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史论坛

 找回密码
 入住日史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34|回复: 7

【原翻】关于备前宇喜多氏研究的二三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1 21: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懂战国的前言:提起对于战国史圈内对于备前宇喜多氏的关注度,可谓不高不低。大部分爱好者主要感兴趣的是宇喜多直家的扩张手段,及其所谓阴险狡诈的枭雄形象,传统印象里给人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取得了备前一国云云。当然,这也只是存在于军记物语中的浪漫主义。另外一点就是宇喜多秀家对于丰臣政权的忠诚及宇喜多军在关原合战决战中的表现经常为人津津乐道。但实际上,对于宇喜多氏的实证性研究,即便在日本,也处于起步不久的阶段,近十几年来才得到迅速的发展,学者们尽可能还原一个真实的直家和秀家。其实就我个人来说,对于宇喜多三代的认知也处于通说为主、一知半解的状态。史料中所呈现的事实往往与传统的说法大相径庭,因此也给学者们留下了无数研究的课题。$ w* X. i! L1 v
为了使战国史的爱好者们,特别是对宇喜多氏感兴趣的爱好者们了解学界关于宇喜多氏研究的发展现状,我特别编译了一篇关于宇喜多氏研究的文章,和大家共享。此外,由于此类文章是基于研究现状展开论述,并非是对直家、秀家等人的生平履历进行叙述和考证,所以阅读起来可能有些乏味,在此先予以说明。; B8 F5 |' d( w2 _/ p
/ O4 B( E& ^6 O
第一章        关于备前宇喜多氏的研究
: D: ?$ ]0 o# [/ \宇喜多氏之名在史料上初次出现是在文明元年(1469)的备前西大寺的文书中,上有宇喜多五郎右卫门入道沙弥宝昌之名,此后在同文书中,相继又有宇喜多修理进宗家、宇喜多藏人佐久家的名字出现。可惜的是单凭此几份文书,尚不足以非常准确地推断出这几人在系谱上的相互关系(在《冈山县史第五卷•中世2》中,相关章节的作者•学者石田善人在同书中认为宇喜多氏的先代系谱应为五郎右卫门某—宗家—久家—能家的顺序——笔者注。本文括号中援引日文原文中笔者大西泰正的注解,如无特殊标明,均为该笔者所注,下同——不懂战国注),所以一般在研究宇喜多氏的历史方面,都是从宇喜多能家的时期说起。能家为播磨•备前•美作三国守护赤松氏的重臣浦上氏手下的重臣,曾为主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在大永四年(1524)以后至其晚年的天文年间(1532-1555)后期,其动向还是有很多不明之处。
2 a3 L! O: q  D% V$ {" x6 m宇喜多氏再次明确地出现在历史舞台时乃是永禄年间(1558-1570)前期,宇喜多直家在浦上氏的手下逐渐扩张势力。虽然详细的亲缘关系尚不能清晰确认,但历来的通说是直家为能家之孙。而直家最终将主家浦上氏流放,基本掌握了备前一国。
. P% @9 Q0 F+ ?- _9 L6 O  K: ^# E: P继承宇喜多直家之位的是其子秀家。秀家在丰臣秀吉的扶植下,领有了备前、美作两国和备中、播磨两国的一部分,并成为了丰臣政权的重镇之一,但最后在庆长五年(1600)的关原合战中加入西军并败北,所领被没收。虽然秀家未被处死,但作为政治势力的大名家宇喜多氏灭亡。" t! k, {) e) n- P( i, p% C1 T4 E
上述便是宇喜多氏由战国期至丰臣期的简要发展脉络,但因史料的制约,对于宇喜多氏的学术性的、实证性的研究并不多。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关于宇喜多氏的研究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论点也逐步深化。其研究特点之一就是对宇喜多氏相关的历史事项进行确定,并对这些事项进行解释和评价。" E# z0 S# B% U. Y3 E+ o3 s9 T
说起研究宇喜多氏的最重要资料,当属学者藤井骏和水野恭一郎合纂的《冈山县古文书集》(藤井、水野二人于1953年-1956年编纂了第一至三辑,由山阳图书出版;1981年又编纂了第四辑,由思文阁出版。在其成书前,有1936年版的《冈山县史》中学者永山卯三郎所搜集的宇喜多直家、秀家的相关文书可供参考),此书可以说是研究冈山县中世史不可或缺的史料集,虽然以现在的研究结果来看,该史料集还是有些遗漏甚至谬误,可这并不影响其在研究方面重要的地位。但是,此书对于关原合战后宇喜多氏没落的原因相关的史料收录较少,所以学者しらが康义(代表作为《战国丰臣期大名宇喜多氏的成立和崩溃》)对宇喜多氏的相关史料进行了细致的归纳,并发表《宇喜多氏关系史料》一文(深谷克己编《冈山藩的支配方法与社会构造》所收,早稻田大学文学部(1996));之后,学者横山定又将六十多份宇喜多直家的发给文书以编年的形式予以整理(《冈山地方史研究》100号(2003)所收《宇喜多直家发给文书编年化试案》)。此外,《黄薇古简集》的翻刻出版(宽政五年(1793)由冈山藩士斋藤一兴编纂。1971年由藤井骏、水野恭一郎、长光德和校阅,冈山县地方史研究联络协议会出版)和《冈山县史》编年史料、《久世町史》史料编、《邑久町史》史料编的出版,使得更多的研究者得见宇喜多氏的相关文书。《吉备群书集成》(为近世以前冈山县地域内著作的总集,田中诚一于1921-1922年纂集了第一至第三辑,森田敬太郎于1931-1932年纂集了第四至第十辑。其中收录了高木亮轩于宝永六年(1709)编纂的地志《和气绢》、冈山藩士土肥经平于安永三年(1774)编纂的军记物语《备前军记》、冈山藩士大泽惟贞于宽政年间(1789-1801)编纂的《吉备温故秘录》等各类史料)、《金泽宇喜多家史料》(备作史料研究会于1996年刊行的《备作之史料》第五辑所收的《金泽宇喜多家史料》中包括了延宝五年(1677)成书的《浦上宇喜多两家记》,传说作者为宇喜多氏重臣户川达安之子户川安吉)、《备前记》(备作史料研究会于1993年刊行的《备作之史料》第四辑所收的《备前记》为冈山藩士石丸定良于元禄十三年至十七年(1700-1704)所编著)、《早岛的历史》、《冈山藩家中诸士家谱五音寄》(仓地克直纂集的《冈山藩家中诸士家谱五音寄》第一至第三辑是翻刻冈山大学附属图书馆所藏的同名史料,记载了出仕于冈山藩主池田氏的宇喜多氏旧臣的家史来历等)等资料均包含了在宇喜多氏研究过程中重要且必要的参考内容。$ `# X7 }8 Y( O' G* X+ P% B* e) r
在研究方法方面,由于关于宇喜多氏的一次史料并不算丰富,因此是否能够利用二次史料,即后世的编纂物,作为一次史料的有力补充,便成为了对于宇喜多氏研究的一个关键问题。围绕此问题,形成了两种几乎对立的看法,一是在一次史料空白的情况下,慎重的援引二次史料作为一次史料的补充;二是仅仅依靠同时代的一次史料。对于第一种情况,学者森俊弘、三宅克广、畑和良及本文的笔者大西泰正均主张需正视二次史料,基于一次史料对于二次史料进行检证和对比考察,不主张完全摒弃二次史料的作用;而对于第二种情况则有光成准治和渡边大门等学者,分别撰文批判上述援引二次史料的方法,并认为这是一种比较危险的研究方式。
5 [* R0 z- Y. J- e! O; z' r不管是哪种情况,无论是对于一次史料还是后世编纂物这种二次史料,都应认可上述史料的存在意义,如何进行客观的、具有强说服力的实证性研究才是最为重要的。所以笔者以几个关于宇喜多氏的主要论点为例,结合上面提及的内容,供读者参考。, ]5 [4 A' p: q' j' \$ e

. \1 m' i4 R) J第二章        宇喜多氏的出自和直家之前的宇喜多氏
, U) U. l7 I! r2 a前文已经提到,受史料方面的制约,关于宇喜多氏的出自可以说是很不明朗。仅在学者石田善人和立石定夫的著述(石田善人执笔《冈山县史第五卷•中世2》(冈山县、1991);立石定夫著《战国宇喜多一族》(新人物往来社、1988))中有所论及,他们二人在关于宇喜多氏的出身方面均提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但仍有两个问题需要进一步说明。
: j+ @0 S/ ?' k+ B一是关于宇喜多氏权力性质。以《冈山县史》为首的很多资料都将其作为浦上氏的家臣。在《宇喜多和泉能家入道常玖画像赞》(冈山县立博物馆所藏。大永四年(1524)八月,南禅寺僧九峰宗成在能家的寿像上题写赞文)中也提及了能家在浦上则宗、宗助、村宗几代浦上氏家督手下所获得的功勋,所以浦上氏家臣一说似是更合常理。而学者渡边大门则认为直家之前的宇喜多氏已经确立备前金冈东庄的领主权力,所以应为浦上氏的从属,与浦上氏只是较为松散的合作关系。但同在《宇喜多和泉能家入道常玖画像赞》中有“比年归纪氏(此处的纪氏指浦上氏)代代为肱股”的说法,且在宇喜多能家给浦上村宗的书信中曾自称为“臣”,所以既然存在能家作为浦上氏家臣的直接而具体的证据,那么渡边大门的说法就有些站不住脚了。另外再从宇喜多氏的本领吉井庄下游金冈东庄来看,渡边大门认为这里流通便捷、交通发达,因此宇喜多氏可能早先并不只是武士身份,甚至会有商人的特征(渡边大门著《宇喜多直家•秀家》(ミネルヴァ书房、2011))。既然会有商人的特征,那么他就不该在赤松氏直接支配的序列之内,且虽然乍一看宇喜多氏是浦上氏的属下,但实际上也就是那种松散的合作关系。笔者无意完全否定这些说法,但上述种种似乎都是推理,确实也已经让人觉得不太靠谱了。$ w3 X7 s+ }3 o1 N5 U
二是关于宇喜多能家以后的系谱关系。《备前军记》等史料中关于宇喜多氏的系谱为能家—兴家—直家,这种说法是目前为大众所认可的通说。但学者森俊弘比对各种编纂史料后提出这种说法或许只是种假说或者推断(《宇喜多家史談会会报》第4号(2002)所收森俊弘《宇喜多兴家—宇喜多氏关联说话考2》),因为所谓的直家之父宇喜多兴家之名在一次史料中无法得到确认,其出处在延宝四年(1676)成书的《宇喜多传》中,且在直家幼年期的某年六月晦日因病或被杀而突然死亡,法名露月光珍。相反,渡边大门则认为通说的系谱没有错,却遭到了学者田中修实的批驳(《美作大学•美作大学短期大学部纪要》第52号(2007)所收渡边大门《中近世移行期宇喜多氏的权力构造》及《吉备地方文化研究》第21号(2011)所收田中修实《宇喜多直家的幼年期及其时代背景》)。( E5 B* s5 t8 p5 f) u8 ?7 I9 x# A- g
上述两点问题因受史料的制约,所以无法进行令人满意的讨论和论证,但与其通过臆测便轻易得出结论,不如将仍然存在的不明之处留待以后的研究者们吧。
) m/ N  |" X7 b. B1 [: ~4 ]# K) e: W. n- X- B1 t
第三章        宇喜多直家的发展过程# ^% j9 J; o5 h+ h" y6 E; g6 N
关于宇喜多直家的起家过程,在前文提到的学者しらが康义的研究以前,基本是沿用《备前军记》的说法,简要来说就是在天文年间(1532-1555),播磨室津城主浦上政宗与其弟宗景对立,后宗景得势而获得了备前的支配权,宇喜多直家在其手下逐渐发展和做大,最终将宗景流放,掌握了备前一国。但しらが康义的研究认为对于永禄年间(1558-1570)之前的宇喜多直家的具体动向,无法从一次史料上得知,他只是认为起初直家为浦上氏的家臣,从永禄十一年(1568)之后才逐步自立。$ P: [4 l* W. f" [) S  ]
随着对新史料的挖掘和学者岸田裕之、长谷川博史等人的研究(《广岛大学文学部纪要》第55-2号(1995)所收岸田裕之•长谷川博史《冈山县地域的战国时代史研究》),历来被认可的通说也可能随之发生改变。其中岸田裕之的研究从当时备前的河流水运的权益争夺着眼,得出至少在永禄年间,浦上政宗的仍在备前保有一定势力的结论(《广岛大学文学部纪要》第55-2号(1995)所收岸田裕之《浦上政宗支配下的备前国众与鸟取庄的远藤氏》。同著者著《大名领国的政治和意识》(吉川弘文馆、2011)再录),而非通说中的浦上宗景的绝对支配,所以备前的势力竞争的过程需要改写了。
* h& ~) h8 J) h4 v- l9 Q- H  U) q也就是说,至少在永禄年间的前期,浦上政宗的权力仍然影响着交通要冲长讲堂领鸟取庄。通过与掌握备前旭川水系要冲的龙之口税所氏、金川松田氏的联姻和盟约,将其纳入自身的指挥下,连备前吉井川河口地带的宇喜多大和守(与直家的亲缘关系不详)也是其从属势力,可见政宗仍然掌控着备前西部至南部一带的势力。而同期的和气郡天神山城主浦上宗景则盘踞在备前东部一带。在浦上政宗的势力衰退而缩回播磨国内时,宇喜多之家掌握了鸟取庄,并攻灭税所氏和松田氏,以冈山城为居城,控制了旭川水系周边的商品流通和交通。最终与控制吉井川中游的原主家浦上宗景决战并获胜,掌握了备前一国。
- |# `. N: L( z0 p但在岸田裕之的研究中,未能明确之前处在浦上政宗指挥下的宇喜多大和守与直家的关系,也未能得出宇喜多直家的出身的结论,所以学者森俊弘便对此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冈山地方史研究会2011年六月例会报告》所收森俊弘《由相关史料看妙善寺合战—通过古传承进行检证》)。他除了当时的一次史料,还收集了大量的后世编纂物彼此进行对照,对于一次史料的欠缺进行了有力补充,又对《备前军记》所述的内容进行了大幅修订,最终还原了宇喜多直家发展的大致脉络。天文年间,以备前邑久郡丰原庄东部乙子城为本城的宇喜多直家与同族大和守对立,直永禄年间中期,攻降了大和守后继宇喜多筑前守的直家掌握了宇喜多家,后又相继攻灭税所氏和松田氏。之前直家虽为浦上氏从属性较高的家臣,但从永禄十二年(1568)左右便与主家在军事上发生对立,并开始加速谋求自身的独立。而且森俊弘还提出了一个值得注意和探讨的说法,就是直家通过织田信长的中介,拥立足利义昭,从而成为了备前众的盟主。
" |6 b& B1 s6 Q此外,在岸田裕之的研究中并未详细论证的关于浦上宗景的权力形成的问题,另一学者畑和良试着进行了解读(《冈山地方史研究》第100号(2003)所收畑和良《浦上宗景的权力形成过程》),即天神山城主浦上宗景将美作东部受出云尼子氏侵攻威胁的领主们纳入到自己的指挥之下,并与试图同尼子氏和睦的兄长浦上政宗决裂,于天文二十三年(1554)自立。宗景得到了安芸毛利氏及从属于毛利氏的备中国众三村家亲的支援,确立了备前东部的支配权。永禄六年(1563),与兄长政宗达成和睦。在此期间,与毛利氏连结的浦上宗景仍是拥立守护赤松氏的。
2 j3 t8 h3 |- B* {# J" j0 {所以虽然天文至永禄年间关于宇喜多直家的动向仍不明朗,但很有必要通过将眼界扩大至浦上宗景和政宗的争斗,以期挖掘出更多的事实。5 P1 I( I7 W) b
( m9 I- b+ q6 `6 [) C3 u; {
第四章        宇喜多氏与浦上氏的关系& F- o; z1 E- R: r
一直以来,根据《备前军记》的说法,宇喜多直家乃是守护赤松氏的守护代浦上氏的家臣,直家放逐浦上宗景的行为也是下克上的最典型表现。而另一史料《阴德太平记》也是如此,认为宗景是直家的主君,直家流放主君乃是不忠的行为。
& X! f& l' Q$ ^. k6 {学者寺尾克成曾说:“关于浦上和宇喜多两氏关系的实证性研究成果几乎没有”。在其论文中(《国学院杂志》第92-3号(1991)所收寺尾克成《浦上宗景考—宇喜多氏研究的前提》)强调了学者田口义之所提出的浦上宗景没落于天正三年(1575)的说法(《冈山地方史研究》第55号(1987)所收田口义之《关于美作三星城主后藤胜基》)。不仅修正了通说中浦上宗景的实像,还对其之前不够明确的权力构造进行了解明,在此过程中自然也会涉及到宗景和直家之间的关系。具体而言就是从浦上宗景的领国支配来看,尚未见到直家直接参与的影子;在永禄十一年(1568)攻灭金川城松田氏的过程中,也不像通说中直家单独行动那样,可能是出于浦上宗景的意思,直家只不过是一个被动员的参与者罢了。因此寺尾克成得出的结论是直家只不过是宗景麾下的一介外样国众,直至元龟年间,积蓄了一定势力的直家虽然从外界的角度来看已将浦上、宇喜多并称,但实际上仍在浦上氏麾下接受其指挥。而以研究公仪著称的学者久保健一郎则认为,宇喜多氏作为毛利、织田氏这样大势力夹缝中的境界领主(冈山藩研究会编《藩世界的意识和关系》(岩田书院、2000)所收久保健一郎《境目领主与公仪》),从元龟元年(1570)以后来看,几乎和浦上氏是对等立场,虽然受浦上氏的军事调度,但直家对于宗景来说乃是独立的势力。( ^* Z" ]( C* r% ~, r
那么久保健一郎未加论证的元龟元年之前又是什么情况呢?渡边大门认为在弘治至永禄年间,在宇喜多直家的发给文书中见不到遵循赤松氏和浦上氏先例的记述,所以直家已经确立了在地领主权,说明宇喜多氏与浦上氏虽然出身和领地大小不同,但在家格地位上是同等的,二者只是军事指挥或者同盟的关系(《美作大学•美作大学短期大学部纪要》第52号(2007)所收渡边大门《中近世移行期宇喜多氏的权力构造》)。这与久保健一郎提出的元龟元年以后的浦上、宇喜多两家的立场关系是相同的。
+ F4 N. W) o5 [3 B6 Y; V% r) P另一方面,森俊弘则认为宇喜多直家作为浦上宗景手下从属性较高的家臣,凭借主君的信任并依靠其权力背景,凝聚和结合在地势力的向心力,以推进自身的公仪(《冈山地方史研究》第109号(2006)所收森俊弘《宇喜多直家的权力形态及其形成过程—以与浦上氏的关系为中心》)。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完全否定近世编纂物的史料价值,而是对其检证后尊重其能被认定的事实,正因为直家处于从属于浦上宗景的政治立场,才有可能显著地扩张势力。0 x: ?" p6 b8 }4 Q! u: T9 f
综上所述,宇喜多直家与浦上宗景的关系基本存在要么是浦上氏的家臣,要么是与浦上氏同家格的两种说法。笔者认为,元龟元年以后的宇喜多氏的情况,正如久保健一郎所论证的那样;至于永禄年间的情况,则森俊弘的说法较为妥当。但森俊弘的关于宇喜多直家为浦上氏家臣的说法由于同时代史料的不足而存在着瓶颈,渡边大门的说法虽然否定了浦上、宇喜多两家为主从关系而是同格关系,但也确实是个新锐的说法。所以在出现决定性的史料论据之前,当允许学者们因对史料理解的不同而持有不同的说法。& f! F3 V" S1 U9 B9 @
) N1 Z( h. e, k6 p
第五章        浦上宗景没落后的宇喜多直家的权力2 G+ `3 `0 P% w/ ?( \8 c+ b) ?
与毛利辉元联合的宇喜多直家和从织田信长那里获得播磨、美作、备前三国朱印状的浦上宗景的分道扬镳是在天正二年(1574)三月(《冈山县史》第19卷编年史料第2168号文书—《原田文书》所收《天正二年三月十三日付原田三河守•原田三郎左卫门尉宛宇喜多直家起请文》)。次年九月,宇喜多军攻落天神山城,浦上宗景被流放于播磨。% D' [, q. U5 e1 @( ^, F( [9 A
学者しらが康义指出,在浦上宗景没落后,虽然宇喜多直家成为了“备前武家第一人”,但备前乃是必被织田或者毛利征服的分国,所以宇喜多直家在天正七年(1579)投靠织田信长后,便招致了来自于毛利氏强大的军事压力,甚至到了快被毛利军灭亡的边缘;此外,学者横山定从浦上宗景没落后宇喜多直家的花押样态改变一事着眼,认为直家是为了舍弃备前的旧秩序、旧权威,进行独立支配,加上之前与宗景及备中国众三村氏的对立,乃是宇喜多直家一生中的重要时期;学者岸田裕之则提出了更为抽象的概念,即宇喜多氏作为权力,成为国众的统辖者(即所谓的国家)是在投靠到织田方的天正九年七月以后,而之前尚不能够称之为“国家”(岸田裕之著《大名领国的政治和意识》(吉川弘文馆、2011)所收《战国最末期的备作国境地区的战争与乡村秩序》)。: Z  l; b) w4 q9 N) v& N* s
关于该段时期宇喜多氏权力的存在形态,前文提到的学者久保健一郎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分析,宇喜多氏作为织田、毛利两大势力中间的境界领主,需要经常处于临战态势,并随时根据形势进行判断,力争做出最恰当和最符合形势的政治选择,心口不一的行动更是家常便饭,包括宇喜多直家手下的那些具备这种性质的领主们也是如此。因此对于直家来说,能够非常稳定地施政和统治领民相当的困难。再结合之前しらが康义的研究,久保健一郎得出结论,宇喜多氏的裁决体制,即对领主间纷争间的调解功能和对领民的支配并不十分彻底,所以宇喜多氏的权力也是那种对于从属领主的进行军事统率的“半公仪”形态。6 L3 d5 v5 h- O* b) w3 Q& {  @
对于流放浦上宗景至宇喜多直家死亡之前的这段时期宇喜多氏的动向,毛利方的史料《萩藩阀阅录》可进行相当的补充说明(《就实论丛》第35号(2006)所收田中修实《萩藩阀阅录中的宇喜多氏相关史料》),此外还有《冈山县史》中世和近世部分及北村章(同著者著《备前兒岛与常山城》(山阳新闻社、1994))、山本浩树(《岐阜工业高等专门学校纪要》第29号(1994)所收《关于天正年间的备中忍山合战》、《年报中世史研究》第19号(1994)所收《战国大名领国境目地域的合战和民众》、《西国战国合战》(吉川弘文馆、2007)、川冈勉•古贺幸信编《西国的权力与战乱》(清文堂、2010)所收《织田•毛利战争的地域展开和政治动向》)、森俊弘(《冈山地方史研究》第100号(2003)所收《年不详三月四日羽柴秀吉书状—重读该书状与相关史料》)、畑和良(《爱城研报告》第12号(2008)所收《织田•毛利备中战役及城馆群—以冈山市下足守的城馆遗迹为中心》)、光成准治(《仓敷的历史》第18号(2008)所收《高松城水攻前夜的攻防与城馆•港口》)这些学者研究成果的累积,均推进了对宇喜多氏存在形态研究的深化。其中山本浩树的研究将近些年来的研究总结归纳并以简明扼要的文章概括了宇喜多氏的事实关系。. A5 |- a' j1 x7 V- E& Z
山本浩树的研究指出,自天正四年至十年的织田氏与毛利氏的一系列战争中,反映了织田信长与毛利氏支援的足利义昭争夺天下的一个侧面。天正七年(1579)宇喜多氏从毛利方投靠织田方;八年,宇喜多氏能够暂时抵挡毛利方的攻势;但在天正九年,宇喜多氏逐渐疲敝,再加上直家病笃,加速了毛利军的反扑;随着天正十年织田方的强援羽柴秀吉军的到来,宇喜多氏再次转守为攻。但在织田、毛利两家即将决战之时,本能寺之变爆发,双方的战争也随之逐渐停止。0 Z% Y, `8 w6 y# p- B8 q& a6 W
+ r) p# p- U! [' z* J
第六章        宇喜多秀家的政治人格, u  h& v) k/ f. {/ t
关于宇喜多秀家,学者藤井骏早在五十多年前便给出过评价,他并非暗弱的之人,反而是个为丰臣氏尽力的耿直规矩之人,应对其治政和事迹进行重新认识(《中国新闻》1964年4月15日至17日连载的藤井骏《宇喜多秀家的人物像》)。之后,学者立石定夫也基于一些传记资料等,给予了秀家相对抽象而主观的评价。例如“在文禄之役中担任征韩总督,在庆长之役中担任监军而活跃;之后又被提拔为总揽政务的五大老之一,在秀吉的庇护下成为丰臣政权的支柱。毫无野心和自己的小算盘,也毫不屈服,为了维护丰臣政权而赌上了一生”云云。但实际上立石定夫和藤井骏一样,对于秀家的政治人格及与丰臣政权的关系论述的并不充分,所以这类概说类的文章,自然还有需要检证之处。
. N7 l" z1 g! F3 M在立石定夫的研究之后的二十多年里,关于宇喜多秀家的人物研究方面并没有什么显著进展,依然是沿袭旧说为主,连しらが康义的考论也只不过提及秀家受到强力的丰臣政权的影响而已;朝尾直弘在执笔编写《冈山县史》的相关内容时,对于秀家的个人事迹沿用了しらが康义的成果,对其动向也只是做了简要的介绍。笔者鉴于这种情况,试图基于同时代史料和后世的编纂物,在对其检证和批判的基础上,论述宇喜多氏权力的实际情况及给予秀家以充足而恰当的评价(《史敏》第6号(2009)所收大西泰正《宇喜多秀家论》)。笔者的结论是秀吉给予秀家优厚的待遇,并从礼仪上和公权上将秀家置于丰臣政权的中枢,作为五大老之一站在了权力的顶峰。但由于秀家年纪尚轻,经验不足,所以基本上只是在一些形式上的或者不太具体的事项方面发挥着作用,没有多少以其为主体的政治活动,也就是说秀家的政治作用尚处于不成熟的状态。同时,笔者认为秀家受到丰臣政权厚待的一个原因就是其正室乃是前田利家的四女•秀吉的养女豪姬(《冈山地方史研究》第122号(2010)所收大西泰正《豪姬のこと》)。本就人丁不旺的秀吉一族在文禄年间以前已有秀长、秀次、秀胜、秀保等人去世,秀秋也出继至小早川氏,这些人相继从丰臣政权的中枢消失,所以秀吉只能重视亲缘相对较近的秀家。# l; w" X5 p. U, r
但学者森胁崇文也对笔者的说法提出了一些疑义(《日本史研究》第586号(2011)所收森胁崇文《书评•大西泰正著<丰臣期的宇喜多氏与宇喜多秀家>》),例如通过编制奉行人来进行领国的支配,能说他是政治方面不成熟的人么?渡边大门依据笔者的研究,给予了秀家较高的评价。渡边的主业之一便是对宇喜多氏的整体研究,对于向一般读者普及宇喜多氏的相关知识也有很大贡献,但从全面来看,还是有描述混乱的需要读者们注意的点,免得在对宇喜多秀家的认知上产生偏差。
3 k1 H2 A) j& f5 J. j7 |综上所述,对于宇喜多秀家的评价持否定态度的笔者和持慎重态度的森胁崇文、渡边大门虽然在观点上有些相左,但双方的研究均有可取之处,只有将多种学说综合到一起,可能才会不断推进关于秀家的研究进程吧。
+ Q1 F+ T5 ^( ~. R
, I) r4 }) V3 g2 A! W( _第七章    秀家时期宇喜多氏的权力变化和家臣团构造•检地政策" |$ N$ L% i- W5 d7 Q. S
关于丰臣期宇喜多氏权力的变化(即近世大名化)方面的研究,首推しらが康义的成果。宇喜多氏以秀吉与毛利氏讲和和“中国国境划定”为契机被纳入了丰臣政权的麾下,这是一种较为深入和紧密的吸收,解明了宇喜多氏政权在秀家时代是如何得以确立的。* x9 \) Q! W" S* D4 r
しらが康义的论点涉及很多方面,他认为宇喜多氏政权确立的标志是文禄三年(1594)实现了对所领石高进行掌握和基于统一的对于给人的石高知行制的整备。但关于宇喜多氏的检地政策,只覆盖了寺社领及藏入地,对于在地领主则实施得很不理想。如果文禄检地能够彻底的实施从而有效地统御给人,完整确立宇喜多氏的大名权力,或许就能够防止后来的家中骚动吧。/ U9 ^4 U  }* W: z2 q: A5 s
关于宇喜多氏在文禄年间实施的检地,学者金井圆(《地方史研究》9-6(1959)所收金井圆《织丰期的备前—太阁检地的地域性的一个实例》)和柴田一(《历史教育》8-8(1960)所收柴田一《战国土豪层与太阁检地—以宇喜多领为例》)进行了相应的研究。柴田一认为宇喜多氏的检地忠实的执行和贯彻着太阁检地的方式,另外在其的论述中重点便是对于“阻止势力”的研究,这个“阻止势力”自然指的是战国土豪,即在地领主。最终他的结论是反对检地的战国土豪的反抗成为宇喜多骚动的主因之一,虽然是按照太阁检地的方式实施,但却没有实现太阁检地的作用和结果;金井圆则通过有限的史料,对于天正至文禄年间的宇喜多氏检地的相关事例进行了整理,并从之前进行的太阁检地的视角加以分析。他认为天正十六年(1588)至十七年的寺社检地并不属于太阁检地的范畴,倒是与指出检地是一类。从现存的寺领检地帐来探究备前太阁检地的实际,是他进行研究的着眼点。综合以上两位学者关于宇喜多氏权力和检地相关的研究成果可以看出,一是宇喜多氏想通过检地来抑制寺社势力和在地领主,二是检地所造成的家中混乱为后来的宇喜多骚动埋下了伏笔。; e$ I1 _( E8 F" J
继しらが康义提出检地与宇喜多骚动的关联后,结合文禄三年的总国检地乃是为了应对“唐入”(指侵朝)而实施的这一观点,寺尾克成(米原正义先生古稀纪念论文集刊行会编《战国织丰期的政治和文化》(续群书类丛完成会、1993)所收寺尾克成《宇喜多氏检地的再检证》)、森胁崇文(《年报赤松氏研究》第2号(2009)所收森胁崇文《丰臣期宇喜多氏文禄四年寺社领寄进的基础考察》)、渡边大门(《皇学馆论丛》第257号(2010)所收《丰臣期宇喜多氏检地再考》)及本文笔者归纳并承袭了上述研究成果。
% w6 H' y1 n' j2 _8 E' c, ?しらが康义还更加深入地分析了留存下来的寺领帐,认为通过检地收公了寺社领,只对其自作地进行了发还,而领主得分地没收后,成为了大名的藏入地。寺尾克成则对此观点提出了疑问,指出了宇喜多氏的检地政策乃是因为秀家的豪奢而收公了寺社领和家臣知行地这种基于《备前军记》的通说乃是错误的,他主张秀家对于寺社领,会根据总国检地的结果,重新进行一齐寄进。- D$ X- ~; S0 c) t& V# c' T0 M
针对上述关于寺社领检地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森胁崇文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宇喜多秀家通过总国检地而将收公寺社领进行再分配,并通过金山寺遍照院的僧人圆智,对宇喜多氏领国内的寺社秩序进行整编。纳入金山寺统一监管的寺社被要求执行《寺僧社僧之掟》,从而被迫放弃了原先具备的审查裁决权,并负责宇喜多氏的相关祈祷事宜。' }$ d6 h- [! k6 {2 ^  K5 b
此外,森胁崇文不仅在总国检地方面提出了新的见解,对于秀家时代宇喜多氏的权力确立过程也进行了阐述(《历史》第225号(2011)所收森胁崇文《丰臣期大名权力的变革过程—以备前宇喜多氏为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直属于当主负责分国事务运营的“直属奉行人”的概念及关于庶流苗字“浮田”的创出。在宇喜多秀家幼年时代,以冈、长船、户川为首的直家时代的宿老拥立秀家,自然而然成为了领国政务运营的主体。但在文禄年间以后,秀家赐予直属奉行人中忠诚、有能之人以浮田苗字,借以推进大名权力的改革(即当主集权化),并试图将一门及宿老层从政务运营体制的核心中剥离。这也正是秀家亲政的一个分水岭,以总国检地为主要方式,宇喜多氏的权力开始致力于推进分国的一元化。( ~6 a- t# Z/ ?* E) o$ T7 E
森胁崇文的缜密论证再加上几乎同期光成准治对于同一问题的指摘(《年报赤松氏研究》第3号(2010)所收光成准治《中•近世移行期的村落统治与法—以备前•美作为中心》),均是非常值得借鉴的观点。光成准治是从宇喜多直家至秀家时期的法的秩序角度着眼,论证备作地区的在地支配形态,也是非常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的。
) w% q/ E( k1 |笔者基于しらが康义、森胁崇文等先学的研究,特别是按照しらが康义提出的关于秀家以丰臣政权为强力后盾和秀家经验不足导致的家臣团统御不彻底两点,将宇喜多秀家的权力编成措施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  j- O; _4 Z7 A4 _" I. H0 Y5 a
1、以丰臣秀吉为后援,强化对于家臣团的统御;
. \3 J' t' ~# ]1 e; W, \. A2、通过叙任官位明确秀家及家臣的身份序列;- f  B# N! ?' ^
3、领国支配的主导权由有力家臣向直属奉行人转换;
" g2 K5 Q, y& d) K6 c6 c4、通过总国检地将领主权向当主秀家集中,以重新整编家臣团。" Z  u/ f! u0 O0 R
笔者做出上述归纳,除了综合了多位学者的成果,还基于对宇喜多氏的家臣团进行了深入研究,主要有宇喜多忠家、浮田左京亮、户川达安、花房秀成、长船纪伊守、中村次郎兵卫、明石扫部等人,包括了丰臣期宇喜多氏麾下的大部分家臣,笔者又将这些家臣大致分成了四类:第一类为谱代重臣,主要包括户川达安、长船纪伊守等;第二类为宇喜多氏一族,主要包括宇喜多忠家、浮田左京亮等;第三类为直属奉行人,如中村次郎兵卫;第四类为客将,如明石扫部。5 W. y& @* h* H
最后,再来介绍一下渡边大门近年的研究成果(《年报赤松氏研究》第5号(2012)所收渡边大门《关于宇喜多氏家臣的一考察》)。渡边大门根据先学的研究,非常重视直属奉行人这一结论,强调了宇喜多氏对于家臣团掌控不够彻底,并通过对不破氏、角南氏、大森氏、近藤氏等家臣的检证,更加深化了上述结论,捋清了基本事实。此外,渡边大门也论及了宇喜多氏的检地政策,他基于金井圆和柴田一的研究,提出秀家的检地政策的基调是为了保护寺社领,虽然通过检地将寺社领收公,但又下赐替地,并重新寄进等等,将负面影响转嫁于家臣、农民。但也有些学者认为渡边大门的研究成果虽然借鉴了寺尾克成和しらが康义研究的部分内容,但并没有很好的阐述《寺僧社僧之掟》等寺社统治政策,所以学者依藤保指出,渡边大门的研究成果在与先学研究的关联性方面仍有深入检证的余地(《三木史谈》第41号(1999)所收依藤保《答渡边大门的批判》)。
7 g6 M2 G, F9 f, x; l) g" s. I. V" p
第八章    宇喜多骚动
7 |. ~5 a! w! T! u关于宇喜多骚动的考证,虽然有些断片的研究,但真正基于实证去对其进行深入的检证却是没有。柴田一曾经论及过《备前军记》中关于此事的情况,しらが康义也依据《鹿苑日录》对中村次郎兵卫遭袭之传闻、宇喜多家臣内乱、很多家臣致仕等情况进行过指摘,但瓶颈还是因为史料的欠缺,导致无法通过实证性研究充分还原此事的来龙去脉。
' s1 i3 V4 t2 d. H' r$ ~8 A5 {为了打破上述瓶颈,本文笔者对于宇喜多骚动的经过进行了总体的检证和一连串的研究(《冈山地方史研究》第109号(2006)所收大西泰正《宇喜多氏的家中骚动》、《日本历史》第727号(2008)所收大西泰正《秀吉死后的宇喜多氏—以宇喜多骚动为中心》)。借用森胁崇文的说法就是:“尝试之前并没有多大进展的关于宇喜多骚动的研究,应该一边对骚动的发生过程进行缜密的再论证,同时大幅订正通说中的一些说法”。具体来说的话,宇喜多骚动的背景大致是想要强化自身权力的宇喜多秀家及作为其助力的侧近、吏僚层与浮田左京亮、户川达安等在大名权力下保有一定自立性的有力家臣的对抗所致,否定了之前一直作为通说的因天主教徒与法华宗徒对立所引发的的说法,总国检地等集权化政策的推进是造成家中骚动的背后原因,而且秀家的后盾丰臣政权的影响和集权化政策的主导者长船纪伊守之死,造成了家中混乱的表面化,即浮田左京亮的蜂起和中村次郎兵卫遭袭事件等等。至庆长五年(1600)正月,通过德川家康的调解,骚动暂时被平息。但以户川达安为代表的骚动主导者却在当年五六月份又与秀家发生了冲突,从而脱离了主家。骚动制约了宇喜多秀家的行动,也阻碍了作为五大老之一的宇喜多氏权力的发展,更对秀吉死后丰臣政权的混乱和德川家康的势力扩张造成了一定影响。但在笔者研究成果发表后,前文提到的利用后世编纂物来论证一些问题的这点被光成准治提出(光成准治著《关原前夜—西军大名们的战斗》(NHK出版、2009)),并指出笔者的主张不彻底和对史料的读解有问题等等而加以批判(《日本史研究》第573号(2010)所收大西泰正《关于宇喜多骚动—对光成准治著<关原前夜>第五章的反论》)。
# g3 T& j2 o) O' l- P. S之后,学者石畑匡基在对宇喜多骚动的研究过程中,非常重视笔者运用《看羊录》内容和相关见解(冈山地方史研究会2012年1月例会报告中难波修的报告《对近世编纂物中宇喜多骚动关系记载的再检证》),学者难波修也指出作为宇喜多骚动的调停者的大谷吉继、神原康政和津田小平次三人,都是与宇喜多氏有姻亲或其他关系的人物,由他们进行骚动的仲裁者也是必然的选择。3 X) K5 Z, J$ o! V0 x3 \+ V
此外,对于宇喜多骚动的原因,渡边大门也提出了其看法(渡边大门著《战国期浦上氏•宇喜多氏与地域权力》(岩田书院、2011)),即骚动的原因当与宇喜多氏到底是继续作为丰臣方还是加入德川方的政治斗争有关,户川达安及其他宇喜多家臣后来出仕于德川家康便是其佐证。但是,宇喜多骚动爆发于庆长四年(1599)至五年的上半年,因此家中的混乱和矛盾的累积肯定在此之前就已出现,而此时德川家康也不过是丰臣政权麾下的一介大名,所以似乎渡边大门所述的德川•丰臣双方对立导致宇喜多氏内部混乱和对立的说法并不能成立,而且他所谓的佐证也并不充分和客观,没有对骚动发生前关于德川•丰臣双方对立及对宇喜多家臣团造成影响的论述。% K. m  C+ H& b  W% Z' Z0 q- e7 f' T
对于宇喜多骚动的评价,しらが康义提出,骚动所造成的家臣团及其军事力的崩坏导致以其为主力之一的关原合战决战中的败北乃是必然,更是宇喜多氏灭亡的导火索。笔者也认为,因宇喜多秀家的经验不足及对家臣团统御的不彻底所造成骚动,致使家中陷入崩溃境地。但森胁崇文也提出虽然经历了骚动,但秀家完成了家臣团的洗牌,可以将其指令贯彻到底层家臣的这一见解。笔者对于此点持保留的态度,希望今后对于宇喜多氏的研究,不断能够出现建设性的说法。
- S2 g% }4 f8 k2 R
# S5 u6 F$ r" i" I# a9 r! }0 q' y6 ]6 j- \! `
原作者  大西泰正( k4 ]: ~' O) o8 A# V  K2 x" w
原文出自《论集战国大名与国众11•备前宇喜多氏》(岩田书院2012)$ \2 E5 I; Z* W# ^
原文题目为《総論 備前宇喜多氏をめぐって》
6 G& S3 ~) T, ?+ l0 e3 E不懂战国  编译并有删减  R+ V( l4 w: h( @# 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2 21: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2 22: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讲的太粗糙 没啥实质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2 14: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先生相识算来也近十年,现在尚在关注战国史者寥寥,钦佩先生,致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3 07: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川独风斋 发表于 2015-10-22 14:579 D8 `4 _9 G4 q' R+ c
与先生相识算来也近十年,现在尚在关注战国史者寥寥,钦佩先生,致意!

1 u( C; z! e7 M0 o啊呀,今川兄,真是多少年没见了。不知现在忙啥呢??戦国史这块也放弃了?我也只不过闲暇时间保持这个爱好罢了,精力已经大不如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3 09: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算来也有六七年没上论坛了,呵呵,找影视资料的时候想上来看看,已然物是人非咯,看来热闹程度大不如前咯,呵呵,看到旧人倍感亲切,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3 16: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川独风斋 发表于 2015-10-23 09:05: G8 a, ^1 e: W9 ~# B
呵呵,算来也有六七年没上论坛了,呵呵,找影视资料的时候想上来看看,已然物是人非咯,看来热闹程度大不如 ...

$ e, M3 u3 h+ \8 [# z/ w" w9 ?4 j彼此彼此啊,见到旧人,感慨万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9 13: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微信和QQ群贴吧的日益发达,大部分论坛都在没落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日史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日本古代史论坛 ( 蜀ICP备05000094号

GMT+8, 2021-11-30 10:51 , Processed in 0.09207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