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135|回复: 1

[译文转帖]刀剑的社会性与精神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8 08: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注册了号,转个别人翻译的关于日本刀文化内涵的文章,感觉顶有意思的,算是一点贡献,不足之处请多指教。

刀剑的社会性与精神性

1.前言
在这里要谈的是以中世这个时代为中心的日本刀的武器以外一面的内容。
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刀剑这种武器总是具有着特殊的社会性和精神性。在日本,日本刀就是武士之魂、日本人之魂的这种看法也是一直深入人心。刀剑在日本是非常特殊的存在,也是一种重要的象征。那么,在中世时候的刀剑又是占据着一个怎样的位置呢?就让我们来看看真相吧。

2.刀剑所具有的力量

2-1.神圣的刀剑
刀剑在欧洲也被视为十分神圣之物,据说英语中的sword(剑)的语源就是来自于swear(起誓)。作为捍卫誓言的对象,剑自古以来就一直被使用(在基督教以前的风俗中,并不将剑作为十字架的象征)。而在双方发生正邪之争时,也有神喻判定由剑来作战。(注1)
刀具的历史非常久远,其存在可以追溯到前铁器时代。广义分类的话,石器时代用石头磨制而成的短刀也可以被认为是刀剑。对人类的进化和生存来说最为重要的道具就是刀具了。
不过,作为兵器来使用的刀剑则是要到青铜器时代了,而这些金属制的刀剑才是人类最早只为杀人而挥舞的存在。
说起来,那些冶制金属的工匠,无论在东西方都是具有非常特殊的社会性。特别是铁这种魔法般的物质,被认为是具有辟邪的效果。用神圣的火焰从矿石中提炼出铁和其他金属并制作成形,在中世的欧洲铁匠因此总是被视作一种带有神秘性质的可怕对象,简直给人以一种魔法师的感觉(注2)。在日本,刀匠也是被认为具有神职的一面。
不过,铁器(以下都包括其他金属器)中又属刀剑被特别地注入了信仰。同样是铁器,农耕具与刀剑就要差得多了。
而在同样的铁制武器中,刀剑在精神层面也是最为突出的。除去属于魔法信仰心减退时期的武器火枪,对于那些精通于“弓马之道”“一本枪”等各种武艺的人们来说,其他的武器也没有刀剑来得重要。寺院佛阁等处所供奉的武器也多是甲胄和刀剑。
之所以会这样想,就是因为如前所述的那样,刀剑正是为了杀人而被制造出来的道具。弓矢、枪、火枪等武器可以被运用于狩猎等劳作,而刀剑则不同。虽然也有被使用于狩猎的长刀,但那已经失去了刀剑固有的特性。
而且,刀剑的金属部分的比率比较高的这一点也是原因之一也未可知。
还有一点原因是,没有比刀剑更为贴身之物了。由于是贴身的武器,也就产生了显示身份标识的意义。详细内容会在后面提到,这不仅在精神层面、社会层面上是被认为是非常重要,而且也是被看得非常神圣的理由。最后一点就是,刀剑是手头挥动的武器,可以说是注入了使用者的灵魂,是力量的象征。因此,在心理学上也会把刀剑视作男性生殖器的象征,这也许也是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也有人为的因素造成抬高刀剑身价的情况。
室町时代的时候盛行赠送刀剑,有时也会将其作为褒奖,在分封土地不足的时候奖励功勋。在这种时候,受赠的一方就会把刀剑视作是非常重要之物(或者说是不得不这么做)。另一方面,赠与方也会将赠品附加上价值和权威,于是便需要有一个基准。就这样,鉴定刀剑的专家开始兴起,给刀剑加上了品牌价值。(注3)
这种现象并不仅限于刀剑,其他像茶具之类的东西也是如此。刀剑作为商品出现在流通市场上,对于将其视为神圣之物的方面而言有着负面的影响,但重视刀剑的热潮仍旧存在。
说起来,原本供奉这种行为的动机,除了祈愿和信仰外也有一种炫耀的意味在里面。但无论动机为何,供奉的东西都是高价之物。虽不如大铠等甲胄这般贵重,刀剑也还是属于高价值的东西(无论是实际价值还是附加价值)。供奉刀剑,倒也有着这么一个理由。
所以说,日本刀并不是一个特例,无论东西方世界都对刀剑特别看待、将其视为神圣之物。

2-2.王权的象征
刀剑不再是只有原有的作为武具的功能,同时也象征着权力——特别是王权(也成为显示身份的服饰的一部分,这将在后面提到)。
放眼欧洲,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亚瑟王传说中出现的圣剑了吧。故事说的是只要有谁能拔出尤瑟王刺入岩石中的圣剑的话,就能得到王位,而在谁都无法拔出剑来的时候,尤瑟王的儿子亚瑟却毫不费力地将其拔出并继承了王位。这并不是史实,也不是什么特别古老的传说,但却是一个让人对刀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故事。另外还有像在任命骑士的仪式上会用刀剑来触碰其肩膀的习惯。此外,在中世德意志的赫福德市,刽子手的行刑刀都会先放在监斩者的面前由其检查。这个行刑刀象征着国王的权威,这种检查的行为就是为了表示其正当性。(注4)
在日本象征王权的则是三种神器之一的草薙剑。另外,也有天皇赐节刀给准备征伐虾夷的征夷大将军或遣唐使的长官,证明其代行天皇之王权。
像这样刀剑象征权威、权力、王权的例子是非常多的。其理由应该是与前面所述的刀剑的神圣性相同,也就是象征着男性的力量。
不过,特别是在中世以后,刀剑象征王权的例子在日本越来越少。刀剑在精神性和社会性上确实是被重视的武器,但由于还有其他同样被重视的武具和物品,刀剑就不是唯一绝对的东西了。
作为一个家族象征的武具,甲胄更被看重(也许只是因为其价值更高吧)。在杖和棒等物象征着权力、王权的例子以外,却没有听到多少以刀剑来作为象征的例子。虽然也有作为家宝而存在的名刀,刀剑这种东西还有多少社会性的功能呢。
前面所提到过的节刀制度实际上也是从中国传来的(律令制)。古代的日本在一开始采用了许多中国式的律令制,但由于很多都与实际的国情不符,所以到了中世的时候基本都消失或改变了。刀剑的社会性大概也是同样如此吧。也就是说,从日本古代到近代的这段时间来看,刀剑并没有成为权威的强烈象征。
虽如此,却也不能说刀剑就完全没有权威和社会性了。以刀剑来辨识身份的情况还是存在的。只是区别身份所要用到的东西并不是只有刀剑,刀剑所能显示的身份也只有“带刀=武士”这么一个单纯的内容而已。这部分内容将在下面讲到。

注1:《中世之窗》阿部谨也著,朝日新闻社,1981年,参考《石与铁——咒术的世界》。
注2:同上。
注3:参考《新版日本刀讲座》第八卷p.408。
注4:《复兴的中世欧洲》阿部谨也著,日本エディタースクール出版部,1987年,参考p.246。

3.身份的标识
如同前面所述的那样,日本刀剑的主要功能就是作为显示身份的标识而属于服饰的一部分,那么,具体又是怎样的呢。在这里从作为身份标识基础的仪仗刀剑来入手,来了解下一般社会中的带刀情况吧。

3-1.仪仗刀剑(朝廷和幕府的仪仗)
通常用于实战的武器叫作兵仗,而在仪式上所使用的武器叫作仪仗。在日本同时存在着作为兵仗和仪仗的刀剑,其中关于仪仗刀剑则有着几个规定。
不同的集团会有不同的礼仪方式,这是由一个家族或集团的地位所决定的。另外,在各个集团有着各自的规定的同时,也还有一个共同的规定。日本最初的体系是由大宝律令来确立的,而现存最古老的则是养老律令。之后,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产生了各种变化,但还是在平安的藤原时代作为古典制度研究被总结了起来。到了中世以后,以这种古典制度为基础,又制定了各种规定。
在这些律令和古典制度所制定的共同规定中,当然也包括刀剑的内容。在正式场合下,基本只允许武官和中务省的官员带刀,其他的官员则是只有在得到敕许的情况下才能带刀。并且,根据时间和场合的不同,什么样的官位官职可以佩带哪种刀剑的装具、太刀的带和鞘等都是有规定的。光看一个官员所佩带的刀,就能判断出他的官位和官职来。
在仪仗所使用的刀剑中也有就直接使用兵仗的简朴之物的这种情况下,同时也会使用饰大刀或作为代用品的细大刀这种唐刀来作为仪仗专用的刀剑,而这些刀剑都会被添加上极为高价的外装。佩带这种刀剑,并不意味着官位高,而是显示其财力。
像这样,仪仗刀剑对于是否能够佩带其的人们来说,也是一种具有产生优越感和劣等感的阶级制度机能的物品吧。
进入到中世后,随着律令制度的崩坏,古典制度也被扰乱,在应仁之乱以后的混乱中彻底崩溃。至于复古运动的产生则是要到丰臣政权成立以后的事了,江户时代的17世纪末到18世纪这段时期也能看到这种复古。(注1)
武家在与朝廷交流的正式场合时会按照自己的官位官职来沿用以前的制度,而在武家自己的正式场合中则以武家的固有制度来行事。
武家的固有制度是由各幕府来制定的,但不知其详。这并不在此文的主题范围之内,于是略过。(注2)
在这里,作为古典制度和武家制度不同的例子,我们就以近世的江户幕府为例吧。在这个时代里会按照古典制度采用特别的礼服和略服,而幕府则规定了大礼服和登城时所穿的通常服装。在穿着特别礼服时官位在五位以上的带“饰剑”、五位带“卫府太刀”(毛拔型带装饰的太刀),穿略服时公家带“卫府太刀”、武家带“糸卷太刀”。这种带刀规则在穿着大礼服和通常服时也是具有的,此处略过。(注3)

注1:《古典制度图典——服装与古制》,参考p.9。
注2:《新版日本刀讲座》的八卷p.406上,有关室町幕府的武家固有制度在《御供古实》中有介绍:“小者には打刀を、太刀は黒作太刀を佩用するべし”。基本上来说黑作太刀是六位以下身份的人所佩带的太刀。
注3:《日本刀全集》六卷,参考p.104。

3-2.平民的刀剑
前面讲了官员和武士的仪仗,不过基本都是在朝廷和幕府的正式场合下所规定的内容,并没有谈到私底下的刀剑情况和平民与刀剑的关系。
那么,这里就来看看在普通生活中的刀剑,主要以武士与其他人作对比来认识下吧。

百姓的带刀
也许大家不太清楚的是,中世时期的百姓(普通身份,并不等于农民)只要是成人,无论是谁都会带刀,这与确立了严格身份制度的江户时代禁止带刀的情况是不同的。当然,这里所说的带刀并不是指那些柴刀、小刀等生活用品,而是腰刀、打刀之类的武具。
在以自救为主旋律的中世时期,在没有达到能够用自己的武力保护自己、并成为生活共同体的战力前,是不能被称之为安身立命的。因此男子在成人后都会带刀。
小孩在十五岁前后进行成人仪式,改称成人的名字,不再穿带扣的服装而改穿结带的式样,如此成为生活集团的成员。此时的男子会由有力者或领主、代官(庄官)担任其“乌帽子亲”而被授予“乌帽子”(注4)。到了十五世纪的时候,乌帽子亲授予的东西从“乌帽子”变为了“刀”。成人仪式也被称为“刀指之祝”,去掉衣服上的纽扣而使用结带,并佩带上“刀”。(注5)

太刀的佩带
一般的带刀情况已经说过了,不过那些只是带一般的“刀”。至于“太刀”的情况则要更为慎重地对待。
读过有关带刀的书籍就会了解到,太刀之允许由身份高的人佩带,身份低的人只能是用“腰刀”来代替,而将其加长加大的产物就是“打刀”,这种论调是非常多的。确实,在描绘中世前期的画卷中,日常很少有人佩带太刀,只有一些看上去应该是武士的人才会佩带。他们在佩带太刀的同时,也会在腰间插着腰刀作为胁差。这种太刀与腰刀的组合,联系到后来的两把打刀的组合,可以说佩带太刀就是区分武士、武官与百姓的身份标识了吧。
但也不是没有疑问。
比方说同样是武士,也是有人佩带太刀而有人不佩带的情况。这真的是能够明确地分辨身份差别之物么。

再看描述镰仓时代末期的《春日权现验记绘》和《松崎天神缘起》中对于武装集团的描绘,骑着马身着大铠的人当然是佩带着太刀,但那些徒步且无头盔的人和僧兵中也出现了佩带太刀的家伙,自然也有没有佩带太刀之人。这其中的差别到底在哪儿呢?
  
虽然打刀开始普及、太刀也越来越仪仗化,但太刀作为原有制度中的主要武具的地位仍在,其商品价值也要高于打刀。相对于室町时代供奉给“峰之药师”的打刀几乎全都是量产货,太刀则没有这种情况。
看来,佩带“太刀”与一般的“刀”还是有着相当的等级差别的啊。


身份与带刀(二本差)
关于达到一定条件的百姓带刀的情况在前面已经讲过了,而其带刀的内容也会因身份的差别而有所不同。
之前已经说过在日常生活中一般是不会采用太刀和腰刀的组合的(姑且不论战场的情况)。那恐怕是武装集团的一个标识了。
也许是受到了这种潮流的影响,到了战国时代后半期就开始流行打刀的二本差了。这种二本差并不是谁都可以佩带的,而是仅限于地方上有一定地位的人(注5)。
原本,二本差应该是武家奉公人的身份标识。他们虽然是奉公于武家,但也不是无论何时都陪伴在主人的身边。他们的主人为了减少支付给奉公人的薪水而会去雇临时工,所以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实际上是作为预备役,平常则是以百姓、商人、工匠等兼职来过活的,也就是所谓的兼职武士。在他们这些兼职武士当中,也有如同近世萨摩的城下士与乡士这样的区别,受着与“常任奉公人”(常务武士)不同的“下级奉公人”(半士半农的武士)的差别对待。在与百姓们没有多大区别的生活环境中,他们这些武家奉公人就是以二本差来显示其地位。(注6)
另外还有没有出仕、并非奉公人的武士。这些被称为地头武士的人们与百姓在一起生活。对他们来说,身份的标识也是十分必要的吧。
就这样,在一般社会中,战国时代以后的二本差也就成为了通俗之物。
可是另一方面,路易斯•弗洛伊斯在《日本史》中记载道,从每个农民开始,所有的日本人都带着大刀和小刀。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只有武士被允许带二本差的规定是在江户幕府的时候出台的,而且是要到天和二年(1682年)的时候(注7)。其他的人只被允许佩带一把一尺八寸胁差(注8)。也就是说,在此以前二本差与身份高低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这里是一种推测:二本差并不是普遍存在的。
佩带二本差的是武士和武家奉公人,以及村子里的地头武士们,再加上村长、庄屋众这样等级的人。在《洛中洛外图•舟木本》中,在町中佩带二本差的也基本是武士一类人。
恐怕幕府出台这项规定的对象,只是那些没有出仕而到处流动的浪人吧。丰臣政权的时候则是采用所谓的“浪人停止令”,也就是临时雇佣那些奔走于各个战场以此来养活自己的武士并定下规矩。这个政策就是给出两个选择:要么成为被武家束缚的奉公人,要么成为被土地束缚的农民。不属于这两者的中间层,在秩序社会中是不被需要的。这种政策被江户幕府继承了下来,天和二年的规定抑或是在此政策的发展中出现的吧。
所以说二本差果然不是百姓之物啊。


身份与带刀(有条件带刀者与没条件带刀者)
如前所述,有条件的百姓人人带刀。但要是没有这种条件的百姓又是如何呢?
就算是住在同一个村子里的百姓,在近代以前其身份的差别也是有显著不同的。在村子里有可以参加和不可参加评定的家族,也有可参加和不可参加祭礼的家族。另外,还有本家与分家、以及其他方面的地位差别。
在同一个家族中,家主和长男的地位与其他成员也是不同的,可以说就是相当于奉公人与仆人、下人之间的关系。
有条件的百姓可以在腰间带刀,属于“刀差”的阶层,而无法带刀的则在腰间插着镰刀,被称为“镰差”阶层(注9)。
虽然不清楚他们在村子里到底是什么程度的身份,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带刀这一点倒是可以可见一斑。

注4:女子在成仪式(室町时代为九岁)上会将牙齿涂黑。在那个时候,监护人会成为与“乌帽子亲”一样的 “铁浆亲”。这种风俗(乌帽子和涂黑齿已经被废除了)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注5:《战国村庄之行》,参考p.101、150。
注6:《杂兵们的战场》,参考p.206。
注7:《新版日本刀讲座》八卷p.444。摘自西博尔德的《日本交通贸易史》。
此页上所记的“元和二年”应为“天和二年”。
注8:《战国村庄之行》,参考p.104。
注9:《同上》,参考p.101。


4.最后
此文着眼于中世日本的刀剑的社会性与精神性。
许多日本人对刀剑抱有非同一般的感情,而有人也认为在刀剑中寄宿着神圣而不可思议的灵力。日本刀与其他国家的刀剑又有所不同,人们对其的感觉也是更为特殊,刀剑是武士之魂、日本人之魂的说法也是不绝于耳。战前战后关于日本刀的书籍也是数不胜数。
不过到底是不是这样呢?光是看近代结束的这个时期,确实可以说日本人对刀剑抱有着特殊的感情。坦白说这在近现代人当中是非常异常的一种情况。
可是回顾日本的历史,日本人对于刀剑的感情就称不上是有多少特别了。各个国家也都有各自对刀剑的感情,刀剑也象征着王权和权威,或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存在,这在欧洲和大陆文化方面其实是更为明显。
相比以前越来越少地受到大陆影响的日本的刀剑是否还有显示王权和权威的功能呢?就算还剩下一些也就是作为身份标识了吧。完全称不上是唯一绝对的存在。
那么日本刀称得上是武士之魂么?很遗憾这种说法并不准确。佩带刀剑的并不只是武士,就算是太刀,也不是只有武家会使用。那么二本差呢?这倒可以说是武士的象征吧。至于说是灵魂嘛。。。若真是如此的话,该是多么寂寞空虚的灵魂啊。
那么,日本刀可谓是日本人之魂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些没有带刀者不就成了无魂之人了么=。=当然不是啦。
那么刀剑到底是什么呢?可认为是男性的象征吧:
是男性力量的象征和代言者;是身处社会集团中的男性被承认的象征;是显示身份地位的象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8 10: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这篇倒是可以跟江户川的那篇换一下,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19-11-20 05:31 , Processed in 0.068133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