了!我先睡啦!( E1 O6 u  M; w
(夏目望着窗外久久沉思)
$ G2 W5 K0 _7 k  b3 G* a$ H! {6 g
第四幕 四叶宿2 E( P2 P6 `. y
四叶宿回廊后的院子
' W1 C" A1 d& ~* U7 e, G(清晨,夏目从房间里走到院子里的小池边伸了个懒腰,坐下)# ]1 }0 G& R" i7 Z7 m
笹田:早啊夏目!
7 q/ b$ q6 B# j- v$ Q夏目:笹田?早啊!
3 c) [0 D4 {4 F+ s: `7 I. ^* H(笹田走到夏目旁边坐下)
' b2 n9 Z1 N- r6 ]9 a- w5 N  V" V) {笹田:没想到四叶山的枫叶这样美!早知道的话我就多来几次好了!
( B: M% M$ p5 U$ m* I) l7 ^: ?夏目(微笑):是啊,真的是很少见的枫林呢。9 _4 Y6 u- l$ W
笹田:不知道形成这样的景致要多长时间…' @  }1 G' `! g6 o( c
(织田婆婆拄着拐杖慢慢走出来)
6 W- A/ \0 J: N: |. @. G织田:这可是有很久历史了呢。+ i+ d' Y  V$ g% H, b8 n& y
夏目&笹田(同时站起来):织田婆婆您早!5 V/ B9 B1 I& Q& V' A) Z
织田:年轻人这么有活力啊!真好!4 m) S* e# H' ?; k& R5 i
笹田:婆婆,您刚刚说的“很久历史”有多久了?, ~" |3 G% Y% r' n4 n/ s1 f
织田:我想想…大概是镰仓时代就有了呢!5 O6 I6 Z8 ~! T! q) f) Z5 y
笹田:哇!那真的是好久之前了!  H; Z! S8 k, S0 P, X
织田(摸摸笹田的头):是啊,而且这座山还有一个传说呢,关于红叶的。
6 L, l- ^6 ?2 D- c, Z- l  K: y3 z(夏目睁大了眼睛)
/ p$ Y* s$ h+ R笹田:红叶?是百鬼夜行中的那个红叶吗?6 y4 L2 c2 T% Q  e5 u$ f
织田(眯起眼睛望向远方);是啊。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村子里的老人说过这个故事。这个出生于第六天的红叶真的是个很可怜的女子啊。
' Z# i+ ^9 b1 s笹田:没想到红叶的传说是源于这座山的啊。3 g+ H/ j8 X/ }6 |, ^# ^9 B
夏目:婆婆,红叶不是那个因为谋害夫君正室而被放逐,后来又纠结平氏残党危害乡里的危险女鬼吗?您怎么会说它可怜呢?
, ?* r  O, n9 ]8 b, g笹田:夏目!, |# [1 `4 C! D% o
织田:孩子,你知道另一个传说吗?在那之后,数百年之后,红叶又重现于人间。这一次它不仅改变了名字,还改变了性别。
/ _* Y! W2 d0 Z0 O/ R, C笹田:是…谁?
" S- ~6 B7 Q& p夏目:…出生于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9 R9 a. p: f  T8 F$ ~, A$ [& k- |. ?
织田:小伙子真是聪明呢。信长公一生怀有统一国土平定天下的宏愿,既是这样,我相信红叶一定不会用这般险恶的用意。
1 x" n* b" O/ M  B; C1 E夏目:是这样吗?
8 R, [$ O% l$ D5 ^+ L2 T) P! g织田:是啊,信长公的“天下布武”政策也曾遭到众人诟病,红叶之名一直以“红叶狩”的女鬼形象流传于世,想必她也很苦恼吧?# p4 a* a. D- o, n5 O0 x7 D
笹田:是啊…
; z. \& L# ^9 I! N5 w" Q! Z(夏目低头沉思不语)7 f7 R0 B# ^! O2 E0 `! T
笹田:对了婆婆!您也姓织田,那么您是信长公的后代吗?3 B0 }: n4 \  s5 \, w( F/ }& B
织田:哈哈!孩子问得好!我是信长公次子信雄公之后。
4 {1 f& }& h1 {! f" @+ N2 J# f  e(西村从走廊跑来)
: U$ v# j" \) A, k4 i' `- o: o西村:夏目,笹田!你们怎么在这里啊!快点过来玩纸相扑啊!啊!织田婆婆早安!
- ^% Z! s/ m" B笹田:你看你!一大早的就开始吵闹——, N- i2 M# q, F/ x" x1 }) N$ l8 N. i
夏目:我们过去吧笹田,让大家等久了多不好。还有,这样打扰婆婆也不大好啊。
: b( C8 {: {, U5 x织田:哈哈,没有关系的。不过小姑娘去玩吧!你留一下。0 j; T; l( ^6 T+ w9 \' s
(织田指指夏目,笹田和西村走向回廊)
" z+ M. R5 T3 g0 I笹田:夏目你快一点啊!1 D& u9 }8 U, k5 @5 h( y
西村:就是!你家猫咪等会就会闹腾了。9 G; E0 O! @3 X7 ~9 m, L! e
夏目:额…好的!
. l' r7 ]8 e- H( _  T(夏目转身对着织田婆婆)
' F1 N5 E, R1 Z* X* S9 [' r! I夏目:婆婆您找我…有事?
$ M* ^9 I$ C, ?; j& ~织田:孩子,你看得到吧?) x. H$ }+ Y3 X( X
夏目:呃?看见什么?0 E9 V" [& C1 z% z- ^, n
织田:若是可以,请你让她解脱吧。再这样下去,村子里面的人真的会请驱魔师驱逐她的!
  m9 G6 ^: P% Y0 o! j" A  C7 T夏目:红叶…吗?' Z7 S) I' T  h6 h$ U7 ~
0 [7 K, ]- B1 B3 J  K9 B
第五幕 藤原家
4 N: ]5 a$ d- Y+ f' F6 @夏目的房间0 t4 y: P: L3 z4 n% l1 ]) d
(夏目坐在书堆中翻看,猫吉在一边打滚)
; O; z8 m! j# j, f  U. M6 N. \: k& ?2 y猫吉:夏目~夏目~你怎么还在看啊?2 X" A) z3 B7 I
夏目:猫咪老师,上次的那个妖怪很可能是叫红叶。
! e9 B% ?& s! }3 o- K) J猫吉:红叶?那个很老很老的女妖怪?喵呜——(伸个懒腰)那又怎么样?3 ~; H/ v, r9 [$ R8 |
夏目:四叶宿的织田婆婆叫我帮助它。% P( v, X# r1 f+ A+ v$ l# J$ e% h
猫吉:你又开始管闲事了~上次要不是我,看你还能不能帮 助 它?
2 u% u3 {$ `' {$ |! Q夏目:就算是为了友人帐我也要得答应啊,它那么强大,万一把它抢走了怎么办?
1 E! y7 y" {# f( u! S1 f1 j猫吉:真是的!你这个滥好人,跟玲子完全不同嘛~查得怎么样了?9 }9 e. {8 ?( q6 c( h) z! J
夏目:织田氏的起源是追溯到平安时代末期的平重衡一脉,平重衡之子织田亲实。红叶还真是执着啊,转世之后也不忘与前夫婿源氏的仇恨,居然选了平氏的后裔。/ e7 \6 D8 p+ k+ K" v! d
猫吉:别听人类乱说,没有妖怪会这么傻的,偏偏要转世为人与人类作对?
* e* r4 J  F6 J7 f: n0 L: y2 U# O- h夏目:你听听啊“…幼年的红叶本名吴叶,其正体出自“第六天”的魔利支天。数年后,吴叶嫁入附近的豪族家中…之后,红叶改换名字,成为了源经基的妾室。不久,经基的正妻便突患重病,家中也不时出现鬼影。察觉到红叶阴谋的经基之子马上将红叶追放到户隐。”这个经基之子不就是源赖光吗,那个一治退魔物而闻名的赖光。”( X( c# c; Z9 n2 \1 T' A
猫吉:…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过这个赖光的名字我倒是听过,他可是害得大家居无定所好一阵子的可恶人类!
+ r0 }# L. J  B6 j夏目:猫咪老师你认识他啊?你到底有多老了?
$ v3 H" I4 ?% Y3 M/ ?(猫吉扑上去抓挠夏目)1 n& g" b  R8 r' {& _% \" X# l! Q
猫吉:我可是尊贵的斑啊!“多老了”这种不尊重的话不许再问!( C* S& t. Z: ?. r
夏目:是是是!可是我弄不明白,为什么织田婆婆会说她可怜呢?
' R' w- d( ]. ^: l猫吉:不知道,反正我不知道~人类就是麻烦啊~1 m0 g, t8 i* J' f- G
夏目:最重要的是,友人帐上面有她的名字!0 K* b& E7 O$ `* r% x
猫吉:喵?玲子和它有过接触?
8 T1 a' C( I: P- b# A$ J: h5 k夏目:是啊。我一定要搞清楚。我有预感,要是不把名字还给它的话说不定会有大麻烦呢。
2 |; s* i2 K2 `+ F* V7 r( Z  c" P3 x猫吉:真是的。嘛嘛,随便你。
2 f$ t6 s+ m, G7 x夏目:明天陪我去一趟四叶山吧,老师。
% d  h/ Q3 E+ f9 e! B' K( v5 ^7 K猫吉:…
* z# R+ S# c7 L; `. |夏目:老师?* `' q' l# q' l. j( l2 _' N4 c% A
猫吉:…
2 o! `( X8 \5 y& Q& C' j3 ?+ K5 o夏目:没办法…回来的时候给你买街角的烧饼吃。" W+ n8 f- W# Y' x- P
猫吉:成交!
, Y' L8 i( o  r( z' f; [夏目:我去告诉滋叔叔和塔子阿姨!
+ l8 z2 }1 A! b(夏目匆匆离开房间)
- e- y. @. X5 @8 U& P1 j+ B猫吉(继续滚来滚去):真是麻烦啊~人~类~: C! A' Z( @" Y
# P6 {" c: ~2 o# ^8 B2 ~0 W
第六幕 四叶山&四叶宿/ M1 p# {( G* A2 j+ j: O+ o
四叶宿门口
2 G" I" e4 u: D- S: s夏目(冲着屋内喊):织田婆婆?织田婆婆在吗?
7 Y- t# K/ ?  [/ |- a/ s9 M, ?/ Y织田:小伙子,是你啊?9 ]/ T5 Q) C- a7 I& v% q! _6 p
夏目:打扰您了!(鞠躬)
8 z2 _. ]1 l, j$ S. E(织田婆婆带着夏目进入四叶宿)$ r) S7 D) L- B( \
织田:无论如何,谢谢你了!
9 Y4 V+ N1 r" s! ]0 }(夏目笑笑,点点头。织田婆婆离开)- j! y+ z' b0 ^3 r
猫吉:我不管你啦~我先去喝点小酒~5 A, q- b% ]( S
夏目:恩。记得早点回来。
: G+ h! s5 L0 `(猫吉屁颠屁颠地离开)
! O- L1 k- s6 g' e; m9 x# P3 t(名取周一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了夏目,打了打招呼)/ H4 ?/ E! P- n7 l! A( C. z4 m
名取:哟,真是巧呢。
; X3 o- _8 m9 Z& e夏目:名取先生?您好!
8 a1 V1 n8 [% [. H9 J名取:是来赏枫的吗?这个季节的四叶山除了枫叶就没什么可以观赏的了。
% V* S1 t% d- E6 {* y夏目:对…但也不全是。名取先生这是要出门吗?* p/ g' w2 h4 e/ f4 t& |, ~7 H
名取(表情变得严肃):是啊。那么一起吧。
, R( [6 [5 V6 Z! q# k8 I夏目:恩?
% D) l) X9 w: G: ~, b名取(微笑):反正我们的目的大概是一样的吧?/ X+ E1 u9 F- @3 N8 Q8 |
夏目(微笑):这样。" z! L( S5 V4 s, Q) _

' ]7 i7 B& e4 B$ a四叶山+ r" X6 [/ a- B, t: l# p. D
夏目:名取先生是来除去这里的妖怪的吗?4 W1 A0 J* t1 Q6 b4 |
名取:恩。前些日子这个村子里有人联系了我,说是这座山上的妖怪很是令他们困扰,想请我来除去它。夏目?
) m4 L  z1 Q! A8 x8 i夏目:恩?
% E' D5 }! w& H1 o名取:你应该知道这个妖怪的名字吧?
7 \8 b5 d; c% \- i( e夏目:很大可能是红叶。
% p8 P! B% p2 L  }0 F名取(皱眉):那个红叶狩?看起来比我想象的还要难对付。
' V  W/ X% D! c) W  z夏目:这样吗。1 G' N3 }6 [+ F4 [7 N, S. F( v% k
名取:是啊,毕竟是个赫赫有名的妖怪啊。
9 ?' Y: g0 l# X) H1 Q(红叶从后面出现,名取停住脚步)- O3 a' r! A$ S4 F) z
夏目:名取先生,怎么了?
" g) C  `" g5 ], s* k; d) K名取:它来了。柊!- V- |1 G! Q6 _
(柊出现,拔刀冲向红叶。红叶与之同时消失)+ |- v6 d9 ^- j: `
名取:不行,它逃了。夏目,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把柊找回来!( a, D* K3 B: u& U6 m- G1 H! S. w$ A
夏目:好的!
( v( `/ [2 r3 ~* s* y1 G(名取奔跑离去。一会儿,红叶再次出现)/ E" y2 r& n) z% W9 ^
红叶:汝等意欲为何?0 N! p. d, v& O) u! {8 A4 ?
夏目:我得赶快把名字还给它!! n6 j: z  I4 J
(夏目从包里掏出友人帐,平摊在面前,双手合十。友人帐自动翻开,很快,一页纸便竖了起来。)
+ H! C  {1 H$ k. F夏目:就是它!
) t+ t! o4 r3 N(夏目撕下那页纸,咬在嘴里,吹了一口气,“红叶”两个字的墨迹便回到了红叶的眉心间,一道金光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 X, L/ g! f3 Z2 n' E8 H& z6 g. l4 ]( [6 P
第七幕 五十年的四叶山
" S5 p! M5 y0 }4 Y: \3 B【回忆】
1 G0 u2 O- `+ H2 ~: L- \京都六条所
0 h' ~9 C* y) ?8 h2 a源赖光:祖父大人,她乃妖怪!是她害得祖母大人重病的!1 D7 Y6 ]0 h8 _8 T% S6 M( w
红叶:不是!不是咱!- U* e$ G$ T0 t- e9 F) Y7 E
源经基:快将她带下去!
  I+ v3 @! G/ R$ P) N红叶:咱虽是妖,但不是咱做的!
0 Q( A2 W) E, e) P- B, T. z7 x1 R+ C: D源赖光:休得狡辩!(手画出一张符咒,往红叶身上一抛)诛邪!8 ~5 D9 N5 M4 W, p/ F- V  a
红叶:啊——+ n8 k* z. ?/ F: \6 w
(红叶昏迷,源经基一挥手,家丁上前将红叶带走)
3 X8 b# U7 j# P6 e- r' H1 A/ u& H源经基:将这妖魔放逐至户隐!
% R. @! q2 d8 ^3 e源赖光:祖父大人,这是放虎归山!
4 J, t0 X) ~$ x. }6 T源经基:赖光,就饶恕她这次吧。
6 b5 g4 k6 b" K6 \# p+ g" R4 M$ [
【回忆】4 A; {: g! d* _  I
户隐
3 O) B+ }; G( G+ j& F/ X平维茂:妖妇!吾等乃奉天皇召命前来擒汝,汝可知罪?9 Q! D* @, f/ o3 i& |
红叶:咱只是看这里的百姓被欺压——
7 x0 ?4 x- A  Y平维茂:汝可知此乃反抗朝廷?
, n7 n5 B$ \9 Z( \* Q/ U/ m- J红叶:既如此,休怪咱不留情!
+ U- F# \% a1 k6 s5 X) t% ^平维茂:今日便由吾等为民除害!7 a6 m1 N, J3 x( j0 @; G. `5 M
" z" I0 [  A3 f7 v
【回忆】7 M* ?6 v+ L; T2 B/ y. w0 h
本能寺; j$ t  Q- ^/ g0 i
织田信长(红叶):还是失败了吗?吾还是失败了吗?0 [0 V1 f4 Z9 H6 |( F
森兰丸:主公!追兵就快进来了!外面挡不住了!% _3 O1 x! ?. P  u  a3 T
信长:恩。8 L) [( E* R0 C- }! M
兰丸:主公!后院的水池是与外界相通的!我这就带您潜逃出去!  V( l+ j& N; }5 [0 a2 A+ r) V5 u
信长;兰丸。
' k: h  ]6 |3 J- s兰丸:在!
  t) T( p: F$ n' Q! w/ r; X信长:叫力丸、坊丸他们在寺庙四处点火。你帮我挡住追兵。9 k6 e; ]8 [" k5 ~3 g; b
兰丸:是!
) T9 H- V5 l7 J信长:记住,我的一根骨头,一根毛发都不能落入敌人手里!就让我,死得像个武士吧!+ j# p; g4 _- f, o  {' n. w0 y) _
兰丸(急红了眼):主公!) p+ |7 S( c/ j% n
(信长推开了兰丸,摇摇晃晃地走进了里间。被大火吞噬的本能寺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 }$ N: n% N# q
“人间五十年 与天相比 不过渺然一物…”)( l9 Y: `: ]1 d# H% _
4 w3 z/ \+ z+ I$ k$ E0 c' O

* A4 t7 C, j) s  z' ~/ l(傍晚,红叶躺在一根树枝上,手里拿着烟斗,正在抽烟。夏目玲子从小道上走来。红叶从树叶的缝隙间看着她。玲子突然在树下面停住)
/ L, U/ j9 b/ k6 w! v8 r玲子:你出来吧!我只是想问问这附近有没有可以住宿的旅店。0 t5 \, Q" X( Z% q. I8 T
(红叶从树上跳下,眯起眼睛打量玲子)! d  N% h, e" i
红叶:逆旅?汝能看见咱?4 E. }! x- h# n
玲子:是啊,我可以看到所有的妖怪!& Q8 z8 D( ?4 ^, Z# A
红叶(大怒):汝竟称咱为妖?!找死!0 ?. Q) K* A9 r! N1 }: ~
(红叶挥手攻击玲子,几回合下来,玲子将红叶放倒。她松了口气,挨着红叶坐下来)& Y" h/ O' \1 S5 Z
玲子:为什么不承认自己的身份?
) d  x4 P/ Z4 {( A* {红叶(气急败坏):咱败便是败!何须汝来教训咱?!这便告诉你旅店的位置!快点走开!: Y; {! g+ T. A. j+ ?" Q# _
玲子:我倒情愿是妖怪。
- N3 m' V! s. N9 J* u9 p红叶:为何?人类极度厌恶咱,就算咱变成人类也是一样被讨厌,汝又何苦?
" o) h% k' g7 d: ?; A玲子:因为我看得见妖怪。大家都不喜欢我。所以…* f' {! [- {+ c5 k5 c3 p4 e
红叶:咱不是妖怪!
6 ?8 M2 }. u1 y玲子:…所以我喜欢和你们呆在一起。
5 k2 V! d3 P. o8 \, C( Q4 d' E(红叶转头看着玲子)
1 R3 [! ~" S' n# n  y5 N玲子:可是我依然是人类。身份是无法改变的,所以只能学习着去接受。
! P  h. ~( |: _" \) U7 ^/ M6 C- S% Z2 ?红叶:但是就因为咱妖怪的身份,无论咱做什么,人类都认为咱是错的,和咱打交道的人的唯一目的就是除妖!$ }/ F: K  I; F8 S
玲子:这么说来,你曾经在人类中间生活?" L2 n" n9 t  e' y/ e( X2 Y
红叶:恩。很久很久以前了。
+ D1 K1 q4 C  f9 V. R$ w玲子:然后遇到了阴阳师?
$ W: O+ P0 \! M& u红叶:阴阳师?(摇头)是源氏赖光!( y$ j# `! B5 b( j$ c7 `/ p
玲子(捂嘴):莫非你是红叶狩?!. _0 @5 \3 f+ K, C9 [
红叶(怒视玲子):咱叫红叶!
' e! _2 L6 A- g# Z7 }- b, N8 C8 B& L玲子;天啊天啊!为什么你的妖力会这么弱?, S* ~. m7 c2 v- v. }
红叶:全拿去供养这片土地了。汝以为四叶山的红叶为什么这么漂亮。6 ~3 l- ~2 B, x3 ?1 m
玲子:那么,既然大家这么喜欢这片红枫,大家也一定非常喜欢给予他们景致的你。
3 C8 Y% n2 K- G! W红叶:咱?
5 w9 h% y* o% s# v玲子:你一定很寂寞吧?也难怪,人类不喜欢你,又不想承认妖怪的身份…那么,我们做个朋友吧?
- \" |6 g) |" d0 V0 c红叶:汝和…咱?
- D: c9 R1 i8 o! b* M" K玲子:恩!反正我也被当做是异类,这种苦吃的也不少啊…* f# }! ?$ b, ~  q" B8 i
红叶:汝不怨恨他们?
( p4 K1 ~- R' D, e4 V1 _, K$ j- {1 y玲子:谁?
3 |2 `: M( }8 l红叶:那些人类。自以为伟大,嘴里讲着包容却最最容不下不同。, Y1 k8 R, I. S( S% ?
玲子:嘛嘛,这些我都习惯了呢。既然一个人生活,那么就不要亏待自己,好好享受每一天吧!' A9 v$ c! o4 e# ^8 t
红叶:汝的想法真是奇怪啊。
" a' L! ^. s% |# {! I* R" y玲子:哈哈!之前连这种评价都没有人给过我呢!因为他们不愿意听我讲…啊!天已经这么黑了!我得走了!" f4 Q  w3 y$ P% w- s3 _
红叶:现在?& l& B0 i6 G& h
玲子:是啊!对了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旅店的位置呢!
" ?$ Y3 e7 W; N5 _) e7 p4 M! I红叶:哦。汝只要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到村口,问一下村人就知道了。如果到了交叉路口,只要右拐就好。
& P% U. p% Q2 x! L1 g: p( H0 @. O( g* _玲子:啊!谢谢谢谢!这样子就不用露宿野外了~你真好~那么,为了方便联系,把你的名字给我吧!
4 C- |. D& S# |. o( }; j红叶:恩?  ~+ y  O9 H0 s
玲子:既然我们都是这么孤单的人,不如做个伴?
# K3 Y' k6 R# p% V5 k红叶:…好。+ o$ l0 l" m5 M2 c! T, K1 K
6 d) Q  R. q$ I7 h! O0 m7 q
第八章 四叶山&四叶宿
2 U6 o4 z: ^  S7 [5 n红叶:汝竟然偷看咱的记忆!咱的名字回来了…汝到底是谁?夏目玲子到哪里去了?
7 T( d  I& n; R) z7 t* u夏目:我是她的孙子。她很早就去世了。- \9 K0 d" r0 j, L2 G
红叶:去世了?她答应要联系我的啊!就连她也骗我!" n8 Q8 D/ M- J) E
(红叶开始攻击夏目。猫吉突然出现了0
2 {& N- L) t2 ]* T* g猫吉:夏~目~夏——又来了!& r# \# k" ~( k6 x" n' g- j7 d
(猫吉立刻变身成为斑,扑向红叶,两人在空中缠斗)- u5 \( R; V/ m8 R
(碎叶从林中走出来)
6 n8 ?7 M7 Z: i6 |碎叶:斑大人?斑大人?(抬头望天)我的天呐!
1 ]; e2 S6 L0 o; r6 ^/ s(碎叶变成了一只雪白的九尾狐上去助战,红叶败下阵来,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斑和碎叶幻化为原型)
: c) r5 m+ Q' ~8 R# ?5 B( R猫吉:真是的真是的!夏目!为毛每次都是这桥段啊?我好不容易帮你找到碎叶打探!
' r( k" y( Z! |# x* S夏目:对不起,猫咪老师!
/ A2 u4 H$ V* U+ p0 o- {4 x猫吉:这家伙也太强大了!之前好歹我还可以占上风!$ n3 k8 q9 y1 _8 f
夏目:那可能是我把名字还给它的原因吧…
6 L* W2 V3 n3 U- @1 Z猫吉&碎叶:什么?!; Q' N0 w7 {0 B9 ]& O. F
夏目:不过我看到了它的过去。/ O$ e$ ?6 s8 f/ ~
(猫吉拍了夏目一爪子)
& U* Z8 G  z3 m4 O' c) P& G* G猫吉:你这个笨蛋!
+ R8 b: j% N# r& H5 F
+ h2 X; T+ v( ]  y6 O. d' x0 N四叶宿 夏目的房间
7 {5 c" h7 Q% z% s6 ^8 l夏目:这么说来,名取先生差点发现你了?
. i9 p! n" U7 g) l' k碎叶(喝了一口茶):是啊!幸好斑大人立刻带我离开了。那家伙的式神好强啊!. z: G' ]) e  O0 i$ ~
猫吉:再强也强不过红叶!夏目,现在怎么办?你激怒它了。
+ Y5 Q$ C( h; X! d/ x$ ]夏目:唉…
2 Z  c; `3 z1 n% B' {猫吉:你叹什么气啊!0 q& d/ S" K- N
夏目:本来玲子都解开了她的心结,但是这样一来反而弄巧成拙了。
# ?- R/ M0 D* J9 `碎叶:她总是一个人,从来都是一个人。好像最开始的时候她还曾经变成人类的模样到村子里去呢,但是一白年前她就不这么做了。, A# Y7 H' j" m/ w; y, c
猫吉:看来玲子的马虎又酿成了一单事故。
) e- j* l5 K/ C4 n% \6 o夏目:要是玲子在就好了…玲子…玲子…猫咪老师!
) C% `/ n' _' u+ e, R猫吉:喵?/ l3 n3 V. _' N3 q9 y9 D: z0 ]
夏目:老师不是会变成初中女生的样子吗?就这样子去和她说说话吧?说不定这样她会缓和一点?
& @: ^. s5 K$ u猫吉:啧,这种事还不如叫丙来呢,至少她是女的。6 w2 X0 A* q7 }- ]) h
夏目:那么明天一早就去?
# {% z' ^3 ?- C! S4 X猫吉:废话!这里的饭没有你们家的好吃!
) n( ^# [6 D7 [1 M% a# R碎叶:我也该走了。2 j/ [* ~) x: M" [- ~9 _* `
(碎叶站起来走向窗户)
' l$ c" \7 b  y+ U7 L碎叶:夏目大人。4 w- }6 O# c, ~
夏目:恩?- R) E. }$ ?9 M4 X- k; r0 Y) z# p
碎叶:其实我一直讨厌人类的。不过,我对你只是有一点点讨厌哦。
7 d+ a( z% P' @( g& K; C夏目(微微一笑):恩。我感到很荣幸!
. q( z- o# p% ^5 q0 z2 r" S碎叶: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不愧是玲子的孙子。& y+ p6 }/ A7 `! t
猫吉:差得远呢~2 T, Y- q1 k% }

6 W1 `: C* m) D4 O第九章 四叶山
/ Q" @, K2 ~, h) e/ a' e' {1 E丙:真是的~我当这么一大早就召唤我过来干什么呢?约我去看枫叶直说不就得了?男人就是麻烦!
2 b8 w: s- N3 n: h3 c# H; ~夏目:不好意思了!
( p5 H! L) \* \% m$ D8 Z% s女生(猫吉):嘛嘛,用这个身体走这么长的路还真是不方便!
0 c. u) }% E9 g0 X! A5 W( r丙:那你到哪里再变过来不就得了?
" r+ R* C, m4 o; U夏目:这样会穿帮的!
* T: c( ~* I* b; f: o女生:看吧?
/ g* q& x; @' L* C丙:不过总比那只傻乎乎的招财猫好看。
! X: [' ?7 H6 W5 B女生(对丙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3 x, j) g/ \, h. V  L& m: c丙:本来就是嘛!# t3 b! C; |! L) D+ n/ U: X- Q% U
夏目:都适可而止啦。猫咪老师和丙你们去吧。
* H! K0 u3 R* p7 e0 p. p1 [女生:切。
* r9 E& j+ t$ y! B$ X9 N丙:啧。. j; J( e$ S/ f$ E, v# s
(突然闪过一道光芒,柊跌落在地)
# M' @2 K+ P2 ]: x: |( o1 c: X: @夏目:柊?你怎么在这里?
# I3 d! l2 j0 }柊:刚刚和那个女人打了一架。
0 r7 S2 F4 l1 ~6 I夏目:糟糕!我们得快点!名取先生要收了红叶啊!
3 D1 l$ d4 o0 T. m; k(一行人匆匆往山上赶去)
" B: w4 T% n2 z' A  W) }' j8 w% w& N" e. R/ R
名取(捂住手臂):可恶!这妖怪怎么这么强?! [) b" n. C+ f+ Z( w
红叶:原来汝是除妖师。/ z$ k* e) |0 B" o) \- ~$ Z+ t9 X! M
名取:知道就好。
' ]+ E  r3 c) a; Q' c9 |* j6 D" L红叶:咱到底做了什么事要汝费尽心思将咱除去?$ F8 o1 |3 f1 o0 {) T4 X& m
名取:你没有做错。只是因为你是妖,而我是除妖师。/ N5 q$ b* k/ W# y9 x$ U. u
红叶:就因为如此?) T- P+ ?8 [; h- X: D. l* G
名取:正是如此。4 w0 F. [! \$ Q5 Y: U' `
红叶:那么,汝便为汝之狂妄付出代价吧!- T9 n0 L9 i3 ^- G3 p/ e
夏目(匆匆赶来):红叶!$ ?: s: P+ Q6 b0 @2 [
红叶:是你?夏目玲子之孙,趁着咱还没有发火,赶紧离开这里!- N! e+ u6 t) F( h" D, T
夏目:红叶,你快住手!
, Z, l3 r6 @9 m" L0 y0 \' r6 d4 A红叶:汝以为咱会听汝的么?3 S1 [5 M5 v& t7 _9 b
夏目:要是你想摆脱现在的处境,就听我的!  n+ ?7 S! {& B0 U: i
红叶:哦?3 @) F7 s7 L" ^4 E% ]' v% `' ^+ N
夏目:猫咪老师,先把名取先生带去包扎一下!
% r! B4 J8 u9 x' i$ p7 h(初中女生上前把名取拖到了一边)
& _4 l  [; X$ l: h$ F0 n" }, S红叶(眯着眼睛):说吧。: [2 C" h5 c  ~. }4 \' W
夏目(深吸一口气):其实玲子并没有忘记你。
% ~. I. }# W2 U6 K# u6 X, C' _(红叶沉默着)- z+ A# L& h$ Y, k
夏目:她的遗物里面有一片枫叶书签,想来应该是用这里的枫叶做的吧。你和她相遇的那个季节,应该是秋季吧?/ N5 b9 I) h& i1 @' H
红叶:…是。
% ~7 }. b0 C) M夏目:而且…既然她没有归还你的名字,那就是想和你一直保持联系对吧?& B( c( l( Y* E: N% [
红叶:…这样?4 v  b, b2 z# l5 Y
夏目:而且…而且你是喜欢人类的吧?
( y% j; |& q* v+ d: V( H5 B(红叶快速抬头,瞪大眼睛望着夏目)2 _- [8 d, o+ s7 U. }8 a# ^; U+ F
夏目:不管是为了户隐的百姓,还是为了天下苍生,或者,仅仅是滋养四叶山的这一片枫林,你想着的不都是人类吗?就算他们不理解你陷害你,但是其他的人你看到了吗?因为你对其他人的忽视导致了他们对你的畏惧,要不然怎么会请除妖师来呢?若是你继续一叶障目沉浸于过去,无论是我还是玲子,更加没有人能理解你了!
* V2 y/ L5 w' F7 J/ e3 n8 f% j(丙走上前,拍了夏目的头一下)6 S, H; b  i. Z! U2 S' m! \4 q
夏目:哎呀!干嘛拍我啊?!
( D( L4 I( l" u5 C7 K: ~丙:这就是我讨厌男人的地方!哪里来的那么多大道理啊!红叶,你只听我一句,要是你还想拿你的现在和未来为你的过去以及所憎恶的人殉葬的话,我们立马走人。
2 {$ E4 T; F9 e% D. D女生:没见过这么劝人的。0 d3 C, u3 Y# B( D0 y# j* `
丙:这不是见到了吗?若是解不开心结,那么只有被除妖师收了才能用另一个漫长的幽闭岁来思考问题的症结。早知道就不该来管闲事的!哼!. T  i  v4 q5 E0 Q4 K* T
女生:我说你!
1 h6 J/ ]; V) V(红叶颓然坐下)
% X& i* j$ ]+ l# ]
/ L. |) b' r/ v. M第十章 藤原家
- m1 v: Q0 N% \; K; j2 W夏目的房间' x2 |6 `# {4 U& S" N8 q
(夏目正在抓耳挠腮地与作业奋斗): {8 k4 U  w3 h5 R9 g) p# V
夏目:为什么今天的作业这么难啊?
; s, G( ]* A8 L9 B猫吉:把你管别人闲事的精力分一点过来就不难了呗~
0 M0 E3 z3 Q% ]) Y4 T# D3 R夏目:猫咪老师!: _& i' S  R+ y
猫吉:对了,上次那个书签真的是玲子从四叶山带回来的枫叶做的?
$ D& m% F# Y9 l0 a夏目(挠挠头):不是啊。上面那些字好像是“多谢惠顾”,应该是礼品之类的。
4 S6 R6 ^$ Y, z. P猫吉:真是的~我想玲子就没有心细到这种程度~那你还敢乱说?季节万一错了怎么办?
5 B0 W2 G8 e7 [夏目:玲子回忆的场景看起来像秋天。而且四叶山只有秋景出名啊!
! R" M0 s/ Y' d/ ~* b  Y/ e( i猫吉:你小子还蛮有脑筋的嘛~怪不得丙一回去就和三筱抱怨说被你的长篇大论给绕晕了~嘛嘛~
% _4 C% B* z2 ^9 H6 X3 M2 ^$ x% W4 F夏目:丙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男性啊…; _8 W4 F/ r0 `: q; `9 i% |
(塔子阿姨在楼下喊)3 r0 \  _6 J. s3 L" U) ]$ j( `
塔子:志贵!下来吃饭了!
9 x7 N- U& q4 |5 b, @5 O( }夏目:马上就来!
8 a7 p% P8 o- [3 ]6 o: E8 l
7 E, x$ o3 K- {6 W8 x饭厅( a: R& J4 M# I6 u! N" r+ e
(滋正在看今天的晚报)2 D. A! a! G1 N/ n9 }
滋:哇!都现在了,京都的枫叶居然没有掉呢!
5 s' E" b# ]8 d- P% a1 `塔子:不可能吧?现在都是初冬了呢。% M- c9 A- D5 Q+ P$ Y- s8 w4 t/ X
(滋把报纸拿给塔子看)
. e/ Z- q+ B* T塔子:真的诶!今年的枫叶比往年漂亮了许多呢!
0 |& u; ^! O* Q% j% L& O夏目:我也看看!真的啊!
' i6 i/ I, j% e$ @. M滋:要是去京都出差就好了!0 Y5 S) \; e0 p
塔子:瞧你说的,哪有这么巧啊。
8 U! N) s- r% f0 ^% f(夏目转过来对正在一边吃饭的猫吉眨了下眼睛)5 y3 f0 p- a. s; \3 b
夏目:猫咪老师,那一定是红叶。
) E. L1 O# O* z' T' z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2-8-13 02:04 , Processed in 0.08853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