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028|回复: 0

[翻译]关于中世史史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6 23: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自岩波日本史史料2中世·序章,是村井章介老师写的,介绍了关于中世史料的一些基本情况,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a+ x8 U/ U& K2 a7 A( Y
由于不是专业翻译,如果有什么错误之处,敬请指正,谢谢~, [/ p0 L; b: `8 M# E

0 `9 {% j) R! Q- x: T7 q* v                                                                       关于中世史史料
, X0 I) r* n# ]
, J6 P- n5 {: P) Q, ~- p$ o- n1 j  I
                                                                                                 村井章介! [' E, }# S0 ^+ b9 H3 R1 u% L

     一

本书依据现在关于时代区分的多数观点,将以庄园公领制和主从制的权力编成作为指标,院政期以后的时代视为中世。但是从文献史料的形态变化这一视角来看从古代到中世的过渡期的话,这个时期可以追溯到两百年之前的9世纪。

成为变化的基轴是六国史,也即是国家组织编纂的编年史,以公元887年的记事作为最后的记录而到此中断了;代替它的是开始大量出现的日记。

现在的日记研究,将太政官和藏人所(天皇的秘书局)的公性质的记录《外记日记》《殿上日记》等归为公日记;天皇以下的贵族们的个人记录归为私日记。但是前者到平安末期就已经废绝,现存十分稀少的数量;与之相对后者则在平安时代以来大量地保留了下来。而且记录下后者的目的是为了将朝廷中的行事或是仪式的步骤和做法正确地记下来并传给后世,也即是说私日记本身就有公的性格,绝不是私人的日记。

公日记与私日记的区别,不如说是记录日记的场所,与前者处于官厅相对,后者是在记主的家被记录下来。在这个意义上,官日记•家日记这样的名称比较合适。

平安时代以后的支配层的“家”绝不是完全的私有空间。9世纪以后,国家机构全体逐渐被替换为“家”的复合体,甚至在各种官厅,也是由特定的家系独占官厅长官的职位,通过这种方式,官厅逐渐变质为特定的“家”的所领。“家”的构成员为了子孙而留下记录,从这个目的来说,实际上也造成了把国家运营的必要情报传达给后世的结果。

在这种状况下,再进一步地,特定的家系成立了。多数的日记都用一种共通的名字来称呼。(西园寺家的《管见记》,高栋王流平氏的《平记》等),历代的当主留下著名日记的“日记之家”成立了。(叶室、吉田、甘露寺、万里小路、中御门、坊城等劝修寺流;高栋王流平氏、小野宫家、广桥家等)

12世纪末以武士阶级为基础而成立的幕府,拥有独自的记录组织,恐怕奉行人也记下了像《吾妻镜》的编纂材料那样的日记。但是镰仓时代的这种武家记录只不过在历史上留下了有限的痕迹,跟公家的日记无论在质还是量上都无法相比。进入中世后期之后,斋藤、蜷川、大馆氏等幕僚或者是上井觉兼、松平家忠等大名家臣的日记开始出现,向我们传达着那时幕府和地方社会的情报。

在中世,寺社是拥有独自的组织和逻辑,和公家、武家并立的存在。当然其内部也成立了独自的记录体系。神社中的奈良春日社、京都北野社、祇园社留下了有系统的日记。寺院中留下了特别是中世后期的《大乘院寺社杂事记》《荫凉轩日录》《多闻院日记》《天文日记》《鹿苑日录》等,记事的范围并不停留在寺院内部,对于了解当时的一般社会样貌也是贵重的史料。在神社和寺院的记录中值得注意的是,记录并不是个人而是作为组织被记录和保存的。在这种情况下,新记主要承担许多的续写工作。就像京都东寺的寺社集团所留下的“引付”传统一样,通过每年的选举,甚至也有记主发生交替的例子。

另外在中世后期,公家的日记中也有《看闻日记》《建内记》《实隆公记》和山科家历代日记等,在了解社会史上是优秀的史料,广泛的社会动向常常被记录下来。在天皇身边侍奉的女房所记的《御汤殿之上之日记》;作为山科家的家司而活动的地下人阶层大泽家留下的《山科家礼记》等,现在的中世史史料也有很强的多样化倾向。

国家运营的核心从“官”变成了“家”,这种动向无疑也会在文书的世界里反映出来。但是并不像从六国史到日记的转换那样急剧,而是残留着古代的遗制缓慢地进行。因此中世的公文书体系具有复数的基轴,错综复杂。

公式令所规定的古代国家的文书体系(公式样文书)是在对应非人格性机关得到基础上成立的。但是九世纪以后,藏人所的上级职员“职事”,开始围绕天皇或院、摄关处理政务。原本令所规定,繁杂的文书颁发手续中所使用的文书,开始具有了实质的机能。这种情况下成立的文书有宣旨、口宣案、官宣旨等。

顺便一说,能够担任“职事”的家格与日记之家有很大的重合,这就成为了王朝国家记录体系的核心集团。他们一边担任藏人或是太政官的事务官弁官,一边兼任摄关家的政所别当或家司、院或女院的院司。复数的“家”起到了国家机构中粘合剂的作用。

前述的官宣旨,又叫做“弁官下文”,以“左右弁官下某人”起首,明示了其中的命令系统或是管辖关系。国家的中枢开始变为王家、院、女院、摄关家等“家”的复合体,于是各家的内部家政机关成立了(藏人所、院厅、女院厅、摄关家政所等),对于家政机关管辖下的组织或是个人,也开始发给与官宣旨类似的下文样式的文书。

与上述公文书体系不同的是,从奈良时代以来被称做“状”或是“启”的私文书(简单地说就是个人之间的书信),这是无论哪个时代都存在的文书种类。平安时代的国家的公的领域被私人要素“家“所侵食,公文书的样式也受到了私文书的影响。领会主人之意的侍臣将此以书状的形式传达给对手,这样的场合中侍臣的作用叫做“奉者”,这样的文书样式叫做“奉书”。这种文书中,真正的发给者名字并不出现在文书表面上。根据接受双方的关系而规定文书样式的“书札礼”,也并不是依据真正的发给者而是依据奉者的官位而决定。在这样的奉书之中,主人在三位以上的时候,称做“御教书”;主人是天皇的时候,称做“纶旨”;皇太子或是亲王、内亲王的时候称做“令旨”;院的场合称做“院宣”;藤原氏长者的场合称做“长者宣”,都使用一些特殊的名称。

如上所述,平安时代成立的公文书体系叫做“公家样文书”。幕府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进入国家权力的新参之“家”,大致上也沿袭了公家样文书的样式,例如将军家政所下文或是执权、连署奉将军之意所颁发的关东御教书。现在的通说是将幕府以下武家所颁发的文书总称做“武家样文书”,下文或是御教书在公家样或是武家样都有出现,作为独自的样式和体系来说武家文书还有不彻底的地方。不论公武,将宣旨•下文系统称做“下文样”,将奉书系统称做“书札样”,最近这样的学说十分流行。

幕府在中世国家中,在实力上成长到足以凌驾于公家之上时,就开始开发“公家样文书”框架中未曾有的文书样式。其代表就是处于下文与奉书中间形态的“下知状”。下知状与其说是给与被直接进行人格支配的人,不如说是给予行政与统治的对象,特别是裁判的判决文(裁许状)或关所通行许可证(过书)经常使用。

除此之外,在以主从制原理为权力根干的武家社会,关于主从结合、战争•军役等相关的安堵状•宛行状•着到状•军忠状•覆勘状•加冠状•一字书出等文书样式从镰仓时代到战国时代得到了发展。守护及其麾下的武士们,关于土地支配拥有强制力的裁决,要求实现下地遵行,与之相关的施行状、遵行状、打渡状、请文也多数保留了下来。

文书的世界中也能够看到独特的寺社势力,每个大寺社都有固定的职名或组织存在,这种多样性在文书样式里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反映。由于大寺社在中世国家中具有独特的宗教性作用,过半的寺社文书都是与祈祷、法会、神事、传法、葬礼等活动执行相关。

另一方面,为了实现寺社的机能,作为财源的庄园所有必须得到保证,这一点与世俗的大土地所有者没有太大差异。不如说寺社才是中世具有代表性的大土地所有者,中世基本的大土地所有制度——庄园的史料,实际上多数都是寺社(特别是寺院)所流传的文书。

庄园文书的特征是通过土地所有实现对人民的支配。庄官、名主等役职,其实体不过是对于土地及其果实——“得分”的收益权利。在进行授受时,补任状、宛行状、安堵状、请文等文书经常被使用到。与庄园支配相关的账簿基本上是土地台账,明记了土地的所在地、面积、收取物等,但是与人相关的庄园的全住民数等基本的数据甚至都不能获得。另外,从领主到胁百姓等各阶层,围绕土地权利在庄园内外的相论文书也十分丰富,由此中世社会的栩栩如生的姿态被刻画出来。

中世后期,随着幕府、朝廷等中央权力的求心力的衰弱、公权力的承担者在下层的社会中普及,以前不过是文书或记录中的客体,现在作为主体开始出现。例如被称做“惣”的村落共同体,拥有惣有财产,“惣”在统制外部与纷争的内部中,为了保障权利的文书在此之中流传下来。或者是被叫做“党”的在地武士联合,因为共通的利害而横向结合,成为了法定立的主体,产生了独特的文书样式。中世后期,在这样的各阶层内部产生了横向的政治结合点,结合的根本原理是“一味同心”,即是说超越个别的利害而集合的人开始将心放在一处,这样产生的共同性简单地用语言表示就是“一揆”。

中世末期,自律性、排他性地支配一国或是数国规模“领国”的“王”登场了,即是战国大名。战国大名中既有像毛利、伊达、龙造寺这样,从一揆一员出发,克服相互对等性而成为盟主的类型;也有岛津、今川、武田等,从守护大名转型战国大名的类型。前者自是不用说,后者也是面临着家臣团的一揆结合。他们以血族的争斗为代价,将一揆结合解体,实现了向战国大名的转变和自我变革。

在这样一揆解体的过程中,战国大名将达成的成果纳为己有。在国人一揆定立的法(一揆契状)中,也有“人返”(逃亡住民的相互返还)等,对一定领域内的民众表示关心的条款。在这延长线上,也能够给典型的战国大名“后北条氏”和“武田氏”的“民政”关系文书加以定位。在文书中将领国的人民总体“国民”作为支配对象,这在守护大名或是国人的发给文书中是没有的。覆盖这个新领域所诞生的文书样式就是“印判状”。

采取日记体裁的《吾妻镜》,是镰仓幕府所孕育的重要史料,但是不如说它是吸收了六国史的优点而产生的编年体史书。虽然是编撰物,但是随时插入作为叙述典据的文书或是法令,史料价值非常高。公家方也有类似的记录《百练抄》。但是两书都只不过记录到镰仓时代的前半期,以后这种系统,整个中世,不论公武都很难见到了。覆盖室町时代的史书《后鉴》,是江户幕府的书记官僚成岛家的编撰。

幕府所编撰的记录中,最有特色的恐怕就是法令集了。朝廷方的法令不过是以律令为准则,除了平安初期补完律令的法令(格式)之外(《延喜式》《类聚三代格》等),直到镰仓时代,为了法曹家的需要所编撰的参考书仍然不断面世(《法曹至要抄》《裁判至要抄》等)。也有好几次被称作“新制”的单行法令颁布,但是整合的法典却没有作成。

与之相对,镰仓幕府在北条氏执权之下,基于武家社会的原理、指向纷争裁定的裁判制度却意外地获得了发展。结晶成法典的就是1232年制定的《御成败式目》。这个法典对于镰仓•室町两幕府的追加法、战国大名的家法,甚至对于江户幕府的法令都有很大的影响。镰仓时代出于应时的政治需要将所编定的单行法令集成的书常以《新编追加》《新式目》等名字保留了下来。虽然在数量上有所不及,室町幕府的法也有《建武以来追加》等其他。另外,在室町幕府法中,将在室町殿御前进行的裁判判例集成的“引付”,也编撰了一类这样的书物。

许多战国大名为了实现对领国的统一支配也制定了法典。伊达氏的《尘芥集》、今川氏的《假名目录》、武田氏的《甲州法度之次第》、六角氏的《六角氏式目》等,总称为“战国家法”。可以说明示了作为领国主的“王”的性格。

公家与寺社有特色的记录中,公卿、藏人、弁官及住持、门迹、寺务、社务等整理人事为了方便一览的史料,有“补任”“次第”等一类。武家也有《镰仓年代记》《关东评定传》这种记录,但稍显贫乏。作为以人名为中心的记录,沿着血缘、家的继承、宗派或是艺的相传,是记录人与人相互关系的重要系图。这些不仅作为调查史料中出现的人名的重要道具,所付的注记中也有不少保留有重要的情报。

作为二次史料容易被疏忽的著述中,对于历史叙述的连贯性来说,也有不可舍弃的魅力。而《源氏物语》等小说这里就先不提及了。

《大镜》以后的镜物语以及《荣花物语》《五代帝王物语》等以宫廷为主题的历史物语,是了解当时宫廷社会的人间关系或作法、感受以及思考方法等不可或缺的史料。《愚管抄》《神皇正统记》《善邻国宝记》等史书是以一定的历史观进行的统一叙述,通过当时代的知识分子的视线,能够迫近那个时代的特质。从《将门记》开始,以《平家物语》《太平记》为顶峰,室町•战国时代大量诞生的军记物,是了解合战之前的政治过程与合战的经过,同时也是讨论武士社会的习惯和伦理、价值观的材料。从《日本灵异记》开始,《今昔物语集》《宇治拾遗物语》《沙石集》《古事谈》《古今著闻集》等许多说话集,虽然是本着印证佛教因果报应的证据的意识收集了许多小故事,但是描绘了许多文书或是记录中都没有见到的中世社会的日常生活,近年得到了特别重视。作为和军记物、说话集一起的研究中世地方社会的史料也是不可或缺的。

以上所述的编撰物、补任、系图、著述等使用时,当然需要谨慎地推敲,可以说开拓对于其的批判方法自身也是从今以后的历史学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课题。

以上,概观了中世的主要文献史料日记、文书、记录,当然并没有网罗所有种类的史料。只要下功夫的话,从和歌、连歌、遥曲、御伽草纸、幸若舞曲、五山文学等文艺作品中也能引出丰富的史实。《华顶要略》《醍醐寺新要录》《东宝记》《宫寺缘事抄》等,寺社的编撰记录中,大部分也都是信赖度高的史料。另外,对外关系史或是比较史的研究,研读中国、朝鲜、琉球或是欧洲成立的史料也是不可缺少的。其他应该提到的史料还有很多,此处限于篇幅不得不将之略去。

评分

参与人数 1知行 +10 银子 +100 收起 理由
泰明 + 10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19-9-23 04:36 , Processed in 0.072969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