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99|回复: 5

(原翻)武田信虎小文三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8 07: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懂战国的前言:但凡对于日本战国史有些微了解的朋友,不可能不知道战国时代的名将武田信玄,对其流放父亲武田信虎的情况也当是有所耳闻。一般的通说认为信虎暴虐冷酷,偏爱次子等等,自感危机的信玄与重臣合谋,不得已将其流放云云。姑且不论此事的真真假假,谁是谁非,流放老父在当时的时代也并非什么稀罕事。本文无意为信虎翻案,但不可否认的是,信虎年少继任家督,相继平定一族的叛乱统一甲斐,击溃强大的今川军的进攻,与今川、北条等势力合纵连横,西向染指信浓等等,奠定了武田氏领国的基础。此外,在信虎被流放后的动向也是议者寥寥。因此特遴选了关于武田信虎的小文三则,对其继任家督开始到被流放之前与北条、今川两大势力的关系及流放后的动向做一简要概述。
$ A. m) O3 ]( f$ I8 a本文的三篇文章均出自柴辻俊六著《武田勝頼のすべて》一书,前两篇的关系史料相对充分,但第三篇关于信虎被流放后的动向的史料,除了《言继卿记》外便少有记载,因此相当的内容都是原作者的推论,虽然较为合理,但也可能会让读者觉得不够连贯甚至出现问题,这正是信虎中晚年研究的难点,敬请读者知悉。, {! |8 \/ H6 t9 Z4 ~0 k
再次鸣谢好友•百度贴吧“日本战国史吧”吧主自古卖艺不卖肾(百度贴吧ID)对于本文翻译过程中提供的大力帮助。. u2 I+ P% o" l
1 H9 o& V8 C# U2 w8 w4 Z5 N
第一则    武田信虎与北条氏
9 S* E7 j( b! s, l6 p第一节            武田氏内乱与伊势宗瑞
( T4 ]7 `$ K% F) a8 h! q% {在日本战国时代的著名大名武田信玄之父武田信虎作为甲斐武田氏家督的时期,一直与其敌对的便是邻国相模、伊豆的北条氏(伊势氏)。此外,北条氏的初代伊势宗瑞(即北条早云)的姐姐之子,即宗瑞的外甥今川氏亲在宗瑞的大力帮助下坐上了今川氏的家督之位,与舅舅宗瑞一起对抗武田氏。+ Q! _6 k3 X4 {7 x; D" |& Y( e3 c- H
明应元年(1492),武田氏宗家爆发了内乱,此时正是武田信虎出生之前,即其父祖武田信昌、信绳的时代。在内乱爆发之时,前面提到的骏河今川氏也进行了介入,支援武田信昌方。甲斐河内的穴山氏、西郡的大井氏等武田氏一族也与今川氏联合甚至从属。一直作为今川氏盟友的伊势宗瑞便也自然而然地参与了甲斐的内乱。直到后来武田信虎继任家督后,才逐渐扫清今川氏、北条氏(即伊势氏)的势力。此为后话,现在先追溯到信虎继任家督之前的情势。3 o! c& S% |4 t' R
伊势宗瑞首次入侵甲斐是在明应四年(1495)八月,从伊豆攻击甲斐的郡内,并在笼坂峠布阵(《胜山记》)。两年前的明应二年(1493),宗瑞入侵堀越公方足利茶茶丸的领国伊豆,茶茶丸逃往伊豆大岛,后又辗转到武藏,托庇于以上野和北武藏为领国的关东管领山内上杉氏。而伊势宗瑞则与今川氏亲一起,与以相模和南武藏为领国的扇谷上杉氏结盟。所以在甲斐的内乱中,父武田信昌与今川、伊势方联合,子武田信绳则与山内上杉氏相连结。因此推测伊势宗瑞能够从伊豆直接杀向甲斐郡内,是在已经将足利茶茶丸赶出伊豆,自己筑韭山城并掌控伊豆之后。虽然不知道本次行动是否与足利茶茶丸的动向有直接关系,但不久伊势军便从甲斐撤退了。
9 j$ |$ \6 X6 a2 u, z明应五年(1496),足利茶茶丸自武藏移驾甲斐郡内吉田的正觉庵,之后又前往骏河富士(《胜山记》)。虽然尚未发现记载其转移的明确动机的史料,猜测或许是茶茶丸想借助己方势力反攻伊势宗瑞,首当其冲的便是攻击骏河御厨地方。因此在甲斐郡内至骏河御厨一带,伊势宗瑞和足利茶茶丸两势力间展开了拉锯战。
4 ?5 H6 U- }- x* n7 b% F# m0 F! Q, x但双方的敌对因明应七年(1498)年的明应大地震(明应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在东海道一线发生的大地震,在京都的一些公家日记中记载京都也有震感和损失。据传在地震当天,伊势、三河、骏河、伊豆等国大量民房被淹,人员和牲畜伤亡不计其数,天地震动,前所未闻。按照后世的测算,其震级应在里氏8.3-8.6级——不懂战国注)而发生了变化。甲斐的内乱也以此次地震为契机,信昌和信绳双方暂时达成了和睦。而在此期间,足利茶茶丸也终于败于伊势宗瑞之手,被迫自杀,伊势氏与堀越公方在伊豆的对抗也就此终结,伊豆正式成为伊势氏的领国。足利茶茶丸到底是如何落在伊势宗瑞手中的?史料上并没有明确记载,但从武田信昌、信绳双方在此暧昧的时间点达成和睦,且理论上和睦应该获得信昌方的后盾今川氏和伊势氏的首肯,除了客观上受到大地震的影响外,还有就是可能茶茶丸是被武田信绳出卖了,当然这也是个推测,聊备一说。总之,信昌和信绳父子之间的对抗告一段落,伊势宗瑞也达到了其目的,成功消灭了堀越公方的势力,掌握了伊豆一国。
6 j! w/ r) r/ \( v. o第二节            郡内南部和骏河御厨的攻防" h0 h% d! f( I$ u+ h% U5 z
伊势宗瑞第二次派军攻击甲斐是在文龟二年(1502)九月十八日,伊势军入侵甲斐郡内南部,并在吉田的城山、小仓山一线布阵。本次伊势宗瑞入侵甲斐的动机并不明确,但此时他已占据了笼坂峠对侧的骏河御厨地区,此地原本是相模西郡小田原城主大森氏的势力范围。宗瑞在占据小田原城后掌握了骏河御厨一带。传闻大森氏的残党有一些逃到甲斐投靠了武田信绳,因此宗瑞可能以此为理由入侵甲斐。
# f" {8 q- R7 v# U1 W$ _针对伊势军的入侵,武田信绳率军包围城山和小仓山两地。可见在国外势力入侵时,信绳作为甲斐守护,组织本国国众迎击外来的敌人。十月三日,伊势军的驻留部队开始趁夜撤退,但遭到武田军的追击,损失不少兵力。之后,武田氏同伊势氏、今川氏的对抗仍在持续。文龟四年(永正元年、1504),北条方的葛山孙四郎在骏河富士上方的梨木泽战死。葛山氏乃是御厨地区南侧骏东郡南部的国众,由于与伊势氏的地盘紧邻,宗瑞将其子氏广送到葛山氏那里为养子。葛山孙四郎当属葛山氏一族,在武田军翻越笼坂峠攻击骏河御厨的梨木泽过程中战死。可见武田和伊势两家围绕甲斐郡内南部和骏河御厨北部地带的争夺仍然十分激烈。! B8 c1 f7 s& J/ v' ?" G
第三节            郡内小山田氏的臣从
; T- i  n) i- `* B6 R, a' c永正二年(1505)九月十六日,已隐居的武田信昌死去,两年后的二月十四日,武田信绳也在三十七岁的壮年上死去。家督由其十四岁(武田信虎的出生年有明应三年(1494)和明应七年(1498)两说,此处取通说的明应三年——不懂战国)的嫡子武田信虎(此时称信直,为叙述方便,以下统称信虎——不懂战国注)继承。由于此时武田信虎尚处幼年,之前与父亲武田信昌联合对抗武田信绳的信昌次子•信虎的叔父油川信惠又蠢蠢欲动,与信虎对立。信惠还拉拢了三弟岩手绳美、甲斐国众栗原昌种、郡内中津森城的小山田弥太郎入道义山等人为自己的羽翼,甚至还争取到了骏河今川氏和相模伊势氏的支持。
- u3 j4 E) ]2 h5 s- E7 X/ [( y永正五年(1508)十月四日,信虎和信惠双方间爆发了激战,信惠方战败,信惠及其三子弥九郎、清九郎、珍宝丸、岩手绳美、栗原昌种等人全部战死(《胜山记》、《高白斋记》),武田信虎就势统一了武田氏本宗家,且自明应二年(1492)以来武田家的内纷至此彻底完结。在武田信虎与油川信惠的交战过程中,信惠的后盾伊势宗瑞及今川军主力正在进攻三河,没能向信惠提供有效的支援。但在信惠战死后两个月的十二月五日,信惠方的残党小山田弥太郎进攻甲斐府中,试图联合残余的反信虎势力进行反扑,但最终还是被武田信虎消灭,小山田弥太郎战死,信惠方的残党工藤氏及小山田氏一族的小山田平三逃到相模的伊势宗瑞处求援,但最终也没能成功。1 E8 U' p9 z3 J
永正六年(1509)秋,武田信虎率军攻击之前加入油川信惠方的郡内小山田氏,此时小山田氏的家督是前一年战死的弥太郎之子小山田越中守信有。恰在此时,伊势宗瑞正在关注于关东的大乱,着力入侵扇谷上杉氏和山内上杉氏的领国。武田信虎也是觑此伊势氏无力支援小山田氏的良机,发起了进攻。最终,小山田信有在永正七年(1510)春投降,双方达成和睦并结姻,信虎将妹妹嫁与小山田信有。至此,武田信虎将一直到郡内南部的地区纳入领国,并直接与伊势氏的领国接壤。
4 W) }9 T# I0 H1 o2 c: r: E第四节            与扇谷上杉氏的同盟' w6 A# H2 U5 G
自从在甲斐拥有相当势力和影响力的郡内小山田氏臣从武田氏之后,甲斐国内的国众们也纷纷投靠。在此过程中,虽然今川氏曾派遣援军支援今川方的国众,但伊势宗瑞却未能一起行动,他正在致力于完全平定相模,所以无法与今川军联动。永正十三年(1516),在消灭了宿敌三浦义同父子后,宗瑞终于实现了他的愿望。两年后,宗瑞隐居,将家督之位让与其子氏纲,并将本城移往小田原。此时氏纲三十二岁,比武田信虎年长七岁。大永三年(1523),氏纲将苗字由伊势氏改为北条氏(以下统称北条氏纲和北条氏)。5 {  F4 p: O) R1 m( F/ F) \
反观武田方,大永元年(1521)十月和十一月,武田信虎在饭田河原和上条河原之战中大破今川军,击碎了今川氏染指甲斐的梦想。同年,在甲斐和郡内小山田氏一样拥有强大势力的另一国众穴山氏臣从,信虎完成了甲斐统一,并巩固了自身统治。大永四年(1524)起,武田信虎也开始插手甲斐国外的大名间的纷争。由于武田信虎与今川氏亲及其同盟者北条氏纲是敌对关系,因此同受今川、北条两家压迫的扇谷上杉氏当主上杉朝兴向信虎求援,信虎也正是求之不得,拉拢帮手与两家对抗。1 ]4 N; _, |0 Q' `* W8 |8 q5 z) j
大永四年(1524)正月,扇谷上杉氏领国遭到了北条军的攻击,上杉朝兴一面与上野的山内上杉宪房达成和睦,一面向武田信虎请求援军。信虎允诺,并于二月七日派军至郡内猿桥,由此进攻北条领的相模津久井郡。三月晦日,信虎亲自率军与扇谷上杉朝兴会合,并向山内上杉宪房所在的武藏秩父郡进军,三家的部队合流后,于七月进攻武藏中部,夺回之前被北条军攻落的岩付城。遭到两上杉联合反击再加上武田军的压力,北条军渐落下风。十月,北条氏纲割让毛吕城给上杉朝兴,并提出了和睦的请求,联军允诺,各自罢兵。  j" v. W. P, T6 q: x
但在次年的大永五年(1525)三月,北条氏纲撕破脸面,破盟入侵武藏,与扇谷上杉氏对立,武田信虎便再次派军攻击相模津久井郡。从当时从属于北条氏的武藏西部国众小宫朝宗奖赏家臣在甲斐的战功一事来看(《井伊文书》),武藏西部的北条方势力也在攻击甲斐。
' {  U! R! g; y4 B; j大永六年(1526)七月晦日,武田信虎率军出阵甲斐郡内南部的山中,翻越笼坂峠,入侵北条方的骏河御厨地区,并在梨木平击破北条方的在地土豪须走高田氏、黒石氏、御宿氏等。由此可见,甲斐郡内东部至相模津久井、武藏西部一线和郡内南部至骏河御厨一线,是武田、北条两大势力冲突的舞台。在大名领国边境上的国众们也不得不卷入大名间的抗争,而战国大名在领国扩张的过程中,在地势力之间的抗争往往也是战国大名之间抗争的最具体的表现,其中甲斐郡内的小山田氏便是这种情况的代表。: `. I, V3 L$ f2 S" p/ s
享禄二年(1529),被武田和北条两大势力所包夹的甲斐郡内小山田氏似乎与武田氏之间产生了嫌隙,因此武田信虎便下令封锁了甲斐府中至郡内的道路,其详细原因在史料上未有记载,推测为信虎风闻小山田氏有与今川氏和北条氏暗通款曲的不稳定动向,做出了封路的决定。为此,小山田越中守信有的母亲还出面拜托身在远江的姐姐从中斡旋,推进解除道路封锁一事。其姐姐据推测是嫁与今川氏重臣远江高天神城主福岛氏或挂川城主朝比奈氏为妻(此事件的详细过程史料语焉不详,原书在此也是一笔带过,因此笔者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武田信虎的道路封锁行为会由小山田越中守信有的老母出面向有今川氏背景的姐姐斡旋,难道是让今川方站出来说这事乃是空穴来风??何况现在武田、今川两家尚属敌对状态。即便如此,作为境目国众的典型代表,小山田氏就算与今川、北条都有瓜葛,理论上信虎也不能强力干涉,毕竟这是当时时代的大环境。小山田氏出现在北条氏制订的《小田原众所领役帐》中,并不影响其在武田家的重要地位。抑或是武田信虎想要借此事制衡小山田氏,但从结果论来看并没有动摇小山田氏的根基——不懂战国注)。
7 r% L$ q1 W) G2 T# q享禄三年(1530)正月七日,武田信虎为了继续支援扇谷上杉朝兴而出兵相模津久井郡,小山田越中守信有同时参阵,似乎说明小山田氏已经服从于武田氏的指挥。但在四月二十三日,北条军反击杀入甲斐郡内,小山田军在矢坪坂迎击,但被击败。北条军的军事行动或许是对武田氏及小山田氏的一种报复行动。同年,为了强化与扇谷上杉氏的同盟,武田信虎迎娶扇谷上杉朝兴的姑母•山内上杉宪房的寡妻为妻。之后的天文二年(1533),又为自己的嫡子太郎(即后来的武田信玄)娶上杉朝兴之女为妻,双方的关系进一步加强。但武田氏与今川、北条两家的对立更加严重了。! x4 U9 u: `1 m9 L/ ], S: m& a
第五节            与今川氏的同盟* B4 A" r2 _  \
天文四年(1535),武田信虎开始对今川氏动真格的了。七月五日,率军出阵骏河。当时信虎的好敌手今川氏亲已在将近十年前的大永六年(1526)病逝,现在的今川氏家督是其子氏辉。七月二十七日,今川氏辉率军从骏府出阵,迎击武田军。两军于八月十九日在甲斐万泽地方交战;次日,前来支援今川方的北条军向山中进军,七月二十二日与武田军交战,迎击的乃是武田信虎弟•东郡胜沼领主胜沼信友及郡内的小山田氏。但在战斗中胜沼信友和小山田氏一族小山田弹正战死,武田军大败,北条军乘势在郡内领的上吉田和下吉田放火。武田军惨败后的九月十七日,武田信虎开始摸索与之前一直处于敌对状态的信浓诹访郡的诹访赖满达成和睦,并邀其在诹访镜川会面。为了能够与今川、北条两家对抗,武田信虎也需要诹访氏等外援的支持。; w. b, f+ I5 w0 Y. I
但在天文五年(1536)四月,因骏河今川氏家督氏辉的暴死引发了今川氏的内乱,即花仓之乱。武田信虎也趁机介入此次内乱,支持今川义元。义元在得到信虎及北条氏纲的支援后击败了竞争对手•其兄玄广惠探,坐上了家督之位。而武田、今川两家的关系以本次事件为契机也在逐渐好转。七月,通过今川义元的斡旋,武田信虎的嫡子晴信迎娶了京都三条家三条公赖之女为正室。另一方面,武田信虎继续攻击相模津久井郡,试图报当年中山之战大败的一箭之仇。4 X: {0 W- H+ J# F- r
天文六年(1537)二月,武田信虎与今川义元缔结同盟,并将长女(后定惠院)嫁与今川义元为正室,以巩固两家的关系。反观之前一直以来保持友好关系的今川、北条两家则慢慢出现了裂痕。北条氏纲在得知武田、今川两家结盟的消息后大怒,立即宣布与今川氏断交,并于二月下旬出兵攻占骏河的骏东郡和富士郡,即所谓的河东地区(富士川以东),所以史称“第一次河东一乱”(第二次河东一乱发生于天文十四年(1545),即今川义元为了夺回之前一直被北条方占领的河东地区,与武田晴信共同袭击北条军,并策动关东的山内上杉氏袭击北条领,分化北条军的兵力。由于北条氏康主要在忙于应对关东的山内和扇谷两上杉氏,因此最终与今川、武田议和,并为之后的三国同盟打下了基础——不懂战国注)。在今川和北条两家交战的过程中,武田信虎出兵骏河御厨的须走,支援今川义元,同时派军出阵河内万泽,但在与北条军的交战中并未讨到什么便宜,并付出了重臣於曾氏战死的代价。
. v5 \/ e6 \) Q' _# B3 W1 E5 t武田信虎抓住今川氏内讧的机会,改变了从甲斐内乱以来便与今川氏敌对的局面,反而与其结成了同盟。且因今川、武田两家的和睦导致今川、北条两家的反目,信虎便趁势与今川、扇谷上杉、山内上杉诸家联合,再加上扇谷上杉氏的另一盟友小弓公方足利义明也通过扇谷上杉氏的中介向武田氏示好(《逸见文书》),一张对北条氏的包围网逐渐拉开。( P$ Z: l2 w# p: y9 F
天文七年(1538)至八年,武田、今川两家与北条氏的对抗仍在持续。天文七年五月十六日,北条军攻击上吉田一带,在地势力逃往下吉田避难。之后北条军虽然暂时罢兵,但在十月十二日,骏河御厨地区的北条方势力须走高田氏和垪和氏再次攻击上吉田,并严重打击了上吉田的在地势力。至天文八年,骏河河东地区已经基本被纳入了北条氏的统治之下,除了仍有一些断续的摩擦外,大名间的对立程度比之前已减轻许多。
  b9 ^# [7 u: x8 K0 x! G在之后的武田信虎在位期间,已经看不到武田、北条两家围绕甲骏境界间的大规模冲突。天文十年(1541)六月,武田信虎嫡子武田晴信趁父亲从信浓撤兵前往女婿今川义元处访问时,将其流放,结束了其作为甲斐守护武田氏家督的生涯。
& T+ p7 x+ x' B& p综上所述,自从武田信虎上位并成功统一甲斐至被流放之间,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与今川、北条,特别是与北条氏的对抗之上了。3 A+ s) q  f) K9 a7 V  G' O# m

: C6 Y2 Y7 B- ]; L8 S- S7 B1 Y( g9 w第二则    武田信虎与今川氏
8 h/ C4 R8 r% |$ s# B. m第一节            前言% P3 \2 x( x7 e7 f8 {( a# m
永正四年(1507)二月十四日,甲斐武田氏当主武田信绳去世,年仅十四岁的嫡子武田信虎继位。之后信虎凭借其高超的手段消灭了内外部的反抗势力,统一了甲斐,并与国外势力合纵连横,扩大领土,进一步奠定了武田氏在战国时代强大化的基础。在武田信虎为的家督时代,与武田氏发生关系最多、造成影响最大的便是邻国的北条氏和今川氏两大势力。关于与北条氏的关系前则小文已叙,本文着重再介绍一下与今川氏的关系。
" d- o- `" q. u, o1 a今川氏乃是世袭骏河守护,并兼任远江守护的东海道的强大势力,武田信虎继承武田氏家督之位时,今川氏的当主乃是今川氏亲,今川氏也正处在守护大名向战国大名转化的阶段。大永六年(1526)六月,今川氏亲去世,其子十四岁的氏辉继位,但因年幼,母寿桂尼作为其后见人。天文五年(1536)三月,年仅二十四岁的氏辉暴毙,无子。因此围绕家督之位的争夺,今川氏爆发了内乱,分成了氏辉同母弟栴岳承芳(即后来的今川义元,以下统称为今川义元)及异母弟玄广惠探两派,史称“花仓之乱”。经过近三个月的抗争,今川义元方获胜,玄广惠探自杀。义元坐上了今川氏家督的宝座,构筑了日后战国大名今川氏全盛期。
( F, i0 N7 R/ j第二节            武田信虎继任家督前的武田氏与今川氏
' C; [9 c+ F# U' |7 D如上节所述,武田信虎究竟与今川氏产生了怎样的关系,还要从信虎继任家督前说起。
  d- X/ }3 L. N, T0 I" H) Y据《妙法寺记》所载,明应元年(1492)六月十一日,甲斐爆发内乱。九月,骏河守护今川氏亲趁武田信昌、信绳父子抗争之机派军进攻甲斐,《一莲寺过去帐》中记载在九月三日的合战中今川军击杀甲斐势上条、诹访矢崎等将,而《塩山向岳庵小年代记》则记载今川军攻入甲斐是在九月九日,所以还原其详细过程还是有些难度。此次迎击今川军的甲斐势力的归属并没有一次史料直接描述,但从《妙法寺记》站在武田信绳立场的记载来看,迎击的甲斐众当属于信绳方。& _+ o7 [4 c& ~  m) x- ?
自此之后,在武田信绳时代,史料上便暂时没有了今川军再次入侵甲斐的记录。取而代之的是今川氏的盟友伊势宗瑞频频入侵甲斐。明应四年(1495)八月,伊势宗瑞攻入甲斐,并在甲骏边境的笼坂峠布阵,但不久便议和罢兵。文龟二年(1502)九月十八日,伊势宗瑞再次攻入甲斐,在吉田城山、小仓山一带布阵,后因武田军的迎击于十月三日夜撤退。& t+ b# A; V( R  M. P
武田信绳多次与今川、北条两家交战。永正四年(1507)二月十四日,武田信绳死,信虎继任武田氏家督。
* t; {  l( {8 \0 L  I" B第三节            武田信虎与今川氏亲( c: g% C8 n# |
在武田信虎继任家督的次年,即永正五年(1508)十月,信虎的叔父油川信惠纠集弟弟岩手绳美、郡内小山田氏及甲斐有力国众栗原、工藤、上条、河村诸氏,在今川氏及伊势氏的暗中支持下,反叛武田信虎。但在坊峰合战中大败,油川信惠、岩手绳美、上条彦七郎等人战死,工藤某、小山田平三等人逃往伊豆韭山投靠伊势氏。武田氏自信绳时代与伊势氏对立的局面并未改变。
% b. ?4 g/ ?7 U3 c永正七年(1510),一直以来与武田氏对抗的甲斐郡内第一大势力小山田氏与武田信虎达成和睦,信虎将妹妹嫁与小山田越中守信有。但在两年后的永正十二年(1512),甲斐西郡的有力国众大井氏又站出来公然反抗武田氏。十月十七日,武田信虎率军攻击大井氏的居城上野城,但攻城终以失败而告终,小山田大和守、板垣伯耆守、饭富道悦(传为饭富虎昌之父——不懂战国注)、饭富源四郎、甘利某等侍大将格及杂兵一二百人战死。之后,今川氏亲又封锁了骏河至甲斐的通道。/ i- T) i' Y2 v2 N2 @$ `8 Z, O
永正十年(1513),武田氏与大井氏的争战仍在持续。今川氏亲为支援大井氏,派遣葛山、庵原、福岛等将率一千余人出兵甲斐。九月二十八日,武田信虎在万力迎击北条军,但败北。甲斐国内的普贤寺、大藏经寺、円乐寺等古刹都被今川军焚毁,就连信虎也逃入了惠林寺,直至次月才回到川田馆。今川军则在曾祢布阵,并筑胜山城为据点。十二月二十九日,小山田氏麾下部将小林宫内丞攻击今川方的属城吉田城,次年正月二日,小林宫内丞发起对吉田城的总攻,十二日落城。
! R7 }( _. d& c9 d' B6 B. ~! ?) J) h大概是受此影响,原本从属于今川氏的国众开始有人投靠到武田信虎一方,今川氏亲也透过连歌师柴屋轩宗长的斡旋试图与武田信虎讲和。通过宗长的往来奔走,两家终在三月二日达成了和睦,今川军从甲斐国内撤退,这也为今川氏缩小战线,全力进行远江攻略的战略提供了前提条件。最终,武田氏与大井氏之间也达成和睦,信虎迎娶了大井信达之女为正室。虽然今川氏与武田氏停战,但与郡内小山田氏仍时有摩擦,直至永正十五年(1518)年五月,双方才通过内野的土豪渡边式部丞的调停及在他国众福岛道宗入道的见证下,而达成了和睦。
" L& x3 j+ |8 V" d1 h& _但没过几年之后的大永元年(1521)二月二十七日,今川军再次攻入甲斐,二十八日在河内布阵,但被武田军击破,至九月六日,今川军又与武田军在大岛交战,武田信虎大败;十六日,大井氏属城富田城被今川军攻落;次日凌晨,有孕在身的大井夫人被迫前往丸山城避难。直至十月十六日,武田信虎在饭田河原迎击已经逼近甲府的今川军,讨取百余人,逐渐挽回颓势。十一月十日,信虎将据点移往胜山城,并在二十三日的上条河原之战中大破今川军,讨取六百余人,今川氏重臣福岛氏一门多人战死。剩下的残兵败将逃回富田城,于次年正月十四日逃回骏河。其中,两战之一的饭田河原之战还与武田信玄出生时的常胜传说关联在一起,所以信玄出生起名胜千代云云。通说的今川军由远江高天神城主福岛正成率领,兵力达一万五千,而武田信虎仅有两千人马。但随着近代的检证(笹本正治《武田信玄》),福岛氏不过是一介骏河国众,不可能拥有那么多兵力,因此武田信虎取胜并非想象的那么艰难。但本文的原作者平野明夫则认为,福岛氏作为今川军主将出阵,不可能仅率一军,虽然一万五千的数字有所夸张,但规模应也不会太小。不管实际情况如何,武田信虎的胜利,彻底瓦解了今川军的攻势。之后,武田氏与今川氏之间再无实质性对决,或许与今川氏亲大永六年(1526)去世前的数年便中风无法理政有关,而武田氏也能腾出手来专心与北条氏对抗了。6 r0 C, r) p5 x5 M8 t: h. ]' [( {5 V
第四节            武田信虎与今川氏辉
! `3 ^6 k# A$ c$ o1 u6 h' S在今川氏亲死去的次年,即大永七年(1527),武田信虎终于今川氏达成了和睦。此时今川氏亲之子氏辉继承了家督之位,但因年龄尚幼,便由其母寿桂尼出为后见人。所以与武田氏达成和睦,很大程度上是寿桂尼的决策或参与意见,毕竟与武田氏的长期对抗对于本家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s; n! N! x2 V
武田信虎与今川氏达成和睦后,来自领国南方的压力减轻,他便把目光瞄向了甲斐西面的分国信浓,同时又与关东的扇谷上杉氏加强了联系,并迎娶了扇谷上杉氏之女为侧室。但由于部分家臣并不支持信虎与扇谷上杉氏结盟,因此在享禄四年(1531),甲斐又爆发了内乱。正月二十一日,栗原兵库、今井信元、饭富虎昌等将离开甲府,在御岳抵抗信虎,并以邻国信浓诹访郡的诹访赖满联合,另有西郡的国众•信虎的舅子大井信业也起兵响应。二月二日,武田信虎出兵攻灭大井信业;四月十二日在河原部之战中击破栗原兵库等;最终于次年九月迫降今井信元,基本平定了内乱。+ \  E; J% L7 ?" r5 m
在与武田氏与今川氏达成和睦后,史料上并未显现出双方还有什么摩擦。但由于今川氏与北条氏(即前述伊势氏,此时伊势盛时已死,北条氏纲在位,改称北条氏——不懂战国注)一直以来便是盟友关系,而武田氏则一直与北条氏是敌对状态,所以武田、今川两家的和睦,注定只是双方一时的罢兵。
8 m  j; @$ K, z+ G! Z4 R, t天文三年(1534)七月中旬,今川氏辉率骏河、远江、伊豆三国国众一万余骑入侵甲斐,但并未取得什么实质性战果便归国了。次年七月五日,武田信虎从甲府出阵,沿着富士川南下,杀入骏河,同时还派遣别军攻击骏河富士郡的鸟波,并在此地放火。今川氏辉接到武田军来攻的消息后,于七月二十七日出兵迎击。两军在甲骏国境的万泽口对峙了二十多天,至八月十六日,武田信虎接报当日北条氏纲从小田原出阵,翻越笼坂峠攻入甲斐郡内地区以支援今川氏。八月十九日,武田、今川两军在甲骏国境的万泽口激战,但过程和结果却史无明文;八月二十二日,郡内小山田氏及胜沼氏迎击北条军。但终因寡不敌众而败北。北条军也并未追击,于次日便撤回了小田原城,因为武田信虎的盟友扇谷上杉氏有不稳定的动向。
/ F2 i  z. M4 q$ o从上述种种可见武田氏和今川氏之间的关系,虽然在战略上双方暂时达成了和睦,但本质上仍是对抗的态势,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今川氏内部发生了一件大事为止。% i/ w! u$ V: @) M1 }' i0 \  S" _
第五节            甲骏同盟成立$ o* _' {: x5 S" ]0 y5 @
天文五年(1536)二月上旬,今川氏辉为了与北条氏纲会面而前往小田原城,在那里停留了一个月左右,于三月七日回到了骏府今川馆。十日后的三月十七日,氏辉暴毙,碰巧的是在同一天,其弟彦五郎也突然死亡。现任家督及其顺位的后继者在同一天均不明不白的死去,这给予今川氏极大打击,造成了家中动摇。# n+ ~: n  p6 f! m' O2 S
由于二人的突然死亡,今川氏的继承人便只能在二人的四个弟弟中选择了。四人分别是在骏河志太郡花仓遍照光寺出家的玄广惠探、后成为京都涌泉寺和奈良唐招提寺长老的象耳泉奘、在富士郡善得寺出家的栴岳承芳及尾张那古野城主今川氏丰。其中支持率最高的便是栴岳承芳,即后来的今川义元。0 N( n5 F9 {( l7 {8 v- i% E6 J
今川义元永正十六年(1519)生,乃是今川氏亲与正室寿桂尼所生,幼名芳菊丸。自幼入善得寺出家。今川氏亲将其托付给从京都建仁寺延请的名僧九承英菊(即太原雪斋)照顾养育,并为芳菊丸取号栴岳承芳。后承芳随雪斋上洛,入建仁寺,但二人又多次下向骏河。至天文四年武田、今川两家再次反目时,二人身在骏河。在氏辉暴死时,二人居住在善得寺,此时承芳十八岁。
3 a$ }$ S6 _7 H/ l$ f2 t而承芳的最有力竞争对手便是其庶兄玄广惠探。惠探之母乃是今川氏亲的侧室,出身于今川氏重臣福岛氏。
& `( b8 G/ ?9 F2 X0 F围绕二人争夺家督之位,今川氏家臣分成了两派,内斗变得广泛化、长期化。由于北条氏纲站在了承芳一方,且有生母寿桂尼和师父雪斋的支持,六月十四日,承芳派在这场内斗中取得了胜利,坐上了家督之位(以下统称今川义元)。玄广惠探自杀。支持玄广惠探的骨干福岛氏一族则逃往甲斐,武田信虎处决了藏匿这些福岛氏残党的前岛一族,表明支持今川义元。但武田氏家臣中同样有反对信虎支持义元的人,在前岛氏被处决后,反对派悉数逃到了北条氏领内。- y- e0 [; }8 j; k
在今川义元坐稳家督之位后一个月左右,便斡旋成功了武田信虎嫡子晴信迎娶京都公家三条家三条公赖之女为正室,多年以来双方的敌对关系大为改善。但由于武田氏家中的反对派逃到了北条氏领内接受庇护,武田、北条两家仍处于敌对的状态。
2 N+ C$ ^" T4 k; M. H武田信虎支持义元方,反惠探方,大概与多年以来今川军侵扰甲斐并经常以福岛氏为先锋有关,如果以福岛氏为最重要后盾的惠探方获胜,那么今川军对于甲斐的侵攻可能会继续持续。所以支持义元方,不仅改善了长久以来与今川氏的对立关系,还消灭了攻击甲斐急先锋福岛氏的势力。
9 T0 Y6 x3 S+ l% f) U! q( e1 y8 _但对于今川义元来说,与武田信虎达成和睦,便会对父兄以来与北条氏构筑的长期的友好关系带来不利的影响。在花仓之乱中,北条氏纲出兵为今川义元提供支持,而义元刚刚坐稳位子便作出不利于今川、北条两家关系之事。而且更令北条氏纲大怒的是,天文六年(1537)二月十日,今川义元迎娶武田信虎之女为正室(即定惠院),两家结成了甲骏同盟,此事也直接造成了北条、今川两家反目。. o9 Z+ Y2 i. D2 R
第六节            信虎追放9 O" Q! J- D, P7 h
与今川氏结盟之后,趁着北条氏纲和今川义元在骏河河东地区的摩擦无暇再倾力攻击甲斐之机,武田信虎开始着力统治领国,并将目光瞄准了邻国信浓。
- |* Z5 S' i* Q天文十年(1541)六月十四日,武田信虎在出兵信浓撤军后,便经河内前往骏府,与女婿今川义元会面。其嫡子晴信在老父离开甲斐境内时,便派兵封锁了河内路,使信虎无法回国。暂时接纳了岳父的今川义元立即派遣太原雪斋和冈部美浓守久纲作为使者前往甲府,就信虎隐居领及所需的侍女等事项进行交涉,并得到武田晴信的回复。但直至九月中旬,双方达成的协议都还未落实,因此九月二十三日义元致信晴信催促。至于关于信虎隐居的具体事项及上述诸事的落实情况,则尚未发现史料上有所记载。
' C" M) s( \# ~. `* @; T# h从之后的通说来看,武田信虎便一直滞留于骏河,直至今川义元败死后的永禄六年(1563),与子信玄(晴信已于永禄二年二月出家,取号德荣轩信玄——不懂战国注)合谋入侵骏河,流放今川氏真云云。而据可信度较高的史料《证如上人日记》中天文十二年(1543)六月二十七日条所载,证如上人给当时正在京都的南部游览的信虎去信,并在七月三日收到了信虎的回信。可见信虎至迟在天文十二年以前就已经上洛了或曾经上过洛了。另从《言继卿记》中永禄元年正月便有京都建有信虎宅邸的记载,且在当年正月四日对于公家众的新年互相敬贺的人中也见到了甲州武田入道之名,信虎当时已经在京了。永禄六年以前的永禄元年(1558)五月二十日、七月十九日、永禄二年(1559)正月八日、正月二十九日、永禄三年(1560)二月一日、永禄六年(1563)正月十七日,《言继卿记》的记主山科言继均留下了曾拜访信虎的记录;永禄二年四月五日,武田信虎也带着酒肴前往山科言继处推杯换盏;同年八月一日,信虎又随着山科言继等公家众合大馆上总介等武家众向将军足利义辉参礼;十二月一日,又随同山科言继等公家拜见了将军义辉。可见,信虎很多时间都是身在京都的。当然,武田信虎经常往来于骏府和京都的,例如长女定惠院去世后,信虎曾在骏河呆过一段时间。而在弘治三年(1557),山科言继停留骏府期间,却没有与信虎碰面的记录。
: ?$ I' J# |, K关于武田信虎被流放的原因,历来是众说纷纭。据《甲阳军鉴》等史料的说法主要是因为信虎的暴政导致民众怨声载道,另有便是晴信和义元合谋说等等,在此不做深入的讨论。
3 i: a2 o  Z% Z- Z+ }$ {综上所述,武田信虎对今川氏的外交政策,以今川义元继任家督为契机,从敌对到同盟,短时间内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某些原因上来讲,自从应仁之乱后,京都关于征夷大将军之位的斗争连绵不绝,以正式的将军足利义晴及其弟•也具备将军就任资格的足利义维为代表的政争中,不仅细川、畠山、斯波等幕府重臣家被卷入,武田、今川这些地方守护家也难免不被波及。从信虎嫡子晴信受赐将军偏讳来看,武田氏当是站在了足利义晴一方,而今川氏辉则是站在了足利义维一方,出兵各处(这点本文笔者尚未深入考证足利义维与今川氏的关系,只是原作者在此有所提及——不懂战国注)。在今川义元上位后,今川氏也转到了足利义晴一方。或许义元做出此决定,便获得了三河的义晴派的松平氏和东条吉良氏的支持等。总之,今川义元对幕府外交政策的转变及武田信虎对今川氏的态度转变,大概与京都幕府的权力斗争状况不无关系吧。0 X0 ], _9 L; Q8 f+ ]) C1 `
9 u6 X' O  V, y! `; ]
第三则    被流放后的武田信虎5 i8 k- g4 a& l6 v7 e
第一节            隐居骏河
$ t, t7 e$ p+ F天文十年(1541)六月十四日,武田信虎征讨邻国信浓归阵后,离开甲斐,前往女婿•骏河守护今川义元处(《甲阳日记》)。但其子武田晴信迅速封锁了河内的道路,断了信虎的归路,并于同日在甲府发表了追放老父的声明。信虎被强制性隐居,并寄寓在了今川义元处。此时信虎正值四十八岁的壮年,至天正二年(1574)八十一岁去世时,没再回到过故土甲斐。
' }! M- ]$ m' |. d整个追放的过程看似是武田晴信和今川义元互相通气后实施的,且涉及到了信虎流放后的隐居料所的设置、对信虎妻室的安置方案等等细节问题。当年九月二十三日,今川义元致信武田晴信,催促其尽快落实信虎的隐居料所之事(《堀江家文书》)。除了正室大井夫人外,选择立冬以后的吉日将信虎的侧室送至信虎身边。比如信虎的第十一子武田信友,便是在骏河出生的(《武田源氏一流系图》)。
* P9 n8 \( ^% Q/ G0 p. p6 Q究竟信虎何时知道该事件的详细情况,史料上并无明文记载。如果说信虎心甘情愿被追放或者接受追放这个事实,似乎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因此本文的原作者丸岛和洋提出假设,为了避免国内分裂或出现混乱,武田晴信和今川义元间是否达成了某种约定,由今川氏将信虎软禁。如果武田晴信的统治失政,今川氏甚至也可再拥立信虎回到甲斐复权。但在流放信虎后的次年,即天文十一年(1542),武田氏便攻灭了信浓的名族诹访氏,顺利地扩大了领国,并进一步巩固了甲斐的统治。且武田、今川两家的关系持续良好,所以信虎复权的希望便微乎其微了。* @5 c: c1 K# ^9 A
事实摆在面前,也不由得信虎不接受,他只能调整自己的心态了。而天文十二年(1543)的上洛,对于信虎的一生来说是个分水岭。/ X' F3 E" Z2 F7 L
天文十二年六月二十七日,石山本愿寺法主证如上人听闻武田信虎在京都南方各处游览,便派遣使者致以问候(《证如上人日记》)。其实早在信虎被流放前的天文九年(1540),双方就曾有过交流(证如上人之子显如上人的正室是武田晴信正室三条夫人的亲妹妹——不懂战国注),使者是与信虎侧近曾有旧交的森长门守。七月三日,信虎也派遣使者立神某前往本愿寺答礼。信虎没有亲自出面,或许仍在京都南部一带游览而未能前往摄津的石山本愿寺与证如上人会面。此时的信虎已出家,号无人斋道有。此次上洛似乎并未有政治目的或者产生什么与政治相关的结果,或许就是单纯的想调解一下隐居后的心境?本月,信虎又从京都南下,前往高野山参拜,并留宿于之前便与武田氏有师檀关系(御师与檀越,即御师引导檀越前往寺社进行参拜——不懂战国注)的引导院。次年五月,从游行僧那里听闻此事的信虎次子武田信繁还布施了绢五疋,以对其表示谢意(《持名院文书》)。
8 v' {- f1 Y0 d9 @  N1 O参拜完成后,从高野山下山的武田信虎又前往奈良。八月九日,奈良兴福寺多闻院院主英俊听闻武田信虎来到了奈良,据说要在此停留三十天(《多闻院日记》)。但实际上似乎并没有呆那么长时间,信虎于十五日便离开了奈良返回了骏河(《多闻院日记》)。之后在京都方面的史料中便暂时没有信虎的踪迹了,所以当是在骏河又度过了一段时日。3 p# K6 N. r( w% k7 s" Y4 _
天文十四年(1545),信虎的小女儿在骏河出生(《武田源氏一流系图》)。和上面一个姐姐还有前面提到的儿子武田信友乃是一母所生,后来嫁入了骏河的有力国众葛山氏。
/ D$ i+ T1 V# ]. ^& o: s# Y武田信虎在骏河的隐居料的情况不明,但基本上当是由武田方承担,今川方也支给一部分。在后来今川氏被武田信玄消灭后的元龟二年(1571),由信玄向熊野那智大社社领寄进安东地方的六十贯文的土地中,其中出现了信虎知行并遭到了奉行人的拒绝寄进(《米良文书》),最后在熊野那智大社方的抗议下,才改换别的土地代替,而这块土地的本年贡也该是缴纳给信虎的。天正元年(1573)十二月,武田信友之子信尧寄进了安东地方十贯文的土地(《八幡神社文书》),这块土地极有可能是之前今川氏赐予武田信虎的给地,因为信虎离开,武田信友出仕于今川氏,理应被给予或继承信虎的相应知行。
2 p2 W3 i1 D" S$ v3 d第二节            在京奉公& b$ l7 H4 H# l+ b4 P
上节提到武田信虎自离开奈良后,便从史料上消失了身影,而再次能够看到他的行踪时已是弘治四年(永禄元年、1558),其人身在京都而非骏河。一般的通说认为武田信虎再次上洛是在永禄三年的桶狭间之战中女婿今川义元战死以后,信虎与今川氏真的关系恶化所致。但实际上这并非事实,而是《甲阳军鉴》的杜撰或误记,此书甚至还加入了武田信虎与子信玄的使者会面的情节,将今川氏的内情告知与信玄,提出让信玄入侵骏河,为之后的武田军攻击骏河进行铺垫云云。另有《武田源氏一流系图》中记载永禄六年(1563)信虎上洛出仕于足利义辉,但根据相关的记载,信虎上洛乃是今川义元生前之事,大概是为了今川氏而在京都活动,之后一直在京的可能性较高。
8 \& Z' H$ g. R8 N永禄元年(1558)正月四日,山科言继及其子言经在新年伊始的互相走访拜年中,其对象中有“甲州武田入道”,即武田信虎之名(《言继卿记》)。三月十六日,言继给信虎的宅邸去信,但信虎当时并不在,但至少可以由此推断出信虎已在京都有了宅邸,且在永禄二年、三年、六年、七年的新年拜访中,言继均去了信虎那里,可见信虎这些时候是相对长时间在京的。
; ]' x( p+ h. `  ?& T3 n2 r7 ]山科言继之所以与武田信虎交情很深是因为言继的养母与今川义元之母寿桂尼乃是姐妹,而且言继在弘治二年(1556)至三年间,有半年是下向至骏河的。如果从信虎天文十二年从奈良回来后从史料上消失至弘治四年再次在史料上出现这段时间里,信虎是在骏河的话,那么他应该会有与山科言继结识和会面的机会。弘治三年(1557)二月二十五日在骏河召开的以山科言继为贵客的连歌会上,其中一名参加者为“武田左京亮”(《言继卿记》),比定为信虎之子武田信友,而却没有见到信虎的出席。从此点来看,信虎当时应该是不在骏河。如果要是信虎在此时间点以前就已上洛的话,那么大概会是以天文十九年(1550)六月二日,以女儿定惠院•即今川义元正室的病逝为契机的吧(此段时间内由于没有关于信虎的直接史料,一切只能从现有的史料中他人的事迹中推敲,因此此处不得已用了不少假定和推测,所以只是聊备一说——不懂战国注)。
. J1 j$ k% T* o  H* G3 y* |5 R; C上洛后的武田信虎出仕于将军足利义辉。在《言继卿记》永禄二年(1559)八月一日条中称其为外样,永禄七年(1566)十月十八日称其为大名,与紧接其后的外样山名与五郎有明显区别。从这种记载方式来看,基本上在公家众之后,信虎差不多算是武家众之首了,在他之后才是义辉的侧近大馆氏和政所执事伊势氏等幕府重臣。本来在室町时代,守护应在京,但在应仁之乱后,这种规则已经名存实亡。而武田信虎作为为数不多的守护(或者说是前守护)在京,被给予了很高的待遇,但也只是礼仪上的有待,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执掌。只有在永禄元年三月二十二日京都知恩寺的四足门施工之际,信虎作为幕府的奉公众,小小地参与了一下(《言继卿记》)。
: y$ y! y; z' I$ e1 Y( A( s- U此时的京都,也正是地方大名上洛的频繁之际,信虎或许与他们也有过会面或者交流,甚至包括之前的敌对势力越后的长尾景虎和信浓的小笠原长时等。其中小笠原氏也出仕于幕府,信虎当与其相识。陆奥三户南部氏的当主南部信长上洛完后要归国时,被信虎挽留了一年(《南部光彻氏所藏文书》)。/ O3 ^  {+ A9 @4 k- a( W( T5 F7 j& s
武田信虎在京都时,与公家众们在文化方面也有很深的交往。永禄元年三月二十二日在公家飞鸟井雅教的府邸举办的蹴鞠会上,信虎派近臣清水式部丞参加(《言继卿记》);同年闰六月十五日,在公家万里小路惟房的强烈请求下,信虎为其题写《三体和歌》的书名和后记(《惟房公记》);七月,有一次山科言继到访信虎邸时,正好时宗游行上人也来了,便由仁一检校(庄园或寺庙事务的监督,一般为盲人担任。此处当是指演奏《平家物语》的琵琶演奏家?——不懂战国注)教习《平家物语》;永禄七年(1564)九月,信虎终于从山科言继那里获得了盼望了一年之久的《源氏物语•薄云卷》的写本。
! ]1 ~* P* H9 l. W& s' d# D( l, A5 n7 k永禄三年(1560)九月,武田信虎将最小的女儿嫁给了权大纳言菊亭晴季,据《武田源氏一流系图》所载,夫妇间育有二女。在天正十年(1582)三月武田氏灭亡之际,有一名与武田胜赖一同自杀的女性,《信长公记》中将其记为信虎“京上臈之女”,也许此人便是信虎之小女。此外,在武田氏灭亡后,真田昌幸号称自己的正室为菊亭晴季之女,因为晴季之女乃是信虎之孙女,昌幸宣称此女为自己的正室,乃是强调与武田氏的姻亲关系,但这明显是后世的杜撰。2 N) x( u+ d" {8 v, l( M' B
由上述种种可见,武田信虎在京都已经编织了庞大的关系网,在此之间即便回到过骏河,应该也不会很频繁。比定为永禄五年(1562)或七年的书信中曾有武田信玄下令了解信虎是否回到骏河之事(《比毛关家所藏文书》),要是永禄五年的话,信玄应是听到了今川义元战死后信虎会回到骏河的传闻吧。无论如何,信虎要是不在骏河,应该就是长期在京了。也有说法信虎担任了武田氏的在京的事务管理者,但作为与幕府有深交的信虎在武田氏与幕府交涉的过程中完全看不到其起到的作用,所以上述结论无法确定。但在一些非公场合,信虎与信玄之间也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足利义辉曾多次向武田信玄下发御内书,通过使者,信玄便有打听到信虎消息的可能性。某年三月二十二日,信玄向京都鞍马寺的僧人妙法坊发去了感谢信,感谢他为武田家所做的多闻天祈祷(一种战胜祈愿?),但在信的最后却写到:“虽然今后想将祈祷之事全部拜托给您,但是老父入道让我把这事都交给月性坊来实施,因为是父亲的命令,那我也没办法了”(《战国遗文•武田氏编》第四二四一号所藏不详文书)。可见信虎想要将武田家的祈祷交给与自己交情好的僧侣来实施,从而让信玄感到很是为难。6 }& h5 M5 p3 D" y* }& `
之后,一直在京的武田信虎便遇到了一件大事,永禄八年(1565)五月十九日,京都发生永禄政变,即将军足利义辉被谋杀的事件。但在此过程中信虎的动向则没有记录。从永禄八年至九年间,《言继卿记》中也没有关于信虎的记录,或许他回到了骏河。
5 n5 l/ R) I9 I  n) Z但在永禄十年(1567)伊始,京都似乎又有了信虎的踪影。正月二十四日,山科言继前往信虎邸进行新年问候,但恰巧信虎不在家。四月二十二日,言继在家门口与信虎及伊势备中守打了个照面(《言继卿记》)。此时的京都尚在杀害足利义辉的主谋三好氏的控制之下,因为在政变中信虎可能采取的态度是保身为重,因此在风声过后,很快又能在京都开始活动。即便在织田信长拥立足利义昭入京后,信虎仍在京都。到了元龟年间(1570-1573年),武田、织田两家的关系迅速恶化,虽然在前期还在勉强维持着同盟的关系,但这种关系随时会破裂,信虎的处境也会突然变得危险。至元龟四年(天正元年、1573)三月十日,足利义昭终于举兵反抗信长。
+ a# X$ Y: e1 P0 p7 ^因幕府重臣细川藤孝早已向信长通风报信,信长在义昭正式举兵前便洞察了内情。在三月七日信长给细川藤孝的回信中,倒是记载了一些关于武田信虎的动向:“听闻信虎当时滞留在甲贺,并企图出兵攻击近江。但无论义昭的命令如何紧迫,仓促之间也难以凑够足够的兵力吧”(《细川家文书》)。近江甲贺郡乃是永禄政变之后义昭出逃时的藏身地,也是当时反信长方的六角氏残党的主要活动地区。足利义昭将信虎派到此地,试图发起对近江信长领的攻击。武田、织田两家正式开战后,信虎逃出织田氏控制的京都前往甲贺也就不难理解了。最终义昭举兵失败,投降于信长并被流放,武田信虎的动向也随之消失了。
) v; {5 `7 J/ o1 v8 E, S2 ?+ T$ g第三节            回到武田领- K) w4 {" h( I# X9 D
足利义昭从京都被流放后,武田信虎在畿内也难以立足,身在甲贺的他想与足利义昭会合也不容易。而同年四月十二日,武田氏家督•信虎之子武田信玄病逝,其子胜赖继承家督之位。在此背景下,信虎计划回归甲斐。
8 w) {3 n, k! f( N6 H对于武田胜赖来说,爷爷信虎突然想要回国,肯定令其难掩为难之色。据《甲阳军鉴》所载,信虎的回国计划刺激了不满胜赖继承家督的一门众的敏感的神经,而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便是长坂钓闲斋光坚。长坂光坚乃是武田氏家臣中少数自信虎时代以来的重臣,他认为信虎只是一名非同一般的莽撞的勇将,而且被流放了三十多年,很难再让武田氏的家臣们具有凝聚力。由于胜赖刚刚坐上家督之位没有多久,为了慎重起见,信虎最终还是没有被允许进入甲斐。
" o* D) T) y+ Q% y1 R, \天正二年(1574),信虎回到了阔别了三十余年的武田领(由于原作者未对今川氏被武田氏攻灭至信玄之死这段时间内,即骏河已成为武田氏的领国期间,信虎是否回到过骏河进行介绍,因此权且认为今川氏灭亡后,信虎主要活动于京都,因此此处才说信虎之前并未进入过武田领吧——不懂战国注)。与孙子胜赖会面的地点被安排在了信浓高远城,当时的高远城代为信虎的三子武田逍遥轩信纲,也算是个比较合适的场所。《甲阳军鉴》中对于会面的情况有着如下记载:信虎首先询问了胜赖的年龄,接着又问了他的生母是谁。当他得知胜赖的生母乃是诹访赖重之女时,脸上便显现出了不快。之后在与武田氏重臣们见面时,得知内藤昌秀、马场信春、山县昌景等宿老都是因继承名家而改姓后,信虎的态度明显变得不耐烦起来,最后听到春日虎纲的父亲之名时,一下暴怒起来骂道:“我不知道把你们这帮小民提拔起来的信玄是怎么想的”,之后又在已经被惊呆了的众人面前拔出武田家的家传宝刀威吓道:“这把刀可就是当年斩杀那个叫内藤的家伙兄长的刀啊”……
% ]& g& I& f( Z6 C# Z; f这个场景应该是《甲阳军鉴》中为了突出信虎的暴虐,追放他也是不得已的说法的典型表现,也是被武田信玄一手提拔起来的重臣层与武田氏谱代家臣间对立的典型表现。
( D* z* c( j, e" D4 J此事过后没多久的天正二年(1574)三月五日,信虎去世,享年八十一岁。其葬礼由被从龙云寺延请的僧侣北高全祝主持,在甲府大泉寺举办(《龙云寺文书》)。法名大泉寺殿泰云存公庵主。武田信虎终于能够在死后魂归故土甲斐。
% a, t; l! A/ S2 c9 s" }
0 W' ?+ n0 E8 H. j
' g) s8 a# w( K+ ]0 c0 t3 r; b- q' R; [; ?4 @3 V. E+ ~# U
第一则小文原作者  黑田基树
( p' o9 w6 s( q6 C; o) p8 \第二则小文原作者  平野明夫% _; n2 `( L: \) R9 S5 ^( Y
第三则小文原作者  丸岛和洋1 w7 c3 L& p' L) Z/ b
上述三篇文章均出自柴辻俊六著《武田勝頼のすべて》(新人物往来社2007)
0 h' S, h! V8 F( o/ L! A不懂战国  编译
5 U3 G3 Q1 |7 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8 21: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先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 13: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武田信虎和织田信秀很相似,作为战国大名,即使真的喜欢次子也不会糊涂到废长立幼,真正想废长立幼的是他们的夫人(都以失败告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9 16: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信玄的爷爷武田信绳就曾逼偏爱次子武田信惠的父亲武田信昌隐居,到武田信虎时代总算干掉了叔父武田信惠一族。
2 u  Q. Z9 E, ^6 C;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7 11: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大河剧里的信虎形象给骗过去了,原来他也是一位名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3 23: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e* Q. a& s* z1 o
信虎当然是名将,不但是名将而且是一个非常有作为的政治家,但是信虎在被放逐之前和国人武将的关系没能处理好,实际上武田信虎和内部家臣团的关系是非常恶劣的。) n* F( g4 P5 E9 t# b  Q

& v  t3 V$ C4 h5 x. E当时信虎频频作战,坊峰合战干掉了一门众中的威胁分子油川信惠并压服了小山田信有一族,并通过战争和外交联姻压服了大井、穴山、今井等国人众,对外进行了一系列的作战行动,这些作战行动给国人众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而大井、穴山、小山田等国人众新附也不够忠诚。
6 T0 L5 q: A7 ~& b5 p7 C4 P) S4 N$ N3 [4 ^# }; F& v
而且信虎利用自己的权威搞集权,实际上是在推进领国的一元化,在建立甲府躑躅ヶ崎館的城下町的时候要求家臣离开领地在城下町集住,这对于家臣对领地的统治是十分不利的,也遭到了极大的反弹,发生了永正17年栗原氏・大井氏・逸見氏为首离开甲府的甲府退去事件,并造成了享禄4年(1531年)今井信元・栗原兵库和饭富虎昌等人的反叛事件,虽然遭到镇压并且降服,但是后来在放逐武田信虎的事件中这三个国人都是信玄的支持者,甚至作为信虎正室的大井夫人也留在了甲斐没有跟随信虎。
6 K7 m: g1 Y9 a; V( O) ~8 e+ G1 V) r# D6 ]
而且武田信虎还大力提拔客将,如原虎胤、横田高松、多田赖满、三井高虎等都是武田家的客将。这也造成了领国一门众的离心。最后在放逐事件发生之时原虎胤为首的客将虽然提出了异议,但是他们所掌握的势力并不足以与饭富、甘利、板垣等人对抗,因此原、横田和多田最终归附信玄,三井高虎等出奔。% {7 g. X8 Y" D% [+ x% e, Z; Y

. r, o* L% P# G3 g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今川家的撺掇,今川家从今川氏亲以来一直对甲斐虎视眈眈,而板垣信方是在两家之间穿针引线的人——板垣信方负责对今川家的外交工作,大永元年九月,氏亲撕毁和武田氏的和约趁武田内乱以福岛正成为主将进攻甲斐,板垣信方被追究责任追放到了骏河,直到今川氏亲挂掉才被允许归国。因此板垣信方和今川家的关系非常密切,而追放信虎对今川家的联系人就是板垣信方。2 J% C2 I4 s( V+ e8 B% ?$ ]: j
2 W/ F9 E; M( M4 W/ @. u) \
上述问题一同爆发的结果就是国人众趁着信虎从信浓返回去骏河探望女儿女婿之时发动政变一同将武田信虎放逐,而近臣和子女无一跟随信虎。' Y8 l0 u# s% j+ j, h: W
4 f* r6 s, U; O0 Q' N$ R1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1-30 11:12 , Processed in 0.20772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