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63|回复: 1

美浓斋藤氏的盛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6 21: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斋藤氏的繁荣/ {; I+ w1 n" I3 ]* G
斋藤氏出自于藤原氏鱼名流。承久之乱时,美浓目代斋藤带刀左卫门亲来站在院方而奋战,但最终败北而从史料上消失。但此后其子孙在美浓国本地化,广泛分布于美浓国内。十五世纪初,美浓国内的皇室庄园的代官中有过斋藤氏的名字记录。此外,应永二十六年(1419)十二月,醍醐寺三宝院门迹领帷庄的遵行状中,出现了斋藤越前入道祐具为守护代的记录(《醍醐寺文书》、《円觉寺文书》)。之后的斋藤氏作为守护代,其势力不断扩大。不久,与同为守护代的在西美浓保有一定势力的富岛氏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文安元年(1444)闰六月,斋藤氏在京都的土岐氏的屋敷暗杀了对手富岛氏,此后获得土岐氏支援的斋藤氏和获得近江六角氏支援的富岛氏之间的合战仍在继续,导致了美浓国内多年的混乱(《康富记》、《基恒日记》)。最终在本战中获胜的斋藤氏,逐渐在守护土岐氏的权威下发展着自己的势力。此时的美浓守护代斋藤越前入道宗円,在宝的元年(1449)遭到了富岛氏的报复,在京都近卫油小路被暗杀(《康富记》)。斋藤祐具和斋藤宗円并未直接出现过其实名,单以《江浓记》的记载来比定,祐具乃是斋藤越前守经永,宗円则是经永子利明。
' X9 \! e( p" v6 g: @0 ^继承遭遇不测的斋藤利明的位子的是斋藤利永(《草根集》)。文安六年(宝德元年,1449),斋藤利永向美浓可儿郡愚溪寺寄进了寺领(《愚溪寺文书》),且利永六韬三略、剑术奥义、诗词翰墨无所不精(《越州太守大功宗辅居士像》),乃是一位文武双全的高人。宽正元年(1460)五月二十七日,利永死。接到利永讣告的云泉太极评价利永“代替土岐氏治理美浓,民众感怀其德,清廉闻名于世”。此前,因守护土岐持益子持兼早死而引发的继位之争中,斋藤利永拥立一色义远子成赖成功,从而掌握了土岐氏美浓支配的实权。
2 h5 a8 c$ `6 U" h6 {如果说构筑斋藤氏基础的是斋藤利永,那使斋藤氏具有超越土岐氏的权力的则是斋藤持是院妙椿。妙椿的实名不详,当是先入佛门后,以利永之死为契机还俗后继承了斋藤家,其前半生的履历不详,有说法说他是利永之子(《浓飞两国通史》),也有说他是利永之弟(旧《岐阜市史》)。东沼周严的《寄善惠寺诗序》中有“宽正二年十二月某日,斋藤越前守有弟善惠寺,继承兄长担当国政”的记录,如此的话,妙椿是利永之弟的可能性较大(米原正义《战国武士与文艺研究》)。# K9 Q. h: |# y4 f! u' n$ v1 q4 F& s% }
美浓加茂郡善惠寺八百津町净土宗西山派的善惠寺保有宽正三年(1462)十一月付由石丸实光、西尾广教、长井秀弘等人连署的太年法印(妙椿)加判的《善惠寺细目乡纳帐写》等一系列的与妙椿有关的文书。妙椿于文明十二年(1480)二月在七十岁上死去(《大乘院寺社杂事记》、《长兴宿弥记》),在继承兄利永之位时妙椿五十四岁,之前一直在善惠寺出家为僧,这一连串时间符合善惠寺的一些记录的内容。1 e5 Y' h1 ~+ X5 Q+ l3 z( ~' l1 u* j
应仁文明之乱中,美浓守护土岐成赖在京十一年,而国内的具体事务则交给了斋藤妙椿。而妙椿也趁此大好机会打压国内的反对势力,强占诸庄园,培植自己的势力。虽然妙椿表面上为土岐氏这守护下的守护代,又是土岐氏的家臣,但史料上一般将土岐和持是院放在了同等位置上。而且斋藤氏乃是幕府奉公众的一员(《大乘院寺社杂事记》),从将军家的视角来看,土岐和斋藤乃是处于同一级别上的。妙椿则是充分发挥了上述两点的作用。% n, H4 t9 ?( g2 k$ K" {& n4 ~( X' a
应仁二年(1468)年夏,妙椿征集美浓国内的民夫,增强革手城的防御能力(《华顶要略》),另一方面,利用应仁之乱的混乱形势,谋求对外扩张。文明四年(1472)十月,斋藤妙椿率美浓十八郡之兵支援六角氏;次年率数万人马杀入伊势,支援伊势长野氏攻击梅津城;文明六年(1474)又率数千人马出兵越前。应仁之乱大致终结的文明十年(1478)十二月,妙椿为支援织田伊势守而出兵尾张,与受幕命而入尾张国的织田大和守敏定激战(《大乘院寺社杂事记》)。上述出兵均没有守护土岐氏的授意和参与。' H* Y3 F- ]7 r6 Y2 g
而且妙椿对邻国的军事行动不单纯是远征的意义,也表示其对占领地域的支配力。兴福寺门迹大乘院寻尊曾向妙椿请求保护或返还其寺领越前河口、坪江庄、近江丰浦庄等地,显现出了妙椿已在越前、近江等地具有实质的影响力。
+ ^/ }1 V2 w4 p' a% U, L5 l由此可见,斋藤妙椿不止在美浓国内,邻国的近江、越前、尾张、伊势等国均有其军事影响力的存在。对妙椿强大的实力所有顾忌的幕府,想借助天皇的权威来压制其发展,而与幕府对立的关东公方足利政知则想拉拢妙椿与幕府对抗,号称“东西军的胜负就看妙椿的意志了”,可见妙椿的地位有多么重要(《大乘院寺社杂事记》)。虽然他的势力扩展到多国,但他名义上仍只不过是土岐氏麾下的美浓守护代。在文明五年(1473)的将军足利义教的三十三回忌上,虽然其法要必须由幕府出面主持进行,但大乱中幕府及将军足利义视并无余财能够举办该活动,妙椿见此,便自掏腰包二百疋,在美浓国举办了盛大的法要(《大乘院寺社杂事记》)。应仁之乱结束后,足利义教子义视及其子义稙下向到美浓,受妙椿庇护,妙椿也趁此机会,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但文明十一年(1479)二月,妙椿突然在美浓可儿郡明智退隐,其背景大致是持续的用兵造成家臣不满。次年二月二十一日患肿物死去(《晴富宿弥记》)。其死讯立即传到京都,京中有了“对于天下是好事”(《后法兴院记》)、“世间从此安定了”(《长兴宿弥记》)等负面的声音,可见京中认为妙椿侵占了美浓国内中央贵族的庄园,是造成战乱的主谋之一。; r# Y* N* D: K# s! h/ X
但一直对妙椿强有力的权力抱有戒心的幕府,趁着妙椿之死的机会介入了斋藤氏的家督继承之事,并想削弱斋藤氏的实力。宽正元年(1460)在斋藤利永死时,其子带刀左卫门尉斋藤利藤未能继任,因此便在继位一事上与妙椿的养子斋藤右马丞利国对立。斋藤利藤与幕府的政所执事伊势氏保持紧密的联系,间接与幕府保持友好的关系,所以幕府是支持利藤的;而美浓守护土岐成赖则遵照妙椿的遗言,支持斋藤利国。利国此时已经是“集聚了相当的兵力,家臣非常之多”的状况,且因家中第一重臣石丸利光的大活跃,当年十一月,利国在继位之争中获胜,终于继承了斋藤宗家(《大乘院寺社杂事记》)。而斋藤利藤则逃往六角家,后受到幕府的庇护。长享•延德年间的将军亲征向美浓施压,最终作为守护代而复权,但实权仍掌握在利国手中。
" ~  Q& `6 t4 V. u; I
/ }& U) K1 d! \, q5 J" v0 n; a第二章           船田合战5 U" D* G9 n! P. R5 @% \! B+ Q' |
以应仁之乱为开端的战国乱世,使斋藤氏对美浓国内的支配力得到加强。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的情势也逐渐趋于安定。但明应四年(1495)在美浓国内爆发的船田合战,使美浓再次卷入了战乱的漩涡。
& O9 c8 [* c" z7 `8 @4 N+ F此战表面上是以守护土岐成赖的后继为导火索的,即土岐成赖相比嫡子土岐政房,还是想让末子元赖继承守护之位。但实际上深层原因还是斋藤氏内部的权力之争所引发的,也就是守护代斋藤利藤派与小守护代石丸利光联合,挑战斋藤利国(妙纯)的权威的过程。
" L7 c9 M( h2 u. N: y石丸氏据说是以尾张富田庄内石丸乡为苗字,后成为斋藤氏的家臣(《円觉寺文书》)。石丸利光父实光在宽正三年(1462)与长井秀弘、西尾广教共为斋藤总领家斋藤妙椿的家宰(《善惠寺文书》),借着妙椿的威势也培植自身的势力。在利国与利藤争权时,石丸利光为利国方的大将击败利藤军。后利藤借幕府的斡旋回到美浓并就任守护代,石丸利光也从利国方离反,反而与利藤通气,并从利藤处获得斋藤的苗字,改名斋藤丹波守利光(《山科家礼记》),掌握了小守护代的权力,与利国方对抗。, i* c0 J+ ^' e" U
记录船田合战过程的史料有《船田战记》,但它是合战发生约百年后,由大龙寺的僧人淳岩玄朴以《梅花无尽藏》等当时的史料及本地传说综合撰成的一部军记物语性质的史料,其史料价值无法完全保证,只能结合当时的史料来了解和分析合战的实际情况。明应三年(1494),斋藤(石丸)利光与斋藤利国的家宰西尾直教对立(《大乘院寺社杂事记》),当年冬天,斋藤利光可能会谋划暗杀斋藤利国的计划被西尾直教探知,直教立即报告利国,但利光则一口咬定这是直教的诬告,但利国并不认可。因此利光又上诉到了守护土岐成赖那里。成赖则认为这事是直教的诬陷,便将直教流放了(《大乘院寺社杂事记》)。而《梅花无尽藏》则记载为斋藤利光有对美浓十八郡纳入自己支配下的野心,利国则对利光举起了义兵。之后,利国、利光都意识到军事冲突不可避免,利国便加强了加纳城的防备,利光则派长子斋藤兵库助在船田以西的西方寺筑城,各自进行准备。
$ ~# _; W# y( E4 u% F随着两派的矛盾不断激化,夹在中间的守护土岐成赖两头为难,最终退出了革手城。以此为契机,明应四年(1495),利国军在革手城北的正法寺布阵,利光军则在正法寺内的北侧布阵,并开路搭桥,保持与船田城之间的联络。正法寺面积广大,两军在不远的区域内布阵,共设了二十二个橹台,还设置了监视所;伐倒了寺内的大树制成了栅,建设了土垒,并引入了荒田川的水构筑了水堀等等。双方都征集了大工、锻冶师等职人,将一座寺院改成了两军对垒的军事设施。0 R1 n7 Y- L5 K
斋藤利光弟斋藤典明先在革手城南筑城,并让家臣杉山氏在正法寺正东的市场布阵。与此相对,斋藤利国也派才回归本国的西尾直教率领马上武者二十八骑,杂兵两千人在加纳城西的安养寺布阵。相比拥立革手城的土岐政房的利国方,只求名分的利光方则先是劝诱斋藤利藤之孙、带刀左卫门利春,但不久利春病死,利光方又迎立利藤的幼子毘沙童。后土岐成赖子元赖也进入利光方的船田城,不仅是利光方士气大振,利光军还通过在正法寺东设栅,掘壕等手段,切断加纳城与革手城间的联络。9 y% A. C' F( U0 ?4 F5 @) E# }$ o1 W
至明应四年(1495)六月,正法寺内的两军终于开战。两军开始是以弓箭互相对射,后又互相放火,使革手城下的城镇化为焦土。紧接着利光军对加纳城发起攻击,但利国方长井秀弘开门杀出,最终利光军败北,死伤者五百余人,大将格的石丸利定战死。本在正法寺东侧的市场布阵的杉山氏看此情形,想进入正法寺与利光本队汇合,革手城兵用弓箭招呼,利光军又损失不少人马。利光军只能舍弃正法寺的本阵,逃归到船田城。经过此战,正法寺的佛殿、僧堂、库院、钟楼、甚至浴室等全部被破坏,只剩下了残垣断壁。7 c& }) Q1 I. [0 ^* t# i$ s
七月,利国军攻打利光方的大野郡西郡的古田氏,利光本想救援古田氏,结果两军在高春激战,利光军再次大败,利光子石丸正信、大将格的国枝氏、马场氏战死。而利国军看下战死者七十五人的首级,并用小木牌标注其名字,在船田城东北示众。城兵看到后发生动摇,利光也自觉守城无望,于七月六日在城内点起一把火后,带着土岐元赖、毘沙童等人逃往近江(《梅花无尽藏》)。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原本繁荣的革手城下化成一片灰烬。4 |2 E, N1 f' p6 i& G; J9 C" `
次年(1496)五月,趁斋藤利国出兵尾张攻击织田氏之机,斋藤利光以土岐元赖为大将,率领管领细川氏、近江六角氏及伊势北田氏的援军共计四千余人,从尾张津岛经竹鼻,向墨俣推进。斋藤利国遣斋藤利纲、斋藤利实及和田氏等将前往墨俣,外山氏、长山氏等将前往茜部,阻截利光军。但利光军仍然突破了防线,于五月十五日进入了土岐成赖隐居的城田山舍卫寺(《梅花无尽藏》)。利国也向邻国请求援军,并派斋藤利纲、利实等人转进木田、援军佐佐木正高进军伊吹山西侧的弥高山、浅井氏和三田氏等进军黑野的鹈饲庄,利国本队在佐良早田整顿部队后,于稻叶山顶点燃烽火,通知木田、鹈饲庄方面的友军,在渡过长良川后,在鹭山的东北布阵。接到烽火信号的木田、鹈饲方面的部队一同进至城田的西南,斋藤利纲和利实分别在鹭山和鹤山驻扎下来。在此,利国方的援军接连到达,尾张的织田与十郎兄弟于藤树市场、越前的朝仓贞景率军三千在雨水山布阵,俯瞰城田城(《梅花无尽藏》),利光所据守的城田城至此被完全包围,手下也开始有叛逃者出现(《大乘院寺社杂事记》)。鉴于此有力形式,斋藤利国主张采用持久战,而作为远征军的朝仓军则急于速战。五月二十七日,朝仓军攻击斋藤利光的居处小山城,从北侧突破利光军的防卫线,利国军也就势缩小包围圈,利光军完全成为了对方的囊中之物。之前六角高赖派出的援军佐佐木政高也被击破,而伊势北田氏的援军则被伊势长野氏所阻,无法进入美浓支援斋藤利光(《大乘院寺社杂事记》、《亲长卿记》、《实隆公记》、《后法兴院记》)。虽然土岐成赖被允许出城,但其子元赖在城内切腹,另有佐良木三郎、田原兵部少辅、石谷兵部少辅、本庄民部少辅、肥田判官、关伊贺守、伊藤藤左卫门、宇佐美丹波、富田左近尉等多人殉死,另有多人投降或被杀。至此,土岐成赖—斋藤利藤—斋藤利光及这一派系的武士们绝大部分都被清洗,不仅如此,土岐一族、土岐氏的奉行人及土岐氏的谱代家臣们也从此一蹶不振。此战不仅使斋藤利光灭亡、守护斋藤利藤派衰亡,更重要的是使长年支配美浓的守护土岐氏也随之没落。+ [5 m$ U  L. t: Z; j: ~

9 t# b, n; ^0 k- @  N第三章           斋藤氏的衰亡
, z* |3 J% H4 \# t( v- y在船田合战中获胜的斋藤利国,拥立被自己父亲妙椿一手养大的土岐政房,同时积极发展自己的势力,走上了战国大名化的道路。明应五年(1496)六月,朝廷下达女房奉书给斋藤利国,认可了美浓国内朝廷直辖领由斋藤利藤变成利国的交替(《亲长卿记》)。八月,持是院妙纯(斋藤利国,以下统称妙纯)被朝廷任命为大僧都,这是朝廷特殊的敕命(《实隆公记》)。在扫平了美浓国内的对立势力后,妙纯又向获取更高的权威迈进。
3 x; O" A  \* |" A2 E同年九月,斋藤妙纯趁着船田合战大胜之余威,出兵攻击当初支持斋藤利光的近江六角高赖,近江的京极高清也加入了妙纯一方。六角高赖逃入马渊城并笼城,打算与妙纯打持久战。妙纯趁机想扶植山内六角氏之子继承六角家督之位,将近江也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大乘院寺社杂事记》)。但由于六角军在山中打起了游击战,比睿山延历寺和伊势的北田政乡均出兵支援六角,以近江柿帷众为主的数万土民也蜂起对抗妙纯军。十二月三日,妙纯军在金刚寺向观音寺撤军的途中遭到土一揆袭击,妙纯、嫡子利亲及多名一族、家臣战死五十余人、自杀七十四人,大将格的只有斋藤利纲等七人侥幸生存(《后法兴院记》)。应仁之乱以来号称当时最强且能够左右中央政界的斋藤军,在以马借为主的土一揆前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以美浓为中心,掌控尾张、伊势、越前、近江多个地域的强大权力斋藤氏就此衰退;美浓国也出现了军政真空的状态,不仅国众们为了争夺国内主导权而纷争,邻国大名们也是虎视眈眈。0 j0 m5 _7 I( o& N, w; A) G
在船田合战中败北的守护土岐成赖于明应六年(1497)四月三日死去,六月十一日,其子土岐政房元服,并继承家督之位(《大乘院寺社杂事记》)。但实际上政房已不再有回复守护权力的实力了,只不过是国内外势力争夺美浓国内实权的大义名分罢了。
4 Q1 K( k7 F/ H! W* s( D! h: f) g妙纯战死后,斋藤总领家只剩下了当时因年幼而未参加近江征伐的妙纯子大黑丸。明应六年六月大黑丸元服,称斋藤又四郎,后取名斋藤利隆(《大乘院寺社杂事记》)。后又出家,于永正十六年(1519)以妙全的的署名发给华严寺禁制,之后除了在大永七年(1527)十月二日以妙全署名发给汾阳寺书状外,便再也不见其任何活动迹象,推测在大永七年左右其已开始了隐居的生活(《汾阳寺文书》),直至天文七年(1538)七月十日在六十四岁时死去(《别本仁岫录》)。9 |7 V, @) F7 I
在土岐、斋藤两氏衰退后,美浓国内的支配机构以谁为主导并不明确,永正年间(1504-1521)应属守护土岐氏的裁断权,基本由土岐氏的宿老众们合议决定。土岐氏的执政机构由长享年间(1487-1489)的守护—守护代体系变成了三奉行—守护代—小守护代的体系。其中三奉行是指大岛瑞信、斋藤基广和斋藤利为三人(《山科家礼记》)。
# n. b$ M2 ?, O* v! L2 `+ Q永正元年(1504)爆发的关于汾阳寺领石田乡的诉讼,在永正十五年(1518)斋藤宿老众斋藤利隆、斋藤右卫门尉和斋藤利良合议决定后,通过长井藤左卫门尉长弘下达裁断结果。可见在船田合战中获得大功,但又在近江远征中败死的长井越中守秀弘之子长弘的势力逐渐扩大(《汾阳寺文书》)。长井氏据推测是镰仓时代茜部庄地头长井氏的后裔。7 p+ b/ ^" t# g% u6 e3 [: F
但是,这种基于不稳定的均势的合议制自然也是不稳定的。永正十四年(1517)十二月,宿老之一的斋藤利良与守护土岐政房间因后继问题爆发了争斗,最终土岐氏败北(《宣胤卿记》),美浓国内再次陷入混乱。次年七月,土岐政房依靠之前逃亡尾张的守护代斋藤彦四郎的支援杀回美浓,再次与利良交战,双方有数百人战死(《东寺过去帐》),最终利良败北,带着土岐政房的嫡子二郎赖武逃到越前的从兄朝仓孝景处(《宣胤卿记》),十二月,幕府命托庇于朝仓氏的土岐赖武参洛(《室町幕府御内书案》),但朝仓氏未做回应。
* j  R6 I- h$ ^  f6 x1 L/ t' j) u永正十六年(1519)七月,土岐政房死去(《仁岫语录》),斋藤利良趁此机会,于同年九月下旬,率领以朝仓景高为总大将的三千朝仓军从越前杀回美浓(《东寺过去帐》),在九月的正木合战和十月的池户合战中取胜,最终使土岐赖武成功就任美浓守护(此处引自《岐阜市史》的说法。原文为利良在此战后消息全无,取而代之的是斋藤利茂的一系列禁制、安堵状等,利茂与利良的直接关系不明,推断为利藤的后人。此处原文与维基引《岐阜市史》的说法不同,从本文土岐赖武后来在幕府支援下就任美浓守护的结果来看,《岐阜市史》中斋藤利良的后续事迹及土岐赖武就任守护的结果较为合理——不懂战国注)。
' T+ \" q; J" E( j* _' `0 y至大永五年(1525),美浓国再次出现内乱,即《上杉家文书》所提到的“浓州错乱,土岐殿、斋藤等人一起逃入山中,为长井一族所占据”之事。大永五年八月至次年的瑞龙寺记录《瑞龙寺紫衣轮番时代牒写》中也提到了此事。即长井藤左卫门长弘及长井新左卫门尉拥立土岐赖芸,流放了守护土岐赖武、守护代斋藤利茂(或利隆?)等人。在此过程中,近江浅井氏支持长井方,而六角氏及朝仓氏支持赖武方,虽然后来赖武、利茂等人回到了美浓,但实权已被长井氏所掌握。最终,赖武于享禄三年(1530)再次逃到了越前。: w. Z$ m" w' `; ~4 b* y
大永六年(1526)六月十九日的《东大寺定使下国入用注文》中有长井新左卫门、长井长弘及友松轩三人向东大寺赠与油烟钱的记录,可知土岐氏的宿老之位已由斋藤氏转移到了长井氏。例如汾阳寺若宫修理田的裁决之事,长井长弘说本应由长井新左卫门报告,但因新左卫门出阵尾张,所以由我长弘代为决定这样的情况出现(《汾阳寺文书》)。8 d6 X1 @+ S+ {1 n6 \
另外,美浓著名的稻叶山城,代替之前因战争而受到严重破坏的革手城,成为新的经济中心,但究竟是谁在什么时候筑城还不是十分清楚。永正四年(1507)的《大井庄年贡算用状》(《东大寺文书》)中还表述革手城仍是美浓的国府,但到了永正六年(1509)闰八月四日付的斋藤利纲书状(《宝幢坊文书》)中所载为了福光御普请而从国内征集民夫;永正十三年(1513),京都祗园社在美浓深田、富永乡的代官用梅轩景从向土岐政房申诉所领之事而在福光逗留(《八坂神社文书》),综上考虑,永正六年以后,土岐政房的居城已从革手移到了福光。另一方面,稻叶山城在之前的大永五年的美浓内乱中,其城主究竟是谁并不明确,但有斋藤利隆曾在稻叶山城居住的史料记载(《仁岫语录》),因策推测随着守护土岐氏在福光筑城,守护代斋藤氏也随之筑稻叶山城。内乱中为长井氏所夺取,成为之后斋藤道三以其为居城的伏线。
1 d7 h3 D9 O$ N3 Q) R/ p$ t
6 b& N0 O- F* H8 s8 n" B第四章           斋藤道三
) I; n+ z( V7 B" X在盛行下克上的战国时代,整体情况并不清晰但最终上位的人也不少,其中最有典型代表性的就是斋藤道三。在《土岐累代记》、《土岐斋藤军记》等后世的军记物语中大致描述了道三的发家史。/ X  F! e  y$ o, w3 ?
道三原是山城国乙训郡西冈的松波基宗之子,京都日莲宗寺院妙觉寺的日善上人的弟子。那会他叫做法莲坊,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还俗后,他取名松波庄五郎,但并未继承本家,而是去了西冈的奈良屋去给别家当了婿养子,改名山崎屋庄五郎,成为一名灯油商人,每年前往美浓贩售灯油。后来庄五郎通过之前在妙觉寺的同僚、美浓常在寺的住持日护上人的推荐,得以接触到守护土岐氏家的掌权者长井藤左卫门长弘。长弘也极其认可庄五郎的才能,使其入继家臣西村家,又改名西村勘九郎,成为了长井家臣。长井长弘曾向土岐政赖(赖武)介绍勘九郎,但政赖看他的面相并非常人,是将来不定能做出什么大事的不可靠之人,是个并非君子应该亲近的人,因此不允许勘九郎再入城。勘九郎因此深恨政赖,便借机接近与政赖争权的政赖弟土岐赖芸,后又唆使赖芸追放政赖,夺取守护一职,自己将倾力帮助。之后土岐赖芸果然坐上了守护之位,作为赖芸心腹的勘九郎也趁机扩大势力,并与自己的恩人长井长弘对立,将其暗杀强夺了长井家督之位,再次改名长井新四郎政利,掌控了土岐家的实权。之后趁着守护代斋藤氏总领斋藤利长病死之机,又继承斋藤家,最终于天文十一年(1542)成功流放旧主土岐赖芸,成为美浓国主。
; K0 t3 }2 d% S0 t根据这些军记物语的描述,斋藤道三仅十多年就从一介油商成为了美浓国主,是下克上的代表人物。此外,也有军记物语说美浓的国盗是通过两代人完成的,相对信任度高些的《江浓记》则有如下记载:永正年间,守护代斋藤氏的重臣有长井藤左卫门和长井丰后守二人。这长井丰后守本是山城国西冈的浪人,仕于长井藤左卫门,因多次战功而获得长井丰后守之称谓,并成为斋藤氏家臣。不久因斋藤氏家督断绝,二人将斋藤氏的领地瓜分。后藤左卫门与丰后守不和,不久丰后守病死,其子山城守利政继位。利政最终击杀藤左卫门,并取用斋藤的苗字,掌握了美浓国一半的地盘后,入道号道三。
% {% Y/ T( t8 r% }9 `' Y8 c这两种说法,哪种相对接近实际的道三呢?
& C4 j* G6 t+ M在《岐阜县史》的编纂过程中,发现了一通有关斋藤道三履历的古文书。永禄三年(1560),支配南近江的大名六角承祯给六角氏重臣们一份书信,命他们阻止现任当主六角义治与道三子斋藤义龙之女的联姻。其中反对的理由之一就是名门六角家与斋藤家的家名并不匹配,似乎能通过一次史料来剥离一些包围在道三身上的谜团。这封信不仅在道三死后四年所写,且此时被道三流放的前守护土岐赖芸,正受到六角氏的庇护,因此可以说这封信内容的可信程度极高,其大致内容如下:“斋藤治部大辅义龙祖父新左卫门尉,从京都妙觉寺的和尚还俗后称西村,出仕于美浓守护土岐氏的家臣长井弥二郎,趁美浓动乱时,凭借其机智而崭露头角,并改姓长井氏。义龙父左近大夫道三,在杀死了长井氏的总领后,攫取了长井氏的领地,并以此上位,称斋藤氏。不仅如此,道三还使国主土岐赖芸的嫡子次郎成为自己的女婿,次郎早夭后又联结其弟八郎,将他安置在稻叶山城下的井口,不久就杀掉了八郎,后又毒杀了赖芸的其他子嗣,将美浓掌握在了手中”。由此可见,从京都妙觉寺还俗来到美浓,趁土岐家中之乱时使用重臣长井苗字而出世的并非道三,而是道三之父—长井新左卫门尉。( T. U0 i- @, g, G
斋藤道三使用长井新九郎规秀的名字在确证史料中出现的时间是在天文二年(1533)。当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规秀与长井藤左卫门尉景弘连署确认长泷寺的寺法,从其花押上来判断,也正是后来道三的花押样式(《长泷寺文书》)。
! l2 z1 l' Z) W% y前面提到的通过大永二年美浓内乱而掌握实权的长井越中守长弘于天文二年在六十八岁上病死(《仁岫语录》),长井总领家由藤左卫门尉景弘所继承。另一人长井新左卫门尉从此之后也未见其任何消息,估计也是在此时间点内死去,由长井规秀继承了其位置。据《实隆公记》所载,天文二年三月,长井丰后守患病。如该长井丰后守即是《江浓记》中的长井新左卫门尉的话,此年两父辈长井氏病亡,正与当年六月规秀、景弘连署的《龙德寺宛禁制写》中二人初次在一次史料中登场的时间相契合(《龙德寺文书》)。而在次年九月的《谷汲华严寺宛禁制》中只见到规秀一人的署名(《华严寺文书》),此后也再也未见到过长井景弘出现的史料,因此在两次文书的时间间隔内,道三(长井规秀)已消灭了长井宗家一系。
4 w( Y! o! M1 K. F天文四年(1535),长良川大泛滥,枝广和井口等地遭灾,被洪水冲走的达两万人,家屋损毁一万间(《严助往年记》)。之后,美浓国内又爆发战争(《天文日记》),瑞龙寺又被战火烧毁,文化人也都前往他国避难(《仁岫语录》)。同年,美浓守护土岐赖武出家,法名惠胤(《后奈良天皇宸记》)。六月,土岐赖芸主持了父政房十七年忌的法要(《仁岫语录》)。天文五年(1536)七月,朝廷认可了赖芸土岐守护的任官(《后奈良天皇宸记》)。从上述种种来看,天文四年至五年之间的美浓国内乱,长井规秀流放了守护土岐赖武,协助土岐赖芸就任美浓守护。. Z: g, U9 n- \; {( m3 n
长井规秀的这种行为遭到了斋藤宗雄等人的激烈反抗,土岐赖武背后的朝仓氏也趁机介入美浓,国内形势更加混乱。天文六年(1537)三月,长井规秀改名斋藤利政(《秋田藩采集文书》),继承了斋藤氏。但其与斋藤一族的抗争仍然持续,斋藤宗雄继续以朝仓氏为后盾,在揖斐郡和郡上郡北部活动。此外在土岐氏内部,守护代斋藤利茂、利贤,揖斐五郎光亲,鹫巢六郎光就等土岐一族仍保有一定的实力,斋藤利政距离完全掌控土岐氏的权力,还有很大的距离(《天文日记》)。
" b' r9 k9 D( P) r* X- `天文十二年,在大桑发生了激战(《仁岫语录》),此战虽被认为是斋藤利政流放守护土岐赖芸的关键一战,但却无其他史料可以佐证,另据《天文日记》的描述,天文十二年以后,土岐赖芸仍然保持原有地位。次年,斋藤利政遭遇了最大的危机。支援土岐赖武的越前朝仓氏和尾张的织田氏南北呼应,杀入美浓国。九月二十三日,两军约二万五千人一直杀到井口城下,利政则是将敌军引入城下附近,率精兵杀出,一举击破敌军,并追击织田败军至木曾川,溺死其两三千人(《德川黎明会文书》),织田信秀好不容易逃回(《东国纪行》)。虽然斋藤军获得大胜摆脱了危机,但井口城下被敌军攻入,特别是朝仓军放火,使城下蒙受了巨大损失(《朝仓宗滴话记》)。现存于美浓立政寺的天文十三年九月付织田与十郎宽近禁制也提到此地被侵略军蹂躏之事(《立政寺文书》)。/ m7 y7 x: H" G# @, ?
此战为土岐赖芸和斋藤利政共同对付有朝仓氏在背后支援的土岐二郎(赖武子?赖芸子?)(《古今消息集》),之后也是以土岐二郎为首的土岐一族及朝仓、织田两氏与土岐赖芸—斋藤利政的纷争。天文十六年(1547)夏,织田氏的蜂须贺等江南势力入侵关一带,土岐二郎杀入席田边(《实相院缘起》)。斋藤利政最终击溃了这些入侵,但后又与土岐二郎和睦,同意其回国,并招他为婿,想使国内安定。但二郎在同年十一月十七日二十四岁时病死(《仁岫宗寿•快川绍喜拈香•下火颂写》)。次年,为了对抗今川氏,尾张织田信秀也放弃了入侵美浓的念头,并与斋藤氏联姻,通过政略结婚达成同盟,暂时迎来了美浓的安定期。0 R3 P  g3 K9 v& F( h8 z2 B
天文十九年(1550)十月,室町幕府命令土岐氏办理美浓国的劳役事宜(《室町幕府御内书案》),至少可以确认直至此时,土岐赖芸仍在美浓国主的位置上,此外斋藤带刀左卫门利茂在天文十七年时仍是美浓的守护代(《天文日记》)。而且天文十九年斋藤利茂还下发了本国役人的通行证(《神宫文库所藏文书》)。因此虽然斋藤道三(约为天文十六年入道)此前已经掌握了美浓的实权,但传统的守护—守护代的这种支配方式仍在运作,土岐赖芸也并未被流放。
3 P, B, Q% q0 s- I至于斋藤道三流放土岐赖芸的时间点,目前被认为是天文二十一年(1552)。次年,木曾川、长良川爆发洪水,之后又因战乱,死亡了不少人。六月,邻国再次有敌军杀来(《天文日记》),此次的敌军却不是之前的朝仓氏,而是近江的六角氏。六角氏本与土岐赖芸是姻亲(土岐赖芸正室是六角定赖之女——不懂战国注),因此这次六角氏的来攻是支援土岐赖芸复位的。所以在流放了赖芸后,斋藤道三成为了美浓国之主。但在天文二十三年(1554)三月,道三突然隐退,将家督之位让给了子斋藤利尚(即义龙)。一般俗书的记载道三、义龙父子之争是义龙继承家督之位后,得知自己是土岐赖芸与其爱妾三芳野之子,便装病设计袭杀了道三两子后,又与父亲一战。但实际上这只是江户时代强调因果报应、劝善惩恶思潮下创造出来的,战国时代骨肉相争犹如家常便饭般,今川义元、上杉谦信、织田信长这些人都曾有过兄弟相争,武田信玄也是流放了老父,夺得家督之位的,一般主要还是靠自身实力和背景。因此道三的退隐及父子相争,也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解释的。# \. q" C* T9 r; J: g; |9 F/ `* H# `  t
正如前面所述,道三当权时代,除了上位手段并不光明外,国内遭灾,国外势力多次入侵,可谓内外交困,或许道三此次隐退,并非主动提出,乃是出自家臣团的压力,仿佛武田信虎统治失败一样。从家臣们的角度来看,道三并不是一个有效统治领内的家督,在民政上似乎也并没有什么能够改善民生的政策。
8 h+ v' v" H& d, ^不甘于被迫隐居的道三还想放手一搏,但被义龙占据了先机,被迫只能从像武田信虎那样被流放他国还是战死中选择一项,他选择了后者。道三起兵时响应他的只有两千余兵力,为义龙军的十分之一,是场没有悬念的战斗,美浓的武士们基本都站在了新统治者义龙一方。弘治二年(1556)四月的长良川之战中,义龙方的长井忠左卫门试图擒住道三,小真木源太赶来,一刀砍断道三的腿骨,又斩下了他的首级,而长井忠左卫门为了证明自己的功劳,割下了道三的鼻子。一代枭雄斋藤道三落下了这样的悲惨下场。
1 g% q1 c# `9 D$ e8 }8 Z# h7 A
: r- S  I. J1 ]/ X0 e, U1 x1 Q第五章           稻叶山城落城
! v1 j/ p. T* ]% [2 R" A: d. ~& G天文二十三年(1554)继承家督之位的斋藤义龙最初称新九郎利尚(《净安寺文书》),弘治元年(1555)十二月以范可的署名发布对美江寺的禁制(《美江寺文书》)。从斋藤道三隐退的原因考虑,义龙应最先解决的就是如何使国内安定,并对外宣传自己作为美浓国主的正统性地位。
, E7 o/ s% `, v/ K- k斋藤道三执政期间,未见有什么新政策,而义龙从永禄元年(1558)开始,发布了一系列为了巩固支配的政策。首先,确定了国内统治机构,即最高意志的决定机关的制度为宿老制。六月,在真桑七口井用水纷争的裁决状中,由桑原三河守直元、日根野备中守弘就、安东日向守守就、长井甲斐守卫安、日比野下野守清实和成吉新介尚光六人连署。次年十二月,禁止用网子捕捉立政寺门前水池的鹈鹕的制札也是六人连署(《立政寺文书》)。大概是吸收了土岐氏长年的官僚机构,并成功形成了以奉行人为顶点的新的支配机构。此外,永禄三年(1560)将伊势太神宫供米的通行证以印判状形式发给到下级役人手中(《神宫文库所藏文书》),可知义龙还使用了战国大名常用的印判状发给文书的形式。
1 t0 x/ d, J6 e义龙还给国内武士下发了很多知行宛行状。例如在给桑原右近右卫门的宛行状中将其所领和贯高相关联。贯高制氏战国大名知行制的代表,代表着战国大名否认了传统的庄园制,还通过明确收获量的基准而课以定量军役等,是一元化统治的重要手段。虽然贯高制在义龙领国内的推行情况不明,但至少证明义龙建立了新的知行制和军役体系。北条氏、今川氏、武田氏等一些战国大名较具特点的政策在斋藤义龙时代也至少出现了萌芽。  s5 U  U3 _) Y
在斋藤道三时代,邻国大名多打着帮助土岐氏回复旧领的旗号入侵美浓,国内也有呼应的势力存在,因此除了施政方面外,还要在名义上洗白自己是篡夺者的事实,杜绝他国大名前来侵略的大义名分,使别人认可自己是正统的支配者。道三就是做不到上述几点而被迫退隐的。
' l' Q/ j* ]% a义龙首先想通过室町幕府的政所执事伊势氏,使幕府承认自己的地位。伊势氏作为将军直辖领的管理者,与美浓也有很深的关系。永禄元年(1558),义龙或者治部大辅的官职(《御汤殿上日记》),次年四月义龙上洛,打通种种关节终于位列幕府的相伴众,成为了幕府认可的美浓国主(《严助往年记》)。虽然六角氏等大名强烈反对,但通过伊势氏的帮助,义龙还是成功提升了自家家格。虽然获得了这些名分是一大飞跃,但邻国大名并未放弃对美浓的虎视眈眈。永禄三年(1560),为了寻找突破口,义龙开始尝试与近江六角氏的联姻,即希望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六角家督六角义治。此时被斋藤道三流放的原守护土岐赖芸正受到六角氏的庇护,赖芸弟揖斐五郎光亲受到朝仓氏的庇护,都有帮助土岐氏回复领国的大义名分和潜在威胁。此外因道三之死而与斋藤破盟的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击杀今川义元后,向土岐赖芸发出邀请想让其来到自己的领地,实际上也是想在美浓分一杯羹。纵观周边环境,只有近江浅井氏与斋藤氏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关系。义龙想方设法想与六角氏搞好关系,并花时间重新整备国内的体制(《春日悼一郎氏所藏文书》)。但永禄四年(1561)五月十一日,义龙壮年病死(《永禄沙汰》、《严助往年记》),上述希望成为了泡影。
' U5 [# i) B# S& W4 ?* C8 i3 B斋藤义龙死后仅两天,织田信长便觑此机会入侵美浓(《永禄沙汰》),现存有三份当年五月十七日成吉尚光给立政寺的禁制显示,当时斋藤军的防御战并非由一人统率,指挥系统比较零乱。当年六月,信长发布了对安八郡神户市场禁止部队布阵、乱妨狼藉等事项的禁制,表明信长军已经控制了周边地域(《高桥宗太郎氏所藏文书》)。此后织田军屡次入侵本巢、多芸一代,高木氏、国枝氏等西美浓国众投靠了信长方(《高木文书》、《国枝文书》)。  n5 v6 y3 j# p8 ?& @/ A
在这种不利状态下,美浓国内又爆发了内乱。永禄七年(1564)二月六日,竹中重治(当时称重虎)与安藤伊贺守守就攻击稻叶山城,击杀斋藤飞驒守等六人,城主斋藤龙兴、日根野备中守、竹腰摄津守及其他一些马回众未进行抵抗便弃城而逃。龙兴等人在鹈饲、祐向、揖斐等城笼城,与竹中氏交战。而斋藤家臣中也有站在竹中、安藤等人一方的(《明叔庆浚等诸僧法语杂录》),同年二月七日付立政寺宛安藤无用(守就)文书就是此次叛乱时所发布的。在之后的七月二日付西庄宝林坊宛竹中半兵卫重虎禁制(《敬念寺文书》)表明竹中军仍然控制该地域,与斋藤军敌对。八月二十六日付衣斐丹石轩宛成吉(竹腰)尚光、日根野弘就连署文书中,盖着斋藤龙兴的花押(《衣斐文书》)。此文书的样式是个特例,仍有探究的余地,但至少可证明此类文书中间通过了一些特殊手续(?)而发布的,说明此时的斋藤龙兴可能仍没能回到稻叶山城。至少在七月底时,稻叶山城仍在竹中、安藤的叛军手中。最终竹中、安藤的反乱失败,斋藤龙兴复归稻叶山城。织田信长则趁着美浓国内的混乱之机,一改之前蚕食美浓西南部的策略,将攻略美浓的根据地移到了小牧山城,拟从犬山方面渡过木曾川,攻击宇留摩、猿啄、兼山等城(奥野高广《织田信长文书研究》)。
& S7 @3 H+ y" v8 i: z, u1 S永禄九年(1566)八月,在奈良流传的织田信长将拥立足利义昭,率领尾张、三河、美浓、伊势四国之兵入洛的虚假讯息(《多闻院日记》)。这虚假讯息大概是基于足利义昭给信长下达的御内书的内容所产生的(《上杉文书》)。但基本可以认定的是,美浓很多势力已投靠到了信长麾下,美浓国也逐渐成为了信长的势力范围。
0 Y, k: i: C# \3 C5 K% V6 G永禄十年(1567)九月,信长攻击稻叶山城并一举拿下,而且当年九月到十月,信长下发的禁制及安堵状很是集中,比如禁制部队在该地域内布阵、乱妨狼藉,保证在信长接受该地时确保当地领主的原有权益等,说明信长已成为此地的支配者。6 l2 Q# U- q, D) ~9 l; k. ]
在信长占领了稻叶山城并流放斋藤龙兴后,朝廷于十一月九日遣御仓职立入宗继下达綸旨,在称扬信长的武功同时,要求其回复朝廷在美浓和伊势的御料所(《立入文书》)。同时本愿寺法主显如也致信信长对其平定美浓和伊势表示祝贺(《显如上人文案》)。以上种种也可证明稻叶山城落城确实是在永禄十年的九月。3 _) w  a' s( @, G8 a
织田信长成功占领美浓,不仅是其支配范围扩大,主要还是在实现理想上更为迈进了一步。十一月,信长开始使用天下布武的印判。据《安土创业录》的描述,政秀寺开山泽彦禅师引用“周文王从岐山起,定天下”的典故向信长进言,将井口改名岐阜,此事从乙津寺《兰叔语录》中也可得到佐证。但岐阜及与其类似的称呼,并非是信长最早所称。在应仁年间,云集于革手城下的诗僧们,就有以岐阳称呼此地的先例(《梅花无尽藏》、《仁岫语录》);明应八年(1499),僧东阳英朝的土岐成赖画赞中,也有将稻叶山城称为岐阜的例子。因此也许是信长觉得禅僧们的这种雅称符合自己的理想,便采用了此名字吧(阿部荣之助《浓飞两国通史》)。
$ k# a/ W* i7 v: B7 L9 `, E1 `7 n至于斋藤龙兴,则在稻叶山城落城时乘船从长良川南下,进入了伊势长岛,继续抵抗信长。后又前往畿内,托庇于三好三人众,再又转投到了与斋藤氏关系甚深的越前朝仓氏处,最终在越前刀弥坂合战中阵亡,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也标志着美浓原守护代斋藤一族的消亡。
+ K! l6 D2 {1 X- ?# \+ [% e$ [, q, V' r; ?6 t2 E) N
                                       原出自胜俣镇夫《美浓斋藤氏的盛衰》& l) h* f. a/ p# B$ B7 Z
                                       《岐阜市史  原始•古代•中世》所收
: ^. x% r' K$ p9 [                                    《战国大名论集》卷四《中部大名的研究》再录& v+ p  T/ _, E' c" O$ v1 C

; w: b* X7 ^1 Q# J9 Y1 h不懂战国后记:作为列入通史的文章,碍于篇幅和读者层面自然有些问题交代的不是很清楚或者未经深加考证,例如土岐、斋藤在系图上的一些人物以及他们的履历,斋藤道三失政和败死的深层原因,竹中重治叛乱的收束过程,斋藤龙兴时代的动向等等问题。且由于此文已文三十五年以上,这期间也会有些新的资料成果(如《论集战国大名与国众•美浓斋藤氏编》等),可对斋藤氏三代有重新认识。但为了保持原文的内容,有些东西我也未加订正。但总体来讲,作为能够收录于地方史及《战国大名论集》这种级别的书籍中,其内容绝大部分还是会对读者有所裨益的。读完此文后,抛开细节不说,大致可对战国时代美浓国的动向、土岐氏的衰亡和斋藤氏的兴起和衰亡的大致脉络等一些问题有所了解,不失为一篇面向战国史初中级者的一篇有用之文。至于我自己,则对竹中重治的叛乱需要有重新的认识了。竹中重治在军记物语中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其夺城也是由于斋藤龙兴的无能和任用小人所致。现在来看,竹中夺城事件当是龙兴执政或龙兴重臣层的施政触及了竹中、安藤等人的利益而促使其发动叛乱(这种事战国时代最常见),但苦于资料甚少,日后还有检证的空间。
) n8 z2 _; H; ?- ^: 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8 10: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 u( H# a, Y, i3 C镰仓到室町时代灯油的售卖是有专卖权的。+ z- Z; T9 s" h7 @* M- F( _1 M
% T# B& `9 M; R& L
全国的灯油贩卖是由大山崎神社取得印可状进行专卖,大山崎神社的神人负责在各地收购榨油作物并进行榨油,并将油料输送到各国。历代将军都确认大山崎的油商在出入各港口和关所有免税权。0 T) M1 Y2 {& a& t' w" T0 i

4 x3 j+ R3 u  P/ r而在各国本地收购榨油原料并贩卖灯油的油座必须取得大山崎的印券(许可证)才能进行销售。( M* ~5 h% D& a9 d# r

/ f; Y( ^$ y2 H) m9 |3 J& H所以国盗山崎屋庄五郎的僧人+油商身份,可能说明这哥们很有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1-30 10:33 , Processed in 0.09395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