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658|回复: 5

日本中世前期的边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4 23: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是已故东大教授石井进遗著《日本的中世1、中世的形象》的第二节$ }4 T4 F6 @9 c) Y; Y
5 k, \& Z- O" g, V

* H9 B0 f1 _1 ]0 X* }$ [一、 东西南北的边境
. [1 Y6 B. D3 W5 j! G2 b! j
! D. M+ A; ^) L. p# W
6 [& L4 p5 u9 S) ^, }9 r
5 r6 D3 v4 Z0 s1 ^4 |1 s6 G关于源赖朝的“吉梦”
0 {0 }1 y* M' }$ K" m( K5 i2 T, k3 W
中世的人们,会认为当时的“日本国”的边境线在那里呢?
5 f( M; z; s2 V: Z
: w+ x+ a! i# X  ^4 q在《曾我物语》的“真字本”与《源平盛衰记》中,在叙述了爱上了还不过是一个流刑犯的源赖朝的北条政子,反抗父亲北条时政强迫她同平家一族结婚的命令,和赖朝一起私奔到走汤山权现(今天静冈县热海寺的伊豆山神社)的经过之后,便谈到在其时,常奉仕于赖朝侧近的赖朝头号郎党安达盛长发了这样的一个梦。1 b$ F/ q9 g' _9 k8 J
, [2 |  q: T8 f" j" @
梦的内容是:在箱根山的外围山系中山貌奇险最引人注目的足柄山矢仓岳的山顶,赖朝端端正正地躺在上头,左脚踩在东边的尽头——陆奥国的外浜(在今青森县,陆奥湾的西岸一带),右脚踏在西边的尽头——鬼界岛(在鹿儿岛县)。走汤山权现社的僧侣神官同盛长等人朝着赖朝用金银所制的酒具举杯九度。这正是神佛预告赖朝将君临关东统治日本全国的吉梦。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陆奥国的外浜同南海的鬼界岛,同是当时的“日本国”的东境和西境。; m* k: ^4 i3 X! a
+ W. [) K2 A  _9 L5 e
《曾我物语》的“真字本”,差不多应该是在镰仓时代的末期创作的,《源平盛衰记》也基本是这个时期的作品。所以说“日本国”的东境是外浜,西界是鬼界岛,应是镰仓末年人们的常识。在《曾我物语》“真字本”的其他部分中,同样还记有赖朝与镰仓幕府的统治地域的东西南北的境界线的地方二处,因为有互不一致的地方,为了对比的便利,首先还是把它列举出来:
8 s2 ?$ j7 W0 h. q& i: M7 G
1 m$ a8 r9 G+ Q4 I, CA:(东)、安久留、津轻、外浜;(西)、壹岐、对马;(南)、土佐的幡多;(北)、佐渡的北山。
% e3 a3 S/ ^9 q& a+ n
, F- o1 u: M+ a' S: t0 ], MB:(东)、冤褐(日文发音同“安久留”)、津轻、虾夷岛;(西)、鬼界、高丽、硫黄岛;(南)、熊野山;(北)、佐渡岛。
! `( R5 ~6 ~$ D6 T( |  [2 I. s. Y# i8 @
   比较一下的话,北境在佐渡岛这一点上两者是一致的;南境在纪伊或是土佐的南境,西境从壹岐、对马、高丽到鬼界岛、硫黄岛,从安久留、津轻、外浜到虾夷岛则为东境。可以得知,以上哪一个地域都是作为有着相当宽广的面积和长度的边境地域而被人们所认识的。) R0 R+ U' P, c, m% Q7 ]

- u$ n) }$ |; L5 I   关于上面的各个区域,虽然要详细提及。但首先要请注意的是:以本州北端的外浜与九州南端的鬼界岛作为东西的边境这样的方位感,是明显和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所不同的。  e& r' n/ {* n
% [9 \3 Q; N1 l8 w; E( T

/ A# T. M9 h0 z* z! C" A. R3 Q4 M$ U+ v, g$ \& P$ m
南北边境地区的守护地头8 m  _* T' M" q
; p! T8 M9 c8 d* n0 }  k
在《曾我物语》的“真字本”被创作出来的时期,即镰仓时代末期,各处之边境处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呢?下面就对之进行小小的考察。
1 ?$ k9 \/ O. Z6 I' `7 ^( r# L0 ^, {
关于南北的边境,因为基本没有史料作为参考,只能简略的一谈。首先可以看到,南面的土佐国在镰仓中期以后,其国的守护职由北条氏的嫡流,尤其在北条时赖、时宗两代以后在全国大张其势力的所谓“得宗”家代代传续。纪伊国也在镰仓中期的弘安年间(1278—88)之后,由北条的同族作为守护世代统治该地。- {4 p' F5 K& ^+ I- Z* v8 N

% b& h  n1 R; L; g  W北境的佐渡在镰仓中期开始也世代由北条一族作为守护统治,特别在文永年间(1264—75)以后由北条一族中的大佛氏继承其地位。一般情况下,镰仓时代的守护,虽同时会兼任任国内数所领地的地头职,但国内的庄园和国衙领还是分别任命其他人担任地头的(有时也会有不设地头的领地)。但是在佐渡国,守护兼任了一国内全部大小所领的地头职,其权力是相当之大的。$ i1 {4 v2 X. K# O2 ^. ^5 C
2 W# h2 Y3 ]) ]3 T* B" ~
在大佛氏兼任佐渡的守护、地头的时期,大佛氏的世仆、相模出身的武士本间氏作为其守护代到现地赴任。同时本间一族也作为大佛的代官统治其国内的各处领地。从本间一族虽有称呼指其对各个领地所有的权利为“守护代职”、“代官职”的例子,却没有留下将其称呼为在一般诸国常可见到的“地头代职”的例子的事例中,就可以推察出这一点。1 f7 y$ c+ ?  P2 m

  j. Q% V0 i8 X, o在镰仓时代,以一国之守护兼任国内全部领地的地头职这样的形式是非常少见的。但是也并不是说完全没有例子可寻,对马国、隐岐国也是采取同样的体制。这些国,包括佐渡在内,都是以浮于海中的孤岛为一国,构成了中世“日本国”从北到西的边境地带。佐渡、隐岐两国还都是流放重罪犯的地方。不管怎样,以一国之守护同时兼任国内全部领地的地头职的体制,可以说是在中世“日本国”的边境地域出现的特殊例子罢。
* |9 J9 b. L& K0 t# E/ o3 Z/ s$ N0 L, w! V/ r8 w: B

# G' T  ^- H% m8 ~4 l4 p7 m
- ^2 ?9 v( @. |" {9 _7 w二、 西边的尽头、鬼界岛
) l5 D2 v- V- _: N' P: _; Y& {9 t) B
: \. d! B$ T9 H5 W' ~  @

( e7 U* _  U: y* y# O' d从“贵界”到“鬼界”9 U7 A9 D7 Y) C1 y5 Q! Y4 h( S

' I3 X0 l* N+ i" `2 L8 k接着来看西境的情况。从位于九州西北的壹岐、对马,到与其说是边境线更不如说被视作异国的高丽都被收纳在其范围内,还可以举出在九州西南方面的鬼界岛、硫黄岛二座岛屿,给我们以边境漫长和幅度广阔的印象。这里,将把在宣示了赖朝的成功的吉梦中出现的鬼界岛为中心的一带作为其代表举出来进行考察。$ B% }; A" }* P( g3 W8 ?

2 S9 Y& _! K1 M在《平家物语》、《源平盛衰记》中我们都能看到“鬼界岛”的身影。给我们印象很深的是:它是南海孤岛,阴谋颠覆平家盛世的法胜寺执行俊宽在事败后便被流放于此;岛上活火山时常喷发,是硫磺的产地。在镰仓时代末年,当地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X  a6 I3 I7 l

8 H  }+ z% J$ _5 n% |. t幸好一张在嘉元四年(1306)四月,当时的得宗北条贞时的从者千竈时家将财产分给妻子儿女的让状正巧遗留了下来(<千竈文书>《镰仓遗文》)。在其中占到大多数的,便是接近九州南端的萨摩国河边郡,以及连在其西南方向,今天所说的大隅群岛、吐噶喇列岛、奄美群岛等岛屿。根据让状的记载,文书先列举了作为“萨摩国河边郡地头代官职并郡司职”辖下的坊津、大泊津及其余的二十余村,接着又以“诸岛之事”为题列举,列举了口五岛、七岛、わさの岛、喜界岛、大岛、永良部岛、德之岛、屋久岛下郡等合计十八个岛名。5 U: P- Y% H% u# P! m3 j% N

. S% l( _. W! C作为列举了九州南部诸岛的名称的古文书,它是其中最古最详,且重要的一份。首先,口五岛与七岛合起来有十二岛,已有文书记载自十三世纪前半起,“十二岛”便属于萨摩国辖内。七岛是属于今天的鹿儿岛县鹿儿岛郡十岛村的吐噶喇列岛的主要岛屿——口之岛、中之岛、卧蛇岛、平岛、诹访之濑岛、恶石岛、宝岛等七岛,相对于口五岛而言称“奥七岛”。所谓口五岛是在其北面,属于今天鹿儿岛县鹿儿岛郡三岛村的竹岛、硫黄岛、黑岛等三岛,其后面的二岛,是屋久岛与口永良部岛(都在今天的熊毛郡屋久町、上屋久町内),还是宇治群岛还是草垣群岛(都在今天的川边郡笠沙町内),有二说存在。, {) s& c7 _3 P! i' |

+ u7 b4 U3 x% \* \! H2 N  s& ~$ _; i( r% n关于以下的六岛,除屋久岛下郡外,一般认为属于自奥七岛更南面的奄美群岛(今天的大岛郡、名濑市等)。大岛、德之岛、喜界岛等名称都和现在相同,永良部岛大概指冲永良部岛罢。只有“わさの岛”在哪里还没有搞明白。
* C) j( c" T* @: K+ C- b* M$ ~
, B' d! N$ E) f* f, j  J在镰仓末年,对于主张对以上诸岛拥有统治权的千竈氏而言,喜界岛被特定为奄美群岛中的一岛。但是对于《曾我物语》的作者为首等远离当地的人们而言,“鬼界岛”决非特定的一个岛屿,更倾向于认为它乃是九州南部广大诸岛的总称,代表着这些的岛名。并且,虽然到镰仓初年、十二世纪末为止尚将之写作“贵海岛”、“贵贺井岛”,但不久“鬼界岛”的称法就变得一般化了。
* A0 s% T  ^, Z, @1 U% d
4 P- f8 {) ]1 D5 I0 t从“贵”到“鬼”这样的用字的变化,永山修一先生作了这样的推论:难道不正因为是曾经对于中央贵族而言,出产南海特有的夜久贝(锦贝)等珍贵物产的地区,结局却作为与“异国”、“异域”的边境,其给人以“鬼”地的印象逐渐加深的缘故吗?这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看法。% `- o( t8 c  c% r% ~9 u/ Q) a" v
8 _5 p8 L4 f+ h+ o
平安时代后期,在十一世纪中叶,据说为当时数一数二的汉学家藤原明衡所作的《新猿乐记》,以观赏当时流行于京都的猿乐的右卫门尉一族男女三十余人的小传的形式,描绘了各行各业的人们的形象。其中记载被作为商人的主领的八郎真人,东至俘囚之地——即东北地方,西渡贵贺之岛,广易各地之物产,以利为先,蓄财发家于波涛之上。他所经手的物产中,便能举出在螺钿装饰上所用的有光泽的卷贝夜久贝及硫磺。( K$ G2 `' o  X' A- T

1 W" j6 p4 v5 y+ f# ?  w在当时的商人的活动范围的西境上的“贵贺岛”,确是多种财宝和物产的产地。
& S6 [4 F# u$ Q. F' ~$ j
: \) J. }2 i# t, f# g
! j. }1 G6 I+ Z( s+ K. Q+ ?0 `8 }( |& J9 K4 W$ X& {% E' D4 o6 f
流刑地的印象! d3 m) m8 T  j. f6 z* |
. h4 L4 C1 l* W6 K1 |1 Q! X
但是在另外一个方面,这些岛屿也被称为“硫黄岛”,作为矿物资源而被重视的硫磺的产地而最为闻名的便是口五岛之一的今天的硫黄岛。但是都是火山列岛的话,其他的岛屿也是能生产硫磺的罢。硫黄岛的名称大抵也是作为十二岛等九州西南诸岛的总称使用的,同作为总称的鬼界岛的用法基本是一个意思。
5 h& r$ ]6 x+ n: X, Y7 }
+ }( p& C0 ]! ]$ s9 b; m7 w且说在平安末年之后,以俊宽为首,也有几个被流放硫黄岛的例子,硫黄岛作为南境的远流之岛的形象也确定了下来。其先,根据最有名的《平家物语》流布本的描写,岛上的居民同日本人不同,色黑如牛,身上多毛,语言不通,男人不戴乌帽子,女人也不披发,不穿衣裳,简直没有人样子,因为没有水田,不产米,完全以渔猎杀生为食。接着这些叙述,还记载岛中有长年喷火的高山,满地是硫磺。& ?/ G5 O* F2 h  p% D6 ?  A1 D
- E  k: D. g1 R
俊宽被流放的地点,既被称为硫磺岛,也被称为鬼界岛。《延庆本平家物语》将鬼界岛记作硫磺岛的异称。这是就特定的岛屿的称呼也好,作为其总称也好,两者也许是一个意思。在《曾我物语》的真字本(B)处,将“鬼界、高丽、硫黄岛”指为日本国的西境,这恐怕是因为《曾我物语》所诞生的东国对当地实情并不甚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以一种类语的形式将鬼界、硫磺岛连起来称呼的罢。
" F/ A5 [5 l( c! X; X4 {5 h% Y  m% z
这点先不谈,就即便是《延庆本平家物语》,对岛上的住民作了无异于流布本的描写,完全作了象鬼一般的归结来看。这正是将之作为同“鬼界岛”的称呼所完全相应的形象来理解的。0 r" P7 F/ d0 M# r
; z3 q% J; e' r2 i
同样在延庆本中,还记载了十二岛内的“端五岛”过去曾归服日本,“奥七岛”则至当时未有日本人去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俊宽等人被流放之处正是日本国西边尽头的小岛。此岛被记作“鬼界岛”的缘由也在于此。1 m% v  p1 w0 m. n, E5 }
% [/ P- n: L9 \5 I  _% G1 A

) O; ^! X' r0 e& Q$ j& d% |( e) j3 |. x2 Q! u3 b9 m. L
三、东境的安藤氏& A$ I" Z& f! N4 y

+ M2 P8 B( O" ?, X  ?5 |) h/ E5 m4 v6 ~9 z+ {

# P4 X, B0 P) q9 r外浜与“虾夷(エゾ)”
, S# W: H* _5 Q& X& f% R0 l1 u. L
, D* [% I$ ?* y" [1 d( M( B接着来看东境,虽然它在《曾我物语》真字本的(A)(B)二例中分别记为“安久留、津轻、外浜”和“冤褐、津轻、虾夷岛”,但都将其记载为赖朝与幕府统治的东界。
/ S4 V$ X! O6 p5 |$ F0 B1 Y" P& X9 n0 p' w
在镰仓时代,人们把在八世纪末到九世纪初在陆奥地方抗击坂上田村麻吕的虾夷领袖传称为“恶路王”,“安久留(アクル)”乃是其转讹。恐怕是指本州最北端,抵抗自畿内等来自西方的势力的地域。津轻在大致上指今天青森县的西半部,外浜象已经提到的那样,是指陆奥湾的西海岸一带。并且,虾夷岛被认为即今天的北海道。东境的幅度就是这样的广阔和深邃。位于其中间的外浜,是作为其全体的代表而在那个预言了赖朝的未来的吉梦中登场的罢。& w4 f4 r# v$ ^( D
* l& _% f  U" s) R. n" Z# X
在镰仓末期,这里附近一带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实际上,在陆奥国北部一带的所领单位,包括今天岩手县北部地域及青森县全域的范围内所能够判明的范例中,全部都以北条一族担任地头,以其从者作为地头代统治当地。其东半部,和在后世被称为南部的地区基本在同一区域的地头职落入北条氏之手的时间段似乎是在镰仓中期北条时赖的时期。其西半部——所谓津轻地方则比之更早,是在镰仓初期北条义时之时开始的。同时北条义时还兼着“虾夷管领”之职,统治着被称为“エゾ”的人们和エゾ地。
/ N8 N; o8 j- |) N: L9 K7 y1 ?
5 r9 ]3 W) Y- f, d8 Q/ y, g6 _+ u3 m
9 J2 t; R/ x1 k9 E' y/ ]% G; p/ K( ~. d" p# k+ s
观察虾夷的视点
* U, V$ K* S/ }: @# N/ |; t0 m* R# y2 t: O! b
エゾ一般写作虾夷,在古代读作“エミシ”,主要指本州岛东北地区的住民。以近畿地方为势力基础的古代律令国家留下的文献,基于从中国进口的华夷思想,将自身规定为文明的先进地域,将周围的住民视为夷狄、蛮族。其最为重视的便是东北地区的“エミシ”——“东夷”,另外就是西南地方的“隼人”,或是更南的“南蛮”。从律令国家一方来看,他们完全被描写成了不服“王化”,顽愚凶暴,另外不具备以水稻种植为中心的农耕文化,过着完全基于狩猎文化的异样的生活的人。
5 o/ F/ r: Z( [9 H2 i
4 @, }$ O) o, K2 }% D关于此类古代エミシ,在明治以来的相关学术界中,一直以来存在着将其完全视作阿伊努人的说法与认为其是日本人的“边民”,即居住在边境之人的说法的对立。将阿伊努人视作白色人种的观点曾经虽十分强势,但是近年的学界却决不这样看,很早以来居住在日本列岛的绳文文化人的一部分经过历史的变迁,成为了阿伊努人的集团的观点变得有力起来。
8 s# `* F4 ?8 c. e9 s9 g9 q8 y* p1 a& A( K) G
若阿伊努是白种人的话,就同日本人“边民”说有着决定性的对立。若是绳文时代人一部分转化成为阿伊努的话,那样古代的エミシ是阿伊努也好,是日本人的“边民”也好,实际上就没有什么大差别了。那是因为从通过弥生、古坟时代从大陆渡来的文化和人们所主导的以畿内为中心建立的古代律令国家,是按照自己的观念来把背负着绳文文化的人们的一部集团看成边境的异族,贴上“夷”的标签的。' z* f! E1 \- [- v" }

9 g) T" o7 A) V$ |8 F( W  J! y但是在平安末年、镰仓初期开始,为什么就不读エミシ而读为エゾ,完全将现在的北海道称作エゾ岛,将其地的住人称为エゾ了呢?因为在平泉的奥州藤原氏势力下的外浜被认作了平泉势力的东界,在此境界外的人和地就完全被当成了“夷”,这正难道不是这样的大转变而相应诞生的产物吗?5 r1 u1 |, C' D% b
1 p- N; m) O" r" |9 q
不用说,事情也并不是能这样地单纯理解的,从京都的角度看,陆奥出羽两国依然是“夷之国”。另外对京都朝廷的贵族而言,镰仓幕府本身说来就是个“东夷”。# k: ^$ b1 ^2 S$ [* V
7 ~( ?- }; {( o& V+ |
另外一个方面,在大体创作自东国的《曾我物语》的真字本中,开头便是从“日本国”的诞生开始说起的,书载在天神七代、地神五代之后,名为“安日”的鬼王统治日本国七千余年,而遭“神武天王”追伐,安日与其同党被赶到东国的外浜,其正为当时的エゾ。这个时候,エゾ大致已经被贴上了“丑蛮”的标签。结果,被畿内的公家贵族们藐视为“东夷”的东国人,这回倒对边境地域的エゾ们给予了这样的汉字称呼。
% R5 L5 f. W1 b% {6 ?+ x& r5 V' q/ P1 `2 s7 ^3 v4 {% k) d& c
- S6 J5 g+ e" s$ S% q+ X
. W+ x: c1 t/ x" c( A9 M) j/ w% J
北条氏与安藤氏
/ i1 h$ n) j) b, U% b  s  j' _6 r( a% d4 j: i: P
说来,幕府的首脑“镰仓殿”被通称为“将军”,是因为他们每代都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这里的“夷”,首先便指エゾ。对于将东国地区作为其最重要的地域基础的幕府而言,エゾ对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 {8 C0 i0 v8 s9 X- N9 j- ]
6 {& M' B" Q4 n9 ^, A! G; e不过,从北条义时就任了エゾ对策第一线的津轻地区的地头,同时兼任统治エゾ的人和地域的“虾夷管领”的职位来看,义时正是取得了关联着幕府的统治权合法性根本的极大权限。之后北条氏以执权政治的领导来左右幕政的局面,可以说已经在这时确定了。
3 m9 Y$ O! K  C- \  A) ^, y; G  g
/ ]; H- b5 S5 E  t但是由于“虾夷管领”这一表现只出于创作于南北朝时代、讲述长野县的诹访大社的缘起的《诹访大明神绘词》(《信浓史料丛书》),镰仓时代是否存在这一职名,尚有疑问。或许实际的职名乃是“虾夷奉行”、“虾夷沙汰奉行”之类的说法罢。其地位虽说应是世袭津轻地方的地头职的北条嫡流家的当主,或是执权等权力者之间世代传继的,但是义时以后谁被任命该职全不见于史载。实际上站在エゾ统治的最前线的,倒是津轻地方北条氏的从者、世代担当“虾夷管领”代官的安藤氏(虽然也写作“安东氏”,以下其称呼统一为史料实例比较多的安藤氏)。实际上由于安藤氏在《诹访大明神绘词》中便被称为“虾夷管领”,北条氏之名不传于后世恐怕也是自然的罢。
5 B6 ~: R* D8 g
1 W; N$ e8 E1 c/ o
$ J" \* d# J" a- A4 g% ^' U3 a) g* @5 x2 I( G# ]
谜之一族、安藤氏
+ a2 p7 a( {  n/ n% O
6 }  g- u6 o% v/ s' B说起安藤氏,作为在中世此地域的历史中留下很大足迹的神秘武士一族,近来受到了学者们的关注。% H) T' m! E. M0 D' x1 ~
- Z3 g6 e% ?) r  E, X- x8 ~
虽然以近世陆奥国三春藩五万五千石的大名而为人所知的秋田家为首,安藤氏的几脉后裔的各类家传、族谱、古文书皆有传世,但是要追踪他们从エゾ岛到东北地方一带,而且到了北陆道若狭范围内广大活动的历史线索还是太少了。虽然近年来关于安藤氏的研究呈现出活跃的景况,但从那样贫乏的现存史料情况来看,目前尚处在难以盖棺论定的状况中。以下,笔者将一边参考现在大抵被认为有力的观点,试阐个人的见解。
: O- Y8 S! g6 F. I6 {) G" r; n3 D
3 j' }8 G: N9 j% X安藤氏的很多系图,都举列被神武天皇灭掉的长髓彦之兄安日之名为其肇祖,这同《曾我物语》真字本卷头中同“神武天王”争天下失败,同部下一起被赶到东国外浜的安日的传说有着共通点。另外在《诹访大明神绘词》里,称安藤氏的先祖是同坂上田村麻吕交战的“东夷”的“勇士”安倍高丸。高丸被载为“恶事之高丸”,在中世时代也以同アクル的地域名相关联的“恶路王”之名为人所知。乃是作为曾经抵抗畿内势力的エミシ的首长而被世代传颂着的名人。: q& [) }+ k# s5 A6 |

5 C0 R$ W& g8 d说到安倍氏,人们立刻就会想起在平安时代中期,在所谓的“前九年之役”中同源赖义、义家父子展开多番死斗的陆奥国豪强安倍赖时与其子安倍贞任、宗任兄弟,他们被称为“俘囚”之长。正因为所谓的“俘囚”是指归顺了律令国家的エミシ的词汇,他们当然是自古以来便居住在东北地方的豪族。. G* g2 G  f7 R! M2 l/ U# @8 d

, C, ]3 R3 y! ^# X$ q至少在南北朝时代以来,安藤氏就被认为是此类エミシ豪族的子孙,远祖乃是同“神武天王”逐鹿天下的安日,他们自己也冠上安倍姓。安藤氏的家系传承,作为中、近世的有力武士中一份十分奇特的族谱,从正面显示了东北地方土著旧族的自豪感。
0 c( h8 l! {" V0 S" z: y/ M0 u/ ^/ s" H
关于安藤氏承当的エゾ支配,在南北朝时代撰成的史书《保历间记》中,以安藤五郎作为北条义时的代官,为“东夷之坚”而被置于津轻为其开端;在《诹访大明神绘词》中,则以安藤太就任“虾夷管领”为其肇始。根据各种情形,是不能认定安藤氏从一开始就被任命为“管领”的。记称其成为北条义时代官的《保历间记》的记载可能较近真实。尽管如此,《诹访大明神绘词》的说法的出现其本身,就显示了安藤氏势力之强。% E# W3 d& E, s& `
- |% B3 w# o3 L. j* ?6 ?5 x! A: z
大致在北条义时成为陆奥国最北部一带的地头,同时站在承担着エゾ支配的立场时,就起用了津轻豪族中的新从者,旧エミシ出身的安藤五郎(或安藤太),委任其支配エゾ的罢。这正是所谓“以夷制夷”的政策,一时间内获得了相当的成功。* `& S9 o+ \+ Y! ?9 J

7 d8 |" R$ v% I* `. F& M- O4 |" ]3 Z  t
& h$ R; C; F9 c0 v8 y3 J% U+ b
7 o, B/ i: i8 u' r9 aエゾ、地藏、安藤氏- x2 u$ X3 J! l; k) A

- T' j: k1 w; Y在收集了在中世世代传承下来的故事传说的《地藏菩萨灵验记》中,有一个以镰仓建长寺地藏教化夷岛之事为题的故事,内容如下:
/ y8 P9 z" c! ~8 F( }7 O3 W
' n5 j% t! d; x; R3 o过去,在镰仓有个名唤安藤五郎,武艺过人的人物,奉幕府的命令,渡到夷岛,征服了其地的夷人,号称“日下将军”,夷人们每年上贡。
6 [7 C  D! e6 B" _7 @
9 \! k4 Y& U8 `, Y' s9 s: J因为安藤对地藏信仰甚深,便在某年让纳贡而来的夷人们礼拜地藏。其时他们便说:“这样的人物在我国也有,一大清早就会来各家扣门,到傍晚就跑到家里来,若用网捕了鱼,他就会特意都放跑。我们把他叫做‘秃头小天道’,真的和他完全一样”。安藤便令“这样,下次就把此人带来。”之时,众人都答:“无论怎样都办不到,他力气极大,快跑如电光,把他一起带来简直是不可能的。”安藤又重新下命道:“那样,就让多人一道出力,无论怎样也要把他带来,如此事成,可免尔等三年年贡”。, n  w" V; y3 p. K0 q3 G7 S: u
& u1 d+ M) e' `
不久,在第二年四月,夷人们终于捕得了小天道,捆得严严实实地带到安藤处,但是打开一看,其中只有一条锡杖,哪里都见不到小天道的身姿。此时,建长寺供奉的地藏本尊手持的锡杖不知几时失踪了,正在寺中慌乱之时,安藤把锡杖取至,乃知此是本尊的锡杖。夷人们说的小天道乃是建长寺本尊地藏的权化,教化夷岛的身形。
3 [; p4 m5 ]  V2 x( B/ {5 k' H4 A3 K" B! D+ s1 {, m7 ~
故事的内容大致如上。安藤五郎之名也见于镰仓时代的日莲的书信,这也同《保历间记》一致,不论如何,都象是统领エゾ的安藤氏的通名。因为以建长寺为首的镰仓五山禅宗的教圈,伴随着北条氏的势力发展在相当早时便延及到了东北地方。其法门已经传至エゾ岛的故事被他们编造出来也不是不可思议的。我认为,在这个故事的背景里,我们难道不能看到在执权北条时赖建立建长寺以后,安藤五郎渡海到エゾ岛,并且作为其结果,使某种程度的范围内的エゾ们每年上纳贡物这一事实么?
6 T, d; j& f& H* o; G
1 f- N: e( b9 |; M4 }! {% G# s1 F- N/ Q" [5 Q+ C; G
& c0 w" @3 J, Q! P( r+ r7 J  d
四、北方边地的争乱3 A  X- }9 S9 q4 G. P5 [8 T

$ K7 s4 y5 Z4 l. n) _& S# @) X0 T6 V( |" W) x8 T- J& ?

& J7 P" f/ w& j: Y4 @/ q安藤氏的领地
& z. D' B4 Y- {
4 |) I& N6 N3 b' L- c" J5 x/ X在镰仓时代末年的正中二年(1325)九月十一日,被认为是当时的安藤氏当主,名为宗季之人物,留下了一份将财产让与儿子犬法师和女儿虎御前的文书(《新渡户文书》镰仓遗文)。( O) j/ Q: {3 w

1 ~7 U/ L5 f5 F, z  V: z1 R* y所书的部分为:$ Z# f7 Q4 C$ u6 p
* M9 H3 Q- D4 ^0 v3 X2 K/ z
(A) 津轻鼻和郡、绢家岛、尻引乡※、片野边乡、及“えその沙汰”
6 M3 \* X% a6 W& X! B8 g; M& }( k4 ?% N8 [/ S
(B)糠部、宇曾利乡(乡内之田屋※、田名部※、安渡浦※乃虎御前分得之领)、中浜御牧、凑
# h$ P0 V. D% l5 m; i& `' o0 R, h
    以上内容总括起来称为“地头御代官职”,当然,站在上头的正式的地头乃是北条嫡流家的当主。
3 k( Q6 c! W) O: C. g+ q8 g- r( P# `7 R" c
    宗季作为领地而统治的不仅只是津轻地区岩木川中游,现在弘前市域为中心的一带,且还统治着所谓南部地域的糠部地区下北半岛的中心地带宇曾利乡为首的地域。虽然打※号的地区基本可能推断出来,遗憾的是剩下的地方在何地尚不明确。
! l' `+ s* ^5 L
/ T8 ~8 e( G; Q0 ~/ ~, {    例如糠部地方在中世虽然以名马产地而为人所知。中浜御牧虽说也该是这样的牧马场,但却无法确定其场所。另外和它并排的凑又在何地?虽然说到了近世田名部七港等下北半岛的诸港十分繁荣。因为被记载的应该是包括在宇曾利乡内,实际上是作为女儿所得部分的同乡内的安渡浦(近世七港之一),除此以外的话又该是哪儿的“凑”?实是值得注意的问题。要说当时在这个地域最有名的港湾的话,虽可能是在后文会详细提到的十三凑,但是因为这里的凑被记载是在糠部郡内之分,故在这里不会是十三凑。尽管如此,这也是遍及津轻、南部两地域的颇大一块领地。) h. [7 h, T! m' K$ }# X

. X. l) n* [  C$ P0 y! }让我们回顾一下与此同时在“日本国”的西境,领有鬼界岛一带,留下了同样的让状的千竈氏的情况。领有的形式在千竈氏的事例下是“地头代官职并郡司职”,在安藤氏这里却是“地头御代官职”。若除掉千竈氏连带的“郡司职”的话,两者完全是一样的。而且其主君同是北条氏宗家的当主。两者在所领单位上都是乡、村、牧等庄园公领制的基本单位这一点上也是一致的。' J% a9 [) s4 \, _: w6 H8 ^2 m3 |. O
" s& C% K) d% O( ~- s; W
特别在千竈氏的例子里,千竈氏支配着以贸易港而知名的坊津和与之齐名的大泊津,安藤氏也拥有凑和安渡浦,两者在将之同陆上的领地单位相组合的形式统治港湾一点上是一致的。在镰仓末期,北条氏宗家将“日本国”东西的边境地带作为支配地域,置有力之部下于当地,任为“地头代官职”。
2 f! u+ m: Q" c% H/ g* a3 w8 J
( x& C- r. q- J    另外,和鬼界岛是流刑地一样,エゾ岛在中世依然是远流之岛,虽然说这在两张让状中并没有表现出来。在镰仓初期有着根据源赖朝的请求,京都的强盗犯10人先被引渡给幕府,接着流放到エゾ岛的记载。自此以来京都附近的强盗海贼犯时常被凑足五十来口人后以同样的手续送去エゾ岛。隶属幕府的武士们也会因罪流放エゾ岛。这也是两个边境地区的共同点。
0 `5 w7 q! p6 T- i$ t2 X$ f% m4 R$ X3 x/ g1 G$ g

! @) A/ t: t$ p% Y+ x- |4 Y$ q1 D7 ~7 \2 _5 g7 u
“えその沙汰”6 F: w7 h# i1 }4 e# p7 ^

0 i5 ]( M! V" W& v7 }    不过,我们只在安藤氏部分可以看到,安藤领津轻分的最后被附上了“えその沙汰”的部分。
$ }0 f7 X" j. o2 Q  C6 e- |& N/ l9 L: \# ^* [: p2 |
    “沙汰”一词本是汉语,虽说是指在今天佐渡岛和山梨县的金山遗址等地进行的淘砂金那样,将砂置于板上,洗去土砂找到金粒的作业。在日本的中世,这个词很早便完全地作为意为法庭在找到真相后下达判决,或引申为政治、统治的意思的词语而被广泛使用。故“えその沙汰”即可以理解为支配管理えそ之地。这决非是出自地头的权限,如若主君北条宗家当主被称作“エゾ奉行”、“ エゾ沙汰奉行”的话,安藤氏当然可以被称作“エゾ沙汰御代官”。
) F$ [- b# L% V0 @) }/ a3 {; q; x7 `+ L# i6 l
    书写了这张让状的宗季系当时担当“エゾ沙汰御代官”的安藤氏当主。不过,象后面提到的一样,这个时候他决没有掌握安藤氏的所有领地。应认为除掉这张让状以外,还有很多领地控制在其他同族的手里。遗憾的是,这些领地的名称,面积也全属未知。
/ k9 }2 b: n7 s' K4 ?" j7 u
; ]/ E! F. u* n. G! }3 G
) T6 g! C3 l" A; r* `
/ X( l3 ?" @6 A; m- Z' @! W从日莲的书信出发
8 Z7 c8 Q+ i' c: i# C& r! K+ y% q( P. {: D: U* b
不过,从作为“エゾ沙汰御代官”的安藤五郎的活跃的传说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张安藤宗季让状被写下的时期,安藤氏的历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固然留下的传世文献少得可怜,还是让我们略微窥探一下其间发生的事情吧。4 N9 v+ j2 m$ W8 E2 T( L0 z
1 G' W" h! B4 U& h
根据同时代人日莲和尚留下的书信,文永五年,作为蒙古袭来的前奏,在西面的九州,蒙古的使节前来逼迫日本朝贡和内附的同时,在东面发生了エゾ的变乱。虽然作为“东夷之坚”的安藤氏前去镇压,但是却被打败了。在文永十一年前,安藤五郎已被エゾ取了首级。日莲就此评论道:笃信佛教,多建堂塔的大善人安藤五郎为何会落得这个下场,那都怪他信了错误的佛法。(译者注:言下之意就是没听他日莲的话去念南无妙法莲华经罗)
) t+ v$ q+ h9 I$ F5 X5 |
$ A' |2 q/ L' q1 c# E& `7 p被描写为地藏的虔诚信众的安藤五郎和这个五郎的形象正是重合的,可以认为此系就同一人物的传承。安藤氏乍看很顺利的夷岛经营,由于这场エゾ变乱而顿遭重挫。エゾ对每年索贡的安藤氏的反感,以及近年来被称为“自北而来的蒙古袭来”而受到注意的,蒙元自1264年以来断断续续四十年对库页岛方面的骨嵬(和阿伊努有关联的人们)进行的征讨带来的影响。或被推定为这场变乱的原因。
; s) C) y& B  ~, ~. [$ r( L# M

. f* ?! ~2 F! B* D7 r  C1 f2 q* `
安藤氏的分裂和抗争
* }  I) U8 t6 p  |% r5 X( P8 o$ M  D9 X) h# ~
之后,エゾ的叛乱似乎也在继续进行,在文保二年(1318)虽归于平静,但在后年元应二年(1320)北出羽的エゾ再次蜂起,并在国内数起合战。在这动乱业已遍及本州北部的陆奥、出羽两国的当口,应属幕府方当地派出机关中心的“エゾ沙汰御代官”安藤氏自己却开始分裂内讧了。' g9 i% J- m$ G% Z0 E4 `

. E1 ^2 n4 w+ c( }5 v% H0 B6 A根据《保历间记》、《诹访大明神绘词》的记载,自元亨二年(1322)以来,安藤五郎季久和安藤又太郎季长这对堂兄弟之间的嫡流之争开始表面化了,双方都向当时幕府最大的当权派,北条宗家的家宰,担任内管领的长崎高资上诉并行贿。但是,由于高资同时收了两边好处,对两方都下了有利的判决,事态反而更加严重起来。最终两边都动员了数千号夷人,在津轻半岛的东西两头各建城砦,大打出手。却因两边城郭都颇坚固,更兼中间还有大河(或指岩木川)流过,结果谁也吃不掉谁。一派的据点在外浜的内真边(在今青森市内),另外一边的据点在西浜的折曾关(在今青森县西津轻郡深浦町内),正如将津轻地方划成了东西两道。
0 z& J- }7 A0 s- [( m) E# R
! U# e+ [$ u% Y; x正中二年(1325)幕府解除了以往所承认的“エゾ沙汰御代官”安藤季长的职务,而任命反对派安藤季久为“御代官”,并从镰仓派来大军进攻季长一派。却不能轻易得利。0 n0 E, n  H$ Q$ i( l
2 |: c8 u9 u: ^- `
在第二年的大雪时分,季长一派投降;当人们总算觉得事情完结时,在嘉历二年(1327)六月,季长派又在津轻起事,幕府再一次派遣大军前来镇压,不能得胜,最后在嘉历三年秋,两方终于以讲和的形式将事态平息下去。" ^% }2 u# B2 [5 j2 p% g
  @: p0 q4 J3 a; ~- I
安藤氏内部的嫡流之争,恐怕是由于文永年间的エゾ变乱,“エゾ沙汰御代官”安藤五郎被杀而发端的。为此,至此以来位于安藤氏一族中心地位的五郎系统势力减弱,而又太郎的系统力量增强。结果由于幕府起先支持旧来的总领五郎一系,使津轻为中心的北境地带陷入了无法收拾的混乱状态,而酿成了这个可以认为是使镰仓幕府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的重大事件。1 ^- d% y7 S- x1 K& ^, g/ S2 N

! N7 Q# T: k7 {) v1 }
4 W" T3 B; c9 d* P8 k! ]+ h# V) r
安藤宗季的第二张让状4 t& a3 L; @3 o4 R2 m  U
2 I% X% J& {" V
这样,让我们在了解了以上的趋势的基础上,再回过头来看一下先前39页以下介绍的安藤宗季让状。这张文件的作成日期正是正中二年九月,幕府解除安藤又太郎季长“エゾ沙汰御代官”的职务,将之重新任命给安藤五郎季久的三个月之后。也就是说在让状中将“えその沙汰”让给儿子的宗季正是五郎季久以及记载在《诹访大明神绘词》中的同一人物本人。重读这张让状,我们注意到宗季在写下了将以上领地让给儿子犬法师的事项后,附加了一句:“无论宗季发生了什么事,其时便按这张让状所记录的来支配领地”。面临着和从镰仓派遣下来的讨伐队一起进攻季长一派的战事,宗季大概也是怀着战死的决心写了这张让状吧。, h" g4 f+ q0 ^8 E: D9 r" L/ K
5 {, P5 e: b& z. w
要说先前提到的宗季让状中所见的领地决非当时安藤氏领地的整体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乃是在一族分裂为二互相争斗的正中,由其中一派的首领所写的让状吧。可以认为当时由于安藤一族中实行分割继承法,领地是相当零散化的。& C  |8 ?5 Z, a6 s& m+ ^
% ~  R: N+ i2 G6 o. l" M) U1 T
不过,在此五年后,一张元德二年(1330)六月的宗季让状传了下来。内容是宗季将拜领的津轻西浜(除掉关、阿曾米地域)传给儿子高季。高季大概是前面的犬法师成人后的正式名字吧。所谓西浜,是相对于狭义的外浜,泛指津轻半岛面朝日本海方向的一带的地域来说的。这虽是涵盖了重要港口十三凑的重要地域,但完全不见于五年前的让状。原因恐怕是那儿当时还不是宗季的领地,这次是从北条宗家那里新领的地域。在西浜新领中被附注为“除关、阿曾米”中的阿曾米现属何地不明,关是安藤内乱之时作为一派根据地的“西浜折曾关”应不会错。为什么这些地域被除外了呢?2 X. _; Y$ o  R; y+ F, \. M/ S
. W7 p3 w: y* l' I. i! v) n' h
说来在西浜被新封给宗季的地盘,乃是反对派季长派一直以来作为“地头御代官”所支配的地域,如果理解为这些领地终被北条宗家没收,作为恩赏新封给宗季的话,恐怕是最好懂的吧。这样的话,季长派的根据地折曾关和阿曾米被免于没收的原因,便是因为嘉历三年秋两方一时讲和,这些地区作为季长派最重要的根据地还特别留在旧季长派手里的缘故。2 m% r* O' }( O3 z

# K1 p. J# S2 ^若将元德二年的第二张宗季让状做如下的理解的话,大致或可将安藤内乱之时,以西浜折曾关为据点的一派视作又太郎季长派,以外浜内真部为根据地的一派视作五郎季久派。这样,对宗季的领地在津轻只限于鼻和郡,而在外浜毫无地盘这点又应怎样理解呢?这将是今后的课题。2 `( W6 w8 R7 I' O: t" l% C( P. }

9 C( M1 P, Z" ^, I$ @" x" o# K7 M8 t- z" p' V7 G& u! y! ?1 |  C

* k+ B% j, r' q" m) k& @" O五、“千岛エゾ”的三个集团
' u' E( ~" R  F6 M2 `- \  B9 A  b
2 e$ m' M! v2 }9 ], {- U6 B) C  @" {
/ ~8 e0 k! `1 l
诹访大明神绘词
" ~% R6 v' k, h9 r
# |# N, a4 O$ Q: ?  y4 R! f   至此为止在文中多有利用的“诹访大明神绘词”,乃是侍奉诹访神社的神官一族出身,做到室町幕府奉行人的诹访圆忠入道在延文元年(1356)将该社的缘起以及神验的情形绘制下来的绘卷的文字说明部分。文中就同安藤氏内乱相关的当时エゾ的状态,大致做了如下的记载:5 l* y6 V, R' R1 x* R

2 K1 }) g5 r  a+ a   “在我国东北,大海中央有千岛之エゾ,分为日下(日ノ本)、唐子、渡党三个集团,各据三百三十三个岛,余下两岛亦有渡党。渡党颇似我和国之人,胡子头发很多,全身长毛,语言虽然很土气,但是大抵能听懂。他们大多往来津轻外浜,从事交易。另外,日下、唐子所住之地,直接连着外国,他们的姿态活像夜叉,和人类的样子大不一样,他们以活人和鸟、兽、鱼为食,不知五谷农耕之业,即便多番传译,也搞不懂他们的语言。”
3 C* o+ b9 N6 k+ D% y% `; k
- }7 A& X- v) R+ K7 m/ o8 M/ A/ s: O; K' t, G

6 y3 ?# i3 S  v- N: E  H! i* e唐子、日下集团
  p: @) ]( X& H* v% l& L
# I  H% [% J% ?1 o+ c9 Z2 b以上便是十四世纪中叶在京都幕府官吏眼中的当时夷岛的景象。首先,エゾ大体分为渡党和唐子、日下三个集团。渡党居住在北海道道南一带,所谓唐子,从名称来看离中国较近,可以认为是指居住在道央,以及道北日本海一侧的人们。日下(日ノ本)是指太阳所升之地,东边的极地,从这语义看,应该指剩下住在道东一带的人们。9 \( t" x; H: `, R, t" H$ ?/ n# K5 b

" w  c3 Z( ?# B4 n6 F0 g% s$ f* E这三个集团中,绘词一方面作了渡党大概是因为经常来往外浜交易的缘故,语言大抵能够交流,类似和国之人的记载,一方面特别强调他们的多毛。至于唐子和日下集团,不仅说他们言语不通,不懂农业,还说他们吃人肉,不类人形,完全当做“异人”处理。若和《平家物语》和《源平盛衰记》关于西境鬼界岛的记载比较,相通点正是很多的。可见时人对于和渡党的情况不一样,直接交涉很少的人类集团,就强加于“异国人”就该是这样的观念,于是便有了这样的描写内容。
2 z/ v2 l3 k. s# U+ U
' z4 _# R* [: ^, L" R" p5 {* A* x0 q6 ^- {! P

! i7 s$ O: T3 y& M  ~% P渡党集团/ ~8 Z: P" @" ~" Y, |, f  E& h$ h

4 o( G2 T% U$ o6 r% E) E) [3 K但是,关于“渡党”,文章又作了以下的描述:: J, _& c% b5 i
“他们在战场上,有力的人身穿甲胄,手持弓矢在前列阵,女人则在后面手持木头削成的币束(注释:日本神官、巫女手持的拂尘状物)一样的东西朝天呼喊念咒,男女进山都不骑马,行动非常便捷,宛如飞鸟走兽。箭头上涂了毒药,只是一碰皮肤人便会死。”
, a# t( E2 M/ Z' K: u3 k0 T  Q# [5 |' y+ ]
在镰仓后期,日本人确实在エゾ变乱中与其交战过,这些叙述是相当可信的,也和日后阿伊努人使用毒箭完全一致。关于女人在战阵后方手拿木制币束,朝天呼喊这一点,在阿依努社会中也能看到人们手拿主要作为神人之间的媒介物而使用的inau(一种阿依努祭器),朝神祈祷战胜的景象。
$ C7 `& z# e, Q( M% B0 F: C$ E
至于男女不骑马进山,活动敏捷这一部分,作为当时的エゾ不用马的证据,以往经常作为问题而论争。不过如果把理解这句话的重点放在他们进山之时行动敏捷的话,也不能把这个记载当成当时的阿依努社会完全没有作为家畜的马的证据的。
! N& |2 T2 y- A5 S9 l, A0 f) H$ J2 ]; ]$ r  l* ~' w# c
相比和唐子、日下两个集团的叙述,诹访大明神绘词关于渡党的部分明显地富有具体性,我们从这里也可以看到隔着作为境界线的外浜,和人和渡党已经有了密切的交流和交易活动,有时还展开了对立局面的情况。
, D# ]2 p  M& x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10 银子 +100 收起 理由
泰明 + 10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7 03: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南界和北界很有趣。测量纬度是很容易的,明明鬼界岛比土佐更南,津轻外浜比佐渡岛远远更北么。我看这个东西南北,恐怕应该理解为西南界鬼界岛,东北界津轻外浜,日本海界佐渡岛,太平洋界土佐才比较合理。
- l2 E- B* D7 n
, K) I% C2 D2 j8 m另外关于外浜,文中写是陆奥湾的西岸一带,总觉得别扭,陆奥湾的西岸是津轻半岛,既然是东界,为什么不是陆奥湾东岸的下北半岛?还是这个东/西岸的表达在翻译中出现了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30 13: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邢聚昭 于 2012-4-30 13:50 编辑
0 F8 T5 W7 p0 w* e8 t: D  W" J4 ~$ d5 q
回复 小木长风 的帖子/ G1 I. l4 y( U% E4 Y

8 S7 Z( T3 F+ b7 k1 e+ B4 d找张养老年间的图来蒙事。: h8 a. q$ G, L$ p' M8 |
如图可见,下北半岛在较长时间内一直都是“虾夷地”。而津轻早就归朝廷所有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日史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7 15: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邢聚昭 发表于 2012-4-30 13:43 & B1 C' \& H1 m
回复 小木长风 的帖子7 c4 {% ?7 m7 A. H! O# _

: N& F7 @# L* l$ r6 c找张养老年间的图来蒙事。
- U, K- [; ^& ?
你搞笑啊,拿张明显是明治以后绘制的玩意,能说明神马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13: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邢聚昭 于 2012-5-21 13:32 编辑
0 s5 i* j6 ^& `
立花统英 发表于 2012-5-17 15:36 ' T: c6 y+ T8 ]/ \, q  J5 x
你搞笑啊,拿张明显是明治以后绘制的玩意,能说明神马问题。

) W$ ]( V' C8 e4 u- u0 L! q; ?! Q# T: X( _$ A# K. s
你翻译的是战后历史学家的作品,我引用的是一百多年前明治时候的地图册。
- e: F5 m) _: F$ Z4 W0 ^/ S4 a7 f* S/ V9 T) d! E

0 Z7 d5 I$ X( _7 n  k2 s+ y  P很显然我的引用可以说明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02: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立花统英 于 2012-5-22 12:51 编辑
% e9 n# L0 |! e! X1 h2 N& H* J$ D
这出羽国刚建立的时候不过是庄内地域加上陆奥划过来的最上、赐置两个郡,到圣武朝的733年才把国府挪到今天秋田市这里。这张图居然元正朝的时候就把国域划到今天的青森那里了(就算是后来,津轻地方也一直是北陆奥的地盘好不好),把这种乱七八糟的地图拿来当证据,你想说明什么?! U6 W- x4 e5 S! \
5 @2 Z; x1 R' ~( r$ f
另外北海道这个槽我就不吐了,就凭阿倍比罗夫的一次真相不明的武装游行,就画到国境范围里了。这真的是只有皇国史观当道的战前日本才能做的出来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0-2-21 09:30 , Processed in 0.079784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