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杂谈

房斋


天麸罗
  元和2年(1616年)1月21日,江户幕府初代将军德川家康吃了天麸罗这种由鲷鱼和油一起炸的食物后,在当天夜里2点的时候突然腹痛如绞。之后就这么病了3个月,在4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去世,享年75岁。在介绍这东西之前我们先说这么一段故事。
  那么,所谓的“天麸罗”,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呢?关于天麸罗的名字来源的说法有很多,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
  1 据说在江户有个卖鱼的大阪人叫做利介,这家伙在卖鱼的同时还做副业,就是卖这种用油炸过的鱼。后来剧作家山东京传看到了,觉得味道很好,就问他这个东西叫个啥名字。利介就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从一个天竺(天浮)浪人那里学来的。”于是,就这么着这东西就叫做“天浮罗”了。后来演变成为“天麸罗”不过这种说法的可信度也忒低了点……
  2 据说“天麸罗”这个名字是由“天麸罗阿希”演变来的。不过要说“天麸罗阿希”这个东东是哪里来的嘛……已经不可考了……(被乱棒打出)
  3 传说这种食物本来是出自西班牙的卡特里克教会,卡特里克教会在复活节前一周是禁止吃肉的,于是这种不用肉的料理也就被叫做“寺的料理”。于是根据西班牙语的“寺庙”的发音,也就被称作“天麸罗”了。(不过不能吃肉为什么可以吃鱼呢?怪异了……)
  4 单纯的就来自于葡萄牙语的“料理”一词

那到底哪一个是对的呢?对于这么一种常见的食物,居然还有这么深奥的名称,有点不可思议吧,其实呢…………
  首先,天麸罗这个名确实是由江户时代的剧作家山东京传第一个提出来的,在天麸罗三个字中,麸是指小麦粉,小麦粉是做这种食物的原料之一。而罗这个字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其次,在意大利和西班牙语中,“tempora”都是指代的某一个日子,在这一天里只能够吃鱼或者鸡蛋,而不能吃走兽的肉,用这个来为鱼料理命名看来还是很合适的。
  第三,在葡萄牙语里“temporas”是“调味”的意思,用“调味”来指代“料理”,这种说法是最有力的说法之一。

  不管怎么说,被称作“江户三味”之一的天麸罗这种源自于外国的一种料理,目前已经成为了大众所喜爱的食物之一。
  顺便说一句哦,天麸罗这种东西,到了中国就被称作“甜不辣”了……这种翻译还真的是…………

衣袖
  在古代的日本“挥袖”(袖を振る)这个动作有表达“我爱你”这个意思在内,不是有首著名的和歌吗“あかねさす 紫野行き標野行き 野守は見ずや 君が袖振る”。
  这首歌说的是额田王,她是古代著名的才女,而且也是著名的美人儿。当时爱着额田王的有一对兄弟。一开始额田王是弟弟的妻子,她的丈夫叫做“大海人皇子”,也就是后来的天武天皇。他们之间有一个女儿。后来额田王又成为了哥哥“中大兄皇子”的妻子,中大兄皇子也就是后来的天智天皇。这个女人也就这样成为了两代天皇的恋人。
  我们开头所看到的那首和歌说的就是额田王成为中大兄皇子的妻子后,难以忘记她的大海人皇子在她背后向她挥舞袖子的场景。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就是江户时代了。“火灾和吵架是江户之花”,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在明历3年(1657年)12月,就发生了一次江户历史上最惨重的火灾。明历大火后来也被俗称为“振袖大火”。
  这次火灾的始发地点是本乡丸山的本妙寺,18日早晨,这里发生了火灾,到了19日下午2点,火被扑灭,但是到了这一天的上午10点的时候,在小石川的新鹰匠町的武士屋发生火灾,这一次大火蔓延到了江户城的本丸、二之丸、三之丸……最后将天守阁都完全烧毁。到了19日的傍晚,麹町的民宅起火,外樱田和日比谷被大火吞没。火灾被完全扑灭是在20日的早晨了。
  这场罹难10万人(包括烧死的人和灾后疾病和冻死的人在内)的大火的开端究竟是…………
  当时,在本妙寺举行了一场葬礼,死者是一位年仅16岁的少女,她身着紫色的振袖(一种服饰)被火化了,然而当时由于风极大,火势顺着风势,就这么从本妙寺的前庭烧了起来,然后是本堂,整个本妙寺被烧毁。
  正是由于这个事件,这次火灾才会被俗称为“振袖大火”

  时间再次流逝……已经是幕末的时候了……
  当时在江户,有一个年轻人叫做坂本龙马,他当时在江户的北辰一刀流的千叶道场学习剑术。在这期间龙马就住在千叶的家里,和他们好似一家人般亲热。
  千叶家有个女孩子叫做“佐那子”,性格豪爽,剑术超群。就是这个佐那子,她对龙马一往情深,并向龙马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是龙马自己在京都有自己的恋人,也就是他后来的妻子阿龙。而且他对佐那子抱着一种兄妹之情。于是他就说“我是为了国事而四处奔走,恐怕也是身无死所,从未考虑过结婚的事情。不过,我很荣幸”随后就扯下一片衣袖交给了佐那子。“我是浪人,一无所有,无以为赠,就把这片衣袖作为礼物吧”
  而佐那子竟将此当作定情之物,此后终生未嫁。明治维新之后,还时常取出这片衣袖观看,一个人睹物思人,暗自神伤。而且也时常对人说“我乃坂本龙马的未婚之妻。”就此误了一生。

个人追注:
关于“振袖大火”起火原因,虽说本妙寺说是官方的说法,但是实际上还有一种说法。
  说当时起火的原因是由于老中阿部忠秋家的侍女不小心打翻了家里的蜡烛而烧起来的。但是这种说法要是传出去肯定对幕府的影响很不好,那么同为老中的松平伊豆守信纲和久世大和守联络当事人阿部忠秋一起谋划对策。结果,靠近阿部家的本妙寺就倒霉了。为了所谓了“幕府大义”,自身和德川家的关系也很深厚的本妙寺只好答应了下来,接受了火灾元凶的处罚。不过自此往后260年,本妙寺一直都接受着阿部家的供养,一直到幕末。而在官  方的火灾记录中,自然也就写成“起火在本妙寺”了。

河流和都城
  这个话题有些恶心,不想看的可以跳过去……

  早在绳文时代,那时候都是没有厕所的,因此人们要排泄的话都是直接拉到大江大河里去的,河流就成了当时天然的厕所,因此现在在一些河流的遗迹里面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粪便的化石之类的东西。
  到了弥生时代,虽说还是直接向河里排泄,但还是有了一些进步。人们在河流的中间建起了小屋,并用绳子连接两岸,然后在小屋里面排泄,这也就成了厕所的原型(川屋),之所以要这样,主要是为了防止排泄物弄脏自己的脚……(汗)
  到了飞鸟时代,按照中国都城模式的都城“藤原京”建设起来了。这个都城到迁都平城京为止仅仅维持了16年,这是什么原因呢?
  藤原京短命的原因,其实是和河流的流向有很大关系的……(真的么,不太自信啊)
  在藤原京中,流着一条被叫做“飞鸟川”的大河,这条飞鸟川从南向北横穿了藤原京,而京城的北面是太极殿,住的都是王公贵族。
  当时在道路的两边挖有侧沟,这种侧沟担负着下水道设施的使命。下雨的时候雨水都流进侧沟,随着飞鸟川流走了。但是……但是……都城里的居民的排泄也都是在河里面解决的,所以在下雨的时候还好,等到了晴天,排泄物就都沉积了下来(— —|||||)。
  特别是处在飞鸟川下游的太极殿,当时藤原京的居民约有2-3万人,至少有2万平民。所以想想看,这两万人的排泄物的气味……那帮子贵族们还不得吐死……(光想就恐怖了……)
  因为不卫生嘛,所以贵族之间传染病蔓延。为了防止因此而怨灵遍野(我看是怕臭吧……),于是大和朝廷决定迁都。
  之后就是平城京和长冈京,在平城京里也有大河穿过,也就是“秋篠川”,不过这条大河是从北向南流的,这样一来问题也就全部解决了。
  直到后来的平安京,流经城内的“鸭川”也是从北向南流,而且不流经皇宫,直接从皇宫南边的朱雀门开始向南流,所以这里维持了之后1000年的繁荣。

  所以说,河流的流向可以影响到大都市的繁荣和发展哦,这一点可绝对不是盖的哦~~

粪便
  从题目就知道了……又是恶心的话题……

  从古代开始,人类排泄的粪尿就被认为是肮脏的东西,所以绝对不允许抛洒在田地这些出产食物的地方,违者可会受到律令的严厉惩罚的哦。
  不过到了武士的时代以后,人们开始意识到人粪的巨大的肥料价值,于是人们开始利用粪便了。在那个什么都讲究实用的时代,这成为了很正常的事。从镰仓时代开始,而人们就开始利用粪尿作肥料,到了室町时代更是推广到了全国。
  到了战国时代,战国大名们为了增加领地内的收益,而加强了对土地的开垦。特别是在山地和原野地区,这使得肥料陷入了严重的缺乏之中。所以对生物肥料的需求也就大大的增加了。于是就出现了花钱来购买人粪便的行为。
  对这种情况,一些外国人很不理解,比如说佛罗伊斯就在他的笔记中写道:“在欧洲人们都是花钱雇人清扫粪便,而在这里居然有人花钱买这些东西!”
  随着粪便作为商品的价值越来越高,因此有人开始囤积这些东西(居然囤积这个……),在人流混杂的市场中,通常都会有公共厕所,这种厕所很简陋,挖个坑用板围起来就是了。逐渐的,为了防止别人偷走自家的粪便(汗……),一般人在自家的周围开始建立起私人的厕所。
  到了战国末期,粪尿的利用价值又再一次提高了。
  铁炮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这根长长的东西改变了战国的战斗方式。但是要让铁炮发挥它的威力,火药肯定是不可缺少的。制造火药的原料是“硝石”,“硫磺”,“木炭”。其中需求量最大的就是硝石。玩过太阁5的人都对硝石这种东西的价格印象深刻吧,这玩意儿可不是一般的贵哦。当时的硝石都是来源于国外的进口,因此价格昂贵,这对于以铁炮为主要战争手段的大名们来说是很困扰的问题。
  不过后来,人们发现了用人的粪尿居然也可以制作硝石!制作方法是这样的:挖一个坑,将人的粪尿倒进去,再加入麻布等纤维,最后用土盖起来,就这么等上几年。由于人粪里含有大量的氨,和泥土和纤维里的微生物反应,形成了硝酸铵。之后将这种土取出来,用很浓的海盐水煮,这样就形成了和硝石同样成分的硝酸钾了。
  在各个战国大名中铁炮利用最多的织田信长,也就是靠这种方法成为了战国的霸主。所以说,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的战略,其实是建立在人粪的基础之上的。(不是我要这么说的……)

  到了江户时代,粪便也就不再是交易的商品了,虽然还作为肥料。在江户,人们排出的粪尿都一点不剩的运出城去,免费提供给农户们作肥料使用。
  不过有趣的是,这些粪便也分档次哦,按照日本传统的松、竹、梅来划分。松就是大名家的粪便,竹就是武士和町人的,梅就是普通居民的。毕竟大名家的人养尊处优,吃得好自然排出来的东西也更有营养拉。

  现在的日本的田地里都是使用的合成肥料,人们排出的粪便都是通过下水道流走统一处理了,就这一点来看,感觉和上古时代还有些相像呢,这恐怕也算是一种返古吧~


为啥总是这种不雅的题目呢……寒……
  屁难道也和历史有关么?当然了,而且是有很重要的关系哦?
  在《关八州古战录》里面记载了关东名门千叶氏的一段故事。
  千叶氏是桓武平氏流的名门望族,曾经有过非常繁荣的一段时期,不过到了战国时代,这个家族不断的衰落,已经成为了小田原北条氏的从属了。
  天正16年(1588年)正月,千叶家的第27代领主千叶邦胤在居城佐仓城召开新年庆祝会,在这里接受家臣们的朝拜和祝贺,在拜年结束之后,邦胤在城里召开了酒宴款待前来拜年的家臣们。突然之间就出事了,为邦胤摆设酒席的侍从镰田万五郎突然放了2个响屁。邦胤非常不悦,斥责道:“在酒席之中放屁真是无礼!”但是镰田万五郎根本不买他的帐“你难道就光吃不拉?!”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对自己的主君回嘴。邦胤本人也是个暴脾气,心说你丫的居然敢和我对着干?一脚就把镰田万五郎踹倒在地,拔出刀来就要把他给杀了。幸亏周围的家臣死死拉住,说新年的时候杀人不吉利,这才劝住。不过新年宴会也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而放屁的镰田万五郎本人则被处以了几个月的禁闭。不过事情肯定不会就这么结束,镰田万五郎本人也不是个善主儿。当然对这件事情怀恨在心,于是就在这一年的7月4日,找了个机会潜入了千叶邦胤的卧室,把正在睡觉了千叶邦胤给杀了。可怜的邦胤在留下了一句“凶手是万五郎”之后,就死了。
  不过万五郎也没捞到什么好,他本想乘着黑夜逃走,结果反而在黑暗中迷了路。结果在走投无路之下,他就在树林中切腹自杀了。(一说被捕后被斩首)
  而千叶家这个时候则拥立邦胤的幼子千鹤丸为继承人,当时千鹤丸只有6岁。而北条氏则借口幼子不能镇守重要据点,将佐仓城的城主之位换给了原胤成,而千鹤丸则被送到了小田原城。
  就这样,名门千叶氏因为两个响屁而丢失了自己的城池。
  各位,大家看到了吧,有的时候对放屁的时机可要好好的注意哦~~~~不然可能会有很恶劣的影响的哦~

烟草
  抽烟有害健康哦~~~~
  烟草的原产地是南美的玻利维亚,随后由大航海时代的航海家们带到了欧洲。烟草传入日本是在天文12年(1543年),基本上和铁炮传入日本的时间差不多。当时第一次看到欧洲人吞云吐雾的日本人很是惊慌,说“南蛮人肚子里会生火。”
  而烟草正式大规模进入日本则是在半个世纪以后的庆长6年(1601年),在史书上记载有西班牙的传教士在伏见参见德川家康的时候献上烟草的事情。此后,随着南蛮贸易的深入,在1605年左右,烟草在京都流行开来,随之传播到了全国。在庆长18年(1613年)的九州的日出藩,那里的烟草比起其他地方来更加普及。
  相对于欧洲用了半个世纪到一个世纪才普及了烟草,日本仅仅用了15年。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当南蛮人带来烟草的同时,也带了一种可怕的疾病——梅毒。在当时梅毒是不治之症,但是传说烟草却可以有效的防治梅毒,于是人们争相开始抽烟。而且也有偏方说闻烟草燃烧的烟雾可以治疗一些常见病,所以日本人对于烟草一开始是作为药用的。
  直到江户时代,烟草基本上融入了日本社会,基本上每一家都有用来放烟灰的小器皿,而且为了使烟草的利用率上升,有很多工匠能把烟草切成很细的丝,有的甚至比头发还要细。
  但是,幕府却发出了禁烟令。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抽烟而使得江户火灾的发生频度大幅上升,幕府对此头疼不已。然而禁烟令的效果却不明显,直到禁烟令发布了15年以后,吸烟的现象方才略有好转。
  逸闻:
  据说日本第一的女性烟民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秀吉的侧室淀殿。据说淀殿酷爱抽烟,基本上每天烟枪不离手,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尼古丁中毒的症状。因此让不抽烟的秀吉也很是苦恼,于是有一天,秀吉发布了《烟草禁止令》,禁止了烟草的传播。只要原因是因为淀殿身体因为抽烟而很不好,这时候正好秀吉身边的僧侣对秀吉说“烟草是伴天连(基督教传教士)带来危害我国民的妖物!是为了达到侵略日本的目的。”
  但是这个禁止令的反作用也很明显,淀殿在戒烟后出现了十分严重的尼古丁戒断症状,主要表现为头晕眼花,精神烦躁等等。这也就成为了后来的大阪之战失败的因素之一。
  所以我们不妨可以说:丰臣家是灭亡于禁烟的…………(这个…还是比较可信的哦……)
  不管怎么说,吸烟有害健康,大家最好戒烟哦~~~(我就不抽烟……)

豆知识
  关于烟草这个名字,烟草在日语里叫做“タバコ”,是一个外来语。这个词来源于葡萄牙语的“tabaco”,是由海地语中的“棍棒”一词演变过来的,当年哥伦布看见海地土著手持烟枪的时候,问他们这是什么,而土著们误以为哥伦布问的是他们手中的是棍棒,所以才将之称为“tabaco”,烟草由此得名。
  如今,“tabaco”一词已经成为世界上通用的词汇。

从四位的象
  享保13年(1728年)6月13日,在江户幕府八代将军德川吉宗的邀请下,两头大象(一头雄性,5岁;一头雌性,7岁)由越南运到了长崎。然而遗憾的是,雌性的那头由于水土不服和旅途的疲劳,在抵达长崎1个月后死去。翌年,雄性的那头大象被送往了江户。
  4月26日,大象抵达了京都。这时候公卿久我通兄看到了这头大象后,在自己的日记中记下了“诚怪物也,其鼻长,色如鼠,人可跨其背上。”
  接下来问题出现了,天皇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说:“我想看大象”。这下麻烦了,由于有资格和天皇面对的必须有从四位以上的官职,因此,朝廷就封这头大象“广南从四位白象”的官位,于是它也就顺利地可以和天皇会面了。
  当时就全国而言,一般的大名都只有从五位的位阶,这头大象可是比这些大名们还要厉害哦。
  此后,这头大象抵达了江户,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将军吉宗对这头大象很是喜爱,四处牵着它给诸大名观看。江户的人们也以能看到大象一眼为荣。甚至在市面上出现了大象图案的“双六”这种玩具。
  吉宗将军过足了他的瘾,那么这头大象该怎么处理呢?最后在公开的招募下,于宽保4年(1740年)被交给了中野村的农民源助饲养。
  虽然将军对大象不再感兴趣,但是普通民众还是很喜欢的,源助开的展览馆是门庭若市,他自己也大赚了一笔。第二年,大象病死,尸体被解剖,皮被献给了幕府,象牙和骨头由源助自己留了下来。
  后来,奈良的一位墨师说“象皮的胶质是做墨的好材料”,于是在他的请求下,象皮被做成了墨。
  那个源助死后,象牙和象骨被中野村的宝仙寺以17两白银买去做为了镇寺之宝,并在明治、大正时期对外开放,可以随意参观。但是在昭和20年(1945年),宝仙寺毁于美国的轰炸,两根象牙一根被完全烧毁,另一根被烧成黑色。从此这根象牙就再也不公开展示,真正成为了文物了。

木绵
  有这么一句民谚,说的是织田家四大重臣的,“破竹柴田,米五郎左,木绵藤吉,殿后佐久间。”这里面的木绵到底是什么呢?这里的木绵并不是指我们平常所说的防火的“木棉”。而是另一种织物,是运用广泛的一种纤维织物。
  从史料的记载来看,木绵传入日本开始于镰仓时代,直到战国时代才开始大规模的种植,在这之前都是作为商品从中国和朝鲜进行高价进口。
  对于一般的日本民众,麻是他们常用的衣服原料,不过到了冬天,麻制的衣物不够保暖。到了战国时代的初期,应仁之乱以后,在原本作为木棉进口的主要对象的中国要求下,贸易改为了朝贡,因此中止了木绵的贸易。于是朝鲜成为了日本主要的木绵的进口国,以至于面对大量的木绵的外销,朝鲜政府不得不控制出口。
  到了战国时代中后期,人们开始将目光着重在木绵的军事运用上。用木绵制成的衣服轻、牢固而且保暖,是极好的军衣的材料。而且,它牢固的特性也被运用在了大型帆船的帆上。使用木绵帆的船在速度方面要比普通船高上很多,于是被各地的海贼广泛运用。在毛利辉元所制定的军制上,就有“快船用木绵帆”的记载。
  随着铁炮成为战争的主角,木绵的使用又有了新的方面,也就是用作铁炮的火绳。原来用的竹纤维的火绳由于含有少量的油脂,因此在潮湿的天气下不易燃着,而是用木绵作为火绳,可以长时间在湿润的空气内保持干燥,正适合多雨的日本的天气。
  面对木绵这种用途广泛的特性,加之进口又很受限制,于是战国大名们开始着手木绵的国产化,其中在日本木绵的主要产地就是尾张、三河两地。
  所以后来尾张出身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和三河出身的德川家康能够一统天下,可以说和木绵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风邪
  风邪是典型的日文词汇,翻译成中文就是我们常见的感冒,或者叫成“伤风”更为合适些。风邪是“风邪症候群”的简称,也就是医学上所说的“上呼吸道感染”,包括鼻炎、咽喉炎、扁桃体炎等等。(为了记叙方便,以下统称为风邪)
  风邪在古代是很常见的病,所以也有“风邪万病之本”的说法,在日本医学中有“外邪”这种说法,说人身体的疾病主要是受了6种外邪的原因。这六种外邪分别是:暑邪、火邪、风邪、燥邪、湿邪和寒邪。
  风邪根据医术的解释也就是外界的风和体内正常的风进行了置换,而导致了各种疾病的发生。早在平安时代,“风邪”是中风和痛风这种重病的名称的。早在天应元年(781年)光仁天皇传为给儿子山边亲王(后来的桓武天皇)的诏书中就写着“余屡受风病之苦,恐命不久矣”,这里的风邪就是指的中风。
  而现在所说的“风邪”就是指的常见的感冒,这是从镰仓时代开始的。
  风邪中最严重的自然就是病毒性流感。在贞观4年(862年)的三代实录中记载说“今人皆患咳逆,死者无数。”
  到了镰仓时代也有“最近咳病流行,是俗称此为夷病,恐与去年异国人入京有关”,因此流感这种疾病很有可能就是从外国传入的。
  到了江户时代,在庆长19年(1614年),记载有“风疾流行,至冬10月方止”。此后就进入了锁国时期,在这100多年间内,再也没有有关流感的记载了。不过在享保15年(1730年),流感又发生了:“风气流行,此为异国传来,于长崎流行,可饮用芋酒,以防此疾”。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也开始和世界范围内一样,也开始爆发大规模的流感,人们根据流感爆发的地区的不同,将流感称为“稻叶风”、“谷风”、“津轻风”、“美国风”等许许多多古里古怪的名字。
  豆知识:治疗感冒的偏方
  蛋酒是日本传统的治疗感冒的偏方,因为鸡蛋的蛋白里含有的酶有杀菌作用,而日本酒可以使人熟睡并出汗,两者结合就可以有效的治疗感冒了。(和姜汤有类似作用)

雨水的牢狱之灾
  一个人要是拥有了这世间最大的权力,那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不知道。在日本历史上,这样的人层出不穷,我们要说的就是白河上皇
  白河上皇是将权柄从藤原摄关家手中夺过来,开始“院政”的第一人。他作为天皇在位14年,退位后称上皇,此后他在掘河、鸟羽、崇德三代天皇的背后操纵实权,自称是“治天之君”(从他做天皇开始一共手握实权57年,可以说独一无二了。)
  “治天之君”是他作为上皇时对他的尊称,也就是指天皇的庇护人。但是又和天皇不同,因为“治天之君”不必遵守很多古来的礼制,而可以自由的行动。
  因为当时天皇从早上起身到晚上睡觉,都有一套很烦琐的规章制度,而且有公务繁忙,几乎没有自由行动的时间(你做皇帝你也累|||||)。
  但是上皇就不同了,作为天皇的父亲,手里又掌握着权利和财力,又可以无视一些法规而自由行动,因此白河上皇也经常打破一些制度和惯例进行自己的政治行为。随着政治的实权向着他手里转移,同时作为藤原氏经济基础的“庄园”也开始向上皇手里流动,白河上皇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集天下权力和财富于一身的专制君主。
  伴随着藤原摄关家地位的没落,白河上皇放言说:“唯贺茂川的洪水、双六之戏、山法师为朕心中之大患。”(也称“天下三大不如意之事”)由此可见上皇的权势有多大。
  其中“贺茂川的水”指的是流过京都的贺茂川的治水状况。在建造京都的时候,由于过度砍伐了北山上的树木,使得贺茂川改道向东,因此每年梅雨季节都会因为大量的泥沙淤塞而使得堤防决口,洪水泛滥。
  而“双六之戏”是指的类似于现在骰子的一种流行于老百姓中的一种赌博游戏
  最后是“山法师”,这主要是说诸如兴福寺和延历寺这些个大寺院拥兵自重,经常向朝廷强行要求一些东西,比如兴福寺和延历寺都曾经抬着神舆或神木向朝廷进行强诉。
  上面的都是一些背景话题,我们现在开始说正题:(被狂殴)
  在《古事谈》里,记载过这么一段故事:
  天仁3年(1110年),白河上皇在法胜寺举行了一次一切经会(一切经会是指供奉集佛教典籍之大成的一切经也就是大藏经的法会)。
  不过当天正好下雨,于是上皇宣布法会延期。结果到了第二个预定日,又下雨。无奈,于是再延期,结果第三次又下雨。如此反复,4次延期而4次下雨。
  这下白河上皇可火了,心说你这小小的雨也敢来和我作对?我一定要将你法办!于是下令将雨水用器皿接住以后关到了大牢里。
  而器皿是被某个可怜的侍从端着放在大牢里的……其实坐牢的应该是这家伙才对……真可怜…………